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飒炸】祖国的食人花们(一)

这个沙雕up又开始她的沙雕之旅了。


感谢@想个办法睡了卷儿 帮忙P的图,啵啵啵


主飒炸,副丸卷,唱须,其他随机脱落


设定:

上课睡觉却次次年一学神飒×疯狂努力却始终年二学霸炸(画风沙雕搞笑)

(没错这才是我的本意。)

音乐老师丸×心理老师卷(画风温馨温暖)

阳光大男孩爱篮球唱×安静爱阅读须(画风青涩美好)



夏末,暑假快要过去了,8.31,暑假最后一天,炸炸的手机电话和QQ微信的消息已经爆满,发消息打电话的人,目的只有一个——要答案。年级第一嘛,肯定好好学习,作业一早就写完了,可是无奈炸炸暑假都在写别的题目,提前预习,暑假作业几乎没动,直到早上2点的一个电话,他才突然意识到,要开学了,暑假作业还没写完....

翻开崭新的作业本,屏蔽所有消息,手机关机,开始写。午间,再一次打开又是爆满的消息:

[你有27个未接来电]

看一眼QQ,置顶的几个人纷纷发来了消息,如果不是手机关机了,不然得被这几个该死的特别关心给烦死。

绒绒:炸哥!在吗!

绒绒:炸哥作业写完多少了?

绒绒:炸哥写完一题都可以拍给我的!我不挑的!

绒绒:炸哥你别不回我,我慌!

绒绒:炸哥你别拿我生命开玩笑,这个问题很严重

绒绒:[戳一戳]×99+


炸炸果断按下“消息免打扰”,这不只是有一点烦人。

往下翻,也是清一色要答案的人,挨个点进去屏蔽,啃啃,障障,丸子....真是要命,这些人都不写作业的吗?

最后一个,主唱,炸炸正准备屏蔽,看一眼消息,不是要答案的?

主唱:炸炸!我告诉你个消息,我们开学有新同学要转来!听说是H初级中学的校草,还是校第一,你年级第一的位置不保啊。

炸炸:名字?

主唱:不知道,有点难念,好像....好像叫....对了!华立风立风,五个字的名字也是有点奇怪。

炸炸:有点意思。

主唱:炸哥....我都告诉你这种消息了,是不是,暑假作业答案给我发一份啊,嘿嘿。

炸炸:我也没写完,别问我。

主唱:!!少见少见。不说了,那我去补作业了。

炸炸:ok。


把手机扔一边,继续埋头肝作业,这作业不是一般的多啊!学校老师都疯了吗?炸炸抱怨,却还是奋笔疾书着。

深夜12点,炸炸突然萌生一个念头:要不我先睡会,明天早上3点再起来补?反正8点到校就可以,问题不大。

想着,又望了一眼未写完的作业,叹了一口气,去冰箱拿了一瓶红牛,喝下,提提神,又开始写起来。

一支笔,一个晚上,一堆作业,一个中国学生,一个奇迹。


第二天早晨7:30,炸炸看了一眼还没有写完的作业,拿出小刀,做了一番不太道德的行为....把作业拆下来几页老师应该发现不了吧。

偷偷裁下来几页,放好,拿着“写完”的作业,忐忑地往学校走去。

小心翼翼推开教室门,找到自己位置坐下,打开书包,面不改色地拿出作业,“炸炸别慌,你可以糊弄过去的”炸炸心说。

炸炸的同桌绒绒凑过来,“炸哥你见死不救啊是!你知不知道....”炸炸一把捂住绒绒的嘴,悄悄说:“嘘,我也没写完。”绒绒露出震惊的表情,随即又神神秘秘地说:“没事没事,听说我们换班主任了,不是之前那个刚到更年期的老母狗来教我们了,好像还蛮帅的?!”

“你就只会在乎这种东西的你。”

炸炸露出嫌弃的表情,绒绒接着说道:“那是我爸,我怎么能不知道!”

“你爸?那我要和你打好关系了。”

“嘘,他来了。”

说曹操曹操到,新班主任壳哥携着一叠教师用书走了进来,“咳咳,hello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新班主任,我叫华壳,以后叫我壳老师就好了。”炸炸转过身看向绒绒,“感觉还不错,看上去没那么凶。”“都是假象,你别被骗了。”

壳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第二组的绒绒,眼神凶狠的瞪了他一下,以示威严,可是这一瞪带着莫名喜感,引得全班哄堂大笑,凶狠人设瞬间崩塌。壳哥似乎意识到了尴尬,赶紧扯开话题:“咳咳,我们班有一个新同学,大家欢迎一下!”

全班的目光聚焦到门口,飒飒单肩背着书包,穿着一件白色衬衫,领口的扣子开了几颗,露出了锁骨,很好看,没戴眼镜,颜值很高,炸炸无意间扫到了他的手指,修长而皙白,骨节分明,很好看,心微微悸动了一下,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心动。

“我叫华飒飒,以后,和大家就是同学了,初次见面,请多关照!”飒飒空灵而婉转的声音响起,底下的女生沸腾了一片,“这个小哥哥是我的!你们别想了!”“啊啊啊!好帅!这颜值不能来读书的吧!会死人的!”“名字也好好听,爱了爱了。”....炸炸转过去看向她们,戏谑似得笑了一下,又看了一眼主唱,眼神表示:“你的语文到底是什么老师教的?”主唱尴尬地笑笑,炸炸无奈扶额。

重新转过来看向飒飒,飒飒也正好扫到了他,相视,惹得炸炸忍不住低头偷笑,飒飒也拿出手捂住嘴,轻笑。

鬼知道这一笑又引来了多少尖叫声!

“飒飒笑了!!!”“好阳光好治愈的笑!我的心都要融化了”“你们都别看,这个笑是我的!他是在对我笑!”壳哥无奈扶额,拍拍手示意安静,全班女生立刻闭嘴,“飒飒你坐在第二组最后一排吧,暂时没有位置了。”“好。”飒飒冲壳哥灿烂一笑,走向了第二组最后一个位置,回头得逞似得看了眼炸炸,炸炸回了他一个白眼。

“前桌你好!听说你是年级第一吧?”“是。有问题记得随时问我。”“好的,一起加油啊!”飒飒向炸炸伸出一只手,“随便。”炸炸轻轻应答。

飒飒心说:还挺拽的?

“你信不信我分分钟可以把你从年级第一的位置拉下来,拽哥?”飒飒挑逗炸炸,炸炸瞬间就炸毛了,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违笑,带有一丝愤怒的说:“我拽归我拽,你拽就拜拜。”于是....飒飒在炸炸后面叫了一天,炸炸愣是没回头。

飒飒:???我拽了吗???



午饭后,主唱拉着几个兄弟一起去篮球场打球,错过了这个点,可能就要等放学了,主唱是真的爱篮球,不过,他更爱坐在篮球场旁边静静阅读的须须。

每每回头,他总能看见须须低头阅读时的模样,偶尔风吹乱了头发,就轻轻用手往耳边拨一拨,有时候没忍住多看了几眼,发呆了些许时间,手中的球就被别人抢走了,他也从来不会恼,反而觉得自己赚了。

“主唱你行不行啊,打比赛的时候可不能发呆,你可是前锋。”旁边的人说道,“知道了知道了,你要是觉得我是前锋不服,我们可以来单挑,别一个劲在那里酸。”主唱应道。

久时,须须夹着书本离开了。主唱的余光瞥见了须须离开的身影,招一招手,示意大家可以走了,“搞什么嘛?这才打多久。”“你唱哥的心上人走了,他哪里有心情打球啊,你说是吧,唱哥?”说话的男生一只手搭在主唱肩膀上。主唱推开那只手,“拉倒,再叽叽歪歪下次让你在班级友谊比赛里出丑,班级友谊赛别怪我不手下留情。”“唱哥饶命,不说了不说了。”几个少年拿起外套忘肩膀上一提,回到了各自的班级。



离午自习开始还有好长时间,主唱做贼心虚地溜进教室,不敢往第二组看,“咳咳。”炸炸轻轻咳嗽一声,主唱立刻直起身子无辜地挠挠后脑勺,“那个,炸哥,马上天凉了记得多穿衣服....”主唱战战兢兢地说。“天凉了,你也该好好学习语文了。”炸炸淡定地喝一口热水,“上学期期末考语文几分?”“四....四十二。”炸炸差点把水喷出来,“你不行啊,我辅导了你一个学期好吧?”“我好歹也进步了,我之前都考二十七的....”“行吧行吧。那个字念飒,不会念也不要分开来念啊!?显得你很没文化。”“知道了知道了,炸哥我错了。”


飒飒坐在炸炸后面,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LA~VI~LA~VI~LA~VI~夜降临播种,宽宥宽宥~”钢琴曲子起,卷儿靠在丸子肩膀上安详的睡着。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