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欢喜同人-凡英—《小情绪》第三十节 小幸运

 小欢喜同人-凡英—《小情绪》

第三十节   小幸运

南京大学那四个金字面前,方一凡和乔英子离得很近,“我这不是不放心吗?”方一凡连忙宽慰,接过大包小包的,“我这至少要送你回到宿舍楼底下才放心啊。”

“要你假讨好?”英子却分担了些东西,顺手和他牵在一起。

两人肩上迎着夕阳最后一缕温暖,享受了这临别前的团聚。

这两个月可是忙烦了方一凡,每次早出晚归,不过能有空和英子、父母磊儿视频一下心里就能好受不少。方一凡在里面耽得愈久,沉得愈深,越能看惯娱乐圈的声色。那导演不过是不服气自己的精力用在方一凡的这新人上,心里不舒服罢了。原计划能利用各种奢华各式刺激能把这年轻人引诱来,再好好摔打他一番,好出出气。但见他见得越多,却越反感这地儿,原本人艺那边也只是顺水人情没想着他还能想着回去当话剧演员。却没成想,这小子还真的认真履行,还真就只准备拍完就跑。这剧组原本没想着好好做,现在还真得下一番功夫了,说不定还真能弄成个完成度不错的作品。

“方一凡,你那下一部戏投资没拉成,没做成。”王导这下是有意放他一马了。

“谢了王导。”方一凡也不知道导演怎么就这么容易松口。

那导演看着方一凡,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那么容易心软了,“小方,你这式可能暂时不适应这个圈子,但你只要努力,前途无量啊。”

“导演,我可能是太幼稚,但总觉得感觉这行水太深。不像是追求怎么弄好作品,倒像追求取悦别人。而且不只取悦观众,还得取悦…”方一凡顿了一下,感觉说的话太偏激,“只是可能你们这种大人物觉得这些事小事,舍弃的不过小事一桩。但我没什么志气,还是想守住这些东西。想追求身段、气质、技术乃至艺术,可能这一生都追不到,但我还是想要这些。”

“人各有志吧。”搁以前王导这种制片兼导演的大人物早把这类夸夸奇谈的言论打断,让他该滚那儿滚那儿。但如今却涌出来一种异样的感觉,“我要是当初没走这条道,或许,没现在拥有的多,可能没现在这么战战兢兢、沉沉浮浮。”王导思绪起伏,方一凡也没动,这类人思考的时候最烦别人的吵闹。

    “最后一班岗你给我站好,路演的时候我正式放你走,这也是个好的话题,可以最后炒一把。”导演说罢,眯起眼,摆摆手让方一凡走。

   方一凡从导演那出来之后,如释重负,脚步也轻快了不少。导演看着不禁纳闷,“还没见主动放弃红的机会,还这么开心。”

    还没等毕业,方一凡就因为路演的缘故回了一趟北京。下了飞机,也没回家,倒是大悦城一圈下来,连出门的精力也没有,往剧组安排的酒店里一住,睡了一觉,还是拿出手机看主界面才想起自己身在何处。

说巧不巧,方圆的视频电话已经来了,“儿子,不用多说了,我就在下面,你在哪个房间。”

方一凡也只能报房间号,招呼老爸上来,没成想就方圆一个人上来,还提了两罐啤酒。

“瞒着你妈来的,知道你明天就又飞了,和你聊聊。”方圆立马拉开了一罐,递给方一凡。方一凡连忙接了,见酒店里茶几上有花生瓜子之类。连忙给方圆递了一把。方圆正好开了另一罐,伸手接了,“还是儿子长大了,现在回北京到家门口了还得老爸看着娱乐新闻才知道。”

“这个工作节奏就这样,我就怕以后总是这样,才准备和它断了。”方一凡说着有些郁闷,闷了一口,“而且还有好些身不由己,各种交换,飙车、斗富、滥交,我只觉得太黑太浑。”

“我也不知道我儿子怎样,也就来看看,那年我儿媳妇…准儿媳出的事让我现在都害怕,生怕你在这么难的圈子里混出什么状况。”方圆还是很担心方一凡的心理状态。

“没事,爸,我没志气,大富大贵不求,以后能在这维持个不上不下的收入,能给您两位分忧,能顺顺利利和英子走到最后就是我最高追求的了。毕竟我能有您这样的爸爸,有那样的妈妈还有我的英子,磊儿,那些朋友就已经是很不易地幸运了。”方一凡终于把这些天的心里话都倒出来了。

方圆和方一凡的父子局最后很圆满地结束了,第二天方一凡还是跟着剧组跑去了成都、重庆、扬州、宁波,最后上海。之后回到南京的时候,已经五月中旬了。

“这回还是很有赚头的,感谢老天呀。”下了飞机方一凡还在感叹,“这部作品还是我已经做到自己目前最好了,也不遗憾。”果然炒作出的热度来得快去的也快。出来了,果然再没有真假粉丝夹道相迎了,不过却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英子大人,您怎么来了。”方一凡拉着箱子,却飞快奔上去。

“这不是唯一一个真爱粉来恭迎我们方猴儿了吗?”英子笑言。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