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宇水仙文)《Ending》(飒卷 飒炸)第五章


“鸣嗯“卷压着声者哭咽着他的嗓于已经不能在受折腾,晚上有场音乐节、自己需要把好的状态,展现给喜观自己的歌迷.即使去听卷唱歌的人不会成山成海,可是只要有一位歌迷自己都不能辜负对自己的期盼,过了三年卷从未忘过初心。那就是将自己的歌唱给听懂的人听。


飒手按在墙壁上,蓬松的流海扎着卷通红的眼、“把你那不值钱的眼泪给我收起来”飒闷声低怒道。()血顺下流出,唇被卷死死咬出血,睫毛抖动一下眼泪在次落下。


“说话”飒莽横的()。丝毫不怜惜

“呜.……”卷全身颤抖着 “你想让我说什么... “卷声音沙哑着夹着鼻音苦涩的问道。

“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飒红着眼摁住卷的肩膀有些失控的吼道。

卷吃痛的咬了咬牙,一双水雾的双眼抬起看向居高临下的飒“你说我变成什么样了”卷语气轻描淡写的反问道。心却如同刀割一般,阵阵绞痛。像是想要了自己性命一般。

飒抬手将抵着卷脆弱的喉结,死死压住。卷闭着眼,感受着窒息的痛苦。

“你为什么要开车撞炸,为什么不及时打120。都是因为你,他现在的世界一片黑暗。你可以体会到他还有多无助害怕吗!!”

飒撕心的吼道,手中力度大的让卷嘴角流出了血。

“我……说过我没有”卷艰难的发出声音,喉咙快要被捏碎一般,飒的恨意是让卷感到是那么恐怖与害怕。黑暗吗……我难道不也一样……我每天都坐着噩梦……都受着那群人的伤害,他至少还有你那么爱着他……而我呢……

“你明明知道他是我最重要的人,你为什么还要伤害他”飒根本不会相信卷嘴里说出的任何一个字。

卷闭嘴不在说话,嘴角的血流到飒的手上,飒却感到触电般松开手。卷失去支撑一下滑落下来,眼眸低垂而下,最重要的人啊……从来不会是我……我还在祈求什么呢

“你说话啊!默认了对吗!”飒攥着手阴沉着脸低嗓问道。

“我说没有”卷自嘲的说着,看着衣衫凌乱的自己。“你会相信吗”自己的回答重要吗……你都不会相信我的。

飒一时语塞,看着地上瘫倒着的卷,嘴角的血和身上的印记是那么刺眼。心似乎感到疼痛。可是事实就是这个人伤害了自己的弟弟,让我怎么相信啊……



飒拉上衣服,擦了擦,转身走了出去。门被一阵风带上。是那么的冷,冷到心里……卷蜷缩成一团。抱住自己的手臂,唇微微张开,声音颤抖着唱着。I feel it deep within my bones

我感到刻骨铭心

I feel it here within my soul

我感到灵魂深处

My poor lost soul

我可怜无所适从的灵魂

It makes me So hysterical

在歇斯底里

The way things go

一切都已过去

But if forever lasts till now

如果永远只能停留在这一刻

Alright

也好”

唱着唱着不知道什么模糊了双眼。



“卷卷~我们出道以后组个组合怎么样”飒趴在卷的肩上,毛躁的头发蹭的卷有些痒。

卷浅笑着偏过头看着飒的明眸。嘴角扬着笑意“好啊~”卷甜甜的回答道。

“太好了~组合名叫什么呢~”飒似乎陷入了苦恼。

“飒……F.L”



“F.L”卷低声呢喃着,我们的F.L又有谁知道呢。卷抹了抹眼泪,支撑着站起,自己还需要练习今晚表演的曲目,甚至连伤心时间都没有……

F.L从一开始都是我自作多情罢了







卷一遍遍反复和乐队和着音乐。嗓子如同火烧一般疼痛。“卷,休息会吧,你的唱功完全不需要练习的”须须端着水走到卷身边递给卷。

“谢谢”卷勉强的笑了笑接过水,抿了一点水,咽下去喉咙像被针刺一般。

“你别必要太拼命的”须有些心疼卷,明明卷的唱功,才华不谦虚的讲甚至比飒更好,可是……

“没关系~为了音乐”卷淡淡的应了一声,将水杯放下又拿起了话筒。

“哎”须看着唱得撕心裂肺的卷叹了气。卷为了他付出太多太多……只希望飒能够好好对卷……









炸听着飒最新的采访,手紧紧攥着床单,无神的眼中也似乎满是恨意。

飒到了病房,看着电视里放着自己和卷的采访,心一下提起来。“炸炸”飒轻声喊到。

炸将头藏进被单里不回答。

“生气了?”飒掀开被子让炸把头露出来,柔声说道。

“你来干嘛,不去陪他”炸委屈着带着哭腔说道。

“傻瓜,你说什么呢,我恨不得杀了他,为你报仇”飒揉了揉炸的头发,把炸搂紧怀里说道。

“我……才不信,他不还是好好的。你还说你喜欢他的”炸把脸藏进飒的怀里闷声说道。

“因为……他死了不太便宜他了,他死了就死了,可是我亲爱的弟弟一辈子都看不见,我怎么可能让他那么轻易的死呢”飒头抵着炸的头停顿了下说道。“我爱的人永远不会是他,别乱想,好吗”飒捧起炸的脸柔声道,可是一瞬间卷却浮现在眼前,让飒心猛的抽痛。







场子里装满了拥挤的人群,都挥着火红的荧光棒,虽然卷没有像飒那么大的热度,歌迷也不多,可是每一个歌迷都是心里死死忠于卷的,他们激动的等待着许久未见的卷,他们人不多却都尽可能到现场给卷支持。

卷特地为了给他们惊喜,在左脸抹了道红色。努力让自己心情不满低沉,笑了笑走了上去,一瞬间地下都沸腾了起来。卷看着满眼红色,眼眶有些湿润,低下头,随着伴奏演讲者曲目。

唱着唱着卷总是恍神,总想起和飒以前合唱时。两人四目交汇在一起,那种温柔和心动是让卷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

嗓子的疼痛让卷没怎么和他们说话,调侃时声音也很小。

飒带着耳机看着卷的直播,飒目光紧随着台上来回的人,眉毛揪在一起,很明显的听得出卷声音有些沙哑,看得出卷唱歌时的恍神。这就是抱到大腿甚至连音乐都不好好对待了吗。

和声伴奏响起,卷手搭在腰上的皮带,仰头看着天空,张了张嘴做着F.L的口型,卷瞳孔猛的一阵,卷甚至没来得及反应舞台上搭着巨灯摇晃着直直落下,卷想要逃离开灯落下的范围,可是腰腿的疼痛让卷来不及反应。

只见灯猛的落下,飒瞳孔猛的放大,手紧紧抓住手机。寻找着台上的人,可是那台上却没有卷,直播也一下终断。飒松开手想要出去却被炸拉住“哥哥~你去哪?我害怕”炸带着哭腔极度没有安全感的说道。

“炸……”飒停下脚看着炸,心里是如此纠结。

“哥哥~”

飒终究还是坐了回去,他怎么死了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应该陪着一个人的炸,可是大脑却一直嗡嗡作响,心跳有些不安。


那边此刻已经是一片混乱歌迷们疯了似的不顾保安阻拦涌了上去,被灯砸重的卷,身体一倒,躺在血泊之中,救护车飞快的赶到,歌迷们都快去的让开通道,现场一片撕心的哭喊声。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