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村遥与松冈祯丞的小故事(三)

       免责声明:

       1.如果阁下是单推粉或者纯洁的人,请先去看第一章的故事,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再回来都行,链接:cv3710711;

       2. 与前面的【真药】【假药】不同,此时开始,篇篇都是毒药,全程天马行空无迹可寻,没有什么理论依据也没有什么主观猜测,无论何时阁下觉得受不了都可以X掉本专栏然后休息会;

       3.需求三连转发关注评论大会员每月送的免费电池等等你能给的东西(不推荐充付费电池,有那个钱不如买个大会员支持下B站运作);

       4.佳村遥小姐每一章都是7000字,且节奏缓慢,如果阁下看完一章后觉得【卧槽啥也没讲】,那就对了;

       5.本章开始,越向后,话越骚,段越谐,请各位做好思想准备。

       6.【麻酱】指得是松冈祯丞,不是三宅麻理惠

       那,我们就开始吧。


脑洞篇/毒药

       上文书我们讲到了RURU在权衡再三下鼓足勇气说出了那句话。

       上一场只是分析了原因,这一场要进行语言分析。

       “本...可...”这套关联词与“虽然...但是...”同义,但口气更弱一些。


       可以在表露心迹的同时给对方以缓冲(当然这里的操作是因为做字幕的刘老师比较六罢了)。

        

       松冈肯定是得到了缓冲,但根据后期的表现来看,RURU可能没有

       是的,松冈和她又被吓出了颜艺。

       只不过她的动作幅度更大罢了。

       但她惊慌过后,又赶紧和三宅一起把坨坨棒按在了松冈身上。

       不知道她是在安慰松冈,还是在安慰自己。

       或者,两者都是。


       

       松冈说的这句话我也很想说。

       大半夜一人玩这个游戏(尤其是三阶段后)还是很吓人的。

       此时的RURU已经身心俱疲了,但还强撑着看她的麻酱玩。

       讲真,那个主人公钻进洗衣机,然后被凶手按了洗衣机启动键后横尸当场的场景直接让我那晚上没睡好


       只不过,路过洗衣机时,松冈问了一个看似很没头脑的问题。

 

       三宅,松冈,RURU都是洗衣液派。

       这本身没有任何毛病。

       但问题出在下一段对话上。

       RURU对【松冈说他自己是洗衣液派】的宣告很是震惊

       三宅麻理惠心中MMP但是脸上却还是要春风满面是真的不容易啊


       众所周知,男人在玩游戏时,极度紧张的时候脑子是单核运转的。

       比如你在玩排位时,你妈/你媳妇/你孩子往你嘴里塞个零食,你肯定是来不及看就直接吃了的吧。

       所以松冈在被RURU问到这个问题时,是很顺嘴地回答的。


       这里的难点有两个。

       1.RURU你怎么知道他洗衣粉派,他又是什么场景下告诉你的?

       2.RURU为什么对此耿耿于怀?

       我们先不着急回答第二个问题,但请各位把第二个问题记住了

 

       第一个问题虽然不是重点,但是可以开脑洞。

       在2019年,RURU参加声优夜游活动时曾经被下野紘说过这么一句话。

       RURU在她的特点里写了【很健忘】。

       按照历年来的各种LIVE和《秘密基地》等活动来看,RURU所言应该是真的。

       她确实【某种层面上讲】忘性很大。

       当讲述自己这个缺点时,她还很不好意思地捂住了嘴。

       是的,这才是脑洞。

       RURU,你忘性这么大,你为什么还记得松冈用的是洗衣粉而不是洗衣液



       上文书我们说道过,RURU和松冈都有着【特相性】。

       大多情况下,松冈会女恐,RURU会犯蠢。

       而在某种情况下,松冈不会女恐,RURU也不会犯蠢。


       那么2016年5月的这场活动,就是这个【某种情况】。

       三年后,RURU说的这句话和松冈说的这句话就有了对照。

RURU的“有说过么”


松冈的“有说过么”

       我在去年跟我学长谈过这种事,他直接给我来了一句【健忘通过X传染】我差点被可乐呛死。       

       但目前我们的焦点不在洗衣粉上,因为接下来有更好玩的事情发生了。


       

       看到这个弹幕后,我赶紧把音量调低了。

       各位观众,请喝口水,然后咽下去,往下翻。







       

       我是不会告诉你们当时发生了什么的。

       真想知道就自己去看看吧,我不能用了刘老师的素材却不给他做广告不是?


       而飘过去的很多弹幕也说了很多我想说的话。

       可能RURU最后的理智还是克制住了吧。

       毕竟人受到惊吓后的很多反应不能用常理推断嘛。


       但看到RURU想触碰松冈却又停下来,我不由得想起了另一句话。

       都起开,我要讲骚话了

  


       手我是有的,

       就是不知如何碰你。————顾城《我会像青草一样呼吸》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莱斯特小姐。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塞林格《破碎故事之心》


       嗯,讲完骚话舒服多了,虽然还有别的骚话但是怕观众看不下去,所以我们继续


       总之,这场折磨人的恐怖游戏终于是走到了尽头。

       因为节目时长的原因,尽管RURU和松冈还想继续玩下去,但还是强行结束了。

       三宅麻理惠站在一个旁观者清的角度上一针见血地指出来其实不止是RURU在害怕

       

       可能是因为前半场的游戏太过刺激,所以下半场的活动就相对轻松多了。

       但因为某些原因,使得下半场的很多梗对应上了上半场。

       链接:av4943861  

       

       

       贴这个截图是想让大家看看这三个人带墨镜长什么样子。

       其次才是【壁咚】的梗。

       这个梗其实对应着这张图...一张极其羞耻的图。

       但这张图的出处在一年后,还没轮到它发挥,我们就直接跳过选角阶段来到游戏区吧。

       后半段的游戏其实很简单,说白了就是三个人在盖房子,然后谁手里的卡用光了谁就赢。

       随意做下常规操作哈。

       RURU很快就在下半场给松冈解了一波场。

       然而她并没有高兴太久

       

       众所周知,IM三座大山的【洗牌功夫】都很差。

       链接:av10529438

       我估计很多人点开这个链接都不是为了看洗牌,他们都是去看山。

 

       好吧我们继续回到正轨上。

       三宅在RURU帮助松冈阐述规则后,不露痕迹地调侃了一下这两人。

       RURU却没有说话,因为她在认真洗牌。对的,她至少在洗牌这个环节也是单核运作的。


       那么,然后呢?



       是的,她又崩了。

       这时松冈动手了。

       刚帮松冈解场没几十秒就被反解场。

       这简直是解场界的耻辱


       松冈说了一句【你能不能行】然后飞快地过来把牌捡走。

       RURU嘿嘿一笑默不作声。

       三宅麻理惠蹲在旁边嘿嘿嘿嘿嘿。


       脑洞篇其实可以说很多骚话,但是这一段不用说。

       我们静静看着就很好。


       微风在吹,草在摇曳

       天地之间都很安静

       我们不说话,看着他们就好。 


       随后他们开始用卡牌盖起了房子。

       房子刚开始盖的时候因为高度低,所以并没有什么压力。

       RURU又提出了那个问题。

       还记得上半场我们提到的那两个问题么?

       我只说了第一个,现在要回答第二个问题了。

       RURU为什么对此耿耿于怀? 


       RURU对很多小事都是那种【一旦遇阻就会放弃】的人。

       这一点,无论是沼仓爱美(NUNU)还是洲崎绫都很头疼。

       但对于松冈,她却很多事情都要一步到位。


       比如两年后,被三宅问及【什么人物属性你最喜欢】时,松冈说【向坂环】。

       RURU并不知道【向坂环】是谁,于是问了下三宅和松冈。

     

       可松冈好像和三宅聊得很欢,所以RURU没插进他们的谈话。

       不过她并没有放弃,在时间来到拐点后又问出了那句话。

       这两人也终于听到了她的诉求。然后告诉了她【向坂环到底是谁】。

       话说向坂环的三人P线各位可不要手欠去百度哟。。。 

       

       在岩泽小哥来做客《游戏O时间》时,她想提一嘴松冈,结果半路被贝吉塔君打断了,她也是等了一段时间找了个时间拐点又提出了麻酱。

 


       是的,一旦涉及到麻酱,她就仿佛变了个人。

       一向软弱的她就变成了另一个死脑筋的人。


       所以,在脑洞篇来讲,这才是她为什么老追着松冈问【你为什么用洗衣液了】这种看似很愚蠢的问题的主要原因吧。

       

       可脑洞篇并不会这么简单就放掉这个梗。


       我们可以详细展开【洗衣粉与洗衣液的不同】来进行阐述。

       但这一点问百度就不行了,所以我去问的知乎。

       在看了很多带着诸如:阴离子型烷基苯磺酸4A沸石酶制剂等我看不懂的术语后,归纳总结了一下,又结合了唯一神身处霓虹国的实际形势,得出这么个结论:


       花同样的钱,洗衣粉能洗更多的衣服,就是有点伤手和伤衣服(当然个别高端点的还分含磷不含磷但参考唯一神2015年之前的财政情况应该是刨除了);

       而比较贵的衣服比较适合用洗衣液,稍微贵了点性价比也稍低但溶解速度很快,尤其是局部使用时。


       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呢?

       三阶段来说吧。

       一阶段

       唯一神现在贵的衣服比较多了,而以前的衣服可能用不到比较贵的洗衣液,用洗衣粉就可以轻松洗干净。

       要知道早些年唯一神三件长袖,一三五穿第一件,二四穿第二件,第三件是周六日穿。

       周六日穿第三件的时候洗前两件衣服。

       这么做是让人能看出来他每天晚上是回家的而不是私生活混乱不回家的人。

       如果阁下是女生,进入社会也要明白这一道理:

       再穷尽量不要两天穿一件衣服,别人会以为你夜不归宿的

 

       这么一看,唯一神的女子力是高啊

       但洗衣粉用多了很伤衣服(三年破一件常穿的并不叫事),尤其是不贵的衣服,而很多衣服能看出来很结实都会用下面这句话来进行说明:

       这件衣服洗得发白了

       所以一阶段的观点出来了:

       唯一神用上了洗衣液,所以佳村遥为他感到高兴

      

       二阶段

       佳村遥是洗衣液派,

       她之所以记得很清楚麻酱用的是洗衣粉,可能是因为她以前劝过他用洗衣液

       然后他没改过这个习惯。

       所以当她知道麻酱换了洗衣液来用时,她心中咯噔了一下。


       我们站在脑洞篇的角度可以发散性地看这个故事。

       因为松冈先生周围不太可能有人会推荐他用洗衣液,如果有,那大概率是女性

       是的,有人替他换了洗衣粉,改成了洗衣液,而他就这么换了过来。

       作为一个对很多周遭事物钝感的钢铁直男松冈,一些小细节就能出卖他本身。

       而RURU跟他有7年的交情,能察觉到很多让她心里一咯噔的东西。

       是的,大概是她怕唯一神已经有了女友,问这个问题是想看有没有破绽。


       这是二阶段的脑洞,如果阁下觉得这个等级的脑洞已经够骚了,推荐你直接跳过三阶段的脑洞,直接翻到下一个下划线。


       好的,很多人是不听劝的,所以我们开始三阶段的脑洞。

       三阶段

       这个阶段的脑洞需要“快去请早见沙织!”

       是的,就是这个养成所与佳村遥同期的早见沙织。

       

       RURU在2019年上节目时曾给下野紘和内田真礼看过她个人履历。

       其中有这么一条。

       各位,图的右上角说明了一点,她的爱好是【收纳】。

       就是整理东西。

       也就是说,RURU是个很爱干净的女性。

        

       问题来了,这关早见沙织什么事情

       来来,上KUN9大佬的链接。

       链接:av3613606

       当早见问到松冈家里的【内容】时,松冈透露出自己是个很喜欢【收拾东西】的人。

       很多人进了他家都不相信他是一个人住

       

       而从2012年SAO的相关活动来看,他应该是保持了这一习惯很久的男人。

       不贴那个链接了,因为一贴就是日高里菜摸了松冈

       这里要阐述另一个观点:

       干净的男生,对女性来讲会有加分的


       松冈吸引RURU的原因之一也必有这一条。

       是的,必有这一条(同性相吸?)。

       虽然他偶尔也把衣服穿反去片场但起码衣服很干净。(竹达彩奈的名言出处)


       大多数观众在各自年轻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有【白衬衫】情节吧。

       反正我小学时喜欢的姑娘有一抹白皙的后脑勺,它照亮了我童年的岁月

      

       那么,我又要开始说骚话了,大家注意让开下,给个面子。

       

       很多情况下,一首歌,一股味道,就记载着一段人生。

       铺开来讲举个例子。

       我上高中时,偷偷去的那个网吧,就经常放《三国恋》,所以哪怕过了很久,当我听到这首歌,我就会想起当年那段打魔兽世界的日子;

       我上初中时,回家会贪嘴吃个炸串,那种劣质的材料配合重口味的调料所做出来的东西有一股很香甜的味道,每次我闻到这种味道,都会想起我初中时那段奋力学习的日子;

       

       每个人对一段岁月的回忆各有不同。

       各位可能对同窗这一板块的气味或者是声音会有自己独特的记忆方式,

       有可能是拖布蹭过地面时留下的泥土的香气;,

       有可能是放学时,夕阳从窗户外打进教室的黑板后学校放的铃声;

       甚至可能是你同桌的异性的香气;

       当然也可能只是某些讨厌的同学哼着一些拗口的调调。


       所以,很有可能...

       佳村遥在新人阶段,记忆中闻到松冈的味道,就是那股洗衣粉的味道也说不定

       一股淡淡的,松冈的气味吧。


       说完骚话我得皮一下,要不很尴尬。


       时间,给了男人味道。


       考虑到2016年5月的这期活动离他们进事务所开始已经有7年了。

       而这期间松冈和RURU的交集并不像之前那么多。

       松冈这次时隔一段日子的登场后,RURU可能对那一股味道的认知产生了偏差。

      

       所以她没闻出来那股味道已经变化了。

       所以她很自责。

       所以她想知道为什么。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这句话可能太骚,但是你身上为什么有别的味道我没闻出来就可以拿来用用了。

       她可能真的感觉到自己与麻酱疏远了吧。

       她也可能觉得这次互动的机会太来之不易了吧。

       当然这也可能啥都不是。


       是的,这三阶段都是我的猜测。

       我只是给各位挖几个脑洞而已。

       至于是不是,谁知道呢

       车速是不是快了点,各位不妨再翻回去看看这三个阶段,你一定会有别的收获。

       好了,不管阁下是从三阶段下来的,还是二阶段下来的,我们都得继续往下走了。

       当房子摆到第五层时,已经有了些许摇晃。

       RURU就对着三宅喊了一句。

       然后呢?

       三宅做了什么呢?

       对的,三宅什么也没做。

       无论如何我都不信是她在跟她的麻酱说话。

       所以她的麻酱应该是很自然滴帮她拿来了梯凳。


       接下来,才是后半场的高光时刻。

       三宅看着RURU上了梯凳摆房子然后忽然察觉到哪里不对。

       是的,RURU的窗户纸片确实安反了。

       但是颤颤巍巍的楼房不太经得起把卡拆掉然后继续摞起来。

       所以松冈指着三宅搭建的第一层说了这么句话。

       三宅笑了并坦然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不是那种【呵呵,我笑了】的笑。

       而是【嘿嘿嘿嘿嘿】的笑。


       当时弹幕刷的都是【护妻狂魔】,

       其实这有点过分,我前面就说了,要谐也不是这个阶段谐。

       但有些内涵性的东西确实没有错。


       要知道,他们的装层顺序是三宅——松冈——RURU——三宅——松冈——RURU的。

       也就是说,RURU盖的这层已经是第六层了。


       

       松冈盖着盖着就明白了另一个问题。

       是的,楼越盖越难盖,早晚会塌的。

       而自己的手牌就要用完了,他这层一盖,就赢了。


       

       规则解释起来可能有点费劲,所以大家只需要知道:

       松冈本来可以直接赢但是他没有选择赢就对了


       他动用了【一回休息牌】把他下一个回合去搭第九层的RURU跳过了。

       所以,下一个去搭第九层的是三宅,第十层是他。

       这个纸牌房估计搭不到第十一层,自己在第十层也不用演,反正输了就完事了。


       

       不过想要不动声色地放水,你至少得第一回合就考虑。

       像松冈这种不太专业的放水,很明显地就被RURU察觉到了。

       所以松冈反而不好意思了。

       

       三宅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这里要开个脑洞。


       上世纪九十年代,WINDOWS系统刚进家没多久,大宇公司有一款游戏叫做《仙剑奇侠传》,也是三个人,也是塔要倒,也是有个人被砸。

       

       三宅让我想到了林月如

       不过懂这个梗的观众估计很少,也就不赘述了。

       RURU说的这句话已经做了很好的总结。

       三宅心中肯定是忿忿的【卧槽,秀我一脸我还输了】。

       但RURU肯定舍不得让搭档既输比赛又输人生,加上自己已经心花怒放没必要贪功冒进了所以也过来解场。

       这场胜利对RURU来说并不重要,因为她拿到了更宝贵的东西。

       虽然她的礼让对象麻酱很笨拙且生硬,但终究是在让着她。

       毕竟谁在松冈后面搭那一层谁就会把塔盖倒嘛。


       六年前松冈把她的偶像视频关掉而换了游戏在玩。

       如今的松冈宁可不赢游戏也不想让RURU输。


       这是成熟,也可能不是。

       谁又知道呢?


       反正三宅知道。

       三宅知道RURU对松冈绝对跟对自己的感情不同就是了


       三宅是个情商很高的女子,她很多事情都懂

       如果阁下是偶像大师厨一定会明白上面那句话的意思。

       红字并不是【谐派观点】,是【正常观点】。

       

       因为接下来才是三宅,RURU,松冈交流的重点。

       大家可以看看这三个人打出了什么精彩操作。

       

       战斗结束了,三宅在进行战后盘点,所以对松冈问了这么一句话。

       松冈打蛇随棍上,在三宅抛出【礼金】的梗后问到【能给我买套房吗?】

       

       三宅的想法应该是后面那句【请吃饭】。

       无论是客观,主观或是脑洞,我们都能看出来这是要三人一起吃饭。

       毕竟约松冈吃饭这种机会很难有,今天无疑是成功率最大的一次出击。


       是的,不是给个什么生活用品或者是玩偶,就是礼金和吃饭。

       RURU可能真的是在满心期待着松冈答应被请吃饭吧。


       结果松冈很调皮来了一句【给我买个房子吧】。

       这个是有梗的。

       松冈的母亲和父亲是结婚时私奔去的北海道,本身也没多少钱,在松冈童年的时候,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怎样(奈何还有四个孩子),他和他父亲睡一张上下床。

       童年的缺失会让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对他缺失的东西充满渴望。


       比如上了岁数的,经过了苦难的人,就是很喜欢吃煮鸡蛋一样。

       鸡蛋是奢侈品么?不是,它只是当年的奢侈品。

       再往前推几十年,白糖也是奢侈品,到如今很多更老的人就喜欢犹豫不决放白糖

       如果阁下家中有这么些位大人或者是老人,就能深刻体会,如果没有,那就看下面这句吧。


       我一直想在网吧玩到爽也可能跟高中时没多少零花钱有关吧

       

       写佳村遥客观篇的时候,有热情粉丝带我去当地片区最贵的网咖包间(好像是35块一小时吧)我欣然前往,然后被困住写完7000字才被放出来


      无论是从2018年的【3LDK】理论,还是在2019年松冈汉堡34回上对小泽亚李的【一户建与租房的建议】都能看出松冈对房子的执着。

       他可能是真的想要个属于自己的大房子吧。(我在跟学长谈这个的时候,他居然说松冈是为了发电不被人看见所以有这个执着,我差点又被可乐呛死

       而有了自己的房子对自己的爱人而言也是一种保障,所以他才会无意识中开了这么个玩笑。


       但这个玩笑实在太硬。

       甚至有了一瞬间的冷场。

       所以RURU动手了。


       RURU是明白松冈的想法的,但她知道说太少三宅没法理解。

       所以就糊弄了过去。

       当年去岩泽小哥家里包饺子时,在场的五位(可惜除了松冈岩泽和RURU另外两位我都不知道是谁,可能已经退坑了吧)曾经讨论过房子大小的事情,他们刚入行,对于未来都有着憧憬。

       参考2013年松冈刚从雪藏期出来后就拼命接单,到2016年已经忙到了抽不出时间来看这些个同期,就能明白唯一神在积极攒钱。

       RURU在一瞬间就明白了麻酱的随口一说,但解释起来估计很麻烦,所以就对三宅直接说了这些话。

  

       这看似很闪,其实有着很心酸的内核吧。

       上面都是脑洞分析,虽然有理有据但是不太正经。

       下面说一个比较正经的脑洞。


       三宅上一场已经输了,而且在她指出【RURU你的窗户贴反了】后,还被护着RURU的麻酱说了一手【那你这第一层就贴反了呀】而调侃。

       被松冈一手【一回合休息牌】直接安排了去叠第九层的楼然后塌了,被喂一嘴狗粮。

       问了个很正经的问题,松冈却来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回答。


       RURU大概是怕松冈给三宅的印象变差才这么说的吧

       其实三宅什么都懂,只是RURU当局者迷了而已。

       因为就算她不说这些话,三宅也明白是怎么回事的。

      

       我第一次看这个视频时,是拿着可乐和黄焖鸡在看的。

       前面搭房子环节时,吃一口饭看一眼,喝一口可乐又想一下互动,空调吹着,椅子坐着简直美滋滋。

       当视频播放到这里时,我感觉手里的可乐一点也不甜了

       扒了一口黄焖鸡,觉得盒子里的米饭也不香了。

       这TM是喂狗粮么?这是在把狗骗进来杀啊

       干!


      【你总是装出一副坏坏的样子,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这一章就到这里吧,字数已经超了,就当是送各位的。

       作为黑暗四天王里最能打的一位,写了两万多字,第一回互动还没写完,我感觉可能开脑洞的姿势不太对,我是不是该削减下无端联想的程度呢?

       各位可以在评论区留言,我们互动一下。

       毕竟老有人跟我说【看你写的东西好几千字跟没看一样】,我也觉得有点虚了呢。


       哦对了,这篇专栏只求点赞,点赞高上去你们又可以马上见到下一章了。

       当然你非要三连关注评论充免费大会员电池我也不拦你就是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