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落》破镜重圆 番外2

      【正文在lofter  这里发不了(捂脸)】



      我跟你,是不是永远只能不欢而散。

 

      莫斯科的初春,真的很冷。

      刚刚的插曲过后,车里的温度好像又降了些。

     “哎,我说——”司机的眼珠转了转,又试探着开口。

      王一博抬头看着司机。

      司机也看着他,但无奈后排肖战的眼神实在太过犀利,他只觉得头皮发麻,就又闭嘴等他一个允许。

      当初公司开价八十万一个月,只是要一个能去莫斯科开车的司机,全场鸦雀无声,就他一个憨憨举了手。

      真是悔不当初。

     “有事就说。”肖战冷声道。

      这司机,果然是他的人。

      王一博没再说什么,干脆直接扭头看向窗外。

     “啊,是。”司机如蒙大赦一般喘息了一声,然后“咔啪”一下打开了车后座的车门。

     “王先生,你说的地址到了。”

      雨还在下着,但是已经小很多了。

      没再犹豫,王一博直接冲进雨中,一路小跑到别墅前。

      他很久之前就梦想过这样的生活。独栋别墅,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还有愿意陪他一辈子的人。

     车门又“啪嗒”一声关上。

     “蠢货。”肖战一脚踢在司机的座椅上,“外面还在下雨,你就这样叫他下车?不会准备雨伞吗?”

     “肖少我准备了啊,”司机满腔的委屈:“是您说的,要是他不理您,就直接让他滚下车啊!”

      至少我刚刚还是请下去的呢。司机心想。

 

 

     “蠢货。”肖战又骂了一句。

      他已经找了王一博很久,但是家里消息封锁的太好。

      这么多年来,肖战已经习惯了被家族庇护,若是脱离了家族,他真的毫无头绪,也毫无办法。

      他在公司的威望也垮台的很快。

      毕竟这个圈子的确复杂,他还留下了很多把柄在对家手里。

      董事长职位被撤下来的那天,肖母问他接下来打算如何,他就说了一句话:“我要找到王一博,哪怕用一辈子。”

      肖母看着他,捏着一张支票摔在地上。

      真是冥顽不灵。

 

 

      正想着,肖战忽然听到了孩子的声音。

      他先是怔住了一瞬,继而命令司机摇下车窗。

      王一博还是站在门前,但有人来给他开门了,是一个年轻的姑娘,穿着得体的家居服,头发披散在肩上,看不太清楚脸。

      肖战呼吸一滞。

      他的手紧紧抓住后座的皮沙发,连指甲被折断了一小截都没感觉到。

      肖战觉得好像有什么堵在了心口。

      可这还不够。

 

 

     “爸爸!”

      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岁的小男孩蹦跳着从屋子里面冲出来,就像是排练了无数次那般,王一博只是轻轻弯腰,就完美地把他抱起。

      男孩的眉眼像极了他。

      手里捏着一辆摩托车的模型,小脚一直乱蹬。

      把王一博浅色的衣服都踢脏了。

      王一博是多么爱干净的人,可他好像丝毫不在意的样子,用手轻轻捏着男孩的脸蛋。

      那个姑娘看起来要更开心一点,她有些雀跃地指了指里面,见他们走进去之后,便轻轻关上了门。

     “开车。”肖战闭上眼睛。

 

 

      明明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王一博抱着小毡,嘴角慢慢勾起一丝苦涩的微笑。

      为什么我们见面,永远只能不欢而散。

      

      

      “今天生意不好吗?”

      虽然王一博没吭声,但是因为已经在这家做过很多次家务,所以小雅一眼就看出了王一博的不对劲。

     “没有。”王一博笑了笑,“小毡是不是又调皮了?”

     “他是真的很皮。”小雅指着小毡,“刚刚我急着让你进去,就是因为他还翻出了你的抽屉,我怕给你弄坏或者弄丢了,就想让你自己收拾。”

     “谢谢。”王一博又喝了一口汤。

      小雅是他在莫斯科认识的家务师,可以把一切都打理的井井有条。

      他虽然很爱干净,但还是不太喜欢收拾。

     “快点吃,我男朋友今晚上要飞过来看我呢!”小雅有些气鼓鼓的,她很喜欢小毡,就因为陪他多玩了一会儿,就被雨给困住了。

      幸亏现在雨小了很多。

 

 

      王一博吃完饭就上楼了。

      他推开房门,抽屉那里果然乱作一团。

      一些信件和照片零零散散的堆在一起,还有几个项链和手链的盒子,几本有些发黄的笔记本。

      王一博随手拿起一个盒子。

      当年Eileen最新款的情侣项链,肖战买给他的。

      肖战喜欢在床上紧紧框住他的脖颈,仿佛这样他就会听话。然后在他感觉到有些昏厥的时候,突然掏出一根项链给他戴上。

      他反抗过,可根本打不过从小就接受格斗训练的肖家大少爷。

      就像两只豹猫在撕咬,他永远是被压在下面的那一只。

      而且是遍体鳞伤的那只。

 

 

      一条又一条。

      那段时间,肖战送了他无数根价值不菲的项链。

      可远不止如此。

      他在剧组拍戏的时候,肖战总是会派人来送各种牌子的奢侈品,还有那些叫不上名字、数不尽的花束。

      当季最新款的情侣首饰,他一定会有一份。

      王一博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那些年他身边的情人那么多,鬼知道他究竟送了多少出去。

      但出国的时候,他还是没舍得扔。

 

 

     “师傅,你开快点。”

      小雅紧了紧衣领,有些担忧地看着前视镜。

      有辆看起来很奢华的黑车一直跟着她。

      车又开了几分钟,总算隐隐约约看见了男朋友约她的那家咖啡馆。

      小雅盯着前面看了一会儿,然后就快速下车朝着男朋友的方向跑过去,男朋友看起来也很开心,紧紧抱住她。

     “阿彦,有人在后面跟着我,我们快走。”

      小雅话音未落,突然身后就有一股力量把他从男朋友的怀中扯了出来,她还没回过神,就看见有人上前把男朋友打翻在地。

     “我不打女人,你最好滚开。”那人的声音嚣张跋扈。

     “肖少!您不问清楚吗?”司机慌慌张张地冲下车来,他们一路从王一博家门口追到这里,刚刚车还没停稳,肖战竟跳下来了。

      不光如此,肖战见那人被他一拳打翻在地,还上前补了几脚。

      小雅尖叫着上前维护。

      肖战看起来好像更生气了,怒气冲冲地把小雅拉开。

      场面异常混乱。

      司机慌忙上前扯住肖战,他怎么感觉这个姑娘,根本不像是肖少在车上怒骂的“婚内出轨”啊。

      这八十万,他能不要了吗?

 

 

     “下次不要再这么冲动了。”

      莫斯科的警察喝水的手一滞,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此等奇事,在听完两方的陈述后,有些无奈地说道。

      肖战没吭声。

      他瞥了一眼匆匆赶来的王一博。

     “是,谢谢,谢谢,谢谢您,谢谢。”

      王一博买了药,一边向着警官致谢一边塞给小雅,他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眉眼之间尽是歉意。

     “你跟他一起,小心点。”

      小雅捏着药,有些咬牙切齿地瞪着肖战,若是放在平常她绝对不会留情,但她跟一博是朋友,也只能忍下。

     “没事,你先走。”

     “那我们先走了,之后有事再联系。”

     “好。”王一博点了点头。

 

 

      有事再联系?

      肖战有些不屑地撇了撇嘴角。

      虽然是第一次被沿路巡逻的警察抓进来警察局,被狠狠训斥了一番,他现在很没面子。

      但是,至少确定了。

      肖战眼底泛起一丝涟漪。

      至少确定了,那个女孩,不是王一博的妻子。

      肖战摩挲了一下脖颈处的项链,他当年送出去了很多条,可唯有送给王一博的项链上,刻了他们两个的名字。

      不知道他,发现了没有。

 

 

写在后面的话

关于番外,啊,太喜欢这个设定了大概还会写几章

关于项链,嗯,老王还没发现

关于新坑,嗯,会写记得催(咕咕咕~)

 

最后,

谢谢你喜欢笛子写的文字呀

看了不点赞的小可爱会掉头发(认真脸)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