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楚留香是花满楼女婿

天方夜谭是什么?莫不过一个与你差不多大的姑娘说你是她娘了,这无疑是信口开河的无稽之谈,可偏生这小姑娘说的如此的真实,真实到连你自己都怀疑是否生过这样一个女儿。

此刻的庞梓重新刷新了她对世界的认识,若这位花曼小姑娘当真是她与花满楼的女儿,那起码来自十几年后,莫非……她与花满楼生出了一个妖怪?

花曼!花曼!她若是有女儿一定不会取名叫做花曼,铁锤还差不多。

“娘亲,你终于想起铁锤了。”

庞梓的目光从花满楼略微吃惊的俊脸移到一脸菜色的楚留香脸上,方才知道自己的小声嘀咕被这群武林高手听了个正着。

等等,“你真的叫做铁锤?”

花曼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当然了,铁锤可是娘亲给我起的小名呢。”

庞梓无语凝噎默默地遮住了自己羞愧的脸庞,片刻后,她郑重将花曼抱在怀中,“娘亲错了,娘亲对不起你,是娘亲的错。”

嗯,很好,她已经完美的带入了娘亲的角色。

花曼显然不懂自家娘亲是怎么了,不过娘亲的怀抱好暖啊。

花满楼适应良好的听着‘妻女’和乐融融的交谈,只不过楚留香的心情可就不怎么美妙了,任谁被逼着在大庭广众之下喊了两天两夜的铁锤妹妹心理都会留些阴影。

被众人忽视的胡铁花觉得自己应该找点存在感,“这多好啊,曼曼找到了自己的父母,老楚也有了岳父岳母,多么的和谐。”

被点名的楚留香只得站出来朝着庞梓、花满楼郑重行礼,“小婿楚留香见过岳父岳母。”

花满楼的脸色有些微妙但也端的君子风姿,庞梓却没有花满楼那般的定力,“花花不过弱冠,我尚且破瓜之年,不知……香帅?”

精明如楚留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是他宁可自己不明白,“小婿……三十有二。”

庞.棒打鸳鸯.梓,“香帅年少成名,如今已数十年,江湖上红颜知己众多,少年英豪无不对香帅敬重有加,就连花花也须要叫香帅一声前辈,我看小女实在配不得香帅,这婚事还是不作数了。”

楚.风流.老男人.留香膝盖中了一箭又一箭,还的坚强的为自己辩护,“楚留香与令嫒情投意合,今生早已约定非卿不娶,非君不嫁,还望岳父岳母成全。”

庞梓还欲说些什么,却被花曼拦腰斩断,“可我与楚留香已经成亲了啊,那叫做,叫做……”

胡.幸灾乐祸.铁花,“生米煮成熟饭。”

花曼,“对,是生米煮成熟饭,我和楚留香已经有夫妻之实了。”

庞梓觉得自己头有点晕,被气到的她精准的倒在了花满楼怀中,贪婪的汲取着花满楼怀抱的温度,真是吾儿叛逆伤透她的心啊。

花满楼,“儿孙自有儿孙福,况且香帅对曼儿一片真心,我们该成全他们的。”

嗯,很好,他也完美的带入了父亲的角色。

庞梓长长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转瞬便将脑袋埋进花满楼的胸膛不愿意出来,她的闺女啊,香香软软的闺女啊,还没有捂热乎呢,就被一个老男人骗走了,虽然这个老男人被无数的女人觊觎,可她的心还是好难受,需要花花的抱抱才能好起来。

花满楼如同饭桌上被煮熟的螃蟹,只差耳朵中冒出一些热气了,他只能轻声安慰某个‘无赖’的姑娘,答应了许许多多的不平等条款才终于让某姑娘离开了他的身子。(蠢作者:这话怎么污污哒。)

花曼神色平静的看着自家爹娘秀恩爱,显然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胡铁花却是非常好奇,这男人调戏女人他见得多了,女人调戏男人还是第一次见,果然不愧是老抽虫的父母,就是这么的……与众不同。

楚留香反倒有些尴尬,这就好比你撞见了自己父母亲热,虽说是岳母岳母,但……更尴尬了好嘛。

夜晚总是悄悄的降临人间,让人猝不及防,庞梓无心蹭宴,若是往日她巴不得跟在花满楼身边宣誓自己的地位呢,可今日,她脑中一团乱麻,叮嘱了花满楼几句便拉着花曼回房了。

在场虽都是江湖中响当当的人物,但没人敢拦她,谁敢拦她呢。

一夜交谈,母女二人昏昏沉沉的便睡了,第二日起来时才知花满楼几人竟是彻夜未归,两人又找到赴宴的酒楼方知昨夜发生了命案,几人竟似人间蒸发一般。

就在庞梓忍无可忍想要动用相府千金的特权时,竟有一个名唤丁枫的少年要带她们二人去寻几人。

花曼认出丁枫便是当日解决争执的少年,毫无怀疑的要跟着他走,言谈中庞梓发现了丁枫许多破绽,原打算逼问丁枫,直到花曼一拳打的丁枫口吐鲜血,才决定将计就计,少不得找了一番借口哄骗丁枫将花曼的一拳当做友好的象征,毕竟当日众人可是亲眼看见楚留香挨了好多下爱的小拳拳。至此,丁枫也只能铁青着脸接受这友谊的小拳拳了。

丁枫带着二人来到了一个唤做蝙蝠岛的地方,这座岛屿简直是江湖人的天堂,这里不但拍卖各种江湖秘闻,武林绝学,甚至连人都可以拍卖,只是这天堂未免过于黑暗了一些。

“娘亲,这里好黑啊。”

为了庞梓安危,花曼一直握着庞梓的一只手,所以无可避免的,庞梓感受到了手掌中的糕点碎屑。

“闺女,你吃东西是谁付钱的?”

花.理所当然.曼,“当然是楚留香啊。”

庞梓暗暗道,也亏得楚留香家底丰厚才能养活这个整日嘴巴不停的闺女。

眼见自家娘亲又陷入沉思,花曼觉得她应该找些存在感,“娘亲,这里真的好黑啊,我好怕怕。”

庞梓违心的忽略被自家闺女打倒在地的一二三四五……二十二个侍从,“嗯,别怕,娘亲在这里。”

“娘亲真好,我就知道娘亲会保护我哒。”

接收到来自自家闺女的毫无原则的吹捧,就连庞梓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棒棒哒,“嗯嗯。”

“娘亲,来人了,不是……送饭的人,这脚步声是……楚留香ε=(´ο`*)))和爹爹。”

然后,庞梓便被自家的小扑腾蛾子拽着奔向了来人,并且完美的扑进了来人怀中。

“香香,你终于来了,你知道吗?这几日我和娘亲睡不好,吃不好就怕你和爹爹出事,可担心死我了。”

庞梓:闺女,我给你港啊,说话要凭良心的,你吃不好睡不好?真的确定吗?

楚留香后背冒出一层冷汗,几乎要将他的衣服打湿。

黑暗中只听花满楼长长的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换过来吧。”

花满楼话音刚落,庞梓便感觉到被自己扑怀的人僵硬着身子将自己推到了另一人怀中。

楚留香这才放松的抱住了自家喋喋不休的小姑娘。

明了一切的庞梓忍不住笑出了声,甚至借着黑暗行凶,光明正大的在花满楼下巴处亲了一口,“这下对了吗?”

花满楼,“对……对了。”这般会调戏他的姑娘只有一个。

楚留香摸了摸自家小姑娘的头顶,终是忍住了自己也想亲一口的想法,毕竟小姑娘的父母都在旁边呢。

花.反射弧超长.曼,“刚才……抱着我的是爹爹吗?那楚留香,你刚才居然抱了你的岳母,我打死你。”

果然,楚留香又受到了来自自家媳妇的愤怒的小拳拳。

已经身经百战的楚香帅十分淡定的制住了花曼的双手,“乖,出去我带你去吃卧云楼的粽子。”

庞梓感慨,楚留香这不但是娶了一个老婆,还买一送一养了一个女儿,实在是划算极了,显然她看热闹的她暂时忘记了母亲的身份。

原来那日花满楼楚留香一行人赴宴发生命案后,又被主人请去了大船赔礼,丁枫倒真是自告奋勇去接二人的,不过那时谁也没有想到丁枫会将二人带到了蝙蝠岛。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有楚留香的地方就会有麻烦,几人在那大船上被蝙蝠公子派去的人暗算,死伤众多,就连请客的主人也葬身鱼腹,幸得蝙蝠公子手下的人自作聪明留下了几副棺材,让他们一行人得以在海上漂流了几日,最终被无争山庄原随云所救,这才来到了蝙蝠岛。

这几日庞梓又要担心花满楼一行,又要照顾没心没肺的自家闺女,又要提防蝙蝠公子,着实是吃不好睡不好,身子也轻了一圈,如今花满楼既然在身边,她便无需操心了,不一会便靠着花满楼沉沉睡去。

花满楼心疼的将庞梓抱到房间中唯一一张床上,又牵着那双柔荑坐在床边静静的守着。

庞梓睡得极不安稳,断断续续的似是在说什么要紧的事,花满楼凑近一听,整个人犹如被放到蒸笼中蒸了半个时辰……熟透了。

“但……求一睡……花七童,牢底……坐穿……又何妨。”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