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少恭【蕉橘】

两人交手一招,男子更是诧异万分。

这女人身上没有玄力波动,速度却如此之快,实在让人匪夷所思,就算他没有出全力,也不应该如此才对,也难怪她敢单身一人,出入永耀之森。

青衣男子站起身,拍拍身上灰尘,轻笑道:“小丫头你何必如此提防,我叫欧阳少恭。”

镜音铃继续向前走去,面无表情,“我管你什么少恭,不要再跟着我,否则后果自负。”

闻言,欧阳少恭嘴角微抽,有些懊恼。

她竟然没听说过他的名字,难道不是东濒的人?

他想了想,依旧不怕死地贴上去,很是自来熟地道,“没关系,一回生二回熟,你打也打过了,我们这就算是不打不相识了,永耀之森到了晚上更是危险,我对这一带很熟悉,跟着我你会安全很多。”

镜音铃白衣劲装,头也不回,欧阳少恭似乎没有任何尴尬,依旧自顾自道:“对了,你干什么盯着那条地毒龙,难道也是想要它的银角炼制武器?”

镜音铃脚步忽然一停,转身,双眸一眨不眨地望向欧阳少恭。

被盯着浑身不自在,欧阳少恭摸了摸鼻尖,笑道:“本公子知道自己生得风流倜傥,但你也不能这样盯着我看吧。”

“镜音铃。”

直到眼前女子走出去,欧阳少恭才明白过来,她这是应允了。

于是,几步紧追上去,俊逸的脸上,笑容满面,开始滔滔不绝地道:“你不知道,我跟了那条地毒龙一整天,都没找到机会下手,他的银角可是好东西啊,我想用它打造一把利刃……”

忽地,他言语一顿。

镜音铃?

他怎么觉得这名字,有点熟悉呢。

欧阳少恭也未做多想,继续套近乎,笑道:“你一个小丫头,竟然敢跑到永耀之森,胆子可是不小,要不是遇上我,你晚上怕是很难出去。”

不过,这欧阳少恭虽话多了些,但对付永耀之森的玄兽,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比如,两人返回之时,路遇一大群低阶巨尾蜂,那家伙不声不响,摸出瓷瓶,放出一股异味气息,便将之赶跑,倒也是免去了镜音铃不少麻烦。

要知道,尽管不是高阶玄兽,但蚁多,依旧可以咬死象。

看这情形,这家伙显然经常混迹永耀之森,镜音铃出门仓促,准备自然没他充分。

“这里应该很安全。”镜音铃打量四周,捡起几块碎木,升起火堆,准备就地休息。

这里已经是永耀之森边缘地带,相对安全。

龙蛇兰孕育艰难,寿命却是极短,稍有意外,就会枯萎。

等天亮之际,地毒龙离开,她还得找机会回去。

如果错过采摘机会,要再寻得,就难了。

“你还准备回去?”欧阳少恭似乎察觉到她的意图。

镜音铃拨了拨火堆,回道:“我需要龙蛇兰炼药。”

“你是炼药师?”欧阳少恭很是诧异。

看着小丫头也就十五六岁的年龄,难以想象,她竟然会是一名炼药师。

镜音铃正要开口,突然,周围草木唰唰抖动。

两人顿时警觉,眸光紧锁一处。

只是,破开灌木而出的,竟然是一群人,行色匆匆。

“是你。”走在前面的,竟然是上官泽,他看见火堆旁的镜音铃,诧异万分。

这不是那天在鸣溪酒楼的绝色女子吗?

随后,十来道人影相继出现,其中有两个白须老者,看那一身玄力波动,应该都是高阶天玄。

镜音铃淡眉轻扬,几不可见地轻哼一声。

上官泽,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上官泽眸光扫到镜音铃身侧站立的人,更是诧异万分,惊讶道:“欧阳少恭?”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难道,这女子是欧阳家的人?

上官泽身侧,紧跟着一个女人,红发绿衣、樱色长鞭,甚是……娇媚。

见到火堆边的镜音铃,眼中隐隐闪过一丝嫉妒。

她虽不想承认,但这女人真的很美!

只是,当她见到青衣猎装的欧阳少恭时,一张脸像是花儿一般,瞬间笑开,兴高采烈地跑过去,唤道:“少恭哥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上官泽。”欧阳少恭双手抱胸,微有诧异。

反应却是极其迅速,一个轻巧地闪身,便躲开了扑上来的女子,差点让她摔个狗屎吃。

上官泽上前几步,表情意味不明,笑道:“少恭兄,几年不见,果然是进步神速。”

若说东濒有让上官泽嫉妒的人,非欧阳少恭莫属,东濒四大家族之一,欧阳家公子。

几年前,他被圣堂长老收为弟子,未至二十年纪,如今却达到了天玄境界。

圣堂,一个凌驾于四国之上的存在,也可以说,圣堂是星辰大陆的信仰,颇为神秘,封号圣者保守估计,不下十人。

甚至,据可靠传言,堂主老祖宗已达到巅峰神人境界。

巅峰神人是何概念?

挥手间,灭绝一方城池,这片大陆顶尖的存在,至今都无人见过。

圣堂长老,东濒收徒,选中的本有两人,皇七子上官泽,欧阳家天才公子,欧阳少恭,最后,只确定了欧阳少恭一人。

这让上官泽心中如何不芥蒂。

绿衣女子扑空,有些嗔怪地笑道,“少恭哥哥,几年不见,你都不想雪儿吗。”

谁知,欧阳少恭一点都不给面子,很是冷淡,“我们很熟吗?”

闻言,镜音铃不禁发出一声轻笑,随意拨了拨火堆。

这小子变脸比翻书还快,她还以为,他本就是个牛皮糖性子,结果却是个这般不好相交的主。

“雪儿。”上官泽有些不满,低斥一声。

上官雪脸色有些难看,又听见一声轻笑,顿时火冒三丈,望向镜音铃,喝道:“卑贱的女人,见到本公主还不滚一边去,这里没有你的位置!”

一个卑贱的女人,怎么能和少恭哥哥走在一起?

她连给她提鞋都不配。

“住口!”镜音铃还没说话,欧阳少恭一声冷喝,“铃是我的朋友,八公主,说话之前最好掂量着点,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

青色头巾,无风自动,浅黄玄气,萦绕而出。

“铃?”上官泽低喃一声,又好笑地轻摇头。

想不到这等风华的女子,竟然和镜音家那废物同名。

两个灰袍老者见欧阳少恭浑身玄气外溢,脸色微怒,立刻侧身挡在上官雪身前,老眼炯炯有神。

欧阳家小儿狂妄胆大,连欧阳家家主都制不住,还是防着点好。

这时,上官泽也开口,佯怒道:“雪儿住口,还不快给这位姑娘道歉。”

上官泽知道,眼前的女子,绝不是个好招惹的主。

一脚踢废了南宫明辉,甚至,和天夜大人有关系。

镜音铃眸光微转,瞥向上官雪,零星火光,仿佛在双眸跳动。

轻描淡写地一眼拂过,上官雪背脊发麻,禁不住退缩,同时又不禁恼羞成怒,扬起头颅,高傲道:“我为什么要道歉,难道她一个低贱的百姓,不应该向本公主下跪吗。”

她怕什么,两个护国长老都是六品天玄高手,泽哥哥也在身边,难道这女人还能拿她怎么样不成?

她可是东濒公主,尊贵无比!

上官泽微带怒色,给两灰袍老者使了个眼色,才望向镜音铃,道:“这位姑娘,小妹年幼,尚不懂事,还往你不要和她计较。”

说话间,上官泽暗自打量着眼前的女子。

虽是道歉,却也没有多少低声下气成分。

镜音铃侧过头,望向噼啪炸响的火堆,扬唇一笑,仿若幽兰盛开,轻笑道:“这点小事而已,我怎么会计较呢。”

她怎会与如此有特色的一家人计较呢?

上官泽一怔,似乎没料到这个结果。

不过,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却又道不出个所以然来。

“一个皇家公主如此德性,真是国之不幸。”欧阳少恭却是个毒舌的主,冷哼一声,冲着上官泽等人不冷不热道:“看见没,人家铃这才是真气度。”

却是没想到,不久之后,欧阳少恭那是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气度,见鬼的气度,这女人他娘的才是坑死人不偿命的主。

一群人脸色都有些难看,气氛顿时僵持下来。

和镜音铃的云淡风轻来比,上官雪身为皇家公主,出口脏话,的确有失礼节,却也没想到欧阳少恭竟如此直白指出。

欧阳少恭说完,挥开衣摆,坐到上官泽身边,还有些愤愤不平。

铃还真大度,这样都不计较。

镜音铃眉头微挑。

是否真心维护,她如何能分不出。

说起来,她和欧阳少恭半道相逢,最多只能算点头之交。

而欧阳少恭和上官泽等人,算得上是旧识。

这时,镜音铃对欧阳少恭,才有些真心认可。

上官泽有些难堪,试图打破僵局,也在火堆便坐下,随口笑道,“姑娘好气度,倒是让你见笑了。”

“好说,好说,我这个人从来都不记仇的。”镜音铃笑得一脸人畜无害,根本看不出一点生气的样子。

欧阳少恭手中木棍抡起,狠狠戳了戳火堆。

人家都不计较,他瞎生气什么,这算个什么事?

上官雪恨得咬牙切齿,却被两个灰袍老者制止住,无法动弹,双眼毒蛇一般,瞪向镜音铃。

可人家根本就对她视若无睹,直接藐视,这让她顿生无力。

“姑娘,你手中可是有乌云黑芝。”一个灰袍老者惊讶出口,望向镜音铃身侧的药篓,老眼放光,半晌,又肯定道:“这气息,绝对是乌云黑芝。”

镜音铃笑,随口回道:“没错,我有幸采得一株乌云黑芝。”

“真的是乌云黑芝。”那老者气息有些不稳,甚至脸上都溢出一丝红光,急切道:“老朽愿用一万两买下,不知姑娘可否割爱。”

乌云黑芝,正是他们要找的灵药之一,是炼制护心丹的必须材料。

欧阳少恭扔开手中木棍,随口接道:“黄金么?”

“额。”灰袍老者一怔,有些尴尬道:“少恭公子,何苦埋汰老朽,一万两白银足已买下这一颗灵芝,这灵芝落到一般人手中,也发挥不出什么作用。”

欧阳少恭有些不屑。

真是够无耻的,欺负他不识货么?

乌云黑芝炼成的丹药,延年益寿,增加玄力,价值绝对在一万两黄金之上,现在竟然想一万两白银买去。

“多谢你的好意,不过不用了,我也需要这株灵芝。”镜音铃倒是不甚在意,淡淡的敷衍一句,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那灰袍老者似乎有些不甘心,试图说服道:“这位姑娘,你再考虑一下,不要浪费了这等灵药。”

上官雪挥开束缚,冷笑道:“真是不识趣,你知不知道,左导师可是一位尊贵的炼药师,有多少人抢着送药上门,这等灵草落到你手中,也只能是浪费罢了。”

“炼药师很了不起吗?”欧阳少恭有些不屑,直觉告诉他,铃的炼药水平,绝对不简单。

镜音铃随手挥了挥,舒展身姿,像是驱赶蚊虫一般,直接忽略了上官雪,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这让上官雪恼怒不已。

“竟然这样,那我就不勉强了,这等灵药浪费了,实在可惜。”见镜音铃丝毫不买他的帐,那灰袍老者也微有恼怒。

最后一句有些愤慨,料定乌云黑芝落到镜音铃之手,只能白白浪费。

简单的交代几句后,上官泽一批人也就地休息。

准备天亮再动身。

月上中天,银辉微微。

镜音铃单手支头,轻靠在一截木桩上休息,欧阳少恭在她身侧盘膝而坐,火把发出轻微细响,而上官泽一行人,在不远处休整。

忽然,上官雪紧闭的眼睁开,冲着身旁老者点了点,脸上浮出狠毒的笑意。

该死的女人,竟然敢挑衅公主的尊贵。

她要让这女人知道,招惹她的下场。

在永耀之森,只要她随便动动手脚,神不知鬼不觉,就能阴得她尸骨无存!



很遗憾呢,并不是连,不过,一两章后连就出场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