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学院之圣器共鸣》(首发)【300大作战同人小说】

第二章  无名和芬里尔

“我说啊,我记得是因为你答应我只有昨天一天,我才答应帮忙的吧?要是再多一天的话,那不就违约了吗?”说真的,无名并不喜欢那份工作,昨天如果不是对方死求活求外加一笔丰厚报酬的话,无名是不可能去接那份工作的。如果就这样被拖着一直做下去的话,无名的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

“关于这件事,我也很过意不去,可我这里除了你之外,也找不到其他人了呀。真的不行么?”

对方哀求般的语气让无名感到有些无奈,最终他还是松口了:“真是的,行吧,就仅仅只是今天哦,如果明天再出什么问题,我都会拒绝的!”

“真是太感谢你了,报酬我会多算给你的,这一点我从来没有让你失望过。”

“就这么说定了,那么,我接着该做什么?”

“跟我刚才说的一样,我希望能听你昨晚工作的报告,另外还有一些事情想跟你讨论,所以你能立刻到研究所来吗?我和平常一样,会待在现代魔法研究会处理文件,我希望你能直接过来,另外还有一件事要麻烦你,可以请你顺便叫一下芬里尔小妹吗?”

“前半我都可以答应,但为什么我还得照顾那家伙?”

“为什么……芬里尔小妹跟无名你不是住在同一栋公寓吗?我记得她的房间就在你的隔壁吧,从早上开始我就一直联络不到她了,这还真让我很头大呢。”

“知道了,我叫醒她之后立刻过去。”

“谁在叫我么?”无名打了个哈欠,正准备起身的时候,旁边的被窝忽然动了一下,然后传出了一个柔中夹着几分媚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无名立刻掀开了旁边的被子,只见一名穿着白色的棉布长裙和蕾丝花边的白短袜,长发上坠着一只HelloKitty的发卡的少女躺在床上。阳光照在她白色的棉布睡裙和肌肤上,仿佛一切都是透明的。不仅如此,少女头上的两只兽耳还一皱一皱的,可爱至极。

少女睡眼朦胧的样子确实很好看,不过……

“芬里尔!你怎么在我床上?不对,你是怎么进来的?”

“哥哥……”芬里尔没有回答无名的问题,她在看清无名的脸之后,直接扑倒了无名的怀中,然后接着睡过去了。

芬里尔柔软的身体把无名搞的面红耳赤,正当他准备伸手去叫醒芬里尔的时候,电话里忽然传来了卡娅不怀好意的笑声:“嗯,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看来是我打扰你们了,无名也到了这个年纪了呢。不过,作为教师,我还是要说一句……”

卡娅还没有说完,无名就切断了通话。

挂断了电话之后,无名摇了摇趴在自己身上的芬里尔,说道:“行了,别装睡了。”说完,无名用力弹了一下芬里尔的额头,芬里尔立刻醒了过来,嘴里就说了一句“好痛”。知道被拆穿,芬里尔虽然睁开了双眼,但是却没有从无名身上离开。

“所以,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昨天晚上我来找你,发现你没有锁门,于是就进来了,本来想在你的房间等你的,结果……”

“等着等着就睡着了吗?我说啊,你就算来找我也不该穿这样的衣服吧。”无名说着,指了指芬里尔有些凌乱的上衣。

“有什么关系嘛,在这里住就只有我跟哥哥你而已,不会有人看到啦。”

“等等,你那种标准很明显有问题,算我求你,拜托注意一下。”

芬里尔对自己若隐若现的粉色内衣视而不见的态度让无名感到有些目眩。芬里尔在看见无名的的反应后轻笑了几声,接着用手用力环住无名的腰,刻意将胸部往无名身上挤压,望着无名说道:“这会让你那么介意吗?”

“少自作多情了,我的意思是要你多点常识,多大了,稍微正经点啦。”

无名夸张地吐了口气,表现出“漠不关心”的态度,对无名这样的反应,芬里尔刻意说了声:“真可惜。”,然后恢复姿势。

“色诱对你还是一样不管用呢,我是有哪里让你不满意吗?”

“这不是满不满意的问题吧?我要开始讲正事啰。”

“好啦!好啦!”看到芬里尔失望的模样,无名决定不理会,然后他将刚才从电话里听到的事情转达给了芬里尔。

“这是卡娅要我转达的,她说希望我们现在立刻到研究所去,除了报告昨晚的事情之外,还说希望我们尽可能再多帮忙一天。”

“她说的帮忙……是指‘化兽人事件’吗?卡娅老师不是说过今天审判会的支援就会到吗?”

“就是因为支援迟到才会变成这样的,所以她准备让我们再多帮忙一天。”

“是这么回事啊,我是无所谓,只不过不便宜哦!。”

“这方面就要麻烦你去跟她交涉了,卡娅也很清楚这是强人所难,应该很好抬价才是,既然都搞清楚状况了,你就快去换衣服吧,再怎么样你这身打扮,都没法出门的。”

“你用不着等我也没关系啊,反正我又没准备去,哥哥你自己慢走不送啰。”

“你有听我刚才说的话吗?”

“我有听啊,卡娅老师叫你过去吧?你就快去吧,我还想再睡会儿。”看到芬里尔那股事不关己的态度,无名不禁有些生气。

“别只顾着睡觉!而且你的工作是情报收集以及情报管理,这种时候你不工作,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不要动不动就大吼好吗?我都耳鸣了……”芬里尔说着,还用手装模作样的揉了揉耳朵,当然,是那只兽耳。“我晚点会记得跟卡娅老师联络的,哥哥你就先到学校听老师想交待些什么吧,而且那也是哥哥你必须要做的事吧?就是这样,麻烦你啦。”

芬里尔充满倦意地打了个哈欠,最后不忘丢下一句:“别来叫我”之后,便干脆地又缩回被窝里面了,之后芬里尔就没有再开口说任何话。

“真是的……我先过去好了。”尽管感觉难以释怀,但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意义,于是无名便独自动身到学校去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