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利机长》与《中国机长》现实操作中到底哪个更难?答案毫无疑问

国庆档的第一枪,打响了!!!

看完《中国机长》,有种感觉特别强烈:世界上最牛逼的机长就是中国机长!!!

经过戏剧化处理后都这么让人肾上腺素飙升,现实情况真不知道有多严峻。



还记得18年川航出的事,当时看到这个消息其实没多大感触,想得少没心没肺,没感受到事情的可怕,现在看完电影再回头想想真是能惊出一身冷汗。

我们都知道飞机失事的后果是所有交通类事故中最严重的,坠毁基本等同于全员丧生,但同时飞机也是所有交通方式中事故率最低的。

据统计,造成多人伤亡的飞机事故概率大约为三百万分之一,什么概念,意思就是说,假如你每天坐一次飞机,要连续坐上8200多年才有可能会遇到一次事故,这甚至比走路都要安全得多。

看完电影退场时听到有人说,以后都不敢坐飞机了,我只想说:可以,但没必要。



2016年的时候,美国上映了一部《萨利机长》,同样的空难题材,同样的化险为夷,同样的有原型事件。

我记得在《中国机长》刚传出开拍消息时,就有网友开始讨论这俩事件原型到底哪个更难一点,说实话很难比较,不同类型的事故,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处理方式,但为了有个稍明确的结果,查阅资料后,我给出自己的结论:

现实操作中,中国机长比起萨利机长更难。




我们从以下几个方面来探究:

《萨利机长》中是由纽约市拉瓜迪亚机场,飞往华盛顿州西塔克西雅图-塔科马国际机场,为普通航线。

《中国机长》中重庆到拉萨的川藏线是出了名的难飞。藏区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地区高寒,冰川雪山密布,气候条件又极其恶劣,冰雹、雨雪、乱流更是家常便饭。

所以这场比较一开始中国机长的航线就更为险恶。



《萨利机长》飞机在起飞一分钟左右时遭遇鸟群,致使双发动机失灵,飞机失去动力,此时飞机完全处于滑行状态,这种状况真是有心无力的典型,而且是在刚起飞不久后,高度在975米,直接迫降会有撞击市区的危险。

不过好在飞机时速并不快,只有370公里,且下方就有哈德逊河穿过,这就给机长提供了一个极难但可一试的方案。

最终机长在6分钟内将飞机迫降哈德逊河,创造了155名乘客全员生还的奇迹。




萨利机长在这种极端情况下的极限操作已经让人直呼不可思议,但好在飞机在低空飞行,驾驶舱安全稳定,并无外部极端条件干扰。但对比之下,中国机长刘传健所面临的飞机状况却要复杂得多。

川航发生事故时,驾驶舱右侧风挡玻璃完全破碎脱落,驾驶舱处于释压状态,而且此时飞机已进入高海拔地区,在9800米的高空,在零下40°的情况下以830公里的时速飞行。

除此之外,由于压差失衡,驾驶舱内的设备也已失灵,仪表盘损坏,自动驾驶无法启动,飞机在乱流中左右摇摆。

此时的川航正像是一个冬日里被人遗弃的婴儿,在绵延的雪山间忍受极端气候的折磨却找不到落脚的地方。所有乘客存活的希望都落在了机长的身上,但在驾驶室中的机长也正遭受着非人的折磨。




萨利机长情况危急,但好在驾驶舱一切正常,机长凭借专业技术与经验做出操作即可,但中国机长所面临的考验却是心理和身体的双重折磨。

风挡玻璃破碎脱落的瞬间,副驾驶徐瑞辰就被吸出窗外,9800米的高空中任寒风割在脸上。

整个驾驶舱也完全释压,要知道人在释压状态下所能承受的缺氧时间只有30秒,加上在这样紧张的情况下氧气消耗加剧,爆发式的释压还会使时间再减半,所以驾驶舱中的人必须及时带上氧气面罩,否则马上就会昏死过去,如果机长缺氧昏迷,那结局就会完全不一样。




除了缺氧以外,极大的温度差与气压差都让驾驶舱中的人面临着身体机能的极限考验。低压下,人的脏器会膨胀,耳膜会穿孔,血管都有爆裂的危险。

零下40°的低温会迅速冻伤肢体,还会造成活动不畅,机长每一个操作都异常艰难。而此时由于自动驾驶失效,还必须全部人工操作,这种困难可想而知。



所以综合以上三点,中国机长的现实操作难度显然比萨利机长更大。

当然这个见仁见智,也会有人从不同角度来论证萨利机长难度更大,但有一点一定可以达成共识——两者都是好样的!!面对空中事故能保证全员生还已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现实对比就不多说了,我们回到电影。

《中国机长》绝对是良心之作,作为一部献礼片,又燃又刺激,关键是让大众第一次在大银幕上了解到了我国的民航工作。我们很专业,面对危险我们能够应对,我们甚至比世界上大多数的民航机组都更优秀。

《中国机长》作为一部献礼商业片,不仅场面真实惊险,代入感极强,而且彰显了民族风范,激发了观众的民族自豪感。

更重要的是,《中国机长》也警醒着整个中国民航系统,只要乘客坐上了飞机,机组就有责任将乘客安全送达目的地。

就像民航界流传的那句话一样:中国民航不需要英雄,我们要的是安全!!!

最后献上“中国民航英雄机组”的照片: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