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少恭~李鹤东 何以飘零去(一)

  你看这河上的浮灯,都说人死灯灭,繁华的灯会,总会有结束的时候,这世间又有何物是可以恒久不已。人活着,就像是夜间行舟,时而光华满目,时而伸手不见五指,时间和生死本就是凡人无法想象,也无法超越的。

  残缺的始终都是残缺,天地生灵都以个体为生,古往今来都是如此,缺了一半的东西,始终是活不下去的,身体倒还好说,要是精神也残缺了一半,不吃不喝,毫无感情所言,又如何算得上是人?不循天理,违背天道,就会被世间之人称之为怪物。

  何以飘零去,何以少团栾,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指云问天道,琴鸣血斑斓。

  太子长琴获罪于天,无所禘也,寡亲缘情缘,命主孤煞,永生永世皆为孤独之命。数千年里太子长琴半魂流落人间,受尽苦难,渐渐变得残忍无情。后在衡山之巅偶遇蓬莱国公主巽芳并与之相爱,跟随她回蓬莱,琴瑟和鸣,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之后蓬莱毁于天灾,他以为巽芳已死,便不再压抑内心的疯狂与憎恨,为逆天改命不惜一切。

  少恭一直在寻找自己魂魄中缺失的部分,这个愿望随着已有魂魄力量的日渐消亡而变得越来越急迫。为获得焚寂剑中的另一半魂魄,少恭设计一系列的局结识了百里屠苏、风晴雪、方兰生、襄铃等人。最终,少恭与屠苏决战于蓬莱,同归于尽,少恭与巽芳相拥葬身焚寂火海。

  欧阳少恭慢慢睁开眼睛只觉得身上特别痛,隐约感觉有人再喂他喝水,缓了一会终于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个子不高还比较黑穿着还特奇怪的男人皱眉问道:“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

  男子挠了挠头:“我叫郭德纲,你莫名其妙出现在我家院里,我没钱把你送到医院,就只能把你放在这。”

  欧阳少恭坐起来大量一下四周,屋子特别简陋,一张桌子,一张床,也没什么爱的就是你东西,欧阳少恭试了下法术,还好还在。

  欧阳少恭拿出一块玉佩递给郭德纲:“我身上也没什么银两,这玉佩你拿去当了吧。”

  “这怎么行,我不能要。”郭德纲推脱道。

  欧阳少恭把玉佩放到郭德纲手里:“就当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还有就是我可能需要在这住一段时间,你去帮我买张床和你一样的衣服吧。”欧阳少恭指了指郭德纲身上的衣服。

  郭德纲接下欧阳少恭手里的玉佩:“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欧阳少恭”

  从那天起无论郭德纲走到哪里都带着欧阳少恭,欧阳少恭也认识了郭德纲的妻子王惠,她是一个朴实无华的女子,对欧阳少恭也是很好

  欧阳少恭外表是温和沉静的谦谦君子,对人间世情常有过人的见解,精通音律,尤其擅弹古琴,毕竟也曾是天界第一乐师太子长琴。王惠又是擅长京韵大鼓,两人在一起总能说道一起去,况且欧阳少恭精通音律,王惠很是欣赏欧阳少恭。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