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日 红日(连载15)

第十五章:巨炮末路

        清晨,就在良子她们偷袭黑森峰的同时,在岛屿南侧丘陵地区驻扎的尹小蕾一行也遭到了袭击。

          “对方的身份查明了吗?”尹小蕾一边指挥功臣号倒车进入背坡一边在无线电中询问。

         “正面是继续高中的BT-42和三号突击炮,侧翼身份不明,只能看到一辆奇怪的坦克歼击车和IV号G型坦克……”无线电中,塔娜的声音有些焦急,“队长,再这样下去我们都得损失在这,到底是进攻还是撤退?”

         “先不着急,告诉大家不要贸然进攻,优先攻击对方无掩体掩护的车辆!”小蕾队长趁此机会悄悄爬出战车,匍匐爬上面前的土坡,拿起望远镜朝西侧塔娜说的方向看去。望远镜里,一辆类似追猎者的坦克歼击车正静静潜伏在树林中,旁边则能看到IV号坦克的梯形炮塔以及周围半圆形的裙板。在它们身后的树丛中,尹小蕾还看到两个蘑菇状的舱盖,看样子像是LT35轻型坦克的车长指挥塔。

         “轰!”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炮声,那辆坦克歼击车开火了,炮弹呼啸着从尹小蕾头顶飞过,击中了继续学院的一辆正准备冲锋的BT-7快速坦克,那辆坦克冒着烟歪歪扭扭得停了下来,升起白旗出局了。同时,这一炮也震掉了战车上遮盖的树枝和伪装网,露出车体侧面的吸血蝙蝠标志。

          “伯爵高校吗……”还没等尹小蕾反应过来,一颗塑料子弹擦着她的耳边飞过,直直扎进她身边的土地。尹小蕾马上意识到这不是战车道比赛,附近可是有敌方的狙击手的,她马上翻滚下山坡,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自己的坦克里。

         “狙击手,距离不明,九点钟位置!”尹小蕾话音刚落,又一颗子弹砸在了坦克的炮塔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我看到了,九点钟,90米外松树顶!”夏实一边摇动主炮的手轮一边说,“雪绪,能把战车往前挪动一下吗?”

        “轰隆!”一颗榴弹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削去了那棵树的上半截,可纷纷落下的树叶碎枝中并没有看到人影。

        “难道说……”机枪手幸子的表情中露出一丝恐惧。

         “不会的,”夏实一边将下一枚炮弹填进炮膛一边摇头,“刚刚我装填的是专用的对人员炮弹,之前不是用假人实验过吗?所以,狙击手一定已经离开了。”


          “糟糕,后面!!”尹小蕾的喊声把大家吓了一跳,夏实闻声赶忙回转炮塔,在瞄准镜中,她看到一辆有着方形炮塔的轻型坦克不知何时绕到了,正向她们直冲而来。

        在小蕾队长的指挥下,功臣号一边转向一边向侧线的斜坡冲去,在会车时,车里的所有人都听到一阵奇怪的音乐声。虽然听上去若有若无,但这种音乐声却一直持续着,回响在战场上空。

        “这种时候谁会有这闲心?”机枪手幸子一边操纵前置机枪压制着继续学院的步兵一边抱怨,“还是古筝?”

          “不,不是古筝,”尹小蕾在来日本之前曾经接触过古典乐器,她很确定这不是古筝的声音,“古筝的音色没有这么……”

          “是康特勒琴吧,”无线电中传来岛田梅的声音,“对面继续高中的队长米卡经常抱着那东西,她似乎是用那种乐器的声音进行定位。”

          “类似于声呐?”尹小蕾问道。

         “是的。”岛田梅答道,“不过,队长,兰那边快要顶不住了,我们已经有一辆CV38被击毁,如果西侧伯爵高校的战车发动突击的话我们恐怕就很被动了。”

           “我明白。”小蕾队长放下无线电,她看向战车里,寻找着什么,突然,她的目光定格在一样东西上,如果用这个的话……

         尹小蕾从炮塔侧壁上取下那样东西,打开指挥塔舱盖后对其他人说道:“各位,堵住耳朵,我想到办法了。”

          “唢呐?!”夏实有些惊讶,“这个能行?”

         “我也不确定,但总比坐以待毙好!”尹小蕾握着唢呐,努力回想着她的爷爷曾经教过她的技巧。

         凄厉的唢呐声紧跟着出膛的炮弹从炮塔中射出,如同利剑一般斩断了康特勒琴的声音。虽然对方依旧死缠烂打,但动作已经明显不如刚刚灵活,几轮对射后,双方依旧在原地绕圈,倒是赶来支援的另一辆九七中战和继续学院的一辆T-34/76成了对方的替死鬼。

         “该死!怎么还是这么难缠?!”尹小蕾看着依旧在灵活躲避炮弹的BT-42,心里忍不住骂道。

         “队长,我们尽力了,伯爵高校的车队开始突击了。”无线电中,岛田兰的声音很是焦急。

        “队长,申请全车队集合!”塔娜也有些紧张,两所学校的队伍正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包夹过来,企图和红日高中在这片丘陵地区决一死战。

        面对这种情况,尹小蕾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但她明白,如果此时的决定稍有失误,整支队伍都将葬送在这里。


         “呼——轰隆!”伴随着一阵破空声和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成吨的泥土腾空而起,如同下雨一般砸在正在争斗的战车上。然后,又是两发,刚刚还热闹无比的战场瞬间一片死寂。

        “怎么……回事啊?”尹小蕾爬起来,想要打开舱门,却发现顶盖被什么东西卡住了,她拍拍倒在身边的夏实,用脚踹了踹晕倒在前面的两人,总算是将大家全部唤醒。雪绪发动战车,使劲往前一冲,只听见哗啦哗啦的声响,同时伴随着呛人的烟尘从战车的各个缝隙渗入。

        舱盖总算能打开了,尹小蕾小心翼翼地爬出战车,之间刚刚的战场被一层泥土覆盖,所有的战车都被埋在泥土中,白色的小旗从伯爵高校的元帅坦克歼击车车顶升起,同时,继续学院的两辆三号突击炮也未能幸免,被弹片击中彻底出局。红日高中虽然没有战车出局,但步兵组却有不少人被炮弹波及后出局,雅美和塔娜的战车也被埋在土堆中,清理也需要不少功夫。

        大家不约而同地停止了战斗,合力拯救着各自的战车和人员。尹小蕾看到翻倒在一边的BT-42毫无动静,害怕出事,赶忙从车边取下工兵铲和继续高中的队员们合力铲了起来。

        “里面的各位情况怎样?”刚刚露出战车的驾驶舱口,尹小蕾就一脚踹开舱门,朝里面喊到。

        “没……没事。”米卡满身尘土的爬到近前,“不过米科的头被磕伤了,能帮一下忙吗?”

        几人手忙脚乱地将三人从战车中转移出来,了还没等大家松一口气,那种恐怖的破空声又一次出现了。

         “卧倒!”尹小蕾赶忙按住身边的两人扑倒在地,强烈的气浪和冲击波再次袭来,一瞬间,尹小蕾觉得鼓膜刺痛,世间的一切声音都仿佛被抽走一样,只剩下强烈的嗡嗡声,好一会才回复正常。

         “各位,我有个建议!”尘土散去,伯爵高校的队长五十岚站上一个土堆,冲大家喊到,“东侧树林里有一片伐木场,我建议大家停战,联合起来去到那里商量对策……”

         尹小蕾看向站在一边的米卡,她赞同这个计划,米卡点点头,大家暂时放下了对对方的敌对,在各自队长的指挥下利用炮击暂停的间隙组织一切有生力量快速撤进了树林中的伐木场。


         “白头山女子学院?”伐木场的一栋建筑里,尹小蕾、五十岚和米卡等各队的指挥人物聚在一起,讨论着从天而降的不明炮击,虽然尹小蕾还不能完全确定,但她认为这件事十有八九和那个刚成立不久的学校有关。

         “我和她们的队长有过一面之缘,”米卡拨弄着康特勒琴的琴弦,仔细清理着琴上的泥土,“我不喜欢她,太过狂妄定会自取灭亡。”

         “这点我同意。”夏实在一边点头附和。

       “不过,这种武器居然能获得战车道联盟的许可还真少见,”五十岚挠挠头,她也听说了有学校引进了谷山大炮的消息,“这东西就像卡尔臼炮一样,连封闭的车身都没有。”

         尹小蕾叹了口气,说道:“听说这个叫朴雪姬的队长家里有些政治背景,不然就凭她们本身连建校都不可能,更不用说引进谷山大炮了。”

          “背景?”野咲有些迷糊。

         “听说她的父亲是个脱 北 者,”塔娜看着手中的记事本,“原来在北边的时候军衔不低,恐怕和这个有关吧。”

          “算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塔娜打住了这个话题,“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她们在哪?又怎么知道我们在这?”

         “因为这个!”咣当一声,一架失去动力的模型飞机被扔到几人面前的桌子上,飞机上还绑着一个微型摄像头。几人抬头望去,只见一位身穿伪装网的女孩站在门口,她的手中还握着一支带有PU瞄具的莫辛纳甘步枪。

        “崛江学姐,这是你的战利品吗?”米科走上前问道。

         “她是……你们的人?”尹小蕾觉得眼前这名狙击手可能就是当时在树顶狙击她的人。

         “没错,”米卡点点头,“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校生存游戏社社长兼战车道战术指导员的崛江泪前辈。”

         “前辈吗……这么说来的确在继续高中的战车道队伍合影中见过这个人呢。”尹小蕾看着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的狙击手心想。崛江环顾四周,转身面对尹小蕾问道:“你是红日高中的队长是吧,九七式中战车的车长?”

         “没错,不过……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你怎么会知道我就是队长呢?”尹小蕾对于对方认出自己有些好奇。

        崛江摇摇头,依旧面无表情:“对于一个几分钟前差点把我和那棵树一起轰上天的人我是不会忘记的。”    


        米卡起身来到两人中间,说道:“不介意的话坐下来谈吧,崛江前辈,你有侦查到对方的位置吗?”

        “不好说,”崛江用手里的步枪戳着这架被击落的模型飞机,来回摆弄着,“这架飞机似乎经过了改造,遥控范围大概在一到三公里左右,从我观察的航行轨迹来看可以判断她们的阵地大概在西北方到正北方的一到三公里处。”

        “范围太大了,能再缩小一些吗?”雅美在桌子上摊开地图,用铅笔画出了很大一片区域。

       崛江做了个无奈的手势,表示她也无能为力,这时,坐在桌子另一边的五十岚伸手够过那架飞机,说道:“借我看看。”

        “又是这些……嘶……”塔娜低声咕嘟了一句,尹小蕾马上掐住她的大腿,示意她安静。

        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尹小蕾看到那架飞机附近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紫色荧光,这些光点如同精灵一般逐渐包绕住五十岚,仿佛一道紫色的面纱。坐在对面的尹小蕾听到五十岚似乎正在喃喃低语,是在与精灵对话吗?可能吧。

        “队……队长……”雅美也察觉到了眼前的异状。尹小蕾握住她的手,示意她安静。

         一会,紫色的光就像出现时那样随风飘散,五十岚睁开眼睛,微笑着拿起铅笔,在刚刚的区域里圈出一个很小的山坡。“她们在这里。”五十岚微笑着说。

        “你怎么那么肯定?”塔娜一点也不相信眼前这个自称魔女的队长,当然,她也没看到刚刚的奇异场景。

       面对大家投来的好奇目光,五十岚只是微微一笑:“因为我跟这里的精灵交谈过了,是她告诉我的。”

        “呃……”塔娜翻白眼表示无奈,米科和亚纪也是一脸懵,她们似乎也没看到尹小蕾看到的东西。

        “如果每个人都能看到的话,精灵就不是精灵了,”五十岚像是读懂了尹小蕾心中的疑问,微笑着补充到,“不过,有时候看不到也未必是件坏事呢。”

        尹小蕾跟着一旁的野咲点点头,她同意五十岚的话,对于有些人来说,看到的太多有害无益。

        米卡拍拍手,说道:“精灵的话题到此为止吧,下一轮炮击可能马上就要来了,我们应该尽快确定下一步的行动。”

        崛江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泥土,边拉动枪栓边说:“我可以去侦查一下,不过,只有一个人的话恐怕会有些困难。”   

          “塔娜,你的战车已经能运作了对吧,”尹小蕾转身对塔娜说,“你和你的车组跟着一起去作为火力支援,随时与我保持联系。”

         “Yes,Madam——”塔娜敬了个军礼,不情愿地走出帐篷。  

        另一边,伯爵高校也派出了野咲和她的III号N型战车跟随,再加上继续高中搭载崛江的一辆BT-5,三辆战车轻装上阵,披上伪装网准备出发。

         破空声第三次出现,但这次,炮弹落在了离伐木场很远的地方,伴随炮弹爆炸的还有类似战车开炮声,不知又是哪所学校的队伍遭了殃。

         “出发吧,注意保持联系,祝好运!”尹小蕾顿了顿,在对讲机中接着说道,“让我们给那个乱开地图炮的狂妄之徒以狠狠的制裁!”


          “五十岚队长,这里是野咲,我们已到达预定位置,”十分钟后,放置在屋里的电台传出野咲的声音,“队长的占卜没错,我们在山坡附近发现了敌方的大炮,一共有六门,旁边还有……呃……这是什么战车啊?”

         “SU-100坦克歼击车两辆,九五式轻战车改造的弹药运输车三辆,坡下的废弃工厂中可以看到两辆T-44中型坦克和明哨,其余战车和兵力情况不明。”对讲机中传来一阵杂音,紧跟着崛江的声音。

         “原地待命,随时报告动向,注意对方暗哨,”米卡挂断无线电,对大家说,“各位,是时候出发了!”

         一阵阵轰鸣在伐木场里,三所学校的学生以最快速度集合,搭乘战车冲出伐木场,以最快的速度向着山坡方向挺近。

        “队长,九点钟方向有一支队伍正在向我们靠近,预计两分钟后接触!”雅美所在的尖刀组传回意外报告,“不过,对方没有攻击意向,似乎和我们的目的地一致。”

          “注意观察,随时做好攻击准备。”尹小蕾跺了跺地板,示意自己的战车加速前进,她想看看这支来意不明的队伍究竟有什么企图。

         两支车队越走越近,尹小蕾也看清了对方的真面目——那是桑达斯的队伍,打头的是一辆“地狱猫”和两辆“狼獾”,后面还跟着搭载步兵的两辆谢尔曼M4A1中型坦克。所有的战车看上去都是伤痕累累,随车的步兵也是满身尘土,看上去像是刚吃了败仗。

          “嘿,米卡!”尹小蕾看到凯伊从战车中探出半个身子,朝跟在她身后的BT-42挥着手。

        “凯伊?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尹小蕾见对方没有恶意,也探出身子问道。

          “怎么回事?”凯伊无奈地高举双手,“我们刚刚接受了来自重炮的洗礼,现在正打算去回礼呢。”

           “白头山女子学院?”米卡一边拨弄琴弦一边扭头问她。

        凯伊点点头,继续说:“你们恐怕也是吧,介意带上我们吗?”

        “当然不介意,”五十岚的IV号G型追上来,“不过,我们事先约定好了……”

         “不攻击是吗?”凯伊竖起大拇指,“Okay!”

        “那么,合作愉快!”岛田梅扒着KV-1的炮塔朝凯伊挥着手,表达着自己的欢迎。

        “队长,你觉得呢?”夏实一边转动炮塔一边问道,“我是说,现在的情况。”

           “既然大家都有相同的利益,我觉得问题不大,”尹小蕾缩回炮塔,抹了把脸上的灰后笑了笑“倒是那群家伙,她们惨了!”


           “狼獾和地狱猫跟随我们三辆队车插入巨炮阵地和厂房中间,切断她们的互相支援;亚里沙(另一辆谢尔曼M4A1车长)带着雅美和伯爵的LT-35和三号N型进入厂房区和对方缠斗拖延时间;三号突击炮和元帅坦克歼击车去到附近山坡利用背坡狙击厂区内的战车和工事;继续的ISU-152和红日的KV-1请现在与队伍脱离去往西侧高点歼灭对方的重炮,38t和CV33/38会去给你们负责警戒;至于侦查组负责在外为干扰并警戒其他队伍来混水摸鱼,大家都同意吗?”去的路上,尹小蕾将自己想出的安排通过红公共频道传递给大家。

        “同意!行动!!”无线电中,所有人异口同声。

         战役打响了。

         就在尹小蕾的队伍冲下山坡的同时,侦查组的三辆坦克快速登顶,同时开火击毁了两辆运送弹药的九五式轻战车。SU-100坦克歼击车刚转过车身准备开炮,却发现自己的侧面已经暴露给了冲到身边的IV号G型,“轰隆”一声巨响,一枚穿甲弹准确地击中了SU-100悬挂在车体一侧的副油箱。伴随着滚滚浓烟,几名手持自动步枪的乘员钻出已经冒白旗的战车,可她们还没有开枪,就已经被埋伏在山坡上的崛江全部收走。

          “小心,五点钟,T-44!”尹小蕾发现雅美的车后出现了一辆T-44,马上开炮压制。双方的炮声同时响起,T-44的炮塔刮出了底漆,BT-7的车顶升旗了白旗。

          “队长,掩护我们!”雅美手持56-2自动步枪和雅惠钻出战车。尽管尹小蕾操纵着同轴机枪拼命压制着对面的楼房,雅惠还是被击中了,退出了比赛,三姐妹中只剩下雅美成功躲进了厂房的死角。

          “后面!”米卡的BT-42突然狠狠地剐蹭住了小蕾队长的功臣号,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听到后方传来震耳欲聋的炮弹发射声,紧跟着剧烈的振动和爆炸,然后就是哗啦啦的土石塌方声。原来,炮兵阵地的一辆谷山大炮发现了正在进攻的功臣号等战车,趁着ISU-152装填的间隙,加大马力冲到了她们的正后方,直接对准战车进行了平射,炮弹直接命中了进行机动规避的BT-42,同时震塌了一旁的墙壁,将两辆战车埋进了混凝土堆里。

           “你们没事吧?”尹小蕾和她的三名车组成员爬出已经无法移动的战车,第一件事就是确认被直接击中的BT-42的成员是否有受伤。

          车里传出一阵琴声,随后,米卡打开炮塔后部的舱门,指着身上闪烁着红灯的防弹背心说道:“放心,我们没受伤,不过,不能跟你们决一胜负了,真是遗憾呢。”

           “没关系,以后一定会有机会的,”尹小蕾冲几人摆摆手,“那我们先走了,后会有期!”

          “祝好运,后会有期!”米卡拨动琴弦,弹奏起《Säkkijärven polkka》,“虽是对手,但却让人心情舒畅呢。”


         “大家一定小心,注意楼里的敌人!”几人借着刚才那辆谷山大炮被集火击毁时产生的烟雾从坍塌的洞口进入厂房。战车的轰鸣声和开炮的巨响遮蔽着几人的脚步声,但同时让所有人近乎失聪。

         一楼什么也没有,尹小蕾和夏实在另外两人的掩护下悄悄走上错层的铁梯,准备上到厂房的上层观察情况。

         “什么人!”尹小蕾刚刚探头,几颗子弹就迎面飞过来,崩在她身后的砖墙上。隔着铁制地板的镂空,尹小蕾观察到走廊对面有两个人正借住堆在中间的箱子向这边射击,她们使用的AK系步枪带着硕大的弹筒,贸然攻击的话无异于以卵击石。

        更糟糕的是,伴随着步枪的扫射,几颗模拟手榴弹从箱子后面飞出,直接在走廊的楼梯下爆开,虽然没人受伤,但却把楼梯下的两人吓得够呛,彻底暴露了位置。

         “这样不行,我们会被包围的!”尹小蕾大喊着,一边点射一边撤下楼梯。她对夏实使了个眼色,夏实心领神会。错层上的两人见尹小蕾她们撤退了,于是站起身一边开枪一边向这边冲过来,就在她们下楼梯的瞬间,密集的子弹从后面射中了她们的身体,让她们身上的蜂鸣器和报警灯闪烁起来。随后,楼梯后传来夏实略显无奈的声音:“那个,队长,拉我一把,这里空间太小,我……我卡住了。”

          几人继续在楼里搜索着,经过几次激烈的遭遇战,尹小蕾和岛田梅她们成功汇合,厂房附近的敌人步兵已经基本被肃清,但缺乏单兵反坦克武器的她们却被对方的T-44坦克压制在厂房内,毫无机动可言。

          两侧的ISU-152、三号突击炮以及元帅坦克歼击车在五十岚等人的掩护下消灭了四辆谷山大炮和外围掩护的SU-100坦克歼击车,开始向厂区挺进,和五十岚等人形成合围之势。

         “队长,我们这样太被动了,没有办法了吗?”雅美探头侦查又一次被打了回来,她有些无奈了。

            “嗯……”尹小蕾看着窗外驶过的T-44战车,一个有些疯狂的计划突然浮现在她的脑海中,“夏实,幸子,雪绪,雅美,跟我来!我们去开坦克!”

        “可我们的……”夏实看着尹小蕾,有些疑惑。

          “我说的是那个,”尹小蕾指着窗外正在移动的T-44,“是时候换辆新车了!”

         几人没再说话,在其他人的掩护下快速绕到掩体侧面。在T-44坦克开炮后回退的瞬间,尹小蕾率先跳上炮塔,夏实和雅美紧随其后。

          战车里的成员听到异响快速转动炮塔,企图将登上战车的几人扫下去。尹小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爬上战车车顶,一把拽开未上锁的舱盖,伸手抓住车长手中的冲锋枪,就势将冲锋枪拽出车外,同时用手中的冲锋枪冲着车内一通扫射。

         “你……你们是谁?”当尹小蕾和夏实先后跳进车内时,她们听到车内传来有些打颤的声音。

         “接替你们的新车组!”夏实说着扣下扳机,车里的驾驶员和机电手还没等开枪便被击中淘汰,这辆T-44战车现在已经完全处于尹小蕾等人的控制之下了。

          “3号车,听到请回答……”无线电中传来一个尹小蕾无比熟悉的声音,那是白头山女子学院的队长朴雪姬的声音。

         “抱歉,她们现在不方便接听。”尹小蕾从幸子手中接过话筒,冷冷地说完后结束了通讯。


         “各位,这里是红日高中的尹小蕾车组,我们缴获了对方的T-44坦克,编号003,现正式以车组为单位返回战场!”幸子将无线电调整至公用频道,广播着这个令人惊喜的消息。

         “厂区东北部发现正准备逃窜的T-44战车两辆,其中一辆似乎是对方队长的车。”塔娜通过对讲机说道,“队长,是否进行拦截?”

          “允许拦截,我们会从侧面和后部进行包夹!”尹小蕾在征询五十岚等人的意见后说道。

         “各位注意不要提前被发现,利用自身的灵活性和对方贴身近战!”五十岚通过无线电叮嘱道。

        “明白!”另一边的几人异口同声。

        “步兵那边怎么样了?”尹小蕾转换频道,问岛田梅。

         “没问题,我们把她们围堵在厂区内了,她们已经和战车脱节!”岛田梅那边也一切顺利。

        尹小蕾的T-44坦克在狭窄的厂区道路上快速前进,在一个丁字路口,她突然发现左侧地面出现了一个长条装的黑影,那个黑影也在快速移动着。她急忙命令雪绪急停,也许是因为不熟悉操作,战车没有停下,而是重重撞了上去。

        “咣当!”T-44战车狠狠地将对方顶在了墙上,那是一辆准备混水摸鱼逃跑的谷山大炮,也是白头山女子学院最后的重火力。

        “夏实,雅美,高爆弹,开火!”尹小蕾大喊。

        绚烂的火花从炮口绽放出来,击穿侧面的装甲板后正中大炮的发射机构,炮手和装填手从后面爬下战车,被赶过来的岛田梅等人直接击毙,最后的巨炮,也走到了末路。

         “接下来就是她们的队长了,”尹小蕾站在指挥塔中看着冒着滚滚浓烟的战车,冷笑一声,“走吧,我们去会会那个自大狂!”


        “队长,三点钟发现目标!”

        “准备射击,自由开火!”

        “轰隆!”

        “报告,敌方目标已被击毁!”

        “很好,还剩一辆,大家加油!”

        尹小蕾从指挥塔中看着左前方那辆正在疯狂逃窜的T-44坦克,心里只觉得可笑:奚落别人的时候不可一世,穷途末路时抱头鼠窜,典型的小丑!

        五十岚的IV号G型出现在T-44的右侧,她率先开火击中了T-44的炮塔侧面。炮弹被弹开了,T-44转动炮塔准备瞄准那辆IV号G型,这时,一辆III号N型从另一侧快速冲来,径直撞上T-44的侧面,75㎜主炮直接怼死对方的座圈后开了火。

         一声巨响后,T-44的炮塔不动了,但对方显然不死心,T-44一边后退一边快去转动车体,再次跳开五十岚和尹小蕾的炮弹后直接命中了III号坦克的炮塔,野咲出局了。

         “野咲,没事吧?”无线电中传来五十岚焦急的声音。

         “没……没事,”野咲断断续续地说,“抱歉,队长,我失败了。剩下的各位要加油啊!”

         “放心,我们会的!”无线电里的其他人异口同声,此刻,大家已经完全忘记了彼此的敌对身份,她们的共同目标只有眼前这辆负隅顽抗的T-44坦克。

         “ 各位,不能让T-44通过那座桥!如果她们过桥后躲进丘陵就更难处理了!”无线电里,凯伊有些焦急。

        当然,另一边,朴雪姬也清晰地了解这一点,她指挥着战车以最快速度左右机动躲避着炮弹,向着那座一车宽的大桥冲去。

        尹小蕾的战车冲在最前面,和桑达斯的“地狱猫”逐渐甩开了其他战车,她们已经做好觉悟,哪怕是撞,也要把朴雪姬的战车撞停!

          “准备!转!”在超过对方半个车身后,尹小蕾下令从侧前方并入,双方的战车狠狠撞在一起,幸子往相反方向拼命加大油门,使己方战车横在朴雪姬的车前,这样,即使到了桥边,朴雪姬的战车也会因为护栏的阻挡无法通过。

           “队长,主炮被挡住了,转不过来啊!”夏实拼命转动着手轮,可因为两车距离太近,主炮被对方的炮塔别住,根本无法转动。

          “别急,等她们停车我们就有机会!”尹小蕾拍拍夏实的肩膀。

         可是,令尹小蕾她们没想到的是,朴雪姬并没有停车,而是突然转向,顶开了尹小蕾指挥的战车,同时利用车体转向的机会给了她们一炮,虽然炮弹被车前的履带弹开,但还是让雪绪下意识停了车,眼睁睁地看着她们冲上桥头。

         “开炮!不能让她们逃跑!”四五枚炮弹呼啸着扑向朴雪姬的战车,她们的发动机被击中,车速也慢了下来,不过,她们仍有机会冲过大桥。

        “一群傻瓜,等一会到了丘陵地区,看我怎么……”朴雪挂满灰尘的脸上依然挂着嘲讽的笑容,不过,下一秒,一阵天崩地裂的爆炸声就在她耳边响起,强烈的震动将她抛向炮手,并将她们狠狠地按在了地板上。

          “不要停车!”朴雪姬趴在地上大喊。

        “不可能的,”驾驶员扭头看着她,“桥断了!”

         “什……什么?!”朴雪姬意识到大事不妙,她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当然,在桥边的尹小蕾和“地狱猫”车组也被吓了一跳,她们只看到一个巨大的火球砸向大桥,将水泥桥梁如同饼干一样捏成了碎片。当尹小蕾回头时,她看到远处的山坡上,ISU-152的炮口正冒出缕缕青烟,而她们的车长也钻出战车向尹小蕾她们挥着手,摆出胜利的姿势。

        “对啊,我怎么忘了呢?”尹小蕾笑着自言自语,“152榴弹炮本就是为了摧毁建筑设计的啊!”

         所有的战车集中到桥头,大家的炮口全部对准了朴雪姬的T-44,没有命令,也没有口号,各车的炮长心有灵犀地同时扣下了扳机。

        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后,朴雪姬T-44坦克被烈焰吞噬,车顶也升起了白旗。白头山女子学院,全员被歼灭。

       当朴雪姬灰头土脸地从战车里爬出来时,尹小蕾、凯伊、直美和五十岚正拿着自动步枪站在车前,在她们身后,是空空的灭火器罐。

        “我已经被淘汰了,”朴雪姬不甘心地指着战术背心上闪烁的红灯,“你们……还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只想告诉你一句话。”尹小蕾走上前说道。

         “什么话?”

         “多行不义必自毙!”

         “你……”

        “哦,对了,这辆战车会在比赛结束后还给你们的!”

        说完,尹小蕾没有再理会对方,而是径直走回了自己的战车。

        战斗结束了,几名队长再次聚到一起,讨论起散伙的问题。大家约定,从现在开始后有一小时过渡期,一小时后大家恢复敌对状态。

         “大家都没有意见了吧,”凯伊看着腕上的手表,“那现在开始对表,十一点四十分,三、二、一!”

       临别前,五十岚问道:“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然后,几位队长相视一笑,异口同声的笑着说:“合作愉快!”


         “队长,你觉得她们真的会遵守停站协定吗?”转移的路上,塔娜看着其他学校的队伍消失在视线中后,问尹小蕾。

        “如果连这点信任都没有的话,刚刚的一切就不会发生了,”尹小蕾看着树林后的浓烟,笑了,“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我相信她们。”

伯爵高校出现的元帅坦克歼击车又名马夏尔坦克歼击车,是罗马尼亚用缴获的T-60轻型坦克的底盘加装75㎜坦克炮的产物,其设计理念也影响了后来的追猎者


文中白头山女子学院的T-44战车和T-34/85同时期制造,是T-54的前身,未大规模制造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