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人xz第十三话 开幕

零地区的气温一天天下降。已经进入晚秋,一到晚上总是会让人觉得几分寒意。金黄的落叶铺满了房屋门前的小道。海克特敲响了雪儿的房门,不过和以往雪儿带着和煦的笑容出来迎接自己的光景不同,这回只是阿尔艾特出现在门口。

  “雪儿还没有回来吗?”海克特似乎有点担心。

  “雪儿姐姐最近工作上有了调动,似乎在重建区负责什么项目。”阿尔艾特明白海克特想见雪儿的心情,但是工作调动也是没有办法的。

  雪儿在一个月前似乎去了一趟重建区。按照海克特的预想,雪儿应该是把一直隐藏的东西交给了三贤者。但是从那以后,雪儿每周都会消失一段时间。但是海克特问起的时候,雪儿的回答是工作上的调动。至于详细的情况,雪儿似乎不打算告诉海克特。海克特心里摸约着雪儿一定有什么苦衷,也就没有细问。不过海克特事先安排了助手赛鲁万和雪儿同行,希望保证雪儿的安全,不过据赛鲁万回来报告,雪儿很顺利的完成了交接,其他也没有什么事情。

  在雪儿外出的这段时间里,阿尔艾特便会给雪儿照看屋子。甚至有时候她也会招待ZERO或者海克特和助手赛鲁万来屋子玩。看起来她一个人呆在这个屋子里也会害怕吧。

  “真是好久没有回到这里了。”三天王今天出现在了零地区。貌似政府方面的任务终于告一段落。据贤将说,是由于拜尔残党军的覆灭让他们有了休息的时间。

  “拜尔残党军已经覆灭了吗......”ZERO在雪儿的办公室接待了他们。雪儿不在的时候,ZERO便被安排在政府机关辅助塞尔沃。听三天王的口气,似乎他们还不知道贤者阿尔伯特和残党军的关系。不过这也不重要了。至少现在ZERO觉得,和平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要是阿尔伯特为了夺取雪儿那秘密研究的成果,那么雪儿前段时间已经把那东西送了过去。据海克特的描述,这个举动反而会牵制阿尔伯特,因为三贤者的其他二人似乎并不是和阿尔伯特一条心。现在那个东西正被政府封存起来。

  “是啊,说起来我也好久没有见到你们了。”ZERO笑笑。毕竟比起AXL的立场而言,这三人目前算是自己最可靠的盟友了吧。在零地区闲的时候,ZERO也会关注一下媒体的报道,似乎三天王仍然活跃着,看起来他们确实挺忙。

  “那么久违的去镇上喝一杯吧。”法布尼尔提议。这倒是个好主意,其余三人纷纷赞成。

  海克特别过了阿尔艾特,独自走回自己新研究所——研究所完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海克特在这里给零地区开发了很多有助于生产发展的项目。作为暂时的栖身之所已经是相当完美了。至少现在为止,自己的计划发展都非常顺利。海克特甚至不自觉的警觉起来,从成功把ZERO三人拉到这个地方;到获得雪儿的资助,在零地区建立研究所;到让雪儿交出生命金属,牵制阿尔伯特,保全雪儿性命。似乎事情都在顺着海克特的心意走。不过这也许是必然吧,海克特明白这是自己在经历了无数次失败后才达成的结果。祖先给自己留下的遗产让自己有重来的机会。

  “雪儿.....”海克特回头遥望了一下远处雪儿的房屋。

  回到研究所的海克特却发现这里空无一人,赛鲁万似乎外出了。不过刚好,让自己安静一会儿也好。海克特这样想着,把自己埋进了沙发里,打开了电视。

  熙熙攘攘的商业街上,有一个僻静的小酒馆,谁说是酒馆,不过雷普利机器人和人类都可以接待。而且和阿尔艾特常去的饮料店不同,这个酒馆是故意建在偏僻的地方,在大人中反而很有人气。而法布尼尔就是这里的常客。

  “唷,你们随便坐吧!”法布尼尔找了大一点的桌子,拉开椅子自己先一屁股坐了下来。似乎是习惯了他的风格,妖将和贤将也随后坐下。不过ZERO算是第一次来,出于礼节,还是让三人先坐下之后,自己才拉开椅子。

  这个地方还真是一个放松的宝地。每个人在这里都可以做回真正的自我。例如三天王本是政府的高官,来到这里却没有什么人来主动向他们打招呼什么的,每个人都是在享受属于自己的宁静。正因为如此,大家才能在这个地方享受放松的事情,这家店也为此名声在外吧。

  “唷,这不谁吗?”ZERO在坐下之前发现了隔壁桌居然是海克特的助手——赛鲁万!赛鲁万也发现了ZERO一行,他正要礼貌的对一行人打招呼,却被斗将一把拉了过来。

  “哎呀呀,是ZERO的熟人?来来来坐一桌。”法布尼尔不愧是这里的老顾客,顾不得略显拘谨的赛鲁万的推辞,帮他搬来了椅子。

  “没想到你们会来这里。”既然斗将都帮自己拿来了椅子,那么赛鲁万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今天吹来什么风,政府的三天王竟然会来这种小地方......”

  “嘿嘿,这可是个好地方啊,我可是常客!”法布尼尔冲赛鲁万摇了摇手指。

  “也正好,平时你也为海克特张罗各种事情挺忙,今天咱们算是好好认识认识。”ZERO示意赛鲁万不用拘谨。

  “不胜荣幸。”

  “说起来我们对海克特博士还不怎么了解,可以的话还想多知到一些他的事情。”贤将似乎对突然来到零地区的这位雪儿的老熟人有点兴趣,毕竟海克特的技术力要是在新阿尔卡阿迪亚工作的话绝对会得到重用,但是他却很早就消失了。

  “我似乎得找点话题?”看见男人们似乎聊得挺热闹,蕾薇雅丹默默的喝了一口服务生端上来的饮料。

  政府办公大厦里,贤者阿尔伯特正在接见希雅露。

  “阿尔伯特大人.....上一次的作战,就这样可以了吗?”希雅露还在为上次自己的失败而耿耿于怀。如果是单纯被实力远超自己的ZERO击败还可以接受,但是让作战乱套的正是贤者阿尔伯特。希雅露不能对阿尔伯特不敬,那么她只有认为自己还没有完全受对方信任。

“我.....”

  “什么啊,希雅露,你还在为那件事耿耿于于怀?”贤者阿尔伯特笑笑。“这并不是你的错。不要再去想它。我已经通过其他渠道把风险去掉了。”

  “嗯....谢谢阿尔伯特大人。”希雅露听到贤者阿尔伯特原谅了自己,心中松了一口气。不过到底是什么原因促使阿尔伯特这样做,希雅露还是有点好奇。

  “你看,V金属现在也不是被我们拿到了?”

  “是的。”

  “虽然离我的想法稍微有点差距,但是目前来说也没有必要这么着急去动它。让政府替我保管一下好了。”

  希雅露对阿尔伯特的计划大概有个了解,毕竟她是阿尔伯特的心腹,至少目前是。

  阿尔伯特知道,比起马上着手对V金属的运用,更重要的事情是消除那个一直阻扰自己的家族。而且.......

  “阿尔伯特大人,雪儿以后也会帮你运用V金属吗?”希雅露知道阿尔伯特接见雪儿事情。

  “她似乎还对我存在一些戒备。不过这是我们三贤者一致的请求,是为了人类的重建和和平,她没有理由拒绝。”阿尔伯特说到这里,看着希雅露的脸。

  “是吗....”希雅露越来越读不懂贤者阿尔伯特的想法了。

  “到时候我也打算看看雪儿的能耐,要知道现在我们三贤者能做的还很有限,既然雪儿对此如此有热情,那么不妨让她试试看?”阿尔伯特露出了更为朗爽的笑容。

  希雅露想露出疑惑的表情,但是她忍住了。离开阿尔伯特的房间,希雅露叹了口气。希雅露一直以来都为阿尔伯特效力。因为自己出生以来一度面临被废弃的命运,幸亏贤者阿尔伯特在面临废弃的孩子中选中了自己。

  这就是雪儿系列的命运。而身为雪儿计划的成品,雪儿却选择了逃出阿尔卡迪亚。虽然当年copyx的暴走让三贤者为首的人类政府也很伤脑筋,而默认了雪儿建立的反抗军的活跃。以至于后来的拜尔归来的事件也是暗中支持反抗军平息了拜尔。从而最大程度的保留了人类核心力量。这也就是为何在拜尔造成如此恐怖的破坏之后,社会秩序会如此迅速恢复。虽然三贤者们有时候会做出近乎无情的决定,但是无疑非常有先见之明。这一切希雅露一直看在眼里。而且她也为自己能够为三贤者之一的阿尔伯特效力而自豪。无论自己面对怎样的逆境,这份自豪一直在支撑着她。

  但是希雅露唯一害怕一件事,那就是自己不再有价值。再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多么正义多么高尚也无法回避的事情,因为自己是人类。

  “雪儿那家伙.....真是爱操闲心......”希雅露心烦意乱的准备走回驻地。

  “呀,希雅露。”

  被叫到的希雅露下意识的抬起了头。原来是AXL。他出现在了政府大楼的门口,旁边还停着佣兵队的汽车,似乎在等着希雅露。

  “你在这干什么.....”希雅露还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

  “来接你呀。”

  “?”

  “普罗米说最近比较闲,不妨大家出去放松放松,吃顿大餐啊什么的。”AXL介绍道。“今天晚上恰好我们都有空,就差你了。希雅露。”

  “抱歉我没兴趣。”希雅露准备走开,但是AXL还是叫住了她。

  “那个,其实是我....我发起的这次聚会啦。”AXL有些为难的挠挠头。“我想对希雅露队长表示感谢.....上次的作战。”

  “..........”希雅露转过身来,有些疑惑的望着AXL。

  “而且上次我们的战斗,希雅露队长也受了伤不是吗....而且回来之后就一直闷闷不乐.....”AXL是想鼓励一下希雅露,但是不知道希雅露会不会领情,所以有些紧张。

  “虽然出了这样那样的意外,但是贤者阿尔伯特不是说作战算是成功了吗.....于是就算一个庆功会吧.....”

  希雅露一直以来对雪儿有一股想超越她的劲头。甚至对ZERO这位无私支持雪儿的前大战英雄有很大的嫉妒心。雪儿身为雪儿计划的成品,拥有当时阿尔卡迪亚最大的关注,政府也好民众也好。当copyX被雪儿的团队制作出来的时候,小小年纪的雪儿变成了整个阿尔卡迪亚的明星。而希雅露则只有在幕后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然后走开。这也是当然的,雪儿根本不知道雪儿计划的具体情况,也不认识希雅露。她始终是大家眼里的天才儿童,乖孩子。她也似乎认为这些光环是理所当然的。雪儿永远不会知道那些为了成为“雪儿”而被废弃的孩子。她们有的受不了调整而死去,运气好一点的活了下来成为人类政府的普通工作人员,不过这也是暂时的,因为她们不是完全体,寿命都不长。

  希雅露本来也是如此,但是她小小身躯里的对活下去的渴望让三贤者注意到了她。后来通过贤者阿尔伯特的手段,她被挑选出来接受了战斗训练。渐渐成为贤者阿尔伯特的心腹。

  “是的.....作战是成功了,今天阿尔伯特大人也这么说.....”希雅露呼了口气。

  “这么说来,你愿意去了?”AXL看见希雅露的态度有所松动。

  也许希雅露心底非常羡慕雪儿,有ZERO这样一个骑士来支持、保护自己。希雅露一直依靠的只有自己。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希雅露对ZERO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怨恨,同样是雪儿系列,为什么只有她能够得到英雄的保护和奉献?!

  只有这次,AXL对希雅露的态度和她一直以来面对的都不同。

  “我....”希雅露发现自己一下子不知道怎么来回答AXL。毕竟自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验。

  “安啦安啦,就是庆功会啦,去吧去吧!”AXL把车门打开,示意希雅露进去。

  “明白了,你去开车吧。”希雅露也不再犹豫了。

  希雅露感觉心底有什么暖暖的感觉扩散开来。

  “谢谢你,AXL。”

  虽然这句话她没有说出口。

  希雅露坐上了车的后座,AXL的车载着希雅露消失在夜色之中。

  “刚才有谁来过吗?”

  “只是一个部下罢了。”贤者阿尔伯特回答道,看着眼前的来者。

  “研究进行的怎么样了?雪儿博士。你的身体还好吧。”

  站在阿尔伯特面前的竟然是雪儿。其实雪儿也就是前段时间才见识了三贤者的真实面貌。三贤者不知道通过何种渠道得知了雪儿的研究项目,而且出乎意料的采纳雪儿的主张。雪儿虽然对其仍不能完全信任,但是自己的身体这样下去反而无法进行研究。最后进过谈判,雪儿同意交出V金属,而政府方面负责保管它,也不干预雪儿的研究。雪儿只需要每个月在重建区的研究所参与研究团队的工作就行。不过这些事情雪儿并不准备让零地区的人们知道。这也是三贤者要求雪儿保密的事项。

  说起来雪儿有点在意刚才看见的从阿尔伯特办公室走出去的那个女孩子,那个穿着蓝色袍子的,和自己一样金发的女孩子。虽然只是看见了她的背影,但是总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熟悉感觉。

  “说起来贤者阿尔伯特大人,你怎么知道治疗我身体的方法?这么短的时间就可以解析到这种地步么?”雪儿单独来到阿尔伯特这里,是因为阿尔伯特许诺治疗她,只是雪儿这么长时间的研究都没有能够达到分析出这种能量的原理,来治疗自己。阿尔伯特提出的这个条件让雪儿有些不安。

  不过相对的,阿尔伯特也会用他的条件和雪儿交换。交换内容就是雪儿之前的研究资料共享给阿尔伯特。

  “不要小看我的技术团队的实力。至少分析出治疗你的程度还是没有问题。”贤者阿尔伯特微微一笑。

  阿尔伯特也许说得不假,来到这边之后,雪儿发现自己以前的研究走了很多弯路。似乎三贤者里面的阿尔伯特对于这东西情有独钟,雪儿从他那里得到了很多提示性的数据。

  不知道贤者阿尔伯特是从哪儿得到这些东西的,但是雪儿见他既然愿意把这些东西共享给她,作为科学家的职业道德,那么加入阿尔伯特的研究团队也算是顺水人情。而且这里的研究设施比零地区的好上无数倍。虽然贤者托马斯和贤者米哈尔的意见是暂时封存V金属。不过阿尔伯特似乎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独自允许雪儿开始了继续研究。

  “为什么如此的支持我?”雪儿对此还是抱有疑问,毕竟之前她拼命的想隐藏这东西。

  “还是不信任我们吗?”阿尔伯特站了起来,慢慢在房间里踱步。

  “因为我还不知道你们的正体.....”

  “正体吗....这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我们的所作所为是为了人类的未来——和你一样。不然我们如何在如此长久的岁月里守护者文明的延续?”

  阿尔伯特看向了雪儿。

  “虽然很多人都喜欢这样说。”雪儿似乎也没有打算妥协。不过目前的情况算是各取所需。“暂时的合作是没问题。”

  “只要雪儿博士你答应了就好。”贤者阿尔伯特笑笑。

  雪儿暂且算是答应了贤者阿尔伯特的条件。别过贤者阿尔伯特,雪儿登上了回到零地区的火车。在重建区的工作时间结束了,雪儿休息一段时间会再次投入零地区的行政工作。不过为了避免雪儿太过劳累,政府方面最近把零地区的行政区划也做了变动,三天王会轮流辅佐零地区的经营。这样雪儿就可以安心研究,而减少之后的行政工作塞尔沃一个人也可以完成。

  “不用担心,你的身体就交给我们来治疗吧。”

  面对贤者阿尔伯特的条件,雪儿明白自己现在没得选择。至少在现在,雪儿没有发现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但是雪儿长期以来对三贤者作风的理解让她仍然保持一定的戒备。

  零地区的夜晚,在这个偏僻的小酒馆里,人是越来越多。不过常来的客人今天也会注意到角落的那一桌坐了几个不得了的人。

  “即是说,海克特博士也曾经是copyX的开发参与者?”贤将赫尔比亚听赛鲁万说出的这个消息也是大为吃惊。

  难怪雪儿是海克特的老相识。

  “完全没有印象呢这个人。按理说开发copyX的时候我们也全程监管工程进度的。”蕾薇雅丹搅动着杯里的饮料。

  “.......我可记不清了。”法布尼尔一向大大咧咧,对于这样的事情一直是不打关心的,所以只得暂时闭上了嘴。

  不过ZERO注意到在关于他和海克特在到达这里之前的事情,赛鲁万是不做详细说明的。虽然之前贤将又问到,他也只是用受政府的委托在从事再生项目的开发来带过。

  不过ZERO也懒得多做询问。毕竟自己也是有秘密的人。

  “哎哟,今儿怎么来了这么多稀客啊。”

  一个女声传来,明显是想着ZERO他们这一桌来的。

  “你是.....”

  ZERO抬头,他隐约记得这个人,这个女记者。

  “奈修?”想了一下,ZERO叫出了女记者的名字。

  “好久没见到这么多熟人来这里呢。”桌子边上已经坐不下了,奈修便坐在了吧台边靠近这桌子的地方。

  看起来奈修也是这儿的常客。她坐下之后向酒保给ZERO他们每人点了一份新的饮料。

  “算我请你们的。”

  “意外的大方啊。”法布尼尔笑笑。朝奈修举起了杯子。

  奈修借着酒兴,给大家讲述了在诸神之黄昏之战之后,自己的生活。虽然三天王等人有点心不在焉的听,不过对于ZERO而言,还是听得津津有味。

  在那场给人类带来悲伤的灾难之后,奈修一度打算就这么在零地区静静的生活下去。反抗军的活动随着拜尔博士的消亡和政府对雷普利机器人的迫害的停止而渐渐平息。失去了ZERO的雪儿也解散了曾经的反抗军,而转入新能源的开发和参与对地表城市的重建中。幸亏ZERO的活跃,才避免了地表文明如百年之前一样遭受深重的破坏。重建的难度也大为减少。在短短数年之后,在元阿尔卡迪亚的基础上,人类的政府再度取得了绝对的领导权,和雷普利机器人抛弃前嫌的人类再度建立起了新的城市和社会秩序。而大家都相信着,这一次真正的和平将会到来。

  “看起来现在的政府还做得不错啊。”ZERO听到这里,不禁赞许的点了点头。其实不管是X来领导也好还是谁也好,只要能平衡到各方的利益,那么人们的生活就会平静。

  “算是吧。”贤将抿了一口饮料。

  “不过别忘了重建区以外还是很乱的。”妖将蕾薇雅丹提醒道。ZERO也见到过,那袭击列车的强盗们。

  “现在那些家伙——异常者们,还是那么多....”法布尼尔哼了一声。“也难怪啊,它们被抛弃了。”

  “哎~”奈修对法布尼尔的发言颇为感兴趣。“没想到身为政府人员的你也知道得挺多的。”

  “虽然知道它们很可怜,但是为了保护重建的成果也不得不和它们战斗,这就是目前我们的工作。”蕾薇雅丹有些无奈的说道。“说到底现在我们三个已经不是新阿尔卡迪亚时代四天王了。立场已经完全改变。”

  “是啊,X为中心的信仰现在已经不起作用了呢。是这么个意思吧。”ZERO也算是从阿尔艾特那儿了解到了以前的事情。“以X为蓝本制作的你们,在现在的政府里仅仅只是安全部门的负责人而已。”

  “切,别说的这么直白啊。”法布尼尔不爽的叹口气,猛的喝了一口。“也得多感谢雪儿啊。”

  ZERO看了看法布尼尔,抿着杯中的饮料。这个饮料似乎是这个时代独有的东西,之前ZERO并没有尝过。据说这会让雷普利机器人也有人类喝酒一样的感受。托这个的福,ZERO第一次有了喝酒的独特感受。不过自己似乎并不怎么习惯这个。

  “要是真这么简单就好了。”奈修有点轻蔑的看着一桌的人,冷笑道。

  奈修在雪儿的鼓励下再次拾起自己的老本行。看见雪儿如此努力的样子,奈修默默的决定不能输给她,而且要是自己一直消沉下去的话,也辜负了哪怕要去全人类为敌也要保护自己的卡夫通。

  奈修开始了自己新的记者生活。她一边为零地区的电视台工作,一边了解到了现在的真实状况。

  “现在的重建工作为何如此迅速,是因为舍弃了那些需要花大量人力物力才能恢复的地区和人们。这真是讽刺。”奈修盯着酒杯,像是在一边回忆一边讲述。

  “......不愧是记者。”赛鲁万微微闭眼,点了点头。

  奈修在这数年的时间,走访了世界的许多角落。这个世界现在按照每一个或者每几个的重建区,分成了很多个国家。虽说是国家,但是最高的行政权力集中于元阿尔卡迪亚所在的中央政府里。这一点颇像中世纪的政权组成方式。

  而这些组成国家的区域,都是在上次的战争中受损比较小或是没有被波及到的地方。本来在世界格局遭受重大变故的时候,世界往往会陷入更加混乱的局面,大家都希望成为下一个时代的领导者。而拜尔博士也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就算是他被ZERO击败,也会让人类的时代再度陷入混乱的漩涡。拜尔的怨恨确实很可怕。

  但就是在这个当口,三贤者的突然出现——宣布人类中央政府的出现制止了这样的情况。而以元阿尔卡迪亚地区进行复兴的重建区以无与伦比的速度重建起来,也一定程度上让世界上其他地区臣服的效果。

  “所以这才是雪儿也听从目前中央政府的原因吧。毕竟这也是顺应时代潮流的行动。”奈修苦笑了一下。

  “从这方面说,三贤者所建立的中央政府确实很有实力。”ZERO本以为一直软硬兼施的夺取雪儿手中研究的三贤者是卑鄙之徒,但是听了奈修的描述,ZERO觉得这个政府比自己那个时代的人类政府有作为。

   不过代价也是有的,那些被重建区抛弃的人们,陷入了绝望和愤怒中。重建区高高的围墙把他们隔绝在了文明之外。他们只有天天和异常者为伴,加入它们或者是被掠夺。雪儿对政府的做法有所不满,于是在零地区开展了收留他们的行动——ZERO当时帮助蕾薇雅丹救下的列车,上面就是这些难民。

  “我和雪儿也尽力了,不过还是杯水车薪.....”蕾薇雅丹有点无奈。难民的数量太过巨大,除非政府花很长一段时间集中处理这个问题,不然状况还会严峻的持续数年,甚至数十年吧。但是中央政府一旦这样,便会失去对周边国家的威慑力,那么目前的平衡恐怕会被打破。

  ZERO听着奈修等人的交谈,叹了口气,把杯里的东西一饮而尽。这个时代也是很艰难的呢。

 

 

————待续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