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北方有佳人》1

1.

“诶,你们听说了吗,孔总最近在闹离婚,据说是因为冯总…”

“冯总?哪个冯总?”

“还能是哪个冯总,当然是咱公司的运营总裁,冯薪朵。”

洗手间里哗哗的流水声掩盖不住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女人在工作期间津津乐道地聊一段老板的八卦抵得上男人连续抽十根烟,而且还越说越起劲,仿佛自己亲眼见证事件的起因经过一般,说得头头是道,有滋有味。

“你刚进公司还不了解咱们这位鼎鼎有名的冯总,能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编导一夜之间空降为上市公司的总裁,到今天成为招商过亿的大型选秀综艺总制片人,靠的可不止她那张漂亮迷人的小脸蛋,圈子里关于她的桃色绯闻多得能写本狗血连载小说。据说她为了抱上孔总这个大腿,连交往多年的女朋友都能说甩就甩。”

“天呀,想不到外表温柔的冯总背地里这么渣,真是典型的斯文败类呢。”

“可不是嘛…”

在八卦中品尝到快乐的女人们,一边补妆一边发出咯咯咯地嗤笑声,听上去比涨工资还要兴奋。

“真是典型的吃饱了撑的。”

清脆的高跟鞋声骤然响彻整个女士洗手间,洗手台边肆无忌惮的嬉笑声戛然而止。

刚才还笑得合不拢嘴的两个女人,面对门口突然出现的两位大boss吓得脸色煞白,两人唯唯诺诺地鞠躬称呼道,“孔总好,冯总好…”

“老板在外面忙应酬,员工却在背后编她的花边新闻。”孔肖吟冷艳的红唇勾起一抹不怒自威的笑容,“你们说,我能好到哪去啊。”

“孔总,我,我们…对不起,对不起!”

两名员工瑟瑟发抖,两腿打着颤向孔肖吟求饶。

冯薪朵站在一旁冷眼看着她们,想起两年前的自己也曾以这种卑微的姿态向投资人乞求。今非昔比,两年后她所处的位置足以睥睨圈子里所有为钱卖命的打工仔。不过,或许人站得高了,许多刺耳的闲言碎语听起来也就淡了。

“今天的招商会她们加班加点出了不少力,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冯薪朵朝门口摆摆手,暂时保住饭碗的两人点头哈腰,连声道谢溜出洗手间。

“都是做总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心慈手软?”

孔肖吟打开水龙头,手心按满洗手液,眉头紧锁地使劲搓了又搓,生怕外面那些男人的汗液会浸透她雪白的皮肤。

冯薪朵从包里拿出烟和打火机,手法娴熟地弹出一根烟,点上,深吸一口吐出一条长烟,烟雾中妆容精致的脸蛋表情十分冷漠,“辞退的话明天有HR跟她们说。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我可不想触霉头。”

孔肖吟把手擦干,冰凉的手指捏住冯薪朵桀骜不驯的下巴,笑着表扬道,“这才是我认识的小冯总嘛。今天的招商会是你第一次挑大梁,奥月集团能加盟的话,这档节目就成功了一半。听说奥月集团新上任的CEO是个美人,冯总努努力,争取用你这双蛊惑人心的大眼睛把她拿下。”

两年前,孔肖吟说过类似的话。

“冯薪朵,你有一双蛊惑人心的眼睛,窝在南方屈才了。”

听了这句话,冯薪朵辞掉干了三年的电视台编导工作,只身一人回到北方。

之所以说回到北方,因为她本来就是北方人。

冯薪朵生长在东北的一座沿海城市,那是一个冬天会下雪的地方。

大四那年她脑袋一热,跑南方来做明星梦。结果明星没做成,去电视台做起实习编导。虽然明星梦碎了,好歹找到一个专业对口的工作能让她在那个南方最奢侈的城市留下来。

工作的第一年非常辛苦,台里的老人把实习生当牲口一样使唤,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做好了是她的本分,做不好扣她的工资。第一个月收到工资,交完房租连坐地铁的钱都不够。那一年父母经常曾劝她回老家,毕竟他们老冯家在当地也是有名有姓的人家。即使什么都不干做个包租婆,一辈子也不愁吃喝。但是冯薪朵偏不,在她眼里,老家那种安逸舒适的生活如同慢性自杀。

于是她带着一腔热血,懵懂莽撞地来南方闯荡。在电视台做牛做马的日子里,她遇到了两个生命中至关重要的女人,其中一个就是孔肖吟。


“孔总今天摆这么大排场,真是宠你家小冯总啊。”

冯薪朵陪孔肖吟刚回后台就碰到一位同行老总,说话阴阳怪气地暗指孔肖吟和她关系不正当。

“张总看您说的,一会儿招商会上您多出点赞助费,也当是宠我了呀。”

冯薪朵不卑不亢,笑眯眯地把话圆了过去。对方见状,尴尬地笑笑去大厅找自己的座位。

自从她坐上总裁这个位置,圈子里关于她和孔肖吟的八卦一直不绝于耳,什么金主包养,小三上位,说得比真的还真。

“不错,回答完美。”孔肖吟满意地摸摸冯薪朵的头,“招商会还有十分钟开始,我就不在这陪你了,好好表现。哦,别忘了,拿下奥月集团的CEO。”

孔肖吟委以重任地拍拍她的肩,扭着妖娆的腰身走出化妆间。

冯薪朵拿起平板打算再过一遍PPT,突然一束巨大的玫瑰花挡住了视线。

“恭喜你,小冯总!”

花束后露出一张少女可爱的笑脸,兴冲冲地看着冯薪朵。

“苏杉杉,你怎么来了?”

“我爸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你爸是股东,他来是应该的。你自己身份不知道吗?”冯薪朵眉头紧锁紧张地看了眼门口,“万一被媒体拍到怎么办?”

苏杉杉是冯薪朵公司大股东的女儿,同时也是这次选秀节目的练习生。老板的女儿参加自家的选秀节目,这条新闻一旦发布,惹来的争议与热度不可估量。在节目开播前,冯薪朵还不想提前曝光。

“赶紧回家,没事别出来乱晃。”

冯薪朵叫保镖送苏杉杉回去。女孩精心准备的花束被她仍到一边,再没多看一眼。苏杉杉不知道,她一向不喜欢花。


“下面有请箫音传媒的运营总裁,冯薪朵,冯总!”

主持人热情的开场白后,冯薪朵作为今晚的女主角自信满满地走上主讲台。会场闪耀的灯光,台下期待的目光,一时间所有人的关注点都聚焦到她的身上。

冯薪朵开讲前环顾一周,发现第一排贴着奥月集团贴纸的座位是空的,存疑地看向孔肖吟。孔肖吟带头鼓掌,示意她照常进行。

冯薪朵为这次招商会准备了一年,讲演过程十分流畅。这是她人生第一次以主人翁的姿态站在台前,骄傲自豪地展示自己创作的蓝图,ppt右上角标注的logo是她亲手设计的,策划创意的署名也不再是电视台里的某位领导。眼前发生的一切正是两年前她所期望的,愿望成真竟有种不切实际的虚幻。

随着最后一张ppt出现在大屏幕,招商会的讲演到了尾声。

冯薪朵看着大屏幕显示总制作人一栏冠以自己的名字时,感到无比骄傲的同时也感慨万千。想到自己为了今天这份成就感舍弃的一切,蓦然间竟有些泪眼摩挲。

激昂的背景音乐响起,冯薪朵缓缓走下台,从助理手中接过纸巾。

就在她偷偷抹眼泪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会场入口缓缓走来,带着一股凛冽彻骨的气势走到第一排的空位坦然落座。

冯薪朵难以置信的揉揉眼,刚刚就坐在奥月集团位置的这位,正是她生命中另一个至关重要的女人,也是传闻中她为了事业前途而无情抛弃的前女友,陆婷。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