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以小见大,什么是Kira?

       写在前面:在这个国庆终于有时间把网友们吹得神乎其神的智斗巅峰看了一下,由于某些名场面,在观看之前还是了解部分剧情,所以在L死后我就停下来了。当然感觉剧情不够精彩也是一方面,不过我不喜欢逆风输出,在这里就不谈了。重点在最后一部分

开头见结果

  先说结论:月和L的战斗一定是月获得胜利。笔记骑脸怎么输?(虽然有些马后炮的嫌疑)

       理由其实很简单,月只需要动动手指就可以杀人,L方面除了犯人死亡的相关信息和犯人身份以外什么都得不到,不是吗?也就是说只要月不在杀人或者保持曾经的操作不变,L方面就不会获得更多的有用信息。由于日本存在公共场合的大屏幕电视,连到底有那些人获知罪犯的信息都不确定,也许L按照最开始的方法(区域放新闻),一步步缩小范围,有可能找出月吧。

      但是,就算L找出月又怎么样呢?只要L不知道死亡笔记的存在,换言之,月把笔记藏好,L又能怎么办呢?我们也看见了,L也只有监禁嫌疑犯,让他们自己认罪这些手段,哪怕监禁后不在有案件发生,L也没有直接的证据,L有的只有他的推测和一些间接的证据。

Whodunit = Who (had) done it?      L认为是月
Howdunit = How (had) done it?      ?????
Whydunit = Why (had) done it?      犯罪者当死

其中,L根本无法解读出Howdunit。

L自己也承认了:一直怀疑月,也只是实在没有其他怀疑对象了。L大概是认为

除掉所有不可能的,无论剩下的结论你多么不能接受,它就是真相

可是无论L的推理多么完美,L仍然缺少证据。罪犯认罪也会被指责屈打成招。毕竟面对的是非人之物,这场战斗从一开始L就注定失败。(L是否会死,取决于月的操作)


自认为神的月

  

       月和L,在我最开始的认知里是将这两个人放在警察和罪犯的立场上的,这是最简单的理解。L企图找出月的真身,并将其送上断头台(这里L认为只要找到人就可以知道手段)这是符合他的立场的。但是月的行为却不符合罪犯这个立场,月想要杀死L。乍一看还挺符合常理的,但是我们在现实中想一想:罪犯和警察的对抗应该是以逍遥法外为最终的胜利的,嚣张一点的则是继续他的胜利,哪里有罪犯会去杀死企图找到自己的人的?除非是已经找到自己的人,普通罪犯会逃,穷凶极恶的会反杀。月要杀L,这不是罪犯应该做的事。

        问题其实出在月,他不认为自己是罪犯,他说他将成为新世界的神。在月的眼里L的行为就是犯人企图触及神的真身;是对神的亵渎;是凡人对神发起的挑战。这对于神是不可饶恕的,L必须死,作为神对凡人的警示——企图触及神(Kira)的下场。

Kira是什么?是罪犯,是神,还是...

我一直企图搞清楚,Kira到底代表着什么?月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存在的?DN到底写的是什么?

我在第二Kira的出现中获得了答案,在那个事件中有一个细节,在警察全副武装来接月的父亲回总部的时候

他说:“警察向Kira表明了明确的对抗意愿,我...我也要拿出勇气站出来说,这是正确的,这才是正确的态度,这才是法治国家所应该采取的正确态度,我的名字是田中原高树,我是NHN黄金新闻主播田中原高树。”

“法治国家所应该采取的正确态度”

从这句话,我听明白了,也明白了Kira和他的死亡笔记代表着什么。

他不是什么简简单单的罪犯,也不是什么狗屁新世界的神。就算高举着制裁罪犯的大旗,就算他的初衷是使人向善,但是也改变不了他的本质,他的行为就是宛如一个

恐怖分子

威胁民众,威胁政府,漠视生命,以暴力恐怖(死亡笔记)作为手段,只为达到自己的目的,成就自己心中理想的世界

DN通过一个全剧就一句话的一个配角表达出了主题和作者本人的态度:绝不会与恐怖分子妥协,哪怕他拥有非凡的个人魅力;哪怕他拥有恐怖的L般的推理能力、智商以及惊人而完美无缺的演技;哪怕他拥有死神的力量,也要斗争到底。

这是一部在2003年开始的作品,我不清楚那段时间日本到底发生过什么,或者只是单纯的因为911。但是极致的智斗不是DN想表达的主题,不管我的分析、我的理解是否正确,我有理由相信田中原高树的那段话是理解DN的关键,只从这句话里读出他的勇敢是远远不足的。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