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女孩的奴隶(一)

(一)

“潇潇,你等会儿放学了要和我们一起去玩儿吗?”

“不了,今天我要去庙里给妈妈祈福,下次吧。”

“哦,好吧。”

潇潇的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因为疾病去世了,很久以来,潇潇的父亲都一直用工作来麻醉自己,所以,两父女之间的交流也很少。

每个星期五放学的时候,潇潇都会去寺庙给妈妈祈福,这简简单单的事,她坚持了十年,风雨无阻。

“嘿,铁刘海,要不要我陪你去?”

“什么铁刘海,我都没刘海了你还这么叫,讨厌。”

跟潇潇说话的这个人是她的青梅竹马,叫宣仪,也是铁刘海外号的创始人。

“哎呀,习惯了嘛,你有刘海的时候更好看啊。要不以后我叫你没刘海?”

“打住,你个紫菜奶茶妹,别瞎给我起外号,小心我揍你。”

“嘿嘿,你揍不着,略略略~”

正当她俩聊天的时候,一只小手轻轻的拉了拉宣仪的衣袖。

“宣仪,我这道题不会,你能不能教教我。”

宣仪转头看了看这个女生,这个女生叫苞娜,是班上的文化部长,她其他成绩都可以,就是数学不行;刚好,宣仪是除了数学,其他的都不行。

“这个我已经做好了,在我抽屉里,你拿去看吧。”

“哦,好……好吧。”

苞娜有些遗憾的走到宣仪的座位处,拿出一本相同的数学题集走了。

“喂,我说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傻充愣啊,人苞娜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吗?”

“我不喜欢她啊,虽然她也很优秀,但是我现在不想谈恋爱。”

“那你至少也有点回应啊,人每次找你问个题,你就让她抄你的,她不会进步的,你给她讲讲题多好,还能增进感情。”

宣仪捏着潇潇肉肉的小脸,戏谑的说道:

“呵呵,你这个中等偏下还是好好学习吧,有不懂的可以问我哦,当然,只有数学。”

——

放学后,潇潇独自一人来到了离学校不远处的一个寺庙,这里她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希望妈妈在那边能快快乐乐,无忧无虑;希望能保佑我健健康康,学业进步;希望爸……爸爸工作顺利。”

双手合十,双眸微闭,心想事成。潇潇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币,投进了面前的功德箱里。

她站在神像前深深的凝望着,仿佛可以透过神像,见到在天堂幸福生活的妈妈。

“咔嚓!”

不知何时,在潇潇旁边来了一位摄像师,她拿着手里的相机,记录下了正在祈祷的潇潇。

潇潇最后对着神像深深的鞠了一躬,把自己的祈福牌挂在了旁边的祈愿板上,转身朝寺庙外走去。

那个摄影师微笑的看着潇潇离开,然后好奇的走到祈愿板前,拿起刚刚潇潇挂上去的木牌。

“程潇……潇潇,好好听的名字。”

摄像师赶紧拿起相机,拍下了这块木牌。

“恩熙,你在这儿啊。”

“哦,学长。”

“快点走了,副社长在催了,今天的社团活动已经结束了。”

“好啊,走吧。”

放下木牌,恩熙拿起自己的设备,跟着学长也走出了寺庙。

(二)

晚上,潇潇在客厅里整理着晾干的衣服,她拿着熨斗,仔仔细细的熨着衣服上每一个褶皱的地方。

“潇潇在熨衣服啊。”

“嗯,对啊。”

“好,乖孩子。”

潇潇的爸爸坐到潇潇边上,呆呆的看着电视,时不时的还看向潇潇的方向,又或者拿起杯子喝一口水。

潇潇把父亲扭扭捏捏的样子全收进眼里,她把父亲的衣服折好,放到他的手边。

“说吧,什么事啊?不会又是明天要和同事去喝个烂醉,要提前给我打报告吧?”

潇潇的父亲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思考了一下,最后鼓起勇气对潇潇说道:

“潇潇啊,爸爸我除了你之外,有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潇潇怔了一下,她没听明白父亲这句话的意思。

“爸爸想复婚了,她是我的一个朋友的妹妹,我们认识已经半年了。之前一直想告诉你来着,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

潇潇的脸上原本有的微笑,渐渐的凝固了起来。虽然她并不反感爸爸给她找后妈,但这种事情换谁也需要点时间接受。

“要是你不能接受,爸爸可以拒绝她。”

潇潇摇了摇头,说道:

“我只有一个问题,你们真的互相喜欢吗?”

“当然,如果不是互相喜欢,爸爸不会要娶她的。”

“那就行了,只要你喜欢她,她也喜欢你,我就没关系。”

潇潇的父亲看着女儿又重新恢复微笑的脸庞,心里不禁有一丝感慨,自己的女儿在自己没有特别关注的情况下长大了。

“好孩子,那我就去跟那个阿姨说说,我们尽快见一面,认识一下。”

“好啊,我也想亲眼看看那个阿姨漂亮不漂亮。”

——

第二天下午,当潇潇刚从午睡中醒来,就听见父亲在楼下叫她,她打着哈欠,穿着一件长T恤就下楼了。

一到客厅,她就看到两个陌生的人坐在他们经常吃饭的位置上。

潇潇的父亲看见她下来了,赶紧招呼她过来,和他坐在一边。

“来,认识一下,这是你李阿姨,以后你可以叫她妈妈。旁边这位是恩熙,是李阿姨的孩子,比你大三岁,现在就读于国立大学,以后就是你的姐姐了。”

潇潇没想到父亲的效率这么高,这才一天不到就来了,原本她以为还得过几天。

看着面前这两个陌生的女人,潇潇的心里还是有些承受不了。她可以接受父亲给她找后妈,但如果自己还平白无故的多出一个姐姐,这就有点不合适了。所以,她选择了回避。

“潇潇,这是怎么了?”

“可能她还有点接受不了吧,恩熙啊,还请你能理解一下她。潇潇她从小就有点内向,不过别担心,她还是很听话的。”

“嗯,我能理解的。叔叔,我想上去看看她。”

“好,你去吧,好好跟她聊聊。”

恩熙点了点头,跟着上了二楼。

“没想到潇潇的反应那么大,看来以后我们得注意一点了。”

“没关系的,日子得慢慢过嘛。潇潇那么懂事,一定能接受的,我以后也会好好和她相处的。”

“嗯,辛苦你了。”

——

恩熙来到潇潇的卧室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

“谁啊?”

“是我潇潇,我是恩熙。”

潇潇一把拉开门,恩熙没有进去,而是站在门口,看着潇潇在梳妆打扮自己。

“那个,我想和你聊聊。”

“你想和我聊什么?”

(三)

“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我和妈妈都会住到这里。可能会让你感到有些不舒服,但你要知道,我们都想和你一起开心,快乐的生活,你明白吗?”

潇潇没有回答,而是弄好自己的头发,拿起手提包,直接略过恩熙,下楼准备出门。

恩熙赶紧追了下去,在靠近门口的地方,恩熙一下伸出手,挡住了潇潇的去路。

“你干什么?”

“你要去干嘛?”

“我要去哪儿需要给你打报告吗?”

潇潇撇开恩熙的手,坐在玄关的椅子上,背对着恩熙穿鞋。

“那个,潇潇,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们住在家里?”

“那倒不是,只不过……”

潇潇转过身,继续说道:

“只不过,我不需要姐姐。”

潇潇望着一脸沉默恩熙,也没再说什么,转身走出了家门。

恩熙垂头丧气的靠在门口,看着紧闭的大门,她的心里一阵翻腾。

——

这个周末,潇潇家异常的安静,恩熙因为大学的社团活动没有在家,潇潇的父亲和恩熙的妈妈一起和朋友出去玩了。

整个家里就只剩下在做作业潇潇,闲来无事,她就把几个玩的好的同学都叫来了。

几个人围坐在客厅,宣仪因为家就在附近,所以拿来了自己的switch游戏机,苞娜依旧是在研究学习,倒是潇潇的闺蜜多愿一直在和她聊天。

“宣仪,你说你爸是什么科室的?”

“脑外科,他说让我努努力,争取靠近医科大学,这样才能接他的班。”

“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我想当儿科医生,天天看脑花我连饭都吃不下,看看可爱的小朋友多好啊。”

“不过,就你的成绩,我看就连一般的大学都费劲,医科大学的要求多高啊,你行不行啊?”

“嘿嘿,我这个人吧,就这点好,别说我不行,不然我让你看看什么叫大爆发。”

“吹吧你就,你还得跟班长好好学习,还当医生呢,英语那么烂。”

宣仪说不过潇潇,一把捏住她的脸颊,说道:

“铁刘海,麻烦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先审视一下自己。”

“你放手,痛死了。”

看着宣仪和潇潇打闹的样子,苞娜的眼神却暗淡了几分。

“说实在的,潇潇,你考试的成绩,你爸爸都不过问吗?”

“他哪有那个时间,这几天和我后妈去玩去了,那个阿姨还有一个女儿,居然还比我大。”

“那你不是多了个姐姐吗?我一直想要一个姐姐,独生子女太痛苦了,有个姐姐还能分担一下。”

“那你让吴叔叔把我这个后妈抢走好不好?”

虽然潇潇说的是玩笑话,但她现在真的不需要一个姐姐,即使这个姐姐已经能够独自生活了,但在心里,她还是有些隔应。

正当她们玩的如火如荼的时候,恩熙回来了。她一进客厅,就把那几个正在玩游戏的视线给吸引了过去。

“你们好。”

除了潇潇之外,其他的人都被恩潇惊为天人的样貌给吓到了,多愿甚至被吓的打了个隔。

“你们要喝点什么吗?茶还是饮料?”

“额……饮料吧。”

“好,我去给你们拿。”

恩熙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厨房去给她们倒饮料。

“喂,你这个姐姐不错啊,长的又好看,人还这么温柔,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对啊,潇潇,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姐姐不得开心死。”

“那你拿去好了,我不介意的。”

————————

新坑上线,大家对这个设定还满意吗?我觉得要是让恩潇一开始站在一个对立面,可能之后写的会甜一点。

喜欢的朋友还请关注,点赞,收藏,分享,评论,投币支持一下。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