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的老剑仙……开场就死了?

李木头的那一刀    (一)


1

天下第一的老剑仙老死后,只留下了李木头这一个徒弟。

老剑仙从十八岁当上天下第一,一直当到了八十岁无疾而终,都没人敢来抢这名头。

没办法,他的剑法太高,天底下没人打得过他,以至于他死后,李木头轻轻松松就领走了这名号。

而在这六十二年间,江湖人争那天下第二的名头争得头破血流,等到李木头下山的时候,来拦路的已是这些年里的第二十七号天下第二了。

第二十七号天下第二听说老剑仙仙去了,心想老天爷总算是开眼了,老子终于要扶正了!他觉也不睡,连夜埋伏在李木头下山的必经之路上,激动地连握剑的手都在抖。

等到晌午,李木头终于埋完师傅走到了山脚下。天下第二看了他第一眼,见李木头还是个毛头小伙,心里一喜,想:就算这他从娘胎起就跟着老剑仙练剑,满打满算也不过十数年,难道这天下还能出第二个剑仙不成?

这么一想,看来天下第一的名号唾手可得啊。

天下第二心里乐了会,又看李木头第二眼,看见他腰上系着老剑仙那把名传已久的破烂桃木剑,心里一紧,想:这小子都敢拿着老剑仙的剑下山了,怕是也得了老东西的几分真传,恐怕还是大意不得啊!

天下第二用力捏了捏剑柄,正想再细细地打量一番,探头出去,正对上李木头顶着一张面无表情的木头脸,站在他藏身处的一丈开外,恭恭敬敬地喊了声“前辈好”。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天下第二咳嗽两声,装作没事人一样地走了出去,捻着胡须,假模假样地问::“你可是武功天下第一的老剑仙的唯一嫡传弟子木头李?”

李木头老老实实一本正经地答道:“师傅叫我李木头,前辈。”

天下第二见这李木头一脸老实木讷,不找点由头这一架怕是打不起来,于是鸡蛋里挑起骨头,佯作勃然大怒道:“放肆!你师父就这么教你和前辈说话的吗?看来我要替你师傅好好教训一下你这个没规没距的小崽子了!”

李木头点点头,拉开架势:“请前辈赐教。”

卧槽这剧本不对啊,这时候你不应该先迂回两句,我们扯两回合再开打吗?!你不是第一次下山吗为什么这么有底气啊?!

天下第二心下慌得不行,面上强撑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淡淡然地问道:“看在你是晚辈的份上,前辈就让你三招。你是打算用剑仙前辈三十年前创出的那一手诛仙剑?”

“师傅没教。”

“还是四十年前剑仙前辈改过的那一手龙抬头?”

“师傅没教。”

“那剑仙前辈教给了你什么本事?”

“刀。”李木头面无波澜,淡淡回答道,“师傅教会我一刀。”


2

李木头这人人如其名,从里到外都是块木头。

老剑仙当年把他抱上山,一来是想收个徒弟继承自己这一手绝世无双的剑术,二呢则是单纯地想养个孩子解解闷玩。

而且主要原因还是第二点。

对,没错,就是解解闷玩。

自老剑仙十八岁夺得天下第一的名头之后,仇人们开始避着他走,朋友们也开始避着他走,就连街头懒躺着晒太阳的大黄狗,在他出现在街尾的一刹那,也会被他的剑气惊得一声惨叫,哀嚎奔走。

这么些年老剑仙都隐居在山上,偶尔下山采购些食粮,都会搅得村上鸡犬不宁,猪牛乱跑。最早村上的还以为是来了什么妖,差点就收拾东西跟着那帮畜生一起跑了。后来习惯了,就当作是看戏消遣,还赌起了谁家猪跑得快,谁家牛先摔倒。

所以那天老剑仙捡到李木头,看这娃娃见了自己不哭也不闹的时候,还以为他终于找到了一个能让自己的解解闷,顺带教教剑术的好苗子,老脸都笑开了花。

后来在经过了漫长而无聊的共同生活后,老剑仙终于明白,当一个娃娃能面对天下第一剑仙还不哭不闹的时候,多半是废……啊不对…多半是块木头。

面无表情,不哭不闹,从来接不上梗还总是瞎说大实话,做事一根筋,根本不知道变通两字怎么写,让他下山去买点米他就不知道要配点菜!

为什么现在的生活比以前还要寂寞……

这日子没法过了!

老剑仙幻想中养娃解闷的幸福生活破灭了,他开始每天思考这小子是不是哪个千年老妖怪变了来耍他的。

所以老剑仙给这娃娃取名叫李木头。

从里到外,一块木头。

等到李木头十岁那年,老剑仙开始思考起了另一个问题:这剑术,该怎么教?

剑客是什么?是风流,是潇洒,是无数江湖人心中最瑰丽的一场梦。就连五大三粗的“恶虎”王霸天都曾看着自己的宣花板斧感慨过“要是有来生,用最好的剑,穿最骚的衣裳,去妞最多的地方。不为别的,光想想就他妈爽”。

老剑仙当年仗剑走天涯的时候,也是一身白衣飘飘,倜傥到大半个江湖的姑娘都想嫁他。现在要他教一块木头使剑,老剑仙脑补了一下李木头一板一眼地用出一手诛仙剑,大概就是一个僵尸用力伸手向前扑的画面。

丢人……太丢人了……

一想到这儿,天下第一的老剑仙就很惆怅。

老剑仙看着面无表情地李木头,看着手上那一把名动天下的破烂桃木剑,回想起这么些年的憋闷生活,畅想着未来僵尸舞剑的美好画面,忽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去你妈的剑术,本剑仙不教了还不行吗!

天下第一一惆怅,就想拖整个江湖一起惆怅。

老剑仙决定跟这江湖开个玩笑。

“李木头!来!师傅教你一刀!”


3

老剑仙临终前交代了李木头很多事。

“李木头,等会儿我死了,你就在那边空地上把我挖个坑埋了。也别立什么碑了,我怕坟给人刨了。”

“嗯。”

“李木头,你埋完我以后,就带着我那把桃木剑下山。要是遇到谁想跟你动手,千万别怂!对了,我教你那一刀练熟了没?”

“熟了。”

“哈哈哈!那就好那就好!”老剑仙想象着江湖人士见到李木头出那一刀时的惊愕神情,想象着整个江湖对着李木头一起惆怅地样子,不由得开怀大笑,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笑完喘停,老剑仙看着仍是一脸平静的李木头,悠悠然叹口气:“李木头,你这番下山走一趟,若是觉着这天下也没个意思,就回山上。”

李木头很认真地听完了,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天下第一的老剑仙老死后,只留下了一柄剑,一招刀,和一块木头。他死的时候既没有惊天动地,也没有彩霞长虹,就跟个普通老人一样,静静地合上眼,没了声息。

李木头找了块空地,把老剑仙埋了,想了想,把平日里用来炒菜的锅铲插在了地上。他在老剑仙坟前跪倒到晌午,磕下三个头,擦了擦眼,带着那柄破烂桃木剑,下了山。

第二十七号天下第二把他拦住,李木头看他想动手,于是点点头,拉开架势:“请前辈赐教。”

李木头这人很老实,老剑仙交代什么他就做什么,一点都不带含糊。说埋就埋,说不立碑就不立碑,说不怂就一定不能怂。

天下第二听李木头说老剑仙就教了他一刀,差点没忍住把自己耳朵给揪了。

你扯谎也要有点技术含量啊!咱作戏作全套你先把腰上那柄桃木剑给摘了再说话好不好?

天下第二看着李木头那张面瘫脸,心想果然这人不可貌相,老剑仙教出来的徒弟连撒谎都不带脸红的。于是他冷哼一声,道:“看来小友是不愿说真话了,就让老夫看看你到底得了剑仙前辈的几分真传。出剑吧!”

李木头点点头,也不解释,心里默念着老剑仙教过的口诀,把手搭在了桃木剑的剑鞘上。

要出剑了!天下第二凝神屏息,眼睛一眨不眨,紧紧盯着李木头的右手。

拇指微翘…是诛仙剑!小指下屈…是龙抬头!好小子你再装!还说你不会……等等怎么他中指突然绷直了?!卧槽他手腕怎么悬起来了?!

这是哪一剑?!

天下第二心下大惊,一瞬间汗流如注。自当上这第二十七号天下第二以后,他每日每夜唯一做的,就是研究老剑仙的剑招,细细拆解着其中的每一分变化,琢磨着如何才能接招,破招,打到老剑仙,或者李木头,从而当上天下第一,走向人生巅峰。他给老剑仙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想了一百零八种不同的解法,就等着有一天当面碰上,一举拿下。

可李木头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李木头的右手保持着律动,一路从剑鞘尾滑向剑柄处,天下第二从中看出了一百零八种不同剑招的起手,还有两百一十六个动作就连他也分辨不出来是哪一招。

天下第二多年的精心准备全都化作了无用功,他满满当当的自信心在一瞬间灰飞烟灭。李木头的全身气机紧紧锁在他身上,天下第二只觉得像是有一座大山压在了身上,压得他全身骨骼咯咯作响。

这一剑,挡不住!

天下第二心里不可遏制地冒出这个念头。这一剑至少融合了三百二十四种不同的剑招,变幻莫测,叫人挡无可挡,破无可破。

李木头的气势一点点的攀升到顶峰,天下第二心中的恐惧恐惧也随之而提升,当李木头的右手虚握在剑柄上时,他终于绷不住了。

“果然是名师出高徒啊!”天下第二松懈了全身防备,大笑高声道,“我原以为剑仙前辈仙去后,我等凡人再无缘得见那精妙绝伦的仙剑。没想到小友竟然尽得了前辈真传!今日得见剑仙神剑,实在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

李木头收了手,定定地杵着,继续不带表情地望着他。

天下第二心想这小子阴险卑鄙,脸上不动声色,心里指不定在想什么诡计,看来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尽早脱身了好。于是他装作忽然想起了什么大事的样子,推说家里老婆隔壁家的老母猪今天生下第十八个小崽子,自己作为天下第二有义务也有责任去为那老母猪颁发荣誉勋章,然后运足了全身内力,施展绝世轻功,跑了。

于是在下山的必经之路上,只剩下了李木头一个人定定地站着。

李木头这人老实地很,从来不会耍什么心眼。老剑仙从没交过他剑法,只教给了他一刀。

他面无表情地回想着老剑仙教给他的那一刀,对比起刚才的动作。

天下第二吓破胆的时候。

这一刀,才出了一半




本文为万字左右短篇,目前已完成连载投递,请放心食用~

左右滑动查看下一章~biu


废柴灰小悟:一个没什么意义的年轻人。但可能,会有点意思?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