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能使者》《神龙斗士》——SUNRISE这个公司好像就会做机甲番哎!

        “我的心,我的心,是那光能使者变换魔法!”这句经典歌词真的印证了我们90后一代人的记忆,“一刀两断,如意神剑!”这样中二的台词不知点燃了多少少年的中二之魂。每当我们回忆童年时,考试没考好,不能看动画片好像已经是那个年代最大的惩罚了。在这些经典熟悉的或用中文或用日文演唱的歌曲中,我总能找到快乐和慰藉。

       《光能使者》和《神龙斗士》都是日本sunrise公司制作的动画片,三癞子这个公司就是属于BANDA旗下,就是和各式各样的机甲分不开关系了,自从1976年作为独立的工作室开始发布作品,三癞子就很少创作和改编其他题材的番剧作品,主要就是机甲类的番剧,仅仅在进入2010年前后开始了几个非机甲类作品的项目,收到了观众们的好评。

我们熟悉的三癞子公司

      《光能使者》和《神龙斗士》两部番剧经常被人们混淆,因为的确在这样相同题材的动画,在很多方面有着相似之处。《光能使者》是SUNRISE公司在1989年制作播出的动画作品,矢立肇(sunrise工作室的集体笔名)和广井王子原作,井内秀治执导,共正传41集,其后还出过3集OVA和1集25周年纪念BD。其直译应为《魔动王》,大陆译作《光能使者》,大陆由辽宁人民艺术剧院电视剧部译制,在中国大陆的多家地方电视台进行了播放。而我们所看到的《神龙斗士》是由SUNRISE于1997年制作播出,但是我们看到的《神龙斗士》其实是《魔神英雄传》系列的第三部作品,同样也是由矢立肇和广井王子原作,井内秀治执导,共51集。其直译应为《超魔神英雄传》,之前还有两部作品分别为《魔神英雄传》和《魔神英雄传2》,大陆由辽宁人民艺术剧院电视剧部译制,辽艺把这部作品的名字译为我们所熟悉的《神龙斗士》,作为系列第三部这部动画并没有延续前两部的剧情,而是做成了一个独立剧情,只是沿用了大量前两部的人物,可以说是这个系列的一部外传。

《光能使者》宣传图


《神龙斗士》经典的神龙号

       两部动画主题都是拯救世界的少年热血套路,但是有不同于sunrise在之前制作的一些动画,如高达系列。那种从《宇宙战舰大和号》这样作品时代带来的冲劲和人类冲出地球奔向宇宙的思想早已不是主流,当时的创作环境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魔幻与科幻、玄幻的结合开始兴起,正是这样的几部作品把这样的基调确立了下来。设定背景的改编给了每一话的剧情上有个更大的发挥空间,不必在拘泥于考虑与现实的科学和规律是否差异太多,在故事上的创新开始多了起来,更多的情感被表达在一个个没有不受现实束缚的人物身上。

     《光能使者》的故事发生在公元2100年。公元2050年,月球在经历一次巨变之后(其实是一次战争),竟出现了氧气和水。50年之后,月球已被完全开发并成为适宜人类居住的星球。地球人遥大地第一次独自来到月球旅行,却遇上了一种罕见的月球生物——兔人。自称“长耳族人”的梅伊(梅婆婆)和咕哩咕哩是原本居住在位于月球内部长耳族的世界兔之月的原住民,然而从外太空入侵的邪动族强行霸占了他们的土地,因此祖孙俩为了找寻能对抗邪动族的光能勇士,来到了月球表面。大地成功画出光之魔法阵并召唤出光能使者,成为了第一位光能勇士。接着是在修炼旅行中的加斯,他成功召唤出风暴使者,成为了第二位光能勇士。最后召唤出波涛使者的长耳族少年拉比,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第三位光能勇士。一行五人从月球内部长耳族的世界兔之月(共分为六个区域)最外围的突破重重防守,众人的齐心协力到达了由顶天立地的巨人用双臂撑起的中心区域(最顶部主区域)——圣地露娜,并最终战胜了实力强大的邪动帝国,恢复了往日圣地的和平与安宁。

长耳族人梅伊和咕哩咕哩

        剧情在今天开来的确没什么值得讲的,就是一群少年在不断的奋斗中拯救世界的故事,但是在当时科幻还是属于硬核的年代,这种对于没什么科学知识或是科幻作品观看经历的观众或者小学生来说,的确是十分友好的作品。而在一步步的剧情推进过程中,作者也将一些相对来说比较深刻的东西潜移默化的加入了剧情之中,如在剧情中一条主线就是关于水的光能勇士拉比的身世问题,在第一次见到他的长耳时梅伊很是惊讶,但是拉比却一味的隐藏自己的长耳朵,后来的剧情中交代了拉比实际上是高耳族后裔,甚至生父还是高耳族族长。在杂志中有以“月之国 ——兔之月的王子殿下”这么称呼拉比。在《光能使者》的动画设定集中,我们看到设定的整体背景:长耳族原本居住在月球表面,信仰魔法的力量。后来其中有一支研究科学,头脑发达的长耳族分支,他们制造了能替换手脚的神像,解决了许多问题。为了追求绝对的力量,他们建造了巨大神像(就是暗黑大邪神)。其他长耳族惧怕太过强大的力量会招致灾祸,于是要求三大魔法师将火风水三种魔法阵合成一座光之魔法阵,成功地封印神像,并把制作神像一族驱逐到异次元空间。被放逐的一族自称邪动族,建立了一个基于力量信仰与暴力统治的帝国,誓言要向长耳族复仇。在长耳族之中诞生了魔动力(就是魔法)能力很强的一支——高耳族。高耳族提出为了防御邪动族攻击,建造光能使者,其他长耳族认为有危险而否定了这个提案,决定以纯粹的魔动力与邪动族对抗,结果抵挡不住邪动族的侵略。高耳族便用月神之力注入暗黑大邪神,解开了封印击退了邪动族,但也因神像力量过于强大,无法控制而开始失控,暗黑大邪神将月球表面化为一片焦土。长耳族用魔法的力量在月球内部制造了一个空间作为避难场所。其他长耳族以高耳族原本打算建造的守护神为原型,制造出了三台光能使者,最后终于再次将暗黑大邪神封印起来。本次大战过后让月球表面变成了一片死寂,因此长耳族决定移民到月球内部。并通过决议:把高耳族遗弃在月球表面,自生自灭,对内则声称高耳族已经在大战后灭绝。高耳族中有人反省祖先过于依赖力量的错误,但也有人因为被遗弃而憎恨长耳族,以古拉曼(TV版大boss)为首的群体就是后者,其实这个古拉曼就是拉比的外公。古拉曼跟邪动族合谋,先由他潜入月球内部,混入长耳族之中成为三大魔法使之一。然后开启光之塔,引邪动族攻进圣地露那,展开复仇计划。这次战役中守护兔之月的能源流到月球表面上,于是月球表面的空气与重力再次出现,就是动画第1话中太空人突然能在月球自由呼吸的场面,从此地球人就开始开发月球表面。长耳族兵败如山倒,被打败的三大魔法使的另外两人逃出去,其中一个就是梅伊,但他们都没有发现古拉曼是奸细。邪动族终于夺取月球,在圣地的古拉曼企图解开暗黑大邪神的封印,但光靠他的魔动力不够,他必须找到光能使者。同时来到月面的梅伊开始寻找起了能召唤光能使者的光能勇士。这些背景剧情除了一部分在3话OVA中透露,其他都是在剧情中通过各个人物,主角、配角、路人和反派的只言片语中透露出来的。这样大的设定其实也是花了制作团队很大心思的,作为一部上世纪的动画作品我们可以感觉到sunrise想做好这部动画的心情。

三名光能勇士遥大地、加斯和拉比

      《神龙斗士》的剧情安排上也是如此,一个小学生一次穿越一个拯救世界的使命,好像万能的日本小学生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但是在作为《魔神英雄传》的第三部外传作品时,他的剧情就显得更有套路了。解救了创界山危机的救世主战部渡被魔界之王偷走了「善心」,他因此变成了天天在神龙镇捣蛋的不良少年老大。后来,他被暂停一下大侠和小美强行带回创界山。渡从圣龙妃那里得知要再次拯救创界山,必须得到守护界层的圣神力量,因而与同伴们和龙神号一起踏上寻求各层守护神的旅程。同行的除了旧朋友之外又加上,爱钱的麻雀和跟随虎王的命令而同行的人偶圣树。一行人在守护界层中不断冒险,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解决各种问题,获得各个守护界层的圣神力量,分别为狮子、凤凰、剑王、月光和白虎,在冒险期间战部渡也在不断成长。

《神龙斗士》中的神龙号各个形态

       相比于在《光能使者》中的三机体设定,在《神龙斗士》中好像sunrise更明白了老板BANDA的意思,一个机体多种形态,既避免了繁复的设定问题,模型出的却更多了,这可真是双赢啊!而且在配角的刻画上,《神龙斗士》明显更加成熟,不论是暂停一下大叔的打电话召唤(有时候还召唤不来机体);还是作为一个人偶在小队中的圣树,作为一个人偶,表现这个人物时,使用的语言也是很能表现一个被托付的人的那种心情,他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我没有心。”在TV版43集中的这段对话让人印象深刻:多尔克举着剑对着圣树:“为什么,为什么我杀不了你,难道这样也是我吗?”圣树:“多尔克先生……”多尔克:“住口!你明白什么!我可是魔界的人啊!把敌人杀掉,只是为此而生的我……为什么!我已经没有身为魔界中人的资格了。”多尔克拔下剑来,想要自杀,而圣树冲上去抱住他,挡下这一剑,圣树:“变成这样……是件很不好的事吗?为什么,不可以拥有心呢?”多尔克:“你……你……”圣树:“我是没有心的,连受伤会感到痛楚的身体也没有,但是,现在想救你,不这么做不行……我感觉要这么做。”多尔克:“圣树……”“我没有心!”这句话在小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意思,但到后来才渐渐明白“心”对人的重要性,那是人的情感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在表现反派人物时也从两个方面刻画,比如多尔克这个角色,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少女,但作为多纳卡米大王长女,为了执行各种这个样的任务,经常戴着帽子及蒙面,总被认为是男性,表现出冷酷无情的一面。但在面对圣树的爱意时,却也表现出了少女的一面,纯真而真诚,最后逐渐最后取回了本心。其他角色的刻画亦是如此,追寻自己的心,不论是善心、真心或是欲望的心。

同人画师笔下的多尔克

        陪伴我们走过童年的这些作品之后其实也倾注了制作人员的大量心血,虽然在小时候我们可能并没有看懂其中的深意,在当下回过头来,去想想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啊!个人向整理和评论,有什么不足,请批评指正。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