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B48——光与影(55)


坂本回去了,岩立沙穗临走前笑嘻嘻地鞠躬说:“今天真是打扰了。”冈田奈奈没有回话直接关上了门,她再也不想看见他们两个了。

冈田整晚都没有睡好,只要一闭上眼睛,眼光如刀的坂本和笑面虎的岩立就会立刻出现在眼前继续审问她,第二天工作时也是恍恍惚惚,更讨厌的是最近也没有什么工作能分散她的注意力,说到工作,自从警视牺牲之后就完全陷入了停滞状态,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回家的时候有坐过了站,好不容易走到家门口,现在她在想刚才为什么没有趁机卧轨自杀,因为坂本和岩立已经在门口等她了。冈田一句话没说开门进屋,生无可恋的坐在了餐桌边,那两个人也不客气同样一言不发的跟了进来。

唱白脸的坂本先说:“我们还有几个问题。”

“emmmm?”冈田似乎是没听懂,语气拖得很长,她眼神涣散盯着桌子,用右手拍了拍头,像是回答又像是自言自语的点头轻声说:“嗯”。

坂本扭头看岩立,食指敲了一下,中指敲了两下,表示2-1情况——假装精神失常逃避拖延审讯,岩立右手捋了一下头发代表意见相同。

冈田没有理会他们,她自顾自的站起来从冰箱拿出了一听啤酒,没用杯子直接就喝了起来,完全无视坂本二人。

坂本一手把啤酒夺了过来,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用近乎愤怒的语气说:“收起这些无聊的把戏,加藤玲奈的保险箱密码是什么?”

坂本的经验很丰富,冈田没疯只是不想搭理他们而已,所以她听到保险箱时立刻就有所反应,只是语气还是很有气无力:“我说过了,黑羽部长的权限不够。”

“我说的是加藤警视长的,不是你的。”

“什么?”警视的保险箱?冈田皱起眉头开始回忆,老家和公寓都没见过有保险箱的事。

坂本持续施压:“加藤警视长在江户川银行有一个保险箱,却从来没有作过任何汇报,你知道多少?”

她老实回答:“我从来没听说过。”

“那么你到底做了什么,两个月你到底做了什么,天天在办公室等下班?”

“我在追查杀害警视的凶手。”

“你查到了什么?”

“根据那个脚印和现场录像,我们锁定了几个嫌疑人……”

“够了!”坂本粗暴的打断了她,“这都是搜查一课查到的,我是说你,你——加藤警视长的继任者,搜查二科女性犯罪特别对策班代理管理官查到了什么?”

冈田说不出话来了。

坂本说完拍了一下桌子,“敌人很可能就在警视厅内部,熟悉警视长的生活起居,利用了这些习惯作案,想要抓到凶手就要和凶手一样了解警视长,她什么时候起床,她什么时候吃饭,她喜欢吃甜还是吃酸,她上下班什么路线,她最喜欢哪个停车位,如果你是凶手会怎么动手?”

冈田还是没说话,她以前在组织对策部工作,做后勤资料分析还行,深入一线调查取证她还差的远,只注意了案发现场的取证,生活方面她根本没有想到,警视虽然经常和她们一起吃喝玩乐,可是私生活方面知之甚少。

“你为什么不说话,什么意思?”坂本敲桌子的声音令她烦躁的不行,“不知道就要回答!”

冈田还是沉默,岩立又说话了:“警部,请适可而止。”

坂本停止了敲桌子:“什么是适可而止,一个职业组的警视被杀,两个月来竟然毫无进展,部下是一问三不知,适可而止的应该是她的愚蠢吧!”

冈田拍了一下桌子倏地站起来,她想说她找到了卧底,可是这件事绝对不能这样让第三个人知道,况且她也是因为愚蠢被甩掉了,于是她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坂本听到之后反而平静了下来,他看也不看冈田:“加藤警视长在江户川银行有一个保险箱,号码是1830,密码是什么?”

“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件事。”

坂本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尽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在我的意料之中,现在你家里所有和加藤警视长有关的东西我们都要带走。”

“好啊,你可要注意保护这些书,有些书很久了。”

坂本搬走了那些旧书,冈田连夜叫田野优花和入山杏奈开会。

“坂本什么时候找的你们?”

入山回答:“两天前吧,大约是九点,我正好吃完晚饭。”

田野接着说是:“我是大约十点半,我正在看书。”

冈田开始算日子,自己买书是23号,第一次遇见坂本就是25号下午八点,也就是坂本调查完自己就马不停蹄的调查了她们,“那么你们都说了什么?”

入山杏奈说:“他们问了一些警视的经济问题,尤其是和你是否有经济来往,我说不知道,只知道每次出去玩都是警视结账。”

警视结账才是不平常的地方好嘛,以她的家境怎么来的钱,她继续问:“房子呢?奥运度假村宅子的事没问吗?”

“他们没胆子问那里,有什么流言蜚语就到邻居家里引起恐慌就不好了。”

冈田扭过头问田野:“那么你们聊什么了,尤其是保险箱的事。”

田野避开冈田的眼光:“嗯,那个保险箱是警视的。”

“为什么以前没听你说过。”

“警视交代我,这个保险箱绝对不能对第三个人说起,即使是我父亲都不知道。”

“那你怎么就告诉坂本了?”

“我不得不说,他拿出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威胁我,我……我没办法?”

“现在我被搞得很没办法。”

“我很抱歉。”

冈田也不去看她:“我可不想以后要靠威胁才能听到你的真话。”

“那也是你的本事。”

冈田气的牙痒痒却又无计可施,只好说“我们去看看那个保险箱吧。”

“什么时候?”

“现在!”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