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B48——光与影(56)

保险箱在江户川银行总部地下二层,光滑的墙上整整奇奇码着二十个机械密码锁,灯光照在墙上又反射的光带有金属特有的压迫感,冈田奈奈不禁深吸了一口气,找到1830号问田野优花:“这个保险箱有多大?”

“380×410×530。”

“有几种开锁方式?”

“一种。”

“如果持有人忘记密码呢?”

“那就永远打不开了。”

“开玩笑的吧。”

“所以只卖不租,这二十个保险箱是一个整体,由由瑞士的公司设计制造,箱壁是厚达200毫米的钢板,八位数机械密码锁,没有电路,大工至简,中间有复式材料隔音层,想从外面听到里面机括的声音不亚于三十公里外的烟花。”田野又示意门外,“二十四小时有人站岗,每次只能进出一个人。”

冈田听完抬起头四处张望,田野说:“别找了,没摄像头。”

“那你们没留后门吗?就像是斯诺登事件的那种,专门给警方和安全部门用的。”

田野凑近了低声说:“其他的有,这几个是真没有,如果有早就被香川监察官搜走了。”

“香川?”冈田突然懵了,怎么还有香川的事?

“对啊,惊讶什么,你没看调查令的签名吗?”

“你是说你的调查令上签名是香川监察官?”

“是啊,你的不是吗?”

“嗯,是,我脑子短路了一下。”冈田随口答应,能同时惊动这两个人的只有那个男人了——山田勋。她回过神来继续问:“你知道这里大概是什么东西吗?”

田野向门口努了一下嘴:“我说过了,每次只能进出一个人。”

“警视是什么时候开始用这个保险箱的?”

“半年前,部门刚刚成立的时候。”

“半年前?警视之前在做什么?”冈田看着旁边的入山杏奈问。

入山耸了一下肩说:“不知道,履历表上从警校培训完到就搜查二科之间是空白。”

“警校培训那是三年前的事。”也就是说培训完就进入了公安系统吗?冈田继续问田野,“令尊不是和警视认识很久了吗?”

田野语气很坚定:“我不知道,我也不会去问,永远都不会。”

“那么有任何关于警视来这里的记录吗?来的时候拿的是什么形状多大的包,什么姿势,重吗?”

“警视来这里又不会通知我,而且这里所有的录像都被搜走了。”

冈田失望到极点,知道的越多就发现不知道的更多,就像快溺死在沼泽里,越挣扎就陷的越深,突然她脑子里冒出了一个想法,她立刻抓住田野的手死死地盯着眼睛说:“警视不可能走正门的,绝对不可能,有一条密道,告诉我!”

“你疯了吗?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

“警视没疯,我能想到的东西她怎么会想不到,被录像拍到的话这个保险箱还有什么意义,告诉我,她是怎么进来的。”

“你放开我!”田野用力的甩胳膊,奈何冈田决心已定,后来几乎是扭打了,入山也不知道该不该拉架,她也想知道警视到底是怎么进来的。终于田野服软了,“行,我告诉你。”

田野带她们来到大堂,指着ATM右边单开门边走边说:“从那个门进来,沿着这一列地砖往前走绕过ATM,走到月季左转,走到柱子右转,走到玫瑰花瓶再进保洁室,保洁室的后门出来,从这里下楼梯。”她们从楼梯出来转了个弯,又是保险室的门口,“你看,我们到了。”

冈田摇了摇头:“这条路一点也不秘密。”

“这条路能绕过所有的摄像头。”

冈田不太相信,她看了看田野又看了看入山,“如果这里真的,坂本他们很快也会意识到,我们去外面看看。”

那扇门外面是一条巷子,不大不小,大到可以双向道,小到不足以安装交通摄像头,冈田四处张望,发现了一线希望,“隔壁的这家诊所是什么时候开的?”

田野回答:“有些年头了,我记得我小时候就在了。”

“走这条路线的话很可能被诊所门口的监视器拍到吧,而诊所的路线保存时间是90天,调他的录像。”

入山提醒她:“我们没有搜查令。”

“办法总会有的,你们不要进来。”说着她独自走进了诊所找到了保安负责人,“您好,警视厅,附近发生了一起强奸案,需要您的协助,我们想要调一下这里的录像吗?案件很突然,所以搜查令还没有申请下来,时间很宝贵,我们需要国民的协助。”

保安负责人突然感到了一种责任感,他的职业生涯已经度过大半可处理过的最大危机不过是醉汉闹事,这可能是他一生中遭遇过的最大案子了,“当然,我一定倾尽全力协助警视厅,这里我的义务。”

冈田拿着录像走了出来,“坂本迟早也会找过来,这次要绝对保密。”

入山说:“你有没有觉得你和警视越来越像了?”

冈田愣了一下,“是吗?”

“不是吗?”

“是指我拿录像的方式吗?”

“不,是秘密越来越多。”

三天后山田勋总算在百忙之中抽出了时间,他总是很温和,笑着问:“奈酱,你最近有什么收获吗?”

“我找到照片里的人了。”

山田笑逐颜开:“真是了不起的孩子,玲奈选的人果然没有错。”

冈田鼓起勇气问:“那么针对我的调查可以停止吗?”

山田假装吃了一惊:“针对你?怎么回事?”

山田一装傻,冈田心里打起了退堂鼓,但今天不说就没机会了,“是的,我受到了黑羽部长的调查,部下受到了香川监察官的调查。”

“哦……”山田略微思考了一下,“我想你误会了,那不是针对你的,是针对玲奈的。”

“警视长吗?那么可以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吗?”

“不行!”

“我有打开保险箱的线索!”

“哦?”山田倒吸了一口凉气,“真的吗?”

冈田根本没任何线索,现在的情况逼得她不得不吹牛,“是的,我很了解警视,警视也非常的信任我。”

“那么保险箱可以由你负责,而且你不能打开她,只要把密码告诉我就可以了,玲奈参与过很多极为机密的行动,知道了对你没好处。”

“明白了,那么可以把相关资料还给我吗?”

山田有点犹豫,还是点头了:“可以”。

如果不能击败你的敌人,就加入他。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