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宇水仙文】迷失城堡 六十四(主壳卷)

(剧情纯属虚构,切勿整齐是锅)

六十四

文/Yu诗槐

迷失城堡彻底沦陷,魔王的叛变杀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摩族首领不在摩族境内,整个大陆陷入前所未有的黑暗中。


魔王突然出现成了一个新的难题,所有人都聚集到现在的主城——魔音城堡。

整个大殿内死气沉沉的,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

“壳哥?”绒绒最先看到刚回来的壳哥,他看上去向经历了一次巨大的打击一般,疲惫,无力。

所有人顺着绒绒的视线看过去,壳哥没有抬头回应他们,而是自顾自的缓缓走进大殿,手里还紧紧捏着那只风铃。

“壳……”飒担忧的拉了一下他的手腕,只见他抬起头,牵强的扯着嘴角摇了摇头。

“我没事,你们继续吧。”壳哥开口,嘶哑得几乎无法听清音节的字句,在安静得大殿里,显得更加无力。

“卷儿他……”绒绒最先开口问出了大家心里的疑惑,可此时此刻并没有人再去好奇,炸拉住绒绒,冲他摇了摇头。

壳哥听到卷儿两个字,心脏猛然收缩着,痛楚和空旷再次席卷全身,只是现在不是他难过颓废的时候,什么时候该有情绪什么时候该管好自己他还是知道的。

“卷儿……回家了,他挺好的,现在不是讨论他的时候,我们来说一下接下来的打算吧”壳哥强忍住颤抖的身子,让自己尽量看起来轻松些,只是他笑得太苦涩了,看得在座的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浓郁的悲伤。

“好了大家别问了,壳刚回来,让他先休息一会儿,大家也先休息休息吧,之后可能会有一场大仗要打,不要一个个上了战场无精打采的。”炸开口结束掉了这令人窒息的气氛,大家也只能微微叹口气,默默离开大殿。


卷儿到迷失城堡的时候,迷失城堡已经血流成河了,泪水从眼眶里不停地滑落,他知道,那是来自童灵的,这个地方,是他生活了十多年的家,他在哭。

胸口像是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压住,肺部受到了沉重的压迫,空气无法流通,无法呼吸。

你知道那种无能为力吗?你看着面目全非的房子,瘫软在地上,你知道那是你的家,可你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心口的窒息得疼痛让他承受不住,他只能哽咽着,抚着心口,不停地安慰体内的童灵:“卷儿别哭……他不会有事的,别哭……他一定会回来……回来还你一个……更美好的城堡的……这些……这些都只是幻像……”卷儿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越发汹涌的泪仿佛决堤一般源源不断的滑落,越来越沉重的痛楚让他无力的跪了下去:“卷儿你不是说他很厉害吗?他肯定能……能救你,救迷失城堡的……对吗?我们……我们去找壳哥,去找他……你别哭……我现在就带你去找”

卷儿艰难的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现在这种情况,他们应该都在魔音城堡才对,卷儿凭着童灵的记忆,向魔音城堡的方向走去,路过梦醒河畔时,卷儿不忍的闭上双眼,那时清澈的河水,如今已是一条血河,浓重的味道,令人作呕。

“卷儿不怕,你很快就能见到壳哥了,很快……”


“城主,下面来报说有人在迷失城堡附近看见一个人,像是迷失城堡的卷儿”炸的侍卫低着头向他禀报。

“卷儿?在哪里?还不快去找回来。”炸听到卷儿两个字,也顾不得询问什么通知谁,拿上外套便往外跑。

“炸哥你去哪里?”绒绒刚到门口就看见急匆匆的往外跑的炸,冲他背影大声喊。

“绒绒乖,快去通知其他人,说有人在迷失城堡附近看见卷儿,让他们快来找,我先过去。”炸回过头对绒绒吩咐完后不等回应便自己离开。

“卷儿?”绒绒反应过来,转身就向壳哥房间跑去。

卷儿出现他一定会很开心的,必须先告诉他。


卷儿拖着无力的身躯,沿着魔音城堡的路艰难的走着,童灵已经不哭了,心脏也没那么难受了,脑袋昏昏沉沉的像是缺氧一般,卷儿努力撑着向前挪动,想着再坚持一下下就到了。

头……好痛……

卷儿抚着路边的一棵老树,停了下来:该死的,影子又开始折腾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这样折腾你不累吗”卷儿实在没有力气再去跟他斗争,只希望他赶紧折腾完赶紧滚。

——哦哟哟小卷卷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搞得要死不活的?

卷儿支撑不住自己站着,便半跪在地上,不停地甩着快炸裂开来的头,想以此来让自己清醒一点:“你管我,你到底要干嘛?”

——啧啧啧你这么不待见我?我们可才是自己人呢

“谁跟你……是自己人,赶紧折腾完唔~赶紧消停,我……我还忙着赶路”

——去魔音城堡吗?找壳哥?找风铃?你这是赶去自杀啊,想死别带上我啊

卷儿捏紧了树丛里的一根荆棘,细长的树刺深深的扎进手掌心,嘴角冷笑着:“现在不跟我是一家人了吗?要死大家一起死啊”

——你……

影子的声音再次消失,卷儿深深的吐出一口气,靠着树干坐了下来,额头渗满了密密麻麻的细汗,他却连抬手擦掉它们的力气都没有。

“卷儿,辛苦了”他闭着眼睛笑了笑。

“卷儿?”从魔音城堡一路沿途找来的炸,隔着好远就看见慢慢靠着树干滑落的人,却是因为那似乎不太一样的脸不敢确认,待走近后心底因那脸上的红色印记而震惊不小。

卷儿抬起头,睁开双眼看到一个朦朦胧胧的身影,看不清是谁,他凭借着脑海里童灵的记忆,找出了声音的主人,虚弱的唤了声:“炸哥”

“卷儿你怎么样了?没事吧?”炸蹲下身子替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触及到他手指传来的冰凉,炸心底一惊:“卷儿你的手……”

“炸哥,快,快带我去找壳哥,快来不及了”卷儿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紧紧抓住炸的袖子,急促的开口道。

“好好,我带你去,你别急”炸说着便将他扶了起来,心疼从眼底流露。


绒绒在门外喊了很久,壳哥却一直不开门,没有办法只好去找别人。

壳哥靠在门边,手掌紧紧抓着自己的心脏部位,希望这样用力的压迫能让自己的疼痛减缓,他已经决定放弃卷儿了,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响起那个让他做决定的声音时,他有多痛,甚至想着等着一切过去了,自己就去陪他,免得他又走丢。

他没有想到影子会找到这里来,他怕自己看到那张脸就舍不得,狠不下心去坚持自己的决定,怕一冲动毁掉另一个无罪的卷儿。

卷儿的名字就像一把带着倒钩的尖刀,一次次捅进他的心脏,再带着鲜血淋淋的碎肉拔出,周而复始,痛不欲生。

“你好过分啊,我都不要你了你还要来找我,你让我怎么办啊?”壳哥手里紧紧握着那支已经失去了原有光彩的风铃,虽是说着话,声音却堵在嗓子里,怎么也出不来。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