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女孩的奴隶(二)

(四)

周一的早上,潇潇如同往常一般早起做饭,这是爸爸唯一教过她的事情,这也成了她的例行公事。

当然,这只限于工作日,周末休息的时候,还是由潇潇的爸爸来做。

“早上好,叔叔。”

“哦,早上好。来,恩熙,坐下来吃早饭吧。”

“早上好,潇潇。”

“嗯,早上好。”

潇潇把盛好的饭依次放到每个人的餐盘前,恩熙帮着她去拿餐具,这时,恩熙的妈妈也下楼了。

“哇哦,大家早上好啊。”

“哈哈,快来坐下,吃点早饭。”

“哇,好香啊,这些都是潇潇做的吗?”

“对啊,我平时忙,所以有空的时候就教她做菜。没想到,她现在越做越好了,我都没她做的好吃。”

“那是因为你只做周末的早饭,你要是和我换换,可能我也会被你超越。”

恩熙喝了一口汤,感觉一天的精气神都被提起来了。

“嗯,确实很好喝啊,潇潇你好厉害啊。”

“这没什么,好喝就多喝点。”

恩熙的妈妈看了看潇潇,对潇潇说道:

“潇潇,以后让阿姨来做吧,你每天都要上学,起这么早一定睡不够。虽然我做的不是特别好,但总得试试吧。”

“嗯,这样也好,让阿姨来做早饭,你就可以多睡会儿了。”

“我无所谓的,你要是愿意做的话,就做吧。”

潇潇的父亲笑了笑,然后对恩熙说道:

“恩熙啊,我听你妈妈说,你是学摄影的,对吗?”

“对,我从小就喜欢摄影,现在大学也学的这个专业,平时会跟着同学一起到她家影楼帮忙,偶尔也能接点外景拍摄,赚点生活费。”

“哦,这样很好啊,怪不得你妈妈看上去这么年轻,原来是因为你这么懂事啊。”

恩熙笑了笑,眼睛时不时的还会偷瞟一眼潇潇。

——

吃过早饭,潇潇就去上学了。恩熙陪着她走到车站,一路上,两个人都挺安静的,最后还是恩熙先开的话头。

“潇潇,你做的很好吃,我很喜欢。”

“嗯,你已经说过一遍了。”

说完这句话,两个人又沉默了。慢慢的走到车站,潇潇和恩熙都坐上了同一辆车,潇潇比恩熙要提前两站下。

公车上,潇潇特地和恩熙叉开一排,她的头靠在窗户上,眼睛却不自觉的看向恩熙的后脑勺。

恩熙剪的是一个短发,所以脖颈看上去特别修长,再加上一双修长的大长腿,俨然一副美少年的模样。

“恩熙,你为什么不留长发?”

恩熙转过头,说道:

“我经常要出去摄影,留长发不好打理,干脆就剪短一点。”

“哦,原来如此。”

话不投机半句多,潇潇平时和朋友还挺健谈的,可只要和恩熙说话,绝对是一句就能解决。

“我下车了。”

“好啊,再见潇潇。”

潇潇一蹦一蹦的走下车,恩熙看到这一幕,不禁笑了出来。

“好可爱的女孩子。”

——

午休时间,潇潇无聊的趴在桌子上。看着窗外的万里晴空,自己却只能在教室里望洋兴叹。

“嘿,想什么呢你?”

“没想什么,下午的体育课要考800米,你有把握过吗?”

(五)

“还好吧,如果不行就偷懒呗,反正跟着大部队不会有问题的。只是你行吗?”

“我有什么不行的,大不了今天放学走慢点喽。”

潇潇最害怕的就是体育课,对于她这种身材很好,体能最弱的学生来说,每次体育课考完试,双腿都会情不自禁的发软。

要是遇上要做教室清洁的日子,那就是双重打击,没人扶着走是不行的。

“你说你长的这么好看,怎么干啥啥费劲呢?这一点,苞娜就比你好多了。”

“哟,有情况啊,头一回听你夸苞娜诶。”

“我这不是夸,是陈述事实,我刚刚给她讲题,就是你上次不懂得那个,人几分钟就搞定了。而你却花了我整整一个下午,这就是差距。”

“喂,事后我可是花了我的零花钱给你买奶茶了,你有没有良心啊。”

“嘿嘿,人苞娜不也给我紫菜了吗?”

宣仪得意的晃了晃手里的紫菜,虽然紫菜和奶茶她都喜欢,不过相对的还是喜欢紫菜多一点。

“去去去,吃你的紫菜去,我现在没心情理你。”

“怎么了你?还在因为你后妈有个比你大的孩子发愁啊?”

“我是那么小心眼儿的人吗?只是有些无聊罢了,今天可是周一啊。”

“那要不放学了去老地方玩儿?”

“行啊,把苞娜和多愿也叫上,不能老是就你和我两个人,人多一点,热闹一点。”

“干嘛叫那么多人,又不是去菜市场买东西。”

“你怕什么,反正你每次都玩的不亦乐乎的,多几个人不存在的。”

——

潇潇说的老地方,其实是一个废弃的小型游乐场,这个地方是她和宣仪小时候偶然发现的。

每次,只要有人心情不好,她们都会来这里玩儿,来发泄。

“哇,我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居然还是第一次知道有这个地方。”

“很正常,从外面看里面是很不容易发现这里的,这还得多亏潇潇,要不是以前她迷路瞎走,我们现在也不可能找到这里。”

宣仪熟练的爬到积木塔的顶端,这是她唯一觉得这里好玩的地方。

“宣仪,你爬那么高干嘛?”

“你们也上来啊,这里风景很不错的,还能看到学校呢。”

苞娜看了看有些生锈了的积木塔,咬咬牙,也不管裙子会不会走光,手脚并用的往上爬。

“来,手给我。”

苞娜抓住宣仪的手,脚下一用力,就爬上了顶端。

“哇,这里好漂亮啊,潇潇,多愿你们快上来吧。”

“潇潇,你不上去吗?”

“你去吧,我恐高。而且,你们都穿着裙子,要是都上去了,下面的风景可比上面的要好。”

“咦~潇潇你好……算了,我想上去看看,你自己呆在这儿吧。”

等大家都上去了,潇潇才坐到秋千上,这个秋千是她最喜欢的,只要心情不好的时候来这儿坐坐,她就觉得一切的烦恼都烟消云散了。

“喂,你们能不能坐的端庄一点,我全都看到了,多愿你的品味很别致啊。”

“要你多嘴,不许看。”

苞娜和宣仪赶紧压住自己的裙子,免得潇潇这个色鬼全部看见了。

(六)

临近傍晚,几个人才走出这里,潇潇和宣仪坐着公交车回家。到站下车之后,两个人便分开走了。

“潇潇。”

听见有人在叫她,潇潇便转过身体,刚好看见站在不远处的恩熙。

“哦,是你啊。”

“你才放学吗?”

“很明显啊,你不也才回来吗?”

两个人并排走在路上,从远处看就像两个陌生人一般。

“今天在学校过的开心吗?”

“一般般,你在学校上课能开心吗?”

“呵呵,没想到你和我一样啊。我上高中的时候也不喜欢上课,有机会就跑到顶楼去拍照,所以现在才会选这个专业。”

“再怎么样,你也考上这么好的大学了,和我这个万年中下能一样吗?”

“你一定可以的,只是需要时间罢了。”

“站着说话不腰疼,哪有那么容易。”

一句话没说对,潇潇又不和恩熙说话了。潇潇发现,只要和恩熙说话,自己就没说话超过三句,不自闭都自闭了。

走到家门口,她们突然发现家里的灯是关着的。这个点儿了,难道家里没人吗?

“喂,爸,你在哪儿呢?”

“哦,你到家了?恩熙在吗?”

“我和她一起回来的,你和阿姨去哪儿了?”

“今天有个聚餐,可能要很晚才回来,我在桌子上留了钱,今晚你和恩熙去买点吃的凑活一下。”

“哦,好吧。”

挂掉电话,潇潇看着恩熙,恩熙也看着潇潇。

“怎么了?他们去哪儿了?”

“恭喜你,今天可以点外卖了,如果你还没吃饭的话。”

“这样啊,那我们去便利店买吃的吧,走。”

恩熙说完,立马拉起潇潇的手腕。

“等一下!钱在家里还没拿呢。”

“没事,我身上还有钱,快走吧,我要饿死了。”

——

两个人没有把东西带回去吃,而是就在便利店吃完了。潇潇本来还不饿的,结果看到便当的那一瞬间,她就胃口大开了。

恩熙看潇潇吃的那么开心,自己也点了些东西来吃,另外还买了一罐啤酒。

潇潇盯着恩熙手里的啤酒,她很好奇那是什么味道。自己现在还是未成年,买酒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死死地盯着现成的。

“那个,你能不能给我喝一口?”

“这个?”

“对,就一口。虽然我还没成年,但是喝一口应该没问题的。”

“那你爸爸要是知道了怎么办?”

“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的。”

“嗨,说不过你,就一口哦。”

恩熙笑了笑,潇潇现在恳求的样子特别可爱,就像小兔子一样乖巧。她把啤酒拿了过去,在她的注视和监督下,潇潇喝了一口。

“哈啊~爽!!原来啤酒是这个味道,等我成年了,我绝对要自己买着喝。”

“别,你还是现在喝吧,长大了少喝酒。”

“都给我喝?”

“都给你喝。”

潇潇见恩熙没阻止,拿起酒罐,把剩下的啤酒一饮而尽。

“呵呵,真是个小孩子,哪有你这么喝的,灌醉了怎么办啊?”

“不会不会,这点儿还灌不醉我。”

酒足饭饱之后,恩熙和潇潇又买了一点零食,当然这些都是恩熙出钱。

回去的路上,潇潇变得特别黏人,准确的说,是喝醉之后的潇潇特别的黏人。真不知道她是哪儿来的自信,居然说自己酒量好,这个样子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一杯倒啊。

“潇潇,你还好吗?”

“我?没事啊,继续喝啊。”

恩熙摇了摇头,她现在真后悔让潇潇喝那罐酒,这回去怎么跟她爸爸解释啊。

潇潇的脚软的不行,恩熙为了省事,一下背起她,快步往家走。

————————

最近让人伤心的事有很多,但我们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不为别人,也要为自己好好的活下去。

喜欢的朋友还请关注,点赞,收藏,分享,评论,投币支持一下。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