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喵】《魔灾录》第十九章 快逃

    “头好痛……身上也没什么力气……”

  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让埃莉诺有些睁不开眼睛,她只能模糊看到洁白的天花板,还有身边站着的两道人影。

  “居然这么快就醒了?医生不是说她起码要再睡上一天吗?”

  一名护士用吃惊的口吻说道,埃莉诺被那个女人送来的时候,情况可以说是糟透了,血管多处堵塞,浑身上下似乎被巨力挤压过,毛孔朝外渗着鲜血,内脏都有破损,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起码得掉半条命,结果埃莉诺在一个小时里面,就自行把破损的内脏修复完毕了,正在给她处理血管堵塞的医生下巴都快要惊掉了,差点一针扎在埃莉诺脑门上。

  遇到这种情况,几个医生一合计,决定采取观望措施,然后就把埃莉诺抬到现在的重症病房来了,然而随着时间流逝他们越来越心惊,埃莉诺就是个怪物吧?有这么变态的自愈能力还来什么医院?

  因为这事还惊动了院长,他们差都点想把埃莉诺切片研究了,看看她究竟是什么东西做的,但最后院长说了一句:“送她来医院的那个女人,我们惹不起。”才终于让他们打消了研究埃莉诺构造的想法。

  当然即使让他们研究,也不可能有什么头绪的,神血若是能被现在人类的科技研究出什么来,才是奇怪,只要不激发神血中的血脉天赋,那它和普通血液也没什么差别。

  除非对方已经掌握了神改技术,但显然,这种情况是不存在的。

  而现在两个多小时过去,埃莉诺就这样自己醒过来了,仍是超出了一票医生的预期。

  ……

  “哈哈!是我赢了!”

  办公室里,一位高瘦的医生发出欢呼,而其他几个医生都黑着脸,一副死了爹妈的表情,这家伙,怎么这么快就醒了?

  “来来来,愿赌服输,诸位把你们的赌注拿出来吧。”

  高瘦医生搓着手,有些兴奋的看着其他人。

  这一办公室不务正业的医生,前面做了一个无聊的赌注,赌以埃莉诺的恢复能力什么时候会醒过来,每个人的赌注是一千块人民币。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和神血者那般,可以通过猎杀恶魔来挣巨额的赏金,对于普通人来说,一千块已经是不少的钱了。

  在场的只有那名高瘦医生认为埃莉诺会在半天内醒来,而其他人则普遍认为至少需要一天时间,甚至有一名神经内科的医生觉得她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

  结果就造成了现在的局面,高瘦医生全盘通吃,直接赚了七千块。

  这几乎就是他半个月的工资了,他原本还不想赌的,后来被这群家伙逼着押了一个,他忘不了自己押少于半天的时候他们的嘴脸,一副看到结局的样子,然后现在一个个就和吃了苍蝇一样说不出话来。

  “你小子!走着瞧!”

  众人默默的从口袋里掏出钱来,丢在桌上,虽然不甘心,但他们也不是赖账的人,不一会就在桌上堆了一叠钞票。

  “嘿嘿……只是运气好了点,今晚我请你们吃饭得了。”

  高瘦医生将钱收进口袋里,淡笑道,他还是知道为人处世准则的,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他现在吞了这群家伙这么多钱,以后难免被穿小鞋,不如请他们吃一顿饭,还可以拉近下关系,免得落下个不好的印象。

  “哼哼……你还算识相!”

  “去哪?挑贵的点,不能让这小子赚了。”

  众人当然不可能拒绝,这种送上门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高瘦医生也没想到,晚上的一顿饭能花进去一万多就是了……不过这是后话了。

  ……

  “咳咳!这啥玩意?”

  对护士招了招手,示意他们出去后,埃莉诺用力将脸上的呼吸机拔掉,但由于它吸附得很紧,拔掉之后在埃莉诺的脸上形成了一个白色的圆形痕迹,看起来有些滑稽可笑。

  “我没死吗?”

  看了看自己的手,似乎不像是做梦,埃莉诺在回忆几个小时前的事情。

  “我被天狐重伤,难道它没有杀了我?”

  在Greg's厦门厦门的包厢内,只有自己,天狐还有宁璇三人,如果是斯福迪卡救了他们,那么怎么也应该陪着自己,怎么可能就自己一个呆在这病房里面?

  而普通人是不可能突破天狐的封锁闯进来的,即使他进来了,难道就能对付得了天狐吗?

  难道是……宁璇?

  可是他根本就没有觉醒,血脉天赋都动用不了,根本无法抗衡天狐,可是思来想去,似乎也只有宁璇了吧?

  据说有一种极特殊的情况,是血脉自我觉醒,但那概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宁璇不会就在天狐的刺激之下,血脉觉醒了?

  “不行……要赶紧找到宁璇……”

  埃莉诺拖着有些沉重的身子从床上爬起来,她如果想要了解事情的经过,最简单的就是找到宁璇,如果是宁璇觉醒后打败了天狐,那送自己来的人就只有他了,而如果不是宁璇,那被送过来的就是他们两个人了,所以无论怎么看,宁璇都会在这家医院里面。

  “喂!先生,这里是重症病房,没有允得到许是不能进去的!”

  门外突然传来护士的声音,似乎在阻拦着什么人。

  “里面是我朋友,姐姐您行行好就让我进去吧!”

  紧接着的,是宁璇有些无奈的声音。

  “宁璇?!”

  埃莉诺没想到,自己还未动身,宁璇居然就来找她了,她第一次觉得,原来宁璇也是这么可爱的一个人。

  扶着墙,埃莉诺慢慢的朝门外走,虽然身体已无大碍,但那骨子里透出的虚弱依旧在影响着她的行动,她真的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宁璇。

  而门外——

  “姐姐啊!算我求你了,就放我进去吧!”

  宁璇就差给这个护士跪下来了,可是对方的回应依旧是三个字:不可以!

  本来打听埃莉诺位置的时候宁璇就处处碰壁,给很多医生当了跑腿的,明明他自己的伤还没好。

  特别是有个医生告诉他:“你把这个文件送到前方左拐左拐再左拐的最后一间办公室里面,我可能就想起来了。”

  然后宁璇真信了对方的邪,绕整个九层跑了一圈,最后看到那个医生就站在前方不远处,一脸笑意的看着他,宁璇就知道,自己被耍了,要不是对方真告诉了宁璇埃莉诺所在的层数,宁璇可能会把那家伙狠狠的揍一顿。

  在从九层到了埃莉诺所在的十一层后,宁璇又傻眼了,这层全是重症病房,窗户都被窗帘遮住的那种,宁璇根本就不知道埃莉诺在哪一间,于是他又悲催的替护士长给某病房端茶送水,对方查询了好一阵子后终于告诉宁璇埃莉诺所在的病房。

  在宁璇走的时候,还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小子艳福不浅。”

  现在总算找到了,结果宁璇又被看门的护士拦下来了,其他重症病房明明都没有这种待遇,为什么埃莉诺的就这么特别?

  “医生特别嘱咐过,这里是不能有人打扰的。”

  其实那个护士也是一阵无语,为什么突然就冒出这么个人,还非要进这间病房,其他病房也就罢了,可是问题是医生还嘱咐过,这可让她为难了。

  “什么狗屁医生!这医院就都是这种货色?”

  听到医生这两个字,宁璇就更气了,前面就给个医生坑了一把,现在又有医生要和他作对,顿时在宁璇的心目中,医生这一职业的神圣度大减,什么救死扶伤的玩意?我呸!

  “咔嚓!”

  门锁打开的声音,宁璇和那名护士都不约而同的停止了争吵。

  “让他进来吧……”

  扶着门,埃莉诺的声音带着几分虚弱,病服在她身上显得有些宽松,淡蓝色的发丝随意披散在肩上,气质也不似平常那般冰冷,倒是娇弱占了大多数,但依旧美得惊心动魄。

  “哦……好……”

  既然埃莉诺自己都出来发话了,那名护士也没有再阻拦,毕竟院长都叫自己好生伺候着这位病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院长,可是听院长的语气似乎还有些敬畏,看样子这少女的来头,大的有点恐怖……估计吹口气就能弄死自己,忤逆对方的意思,指不定就被灭了。

  “略略略!”

  宁璇跟着埃莉诺走进病房的时候,还回头扮了个鬼脸,搞得后者哭笑不得。

  “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对了,快来扶着我……”

  埃莉诺注意到了宁璇的这个举动,摇摇头道。

  “好……”

  宁璇能看得出来,埃莉诺还没有恢复,连走路都有些勉强,他走到埃莉诺旁边,挽住了她的手,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古代的太监,专门服侍主子到处瞎跑。

  不过起码他还是完整的男人……闻着身边少女的体香,他也有些心猿意马,但是宁璇明白,自己动作再大点,绝对会给杀掉的,宁澈还不知道啥时候会回来,他可没有丝毫反抗能力。

  将埃莉诺搀扶到病床上后,宁璇拖过了一边的折叠椅,一屁股坐在上面。

  “宁璇,我问你几个问题。”

  埃莉诺眨巴了一下她淡蓝色的眼睛,看着宁璇道。

  “你问,我有知道的肯定告诉你。”

  宁璇一摊手,反正他已经知道埃莉诺完好无损了,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不就是几个问题嘛,又有什么的。

  “我们是怎么逃出来的,天狐又怎么样了?”

  听到这个问题,宁璇的瞳孔缩了一下,这确实不是一个好回答的问题,毕竟宁澈的存在太神秘了,还是不要暴露的好,即使说出来应该也没有人会相信,按照实情说是不可能了。

  那又要怎么撒这个谎呢?

  无数的想法在宁璇脑海中闪过,但又被他不断剔除,最后,终于只剩下了一条宁璇自认为最合理的。

  “有个绿头发的女人救了我们,然后把我们送到这来了。”

  宁璇说出这话的时候,显得十分平静,就好像确有其事般,连埃莉诺都没有看出什么异样之处。

  严格意义上来说,宁璇说的根本就不是谎话,虽然天狐不是对方杀得,但是最后将他们送到这里,也是个不小的恩情。

  所以宁璇才可以内心毫无波动的说出这段话,不然他如果通篇下来全在撒谎,绝对无法保证古井无波的心态。

  “绿头发女人……”

  埃莉诺的眉头微微皱起来,她似乎也不记得印象中有认识这么个人了,但无亲无故的,对方又要救自己,这绝对很奇怪啊!

  “嗯……她还给我留下了这个。”

  宁璇神秘兮兮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黑色晶体,在埃莉诺面前晃了晃。

  “狂躁之核?天狐的?”

  埃莉诺伸手接过了那枚黑色晶体,放在手心,她似乎能看到其中游弋的光影,和天狐一模一样。

  “嗯。”

  宁璇应完后,突然就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于是无聊的四处看,然后他就发现了压在床头柜的花瓶底下的白色便签。

  “你看过那个了吗?”

  宁璇伸手指了指那张便签,对埃莉诺道。

  “什么?”

  埃莉诺顺着宁璇所指的方向看去。

  “应该是那个绿头发女人留下的吧?”

  宁璇在心中暗道。

  “曾经的小姑娘现在也这么大了啊!——爱你的纱诺”

  便签上只有一句话。

  “纱诺阿姨……”

  埃莉诺喃喃道。

  “你认识她?”

  宁璇问,看这样子,埃莉诺似乎懂得一些情况,至少比他这个白纸好多了。

  “不,我没有见过她,但是爸爸在美国时,经常提起纱诺阿姨。”

  埃莉诺其实知道的也很有限,在她的记忆中,根本没有见过这个纱诺阿姨,但是对方又似乎见过她的样子。

  “好吧好吧,反正是你那边的事情,我问太多也不好!”

  宁璇伸了个懒腰,将双臂枕在脑后,如果不是要找埃莉诺,他还想多睡一会呢。

  “对了,斯福迪卡校长那边怎么样了?为什么不在这里?”

  他突然问道,他们这里的问题都搞定了,那斯福迪卡没理由被纠缠这么久啊,还有那个诡异的老头沈天辉,即使对手比较棘手,想要退走应该也问题不大。

  “我也不知道,任何异魔都不可能在爸爸面前撑过半个小时的,即使是我们应付的那天狐,半个小时内也能搞定,而且是只凭借自己的力量,枪械那种外力都无需借助。”

  “所以现在,要么是遇到了超出预期的恶魔,比如天魔,要么是他们临时有事,来不了。”

  后者的可能性,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那么只有一种情况了……有天魔的出现。

  ……

  “小白,快走,他们的人就要来了,你会被杀了的!”

  “高贵的王!是您苏醒了吗?!”

  “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快逃啊!”

  “吾王既已复苏,我又如何能逃?这些神血者的时代,将由吾族终结!而我,会为您铺平道路,坐上那至高无上的王座,「魇」大人的预言,也不会成真的!”

  “喂!你别做傻事啊……”

  ……

  嘶拉——

  巨茧表面,一只白色利爪探出,将厚厚的茧壳撕裂,透过这被撕开的大洞,可以隐隐看到,里面一只猩红色的龙眸,在漠然的扫视着。

  如王者临世,傲视苍生!

  白帝,终于显现出了它的本体。

  ……

  “啊偶,我知道它为什么要叫白帝了。”

  “开枪!”

  薛融和通过随身的麦克风,朝他的四名伙伴下令。

  “呯!”

  在这一瞬间,四把反器材狙击步枪在同时响起,巨大的烟雾弥漫。

  不同方向,四枚狂躁之核以两倍音速朝着白帝的身躯射去。

  “可笑的神血者!”

  白帝仰天长啸一声,巨茧炸裂开来,而它那庞大的身形,消失不见。

  狂躁之核同四散的白色茧块相撞,其中蕴含的法则释放开来。

  其中一枚狂躁之核,直接将茧块全部冻结,这是带有「极寒」法则的狂躁之核。

  紧接着茧块上又缠绕着碧绿色藤条,这是「禁锢」法则。

  烈焰将寒冰和藤条焚尽的瞬间,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一小型蘑菇云升腾。

  「灼热」和「破坏」法则。

  所有茧块在瞬间被消灭干净,但是他们并没有伤到白帝的本体。

  一击不中,四位神血者果断离开了原本的位置,而原本反器材狙击枪里面,也只装填了一枚狂躁之核,因为白帝不会给他们开第二枪的机会!

  天空迅速变得灰暗下来,白帝开始抽离周围的光线。

  不过他们早有准备,喀嚓声响起,强光手电已经打开,在这绝对漆黑的地方,就如同射灯般瞩目。

  也就是说,他们在白帝的视野中,变得无比醒目。

  “轰隆!”

  似乎有巨物在撞击着地面,引发了如同地震般的震动,所有奔跑着的人都是重心一个不稳,踉跄之下差点摔倒。

  “来了!”

  前方一团压缩到极致的能量朝斯福迪卡他们喷射过来,这是龙息!

  沈天辉反应迅速,身边的一辆汽车被他直接挪移到面前。

  “嘭!”

  汽车被直接焚毁,爆炸产生的破片在「操纵者Ⅹ」的作用下朝别处飞去。

  斯福迪卡手腕上五角星形印记闪烁着光芒,「终焉的幕布」领域展开,白帝在半空盘旋的身形也是一滞,恢复到本体后,斯福迪卡对他的压制只有40%,但也足够多了,而斯福迪卡也早有准备,给沈天辉还有薛融和身上弄了屏蔽光膜,让他们能够无视自己的领域。

  “不行,要先杀了斯福迪卡!”

  龙眸中发出慑人的光芒,如果要快速这群人解决,甚至是对付后面来的人,那么斯福迪卡,绝对是要最优先解决的目标!不然它的实力,会大打折扣。

  ……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