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才是《红楼梦》里的窦娥,没有做过一件坏事,却被骂为心机婊

红楼梦里灯姑娘曾经对宝玉说过这样一句话“可知天下委屈事也不少”那么红楼梦里谁是最委屈的人呢?从红楼梦问世以来,被骂的最狠的不是杀人不眨眼的王熙凤,也不是逼死金钏晴雯的王夫人,而是薛宝钗和花袭人。所以这二三百年来,我觉得最委屈最被冤枉的人薛宝钗第二,而花袭人第一。

花袭人可以说是红楼梦里的“窦娥”实在是太冤了,袭人的脾气比较和顺,待人宽厚,在文本里至少出多个方面都对袭人的性格有过描述,第三回林黛玉刚进入贾府,晚上要休息的时候,作者特意点出了花袭人,文本上写“ 原来这袭人亦是贾母之婢,本名珍珠。贾母因溺爱宝玉,生恐宝玉之婢无竭力尽忠之人,素喜袭人心地纯良,克尽职任,遂与了宝玉。”也可以这样说,花袭人是红楼梦全书中,作者第一个重点描写的人物,由此也可以看出曹雪芹对袭人的厚爱。贾母对袭人的评价是“心地纯良,克尽职任”,薛姨妈评价为“她的那一种行事大方,说话见人和气里头带着刚硬要强,这个实在难得。”而王夫人更是说出了“比我的宝玉强十倍”的话,甚至认为宝玉如果能够得到袭人长长远远的服侍一辈子,就是宝玉的大造化。

怡红院里的丫鬟对袭人的态度,基本上都是敬服,除了晴雯以外。如宝玉遭魇,病好以后,贾母论功行赏,佳惠这样评价袭人“袭人哪怕她得十个分儿,也不恼她,原该的。说良心话,谁还敢比他呢?别说他素日殷勤小心,便是不殷勤小心,也拚不得。可气晴雯、绮霰她们这几个,都算在上等里去”从佳惠的话中,可以看出对袭人是心服口服,至于晴雯等人,则打心眼里不服。所以袭人在怡红院的一姐地位,有一多半是靠自己的德行获取的。剩下的才是贾母派来的大丫鬟身份支撑的。比如春燕她娘,进入怡红院不久,就知道袭人不言不语是好性的。所以在红楼梦里,从主子到奴才,袭人的人品根本没得挑,当宝玉奶妈李嬷嬷跟袭人吵架时,黛玉听见了便说“那袭人也罢了,你妈妈再要认真排场她,可见老背晦了。”黛玉这句话里“那袭人也罢了”是对袭人的高度赞扬,所以脂批才会说“袭卿能使颦卿一赞,愈见彼之为人矣,观者诸公以为何如?”要知道林黛玉的心性很高,从来不肯轻易表扬人的。但是对于袭人,黛玉必须要表扬,因为袭人太优秀了,无论做人做事,袭人都没得挑剔。

在怡红院的日常生活中,我们可以看出,袭人的确很善良。对人说话三分笑,从不仗势欺人,也从不苛责手下人。当初袭人家因为穷,才把袭人卖了,脂砚斋批语说“补出袭人幼时艰辛苦状,与前文之香菱,后文之晴雯大同小异,自是又副十二钗中之冠,故不得不补传之、孝女义女”可以看出脂砚斋对袭人的评价非常高,首先肯定袭人是孝女义女,又说袭人是又副册之冠,当然会有读者认为又副册之冠是晴雯,其实正册里钗黛皆为十二钗之冠,又副册袭晴也同样都是又副十二之冠。所以花袭人无论在作者心中,还是批者心中,都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女子,不允许亵渎,正因为如此,曹雪芹才会把贤妻良母的“贤”字,赠送给袭人,这是一个高度的评价,红楼梦上下多少女子,唯独袭人能当得起一个“贤”字。

可是从红楼梦成书这二百多年来,骂袭人的读者着实不少,而骂袭人最大的理由就是袭人告密,导致晴雯被撵,对于这种荒谬的结论,却能影响这么多读者,实在令人心痛。这甚至是红楼梦里第一大冤案,我不理解为什么说袭人是告密者,有什么凭证?如果袭人真的是告密者,晴雯在宝玉身边总共待了六年,在怡红院也住了三年,王夫人居然不认识晴雯。仅这一条,就足以洗清袭人的冤屈,如果袭人告密,何必等上几年,在袭人向王夫人表忠心的时候,就可以把晴雯告倒。还有读者认为袭人之所以要告晴雯,是害怕晴雯抢夺她准姨娘的位置,这个理由就更加荒谬了。谁规定贾府爷们只能娶一个姨娘?贾赦不用说,妻妾成群,连贾政还有两个小老婆。袭人即便成为宝玉的小老婆,也绝不会是唯一。所以袭人没有理由担心,更没有理由害怕。而且袭人和晴雯的关系,越长大也越亲密,比如宝玉生日那一回“宝玉便出来,仍往红香圃寻众姐妹,芳官在后拿着巾扇。刚出了院门,只见袭人、晴雯二人携手回来”袭人和晴雯二人携手回来,从这一句话中就可以看出,袭晴二人不是势不两立,苦大仇深的对立,晴雯小时候对袭人不满,可以等到长大后,双方在一起还是非常和谐的。如果袭人在前八十回里没有做过任何一件坏事,袭人唯一的缺点就是不识字,然而就这样一个善良的姣好女子,却被不少读者骂为心机婊,实在让人心酸,也为袭人不平。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