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国:陈凯歌执导概念大片《白昼流星》,田壮壮全场最佳

在《我和我的祖国》7个篇章中,由陈凯歌执导,刘昊然、陈飞宇、田壮壮主演的《白昼流星》将精准扶贫与2016年神州十一号飞船返回舱成功着陆相关联,呈现出了最为疏离并极具概念性的意识流大片,也因此成为观众争议较多的一个篇章。

聚焦精准扶贫,田壮壮"感化"刘昊然陈飞宇

比起其他故事或多或少的在表达"我为祖国做什么",《白昼流星》反过来聚焦了"祖国为我做了什么"。田壮壮饰演的退休扶贫办主任李叔收留了两个刚从少管所出来的顽劣流浪少年,哥哥沃德乐(刘昊然饰)和弟弟哈扎布(陈飞宇饰)。这是精准扶贫的一个缩影。

无所事事的两位藏族少年并没想好日后的出路,他们穿着邋遢,落魄且迷惘。李叔收留他们后,他们的行为举止依然可谓是无所顾忌,大吃大喝,并想着出逃。可以说他们的思想里没有什么可以依托的信念,他们的生活也没有长远的目标。

而他们这样的情况与他们的贫困其实不无关系。被要求剪指甲的沃德日因为家里没有指甲刀,直接用菜刀去砍指甲。被要求换一身干净衣服的二人也因为并没有衣服可换,直接把身上的脏衣服反过来穿。在温饱得不到保证的状态下,确实无从去要求他们更多。所以李叔收留他们解决他们的温饱并以身感化显得十分有必要。

面对少年的不管不顾地把大盘的饺子和肉吃个精光,李婶(江珊饰)忍不住私下和李叔发牢骚,李叔只是说自己年轻刚过来当知青时,吃饭也和他们一样。

而当两位少年卷款逃走又被抓回时,李婶只是痛斥二人没良心,并哭诉这是亲戚们攒下的给李叔治病的钱。李叔却在为二位少年开脱,称这是自己给他们的钱,他们只是害羞不愿承认。

两位少年被李叔以德报怨的维护感化,终于心甘情愿留了下来,和李叔学干农活,学着去用双手养活自己。

整个故事的设计意在说明扶贫最重要的是先解救观念,让穷人从精神上愿意去奋进。这是陈凯歌对扶贫概念的深度挖掘。

白昼流星荡涤少年心灵,陈凯歌坚持文学性表达

与故事主体李叔言传身教地引领两位迷惘少年走上正路相比,《白昼流星》故事的结尾两位少年亲眼见证神舟十一号飞船返回舱着陆的情节则显得更具文学性和概念性,也让部分观众认为无从理解。

首先关于两位少年是否可以进入现场,电影里的情节安排是现实依据的:2016年神州十一号返回舱降落在四王子旗时,当地牧民追着看,并和英雄合影,事后当地修路办学校成为旅游区,切实改变了当地人的生活。当然电影中两位少年冲上前去帮助抬载着景海鹏、陈冬(宇航员本人出演了戏中的自己)的舱体的情节有一定的艺术加工的成分。

至于这部分内容的必要性,当然不仅仅是强行将事件植入。受限于篇幅,当然无法用太多的故事情节去详述两位少年改变的全过程。但他们的改变在李叔宽宥并包庇他们之后已悄然而至。这个结尾只是对他们重获新生这一结果的诗性交代,

如白昼流星一般的飞船降落对刚刚立志开始新生活的少年带来的精神洗涤意义,是一种唯美的升华的表达。只不过和影片其他单元偏重现实主义的叙事相比,这部分内容反映了陈凯歌文学性表达的坚持,更常见于艺术电影,所以稍显跳脱。这不该成为该片段被攻击的理由。

《白昼流星》里角色的形象与刘昊然、陈飞宇以往的充满青春活力带有偶像气质的形象反差巨大,在陈凯歌的指导和他们个人的努力下,两位演员突破自我,基本做到了神形兼备。也可以看出他们在表演事业上的决心。

但很明显,田壮壮导演在《白昼流星》中不着痕迹的表演比两位年轻演员的努力去演的表演更见功力,是当之无愧的全场最佳。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