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同人《问道》:第七章——风云各起

人间世界风云诡谲,别处同样争斗暗涌。


在这个世界里有两块大陆,分三朝而治。

墨垠等人所在的,以永延城为首都的,名为云苍大陆,这里坐落着疆土最辽阔,生活最富饶的国家——东云国。

与东云国相邻的是北冥国,国力同样不容小觑,是唯一有资格和东云王朝分庭抗礼的国家。

两国长久以来维持着尚算良好的邦交,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和统治者的更替,谁也说不清会不会哪天就变了天,硝烟无声地弥漫在百姓看不见的地方。

除去这两国,在云苍大陆还坐落着一些其他边夷部落,势力较为微弱,每年都要派使臣出访,向两国朝贡。暂且不表。


墨垠自幼生长所居住的玄樵山,正位于东云与北冥的交界处,地址位置上讲更隶属于东云。在他下山之前,计划的正是各自到两国游历一趟,一边看看有没有妖魔在人间作乱,一边寻找能解开自己身世之谜的线索。


云苍大陆是凡人的地盘,而另一片大陆,是以苍茫大漠作为进出口结界的西域魔境。


统治魔境的,是阴月皇朝世袭的统治家族,距离曾经的七夜圣君时代已经过去了许久,那些前尘往事也在黄沙中逐渐掩埋。

但凡人有记仇的品性,魔亦是。


当年在七夜婚宴上的一场变故,是彼时的玄心宗主金光为了诛杀魔人的静心布局,也正是那次意外,令魔界元气大伤,从此退回魔境,布起结界,与人世隔绝,休养生息。

当今的魔君金光善,就是一个野心勃勃的统治者,他一直未敢忘怀往事,记恨于凡人背信弃义使得魔族生灵涂炭,自当上魔君以来便立志操戈练兵,发誓有朝一日必定要重回人界复仇。


魔君育有一儿一女,分别是子寒和子衿。


子寒是魔君与原配魔后金夫人所生,作为魔族唯一的嫡长子,身份极其尊贵,也因此养成了较为目中无人冷血无情的性格。

子衿比子寒小两岁,乃是魔君青年时一次贪玩游历人间留下的风流债,她的生母其实是凡人,金光善在外有了这个女儿以后便将尚在襁褓的子衿带回魔境抚养长大,而因为顾忌其生母的凡人身份会不利于自己在上一任魔族争储中胜出,金光善竟是毫不留情地将其抛弃,直到自己成功当上魔君才对外公开子衿的身份,但子衿的凡人生母,早已在绝望无果的等待中郁郁而终。


金光善子嗣单薄,因此也格外地珍惜。

由于担心自己的原配金夫人会对这个非亲生的女儿不善,因此便将子衿一直带在自己跟前抚养。


子衿从小在魔君身边长大,文韬武略深受其染,没有一样输过魔界男儿,魔界族人很少有因为她的血统和来历而轻视她的,因为在魔族每年的射猎大会上,子衿每每都能取得骄人成绩,人称“魔界的女中豪杰”。

而她也从来没有自恃公主的身份,傲慢待人。


大概是生母不同,又或者是半人半魔的血统与全魔的血统有异,子衿和她的那位冷血王兄向来不大对付。


子寒身份高贵,被视作魔界大统的继承人;

子衿骁勇亲民,和魔族中人都能够打成一片。

这对兄妹都有自己忠实的追随者。


但子衿作为公主,大家都明白她迟早有一天会被魔君指派驸马嫁出去的,因此她的身份,也只是停留在,一个身世可怜但又十分受宠的亲民公主,仅此而已。

趋炎附势的风气哪里都有,识相点的魔族中人都选择了抱紧子寒的大腿,以期自己有一天能够在魔界混出点名堂,甚至期待着有朝一日可以被派往攻打人间,实现复兴魔族的梦想。


魔君在魔殿后有一间雅致的书房,书房的暗室里悬挂着一名年轻貌美女子的画像,画中人如出水芙蓉,巧笑倩兮,只是眉宇间带着化不去的三分忧愁,使人心生怜爱。

批阅完魔界奏折的魔君,有时会渡步到暗室,望着墙上被摇曳的烛光照亮的面容,陷入对回忆的沉思。

画中人,正是子衿的凡人母亲。


人间京城地底潜藏着神秘的地下迷宫,

而西域魔境也有他们自己都不得而知的秘密。


关于这个秘密,除了魔界钦天监已故的占星大法师以及魔君金光善,再无人知晓。


金光善知道,这个秘密一旦泄露出去,魔族必将引起大乱,而他的夙愿,是魔界安宁,复兴魔族。因此,金光善从未告诉任何人。


再过一个月,魔境一年一度的射猎大会将迎来序幕,魔族众人正摩拳擦掌准备这次盛宴,都想在大会上出出风头,让魔君和未来的魔君能对自己青眼有加,在魔界出人头地。


普通的魔尚且如此,魔族王室更甚。


魔宫内,魔君的子女正各有各的心思。


“公主,下个月就是射猎大会了,你今年打算使出什么武功,来对付王子他们阵营呀?”

侍女小刀正一边为公主梳头,一边天真地问着。

“此事我还没想好,但是也不急,每年的对手不外乎就是那些人,怎么收拾他们我心里有数。”

镜子中映着的如花人儿,正是正在弄妆梳洗的魔界公主——子衿。


不同于寻常女儿家的梳妆打扮那么冗杂,子衿只是扎了个高马尾,用发带束起,精致娇美的面容也仅仅略施粉黛,全身更是裹一身蓝黑色的劲装,说不出的英姿豪迈。


她正要像往常一样,去魔宫后山的林子练武,为即将到来的射猎大会准备。


临出门前,子衿毫不费力地接过门口守卫递来的弓箭,稍有思索,又转过身,对侍女小刀说道:

“时刻用传音符联系在人间的小铁,一有异动马上通知我。”

小刀毕恭毕敬,“是,公主。”


子衿出了门,往后山而去。


殊不知,子寒也在后山,等着这个妹妹的到来。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