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目】中岛美嘉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出道第10周年,中島美嘉宣布,因病暫停所有音樂表演。她得的病叫咽鼓管異常開放症,就是咱們坐飛機時耳膜鼓脹的感覺成了她的常態,只能靠聲帶震動感到自己的發聲,很難辨識外界音。


她幾乎聽不到自己的聲音,就拚命用嗓子,到最後連聲音都發不出了。
千里迢迢跑去美國治療,得到的結果是:無法治癒。這對一個歌姬來說,是天底下最殘酷的事。

美嘉每天坐在公園的長椅上哭,哭完練習發聲,練完繼續哭


然而誰也沒想到,她歇了半年就大張旗鼓復出,開巡迴演唱會,這到底出於怎樣的熱愛?誰都看得出,她哪是治病, 而是在練如何在聽不見的情況下唱歌。


這份熱愛很動人,但現實很骨感。聽不見自己的聲音,就沒辦法控制發聲力度,中島美嘉 從歌姬成了大家眼裡的行走的車禍現場。被批鬥得最猛的就是Music Station上唱新歌《花束》,跑調、高音破音,整個難以描述。

她唱歌有種視死如歸的決心, 雖然嗓子毀了,可現場高音從不含糊。
日媒都諷她:唱得鬼哭狼嚎。
唱完自己也笑了


歌手靠嗓子和耳朵吃飯,這兩樣東西壞了,隱退是最體面的選擇。 而中島美嘉選擇死磕。
她內心強大得可怕,嗓音不夠, 就用無限的情感填補。
2015年,中島美嘉開巡迴演唱會,穿酒紅色的紗裙,聲嘶力竭地唱《曾經我也想過一了百了》,這版不是最好聽的,但看完就能明白她說的“無限情感”。開唱前她朝舞台下獨白:為什麼世事總是不如意?為什麼沒有人來幫幫我?我要用我的歌聲,唱出大家的心聲。


找不到音準,跟不上節拍,她踉踉蹌蹌的模樣甚至有一點好笑,其實是在靠猛踩高跟鞋來打節拍,靠摸一摸音響的震動,來感知節奏
她用最笨拙的辦法,淺淺呢喃,時而嘶吼,嗓音早失去了當年的清亮,音色多了幾分金屬生鏽的質感,苦痛和熱愛,都揉雜在她的歌聲裡。

【传送门】中岛美嘉live 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中文字幕版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