3、楚留香是花满楼女婿

庞梓醒过来时身边只剩花满楼一人,显然识趣的女婿早已带着不识趣的女儿去找被捉的其他人。

蝙蝠洞中终年不见阳光,对他人来说或许是极大的困难,除了花满楼。

庞梓虽不会武功但聪慧过人,又在相爷的有意培养下,脑子还是装了一些东西的,与瞎如蝙蝠的花满楼搭配再好不过。

楚留香轻功天下无双,脑力更是常人所不及,带个不带脑子的花曼倒也合适,哦!这花曼姑娘还是有些好处的,毕竟她有着连楚留香都要自叹不如的大力。

花满楼牵着庞梓完美的避开了五波巡逻的人,又成功的摸进了蝙蝠岛的‘禁地’,速度之快,堪比第一次经历情事的少年。

庞梓看着满室的美人图,诧异之余还不忘扯回企图摸上去的花满楼。

花满楼微微歪头,“这里有光!”

“嗯,满室的夜明珠,这蝙蝠公子也太有钱了,花花,你和蝙蝠公子相比哪个更有钱一点?”

花满楼不太明白庞梓神一般的跳跃思维,但还是老实答道,“……大概我爹更有钱一些。”

庞梓停顿片刻,微微哼了一声,又觉得不过瘾,便冲着花满楼的胸膛微微锤了一拳,当然那力道与花曼相比可是要小得多。

花满楼嘴角微微上翘,充满魅力的仰月唇勾着庞梓的心肝怦怦直跳,他捉住花曼的小手,柔声道,“我的钱虽不多,但都给你。”

庞梓,“……楚香帅教的?”

花满楼脸色一僵,片刻后才微微点了点头,毕竟女婿教岳父撩岳母这事说出去都让人脸红。

庞梓凑近花满楼,将他的手放到自己心口中,肯定道,“你喜欢我!”

明显的柔软触感让花满楼一滞,芳兰气息围绕其身,他的身子不由的僵硬起来,但还是红着脸说出了自己的情感,“我喜欢你。”

“花花,你喜欢我?”

“嗯,我喜欢你,喜欢到想娶你为妻。”

下一刻,花满楼便感到温香软玉满怀,“花花,你真的喜欢我,我好开心啊,我这么的刁蛮,又喜欢吃你豆腐,还不会武功,你居然能喜欢我,幸亏花花不挑,要不然我都没机会呢。”

花满楼揽着柳腰,嘴角上扬,看来某位姑娘对自己的认知还是十分清楚的,“你很好。”庞梓软软糯糯的撒娇声,黏住了他的心,黏住了他所有的思绪,再也无暇顾及其他,只是他很想知道,“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茫茫人海中会选中了他。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此事庞梓便不由的气上心头,“哼,你个大猪蹄子,你居然还好意思问。”

当初十岁的小姑娘庞梓可不似今日的祸水容颜,庞梓身为相爷的掌上明珠自然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恰巧这小姑娘喜好甜食,相府的厨子自然是变着法的讨自家小姐开心,因此将庞小姑娘养成了珠圆玉润的小不倒翁。

小不倒翁在京城贵女中颇受排挤,以玉箫公主为首的一拨人嘲讽小不倒翁这辈子都嫁不出去。就算能嫁也是嫁给一个又老又丑的鳏夫。

可怜的小不倒翁自此便留下了心理阴影,幸好偶然间听到家中丫鬟谈论首富花如令的七公子花满楼,此时花满楼也不过是初出江湖的少年,却因为俊美的长相,始终鼓起的腰包被列为江湖少女的梦中情人,最最最为重要的是这位花七公子眼瞎啊。如此又高又帅还有钱还瞎的男人真的是打着灯笼都难找。

因此小不倒翁暗暗下了决心,此生一定要嫁给花七童。

如此等了两年,小不倒翁终于等到了花七童来到京城的消息,在丫鬟下人的掩护下小不倒翁终于突出重围,找到了花满楼下榻的酒楼,按照不愿意透漏姓名的四条眉毛的好心人教的方法,矫揉造作的倒在了花满楼必经之路上进碰瓷行为。

原本是精(漏)心(洞)布(百)置(出)的‘才子佳人’偶遇,却不妨被花满楼的一句话敲开了小不倒翁的小心心。

他用世界上最真诚的语气说,“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小姑娘。”

一句话说的小不倒翁脸红心跳,许下了自己的一生,“嗯,你也是世界上最俊美的瞎子,我们以后会是最配的一对。”

听完庞梓讲述的过往,花满楼恍然大悟,只不过他与庞梓的版本有些许出入。当时他受童年好友陆小凤之托前往京城替他解决一些麻烦事。

陆小凤其人最是好奇,当他看到圆滚滚的庞小姑娘时,便连连咋舌,“这世上竟有如此圆润的小姑娘!”

花满楼的耳朵很灵,自然是听到了小姑娘行走时的脚步声,只是,他又怎会私下议论一个小姑娘的身材呢,故此对陆小凤的话不置可否。

谁知这陆小凤竟凑上去与小姑娘打交道,更在听到小姑娘的来意后教给小姑娘无比拙劣的碰瓷技巧。

小姑娘果然上当,竟真一路圆润的朝他滚了过来,期间碰倒了大概三个食客,两个小二,一个说书的老伯。

谁曾想,衣着光鲜的小姑娘居然挨个道歉,赔偿了损失,又在老伯的讲述中给了老伯许多救济。花满楼是个善良的人,他最大的善良便是一视同仁,皇帝也好,平民也罢,在他眼中都是活生生的人。这般的想法在君主至上的时代总是不容于世的,他认识许多高高在上的贵人,也遇到更多怨天尤人的‘下层人’,这世上的人多安于现状,始终不曾真正的去爱过这个世界。

如此这般,见到一个与众不同的小姑娘自然是侧目的。

就在花满楼等了三盏茶后,小姑娘才碰瓷到他的脚下,他扶起圆润的小姑娘,听着小姑娘的碰瓷言论,颇为新奇。

“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小姑娘。”他暗暗的补上了一句,心灵最美的小姑娘。

谁知小姑娘居然认定了他,要与他许下终身。他好说歹说才将小姑娘哄走。此间事了,他与陆小凤自然离开了京师,只不过偶尔还是会想起那个讨人喜欢的小姑娘。

谁曾想当初的圆滚滚现在变成了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就连尖细的童声如今也变得让人如沐春风。

“大猪蹄子终于想起我了吗?”

大猪蹄子其意不用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花满楼颇为心虚道,“是我的错。”

气氛正浓,若是再过一时三刻说不定,花曼小朋友会提前到来,可惜总有些人爱煞风景,“两位郎有情妾有意却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吗?”

来人一身青衫,温文尔雅俊美非凡,若不细看,倒是个与花满楼十分相似的君子,细看之下,就会发现来人斯文淡定中藏着傲气,而花满楼却是宁静中蕴含着温和教养。

“原公子,或许更该叫你蝙蝠公子!”花满楼微微颔首,显然已经察觉到来人的身份,无争山庄原随云。

被戳破身份的原随云倒也不尴尬,“花公子,庞姑娘。”

天知道隐在暗处的原随云看着这两人腻腻歪歪,追忆往昔,情定今日是何种心情。

原随云,“两位倒是会拖延时间。”

花满楼笑道,“只可惜原公子发现了。”但这些时间也足够楚留香行事。

原随云,“我倒是十分好奇,一直处在监视下的两位是如何心有灵犀来拖延我的时间的。”

庞梓靠花满楼胳膊上,“我家花花可厉害了呢,我们一进这房,无论是立即关上的大门还是这满室芳香中一缕男人的味道都没有瞒过我家花花,而夜明珠照的这满室的画像,你难道觉得我会瞧不见吗?”

花满楼:什么叫做一缕男人的味道????我只是闻到了一丝海水的味道。

原随云:什么叫做一缕男人的味道????我不过是刚从海上下来。

当然,无论是作为反派BOSS,还是花满楼都不可能问出这么没有格调的问题。

“而且你是有多蠢?我和花花肢体接触了那么多次,传递消息自然是方便的很。”

被骂做蠢的原随云恨不得此刻就卸下庞梓那张毫不留情的嘴,“庞姑娘还是给自己留些后路的好。”

“我嘴下留情,你会放过我吗?”

原随云,“……不会。”

庞梓,“那我不骂个够本啊!”她又冲着花满楼委屈唧唧的撒娇,好似受了天大的憋屈,“况且我骂的已经很客气了。”

不可否认的是,庞梓确实骂的很客气,难道原随云会因为这客气的辱骂而放过他们或者感谢他们吗?当然不会,原随云又不是真的蠢。

骂人的是庞梓,委屈的也是她,花满楼可算是对女人这种生物有了重新的认识,当然聪明如他,不会专门去挑出女人话语中的毛病,“嗯,你很好。”

很好,花满楼也只能违心的说出‘很好’二字了,

原随云不屑的离打情骂俏的两人远了一些,似是害怕被那对恩爱的恋人降低智商。

“想不到瞎如蝙蝠的花公子也会被女人拖累葬身此处,当真是可惜。”原随云的语气中充满着惜才的叹息,好似即将杀死花满楼的人不是他一般。

花满楼笑道,“若是能与梓儿死在一处,在下自然是开心的,只是尚未娶梓儿为妻,我还不想死。”

庞梓亮晶晶的眼睛因花满楼‘深情表白’而盛满了整个星河,当然嘴炮能力也翻了几番。

“我和花花可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情投意合青梅竹马,不像原公子,痴恋继母而没有结果。”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