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宇水仙】【壳卷】无解 Part26

(26)

——冬天 是热可可和棉花糖


  卷儿喜欢冬天。

  因为整个冬天,都可以和壳哥窝在一个被窝里,

  外面很冷,可窝在一起,抱着暖乎乎的,因为冷,抱着才更暖。

  

  “语文背完了?”

  卷儿同学已经早早地完成作业,洗完澡,坐在床上,裹着被子抱紧团团,

  但壳哥就没这么好命了,苦着脸,拿着本橘黄色的高考必背篇目,“卷卷,赤壁赋好难记,我们分两天背?”

  “可...可隔壁班飒飒倒背如流 ”在卷儿迟迟疑疑的眼神里,某壳抓到了空隙,凑上前轻吻了下, 

  果不其然,卷儿的脸蹭一下就红了,壳哥趁机坐在床上,半耍赖半撒娇道:“卷卷,冷......”


  这换个认识壳哥的人看到,绝对眼睛都瞪下来,壳哥撒娇?这是何等惊悚的画面......

  卷儿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虽然耳根的红还没褪去,但还是认认真真道:“这是今天的进度,明天还有师说呢,所以今天跟上节奏,明天才能不落下。”

  卷儿挠了挠头,发丝都尽数散落开,“我总觉得是我在这里,你总是分神,实在不行,去图书馆背吧?或者......”

  

  ......

  壳哥真的离开寝室了......

  这样效率应该会更高。但卷儿说完,自己又后悔了,

  一个人在寝室,抱着团团有一下没一下的顺毛,书再次被丢到一边,

  (团团:难得出场一次,我还要被你撸秃了?!)


  

  以卷儿对壳哥的估计,壳哥的背诵能力,没有两个小时是回不来了,那就是...十点。

  九点半,已经到卷儿平时睡觉的时间,他稍微犹豫了下,没熄灯,也没睡,

  “团团,我好像养成一个坏习惯了......”

  到底什么时候开始,不牵手会不习惯,一个人睡会不习惯,

  哪怕十年如一日的睡觉时间点,一个人竟然会睡不着......

  

  过了十分钟不到,壳哥回来了。

  看到卷儿醒着,似乎松了口气,“赶上了,你就要睡了吧 ”  

  卷儿张了张嘴,没说出什么,半晌轻应了声,

  (团团:主人他在等你!他特意在等你!让我说话!让我说!)


  “手里是什么?”

  壳哥看着他,眨了眨眼,“叫声哥哥,告诉你。”

  卷儿瞥到了包装袋的一角,认真的看啊看,没看出什么,乖乖喊了一声,“哥哥 ”

  

  艹,要命了......

  壳哥终于发现了,十八岁以前 最好都不要调戏卷儿,因为每次结果都是一样的,卷儿不觉得什么,他倒被撩拨得不行,最后只能自己去厕所解决......

  壳哥认栽了,乖乖把一袋棉花糖都递到他面前,

  卷儿看到棉花糖,眼睛都亮了,“哪儿来的?”


  “我托小梦带的,本来昨天运动会就想给你。”

  因为知道他喜欢吃甜的,更知道他人都很甜,

  哪怕刚认识的时候,卷儿看上去冷,其实里面还是甜得不行,

  现在谈恋爱,比棉花糖还甜,甜的他心都化了。


  卷儿眼眸亮晶晶的,拿了颗白色的棉花糖,细细打量,看上去像云一样......

  入口即化,软绵的口感,带出丝丝甜意,“好甜!”

  “卷卷更甜......”


  果不其然,像只受惊的鹿,脸红扑扑的。这么久了,还是脸皮薄的不行。

  “如果有热可可就好了......”

 

  壳哥跑出去了,卷儿再次后悔了,

  刚刚只是随口一说,这个傻子还真跑出去,耽误睡觉时间不说,险些忘记抽查语文背诵。

  他一定是被棉花糖糊住了脑子......


  这次去了没多久,他泡了一杯热可可来,放在桌上,又丢了几颗棉花糖进去,还冒着热气。

  卷儿险些再次忘记正事,眼睛紧紧盯着那杯热可可,还是勉强集中精神,

  “赤壁赋背完了?”

  “背完了。”


  (我是团团!下面由我来直播 以下诡异的画面。

  首先传入耳中的,是壳哥非常娴熟的背诵声,以此为背景音乐,主人在床上捧着杯子,喝棉花糖热可可,看上去还非常高兴。

  所以,和热可可的时候,听壳哥背课文,到底哪儿浪漫了喵?!)

  

  夜深了,寝室浅黄色的光却照得屋里暖烘烘的,壳哥和他一起窝在床上,

  在一起挤久了,单人床都不觉得挤了,只剩下温暖和心底被填满的幸福感。

  卷儿喜欢甜的,还是给壳哥留了一口,

  壳哥不喜欢甜的,还是就着他喝过的地方,喝了一大口,然后笑,“好甜 ”

  

  不知道是在说可可,还是在说卷儿。

  这一晚上,寝室里就都是一股可可和棉花糖的甜味,

  是冬天的味道,

  是温暖幸福的冬天,会有的味道。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