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宇航大会正在美国召开 中方负责人未如期参会 恐遭拒签


第70届国际宇航大会(IAC)于2019年10月21日至25日在华盛顿举行。本次国际宇航大会吸引了全球各地的航天专家,按计划,中国国家航天局副局长吴艳华将参加一个小组会议,与美国、加拿大、俄罗斯、日本、欧洲航天局、印度空间研究组织的负责人一起讨论不断变化的太空环境等议题。


但遗憾的是,美国、加拿大、俄罗斯、日本、欧洲航天局、印度空间研究组织的负责人全部如期参会,唯独少了中国国家航天局负责人。

现场观众的提问呈现在大屏幕上,很多人都在关心一个问题:中国的负责人在哪里?


大会主持人表示中方负责人因为“时间紧迫”未能出席会议。

时间紧迫?中国的负责人就这么不守时吗?

恐怕不是因为时间紧迫未能参会吧,很有可能是因为签证问题再次遭拒了。

中国代表参加国际航天类大会遭拒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2014年9月29日至10月3日,第65届国际宇航大会(IAC)在加拿大多伦多召开,因为签证问题,中俄代表团成员未能如期参会。

2017年3月份,美国驻华大使馆拒绝向中国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副主任于国斌发放签证。他原本计划3月19日在美国举行的研讨会上作关于中国开发月球和火星计划的报告。

2018年7月,在美国加州举行的第42届世界空间科学大会上,中国和意大利合作项目“张衡一号”的分会场,项目主角之一的中国代表因为全部没有拿到赴美签证而集体缺席。

……

中国的专家赴美参加个国际航天会议怎么这么难?

说起中国航天负责人赴美被拒签,最典型的一个案例就是袁家军参加国际宇航大会的事情,当年,戚发轫院士和袁家军(神舟飞船系统总指挥,现任浙江省委副书记,省长)去美国开会,不给签证,当时袁家军的身份之一是国际宇航联合会副主席,会开完了,签证才办完。

戚发轫院士。

上图是戚发轫院士和袁家军正在检查神舟五号返回舱中为杨利伟量身定制的座椅椅盆。

美国众议院拨款委员会商业、司法、科学及相关机构小组委员会主席沃尔夫(Frank Wolf)曾于2011年度美国财政开支法案中添加了一条禁令,禁止美中两国之间任何与美国宇航局有关或由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协调的联合科研活动,甚至还以以反间谍为由禁止NASA所有设施接待“中国官方访问者”。

这也就是人们经常提及的“沃尔夫法案”。

近些年中美双方在航天领域几乎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合作,大都是隔空相望握手寒暄。

嫦娥四号登陆月背 中美“隔空互动”引关注

北京时间2019年1月3日上午10时26分,嫦娥四号着陆器巡视器组合体顺利降落在月球背面冯·卡门撞击坑内预定的着陆区里。11时40分,嫦娥四号传回世界上第一张近距离拍摄的月背影像图,人类第一次近距离揭开了古老月背的神秘面纱。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局长布里登斯廷第一时间发表推文,祝贺中国嫦娥四号成功着陆月球背面,并指出这是人类首次,更是一项“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就”。

在嫦娥四号任务中,NASA跟我们提出,希望利用美国月球轨道上月球观测卫星LRO,来观测嫦娥四号着陆时月尘溅落的信息,供科学家研究。双方科学家通过电视电话会议进行了密切沟通。

美方将LRO卫星的有关信息告诉了中方,中方也及时把嫦娥四号着陆经纬度、着陆时间告诉了美方。由于嫦娥四号着陆的时候,LRO不在上空,不能实时监测。后来LRO过顶时,进行了监测,美国NASA也在网上公布了有关照片。

LRO卫星对嫦娥四号着陆区成像

这种蜻蜓点水般的“隔空合作”很难有实质性的成果。

中国国家航天局副局长、探月工程副总指挥吴艳华。

2019年1月14日,国新办举行探月工程嫦娥四号任务有关情况发布会,中国国家航天局副局长、探月工程副总指挥吴艳华在发布会上谈到,无论探月也好、深空也好,都是为探索宇宙奥秘,都是世界各国的共同责任,尤其航天大国、航天强国更应该突出合作,为人类探索宇宙做更多的贡献。

2019年1月15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在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据报道,在中方发射嫦娥四号月球探测器前,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曾提出希望中方提供嫦娥四号着陆经纬度和着陆时间以便其科学研究,中方都给予了合作。但此前美方曾对中国探月工程设置技术障碍并且多次拒绝向中方专家发放赴美签证,干扰两国航天专家正常学术交流。请问中方有何评论?

华春莹:你提到的这个报道我也看到了,我也注意到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探月工程总设计师吴伟仁近日在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采访时就谈到美方请求与中方合作的问题。我记得当时吴伟仁院士说,中方本可以选择不告诉美方相关信息,但是中国作为大国,就要有大国的姿态、大国的气度。我想,吴院士这番话体现了中国航天人和中国科研工作者自信开放的胸怀,也体现了中国作为一个自信开放的大国的气度和风范。
科学技术的进步本来就应该服务于全人类的和平与共同进步。我们认为世界各国在开展科学技术合作的时候,都应该本着推动全人类发展进步的理念,秉持开放、合作、包容的心态。中方愿继续本着这样的精神,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就太空探索开展交流与合作,为人类探索宇宙奥秘、和平利用外太空作出更多新的贡献。

当年人家不带我们玩,90年代为什么不让中国加入国际空间站啊?我们那时候不够格,这点得承认,或者说我们的能量在那时没有爆发。那我们就自己建设空间站,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不是一件坏事,国外对我们的一些技术封锁,反倒成就了我们自主的创新。

无论是贸易往来还是其他合作,中美交往40年来的风雨坎坷已经给了我们足够的教训和启示,集中到一点就是:合则两利,斗则俱伤。中美如果合作,则造福两国,惠及世界;中美如果对抗,则没有赢家。

独立自主、自主创新,把核心技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这才是目前需要做的事情。

在文章最后,向大家宣布两个好消息,玉兔二号在结束漫漫长夜后被成功唤醒,开始第十一月昼的工作了。

远望21号、22号船组成的火箭运输船队在10月16日抵达天津港后,经过6天连续工作后,今天从天津港启航赴海南文昌清澜港码头了。

距离长五复飞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加油吧,中国航天!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