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翻渔船、堵死核电站,这种巨无霸水母到底有多逆天?

  


  水母,是海洋中最不起眼的一类生物。这个“不起眼”是各种意义上的。除了在水族馆欣赏它们优美的姿态以外,大众对水母的了解并不多。此外,它们接近透明的身躯,也很容易隐匿于海水中。

  但有这么一种水母,你想忽视都难的。它就是水母中的巨无霸——越前水母(Nomura Jellyfish)。

  


  图片来源:The Asahi Shimbun

  成年的越前水母,直径能达2米长,体重能长到200公斤。尽管另一种巨型水母狮鬃水母比越前水母长(主要是触须长),但论吨位和体型越前水母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大水母。

  不过,你也别觉得这么大只水母很稀罕。它们泛滥成灾的时候,才是最让人感到绝望的。

  

  在我们的想象中,成群的水母是件让人能大饱眼福的事。但这种大规模的水母潮,却让渔民熬秃了头。

  


  2009年11月2日,日本一艘10吨重的渔船,在日本东部海域发生了翻船事件。渔民一整天辛苦捕捞的海鲜直接化为乌有。幸好,三名渔民全部获救。

  但好好的渔船怎么说翻就翻了呢?原来,是渔网网到了几十只不该网的越前水母。渔民根本不想捞水母这种卖不了几个钱的“垃圾海产”,是它们自己送上门来的。

  


  而数量庞大、体型惊人的水母,除了能拖垮渔船以外,它们有毒的触须还会将网内的鱼毒死。

  即便是耐住了水母的毒素,鱼获依然会被压死发臭,很难再卖出好价。而过重的水母,还会导致昂贵的渔网损坏。

  


  不过,渔业被水母潮影响,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了。在一些极端案例里,能有数以千计的越前水母在渔网中被发现。

  但每次看到越前水母,渔民都只能无奈的摇头,自认倒霉。因为这些水母是赶也赶不走,杀也杀不完,卖也卖不掉。

  

越前水母的生命周期,图片翻译:千野youko

  水母的生命周期主要由两个生命世代交替组成,一个是浮游的水母世代,另一个则是底栖附着的水螅世代。

  一般情况下,成熟水母个体的生殖腺可产出大量的精子和卵子。这些生殖细胞会被释放到周遭的水中。在水里精子和卵子会结合,通过有性繁殖产出数只浮浪幼虫。这种浮浪幼虫可以在水里随处游动,找到适合的着陆点后,它们就会附着在上面转换成水螅体形态。

  在这之后,这种水螅体还能通过无性繁殖产生更多的水螅体,形成水螅体聚落,等待长成小水母。一只雌性越前水母,就会有将近10亿颗卵子受精成功。而这些成功受精的孕卵,最终能产出超过100亿只小越前水母。

  

越前水母幼体摄食,图源央视纪录片

  而目前研究表明,这些在日本闹事的越前水母,其水螅体的主要根据地其实是在我国黄海、东海和渤海等海域。

  水母是一种无脊椎动物,身体由伞状躯体、口器和触手等组成。因此它们也没有快速游动的能力,只能靠肌肉的收缩和扩张缓慢地移动。它们本不该大量出现在日本沿海,但通过对马海流水道的输送,这些越前水母才会在日本海爆发。

  

越前水母的漂流线路

   

  其实,在日本历史上,每约40年才报告一次大规模的越前水母爆发。但是近年来,这种现象却变得越来越频繁了。

  自2002年以来,日本沿海地区几乎每年都会出现越前水母的大爆发。这使得日本的渔业大规模受创,渔民是叫苦连天。光是2005年的8月到10月之间,日本渔业厅就收到了来自全日本范围内共10万起投诉,但到目前为止,都没办法彻底解决越前水母的聚众闹事。 而在过去,没有科学知识武装的日本渔民还犯了一个大错误。那就是

  把捞上岸的越前水母碎尸万段,然后再次抛尸入海。岂料,这一操作反而刺激了越前水母的性腺快速成熟,并释放出大量的生殖细胞。而这也为下一次水母大爆发蓄力,威力更加惊人。

  


  除了渔业受创外,水母大军还攻陷了日本核能发电厂的冷却设施。

  很多核电站都会建在海边,原因是发电机组需要大量的海水冷却,以防电机过热损坏。但只要有海水的地方,就会有被水母入侵的机会。

  2006年,大量越前水母就涌入了日本核能发电厂,将其冷却系统的海水过滤孔堵死了。工人必须将黏糊糊的水母弄走,不然核电厂将陷入瘫痪,甚至造成安全威胁。所以有人说,水母入侵成了日本核电站的第二大威胁,第一大威胁是地震。

  

被水母堵塞住的以色列核电站冷却系统

  而这也给核电厂的工人增加了大量繁杂的日常工作。在水母爆发时期,日本人一天就能从核电厂的冷却系统中清出水母多达150吨。这一来二去,也使得核电厂的电量生产总值下降了不少。 事实上,在全球范围内,如英国、瑞典、以色列等地的核电厂都曾被各种水母堵塞过。为了清理入侵的水母,一些核电厂甚至不得不关闭反应堆,陷入瘫痪。

  

从核电站中清理出来的水母

  此外,水母有毒的属性也让人担忧。水母的拉丁文学名,便是希腊神话中的蛇发女妖美杜莎(Medusa)。原因是水母和美杜莎一样拥有柔软的身躯,但带毒的触手却能要人命。

  水母的触须上分布着无数的刺细胞,刺细胞内则是含有刺丝的刺丝囊。这些刺丝囊在受到刺激时,就会射出一定剂量的毒液。人类被蛰后,除了疼痛难耐以外,甚至还可能丢失性命。

  

刺细胞中刺丝囊的“喷射”,图源维基百科

  例如,有新闻报道,从去年12月到今年的1月7日期间,整个澳洲昆士兰就有两万多人因被

  蓝瓶僧帽水母蜇伤而被送院治疗。而这蜇伤人数,也是昆士兰过往同期的好几倍。

  

布满海滩的僧帽水母


  另外,同样是澳洲产的箱形水母则被称为世界上最毒的生物之一。它的毒液几乎混合了全部类型的毒素,可以在几分钟内致人死亡。至今,澳洲已有超过60人被这种水母蛰死。

  

体型小且毒的箱形水母

 

  而近年来的水母灾难,也使人类不得不去重新审视水母这种生物。

  按照水母的生长周期规律,一大批水母同时出现是正常的,只有水母潮的大规模爆发科学家才会考虑异常的情况。尽管到目前为止,科学家还未真正确定全球水母都存在着大规模爆发。因为研究行踪隐秘的水母群并非一件易事。

  也有一种说法认为,近年来水母的大爆发与环境自然波动相吻合。也就是说,尽管整体上水母种群数量呈上升的趋势,但这种增加可能仍处于正常的波动范围内。

  

水母的种群趋势图总体是上升的,红色(高确定性)和黄色(低确定性)部分为增加,绿色为稳定,蓝色为减少

  只是,从水母本身的属性来看,这个问题可能并不是十分乐观。

  特别是在全球变暖和过渔的大环境下,适应能力极强的水母,反而能趁虚而入大量繁殖,迅速占据生态位。 海洋里每一个角落,几乎都有水母的身影。而从时间跨度来看,它们更是地球上最古老的生物,最早可追溯到5.6亿年。那些比它们更晚出现的各种地球霸主都已灭绝,但历经无数次地球动荡的水母却顽强地活了下来。可以说,多么恶劣的地球环境,水母都见过。

  

  别看它们终日没头没脑的在水里漂浮,但这一生存模式也是漫长进化的结果,充满了智慧。

  全身透明的水母,就像是一个无形的杀手。尽管不会主动捕猎,但食性广泛的水母是最精明的机会主义者。它们会吃掉一切送到嘴边的食物,如浮游生物、鱼卵、小型鱼类和甲壳类动物等,几乎无一能幸免。

  比如,动不动就长到几百斤的越前水母。如果想要维持这么大的体型,它们每天就需要吃干抹净几千立方米海水中的浮游植物。  


  除了是出色的掠食者,水母还是其他海洋生物的竞争者

  那些以浮游生物为食的鱼类,它们赖以生存的食物会被水母吃光,生存资源会遭到挤压。与此同时,它们的鱼卵和鱼苗,也会被水母吃掉,这完全就是一个双重打击。

  当然,水母也是有天敌的。尽管大多数鱼类对几乎没什么营养的水母不屑一顾。但像翻车鱼、海龟、企鹅等生物仍会捕食水母。只是在全球过渔的情况下,这些仅有的水母天敌的种群规模也在不断下降,地位岌岌可危。如果没有了天敌的限制,水母的数量将会毫无节制地爆发。

  

海龟“嗦粉”

  另外,对于环境的改变,水母也有比其他海洋生物更强的适应能力。它们能很好地适应酸化、低氧、变暖和富营养化的海水环境。

  但这些糟糕的环境,是不利于其它鱼类生存的,而这也使得水母能再次从中获利。也就是说,越糟糕的环境,水母反而能活得更好。这对水母来说是正反馈,但对其他鱼类来说却是一个恶性循环。有学者形容,这就像是耐药菌遇上免疫系统崩溃的病人。再加上水母本身逆天的繁殖能力,这几乎让水母一旦发生大规模爆发就会陷入无解。所以也有人说,水母是海洋中的蟑螂。如果海洋里的大多数动物都消失,水母必将是一方霸主。

  当一个物种泛滥时,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吃”。但开发水母菜谱,也并非易事。

  水母是一种凝胶状的浮游生物,它们的身体95%以上都是水,一斤的水母不过几十大卡,热量比黄瓜还要低。而在全球范围内,也只有东亚的部分国家会以水母为食。我国便是吃水母的第一大国,凉拌海蜇、醋溜海蜇都是经典的美食。但西方国家的大众,却很难接受水母滑溜溜的口感。

  


  低卡水母脆

  为了物尽其用,不少研究人员也发明了水母饼干、水母冰淇淋、水母脆脆片等各种不同吃法。尽管靠吃很难从根本解决水母成灾的问题,但对百姓来说这个思路是正确的,试问低卡、美味又环保的吃法谁不爱呢!


*参考资料

  Jellyfish.Wikipedia

  Ryall, J. Japanese fishing trawler sunk by giant jellyfish.Telegraph.2009.11.02

  Kawahara, M., S. Uye, K. Ohtsu, and H. Iizumi. 2006. Unusual population explosion of the giant jellyfish Nemopilema nomurai (Scyphozoa: Rhizostomeae) in East Asian waters. Marine Ecology Progress Series 307:161–173.

  SHIN-ICHI UYE.Blooms of the giant jellyfish Nemopilema nomurai: a threat to the fisheries sustainability of the East Asian Marginal Seas.Plankton Benthos Res 3 (Suppl.) : 125–131, 2008

  https://www.climatehotmap.org/global-warming-locations/sea-of-japan.html#end11

  千野youko.从巨型水母聊起.果壳网.2016

  Ruth Schuster.These Photos of Jellyfish Clogging an Israeli Power Plant Are a Reminder of How Icky Nature Is.haaretz.2017

  Juliet Lamb.The Global Jellyfish Crisis in Perspective.daily.jstor.2017

  Lisa-ann Gershwin.STUNG! On Jellyfish Blooms and the Future of the Ocean.2017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