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抗日将军系列一——李杜

李杜(1880—1956)

李杜将军


字植初,辽宁省义县人,毕业于东北讲武堂,历任奉军连长,团长,师长等职,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时,任依兰镇守使兼东北军二十四旅旅长,1932年1月,日寇指使熙洽派吉林省“剿匪军部司令“于琛澄率军进逼哈尔滨,东省特别区行政长官张景惠暗中勾结日寇,伺机投降,哈尔滨一时风雨飘摇,岌岌可危,李杜毅然率领主力西进,于1月16日抵达哈尔滨,联络部分爱国将领组织吉林自卫军,任总司令,发表抗日讨逆通电和告民众书,表示在此形势严重之日,正我军人效命疆场之时,望我父老子弟,念国土之垂危,痛沦胥之将及,一致团结,共赴国难,敌忾同仇,义无反顾。之后,率部在哈尔滨、方正、依兰密山等地抗击日本侵略者,2月3日,日军重兵逼近哈尔滨,为保卫哈尔滨,李杜亲临前线指挥,战斗持续到2月5日凌晨,在日寇不断强攻下,自卫军损失严重,防地相继失守,李杜痛心疾首,已无力挽救残局,于2月5日撤离哈尔滨,率军退守依兰,1933年1月,自卫军失败后,李杜率部退入苏联,同年5月假道欧洲回国,参加由宋庆龄组织的抗日救亡运动。抗日战争胜利后,投身民主运动。新中国成立后,被推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四川省政协委员、重庆市政协委员。1956年8月23日因病逝世,终年76岁。

挽救国家危亡 奋起抗日

1931年9月18日,日本帝国主义蓄谋已久的侵略东北的战争爆发了。由于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使日本侵略者轻易占领了辽宁省。吉林省的军署参谋长熙洽为首的军政要员们不惜出卖国土主权,公然向日军投降,日军兵不血刃,于9月21日即占领了吉林省城长春,24日宣布成立以熙洽为首的伪吉林省长官公署,25 日熙洽正式就任伪省长之职,并发表与南京政府脱离关系的通电;还宣令吉林省所属各县部队必须服从“新政府”节制,这一函文发至依兰地区,各县署纷纷电呈镇守使,请求决策,李杜当即宣令:“拒不附逆,坚决抗日”。

熙洽公开叛变投敌的行径,使李杜义愤填膺,他立即以依兰镇守使名义向所辖各县发出通电,痛斥熙洽的卖国行径。呼吁各县军民团结起来,一致对敌,将日本侵略者驱除国土。要求各界协助部队维持地方秩序,积蓄粮草和军用物资,支援抗战。当时,李杜属下兵力有六六七、六六八、六六九三个团,分驻于依兰、佳木斯、富锦、饶河等地区,担负松花江下游和边防地区的警备任务。为了防止不测,他亲到富锦,将驻军团长、熙洽的亲信马龙图革职,改派他的副官长马则周接任。然后,他断然通令属下封锁松花江下游各县的永衡官银号、农业银行及财政税收部门的款项,拒绝向省城交纳税收,积蓄起来以充军备。他还召集全旅少校以上的军官会议,讨论时局问题,他在会上说:“日本用武力侵占我国领土,我们也必须用武力将他们赶出去。守土抗战,保国卫民是军人的天职,我李杜决不当汉奸,叫国人唾骂,更不做亡国奴,任人宰割”。“现在国难当头,大敌当前,军人不能苟且偷生,除了奔赴疆场,为国杀敌,报效国家之外,再无别路可走!”与会部属慨然响应,决心追随李杜将军揭举义旗,共赴国难。为了做好迎击日本侵略军的准备,李杜下令将分驻在松花江下游的各部集结在依兰附近整训,以待杀敌时机;并派人员整顿下江十三县的地方武装,设立自卫团督办处,组织民团以配合正规军作战。同时,积极筹集积蓄军事物资、弹药、粮草,登记民枪,以备战时之需。为了了解敌情,他派人密切监视敌方动态,将富锦的无线电台站搬迁至依兰,与张学良和上海、天津等地频繁联络,互通情报。同时密派人员往赴哈尔滨、齐齐哈尔、舒兰、阿城、榆树等地联络马占山、丁超、邢占清、冯占海、张作舟等将领相约抗日。又派原镇守使署副官长马宪章率步兵一团和炮兵、工兵、通讯兵各一连开赴阿城前线,接换在拉林受挫的冯占海的防务,并分出部队到哈尔滨以东的三棵树附近,监视哈尔滨动态。就这样,在日军压境、汉奸投敌、国土沦亡的危急关头,李杜将军临危不乱,沉着运筹,做好了一切应变的准备。

吉林伪政权建立后,熙洽、孙其昌一伙投降派分头向各地驻军将领进行拉拢和威胁利诱,极力招降。原吉长镇守使兼二十三旅旅长李桂林,延吉镇守使兼二十七旅旅长吉兴以及曾被撤职的骑兵师长于琛澄相继附逆,其属下的团长刘宝麟、马锡麟、王树棠等人也均成了投降势力的骨干,他们这些汉奸们明来暗去,四出活动,充当日本侵略者的走卒,拉拢投降派势力,卖国求荣的鼓噪声甚嚣尘上。

汉奸熙洽深怕李杜在下江树起一帜,千方百计拉拢劝降。先以伪吉林省长官公署参谋长一职诱惑李杜降日,被李杜严辞拒绝。后又派伪省木税局局长翟景儒到依兰力劝李杜附逆,

李杜不仅拒绝,还嘱翟景儒回去规劝熙洽“省识大体,勿充国贼”。熙洽仍不死心,他深知李杜雄才大略,又在将士和民众中有极高威望,如其归降,是他的一支臂膀;如其不降,将是他日伪政权的劲敌。于是他再度派翟某去依兰游说。李杜为稳住局势,置酒筵款待,并宣称:“彼此故交也,今夜祗可谈风月,幸无及其他,否则,足资烦恼”。翟景儒不敢再言,筵罢辞去。熙洽招降不成,便派人暗中去下江诸县诱降地方官员和部队头领,企图釜底抽薪,破坏下江的抗日阵营。李杜闻密报后,立即采取对策,在撤换马龙图之后,又撤换了桦川县县长,调力主抗日的同江县长张赐侯接任。同时收抚乡间义士王勇,组建民团参加抗日。

熙洽对劝降李杜仍不死心,亲自带人携礼品去吉林李杜家中,对李杜的夫人马氏和王者培进行威胁利诱。送来一套珍贵的宋代瓷器,一套黄金包头的象牙筷子,让王者培劝说李杜投降。并威胁:如李杜不降,激怒日方,李氏全家老小后果不堪设想。当时李杜的父母健在,二子李乐、李铁(即李凡)尚年幼。为保护家人安全,二位夫人不敢公然拒绝,只好假意应承,支走熙洽。王者培恐怕熙洽引日本人前来抄家捕人,当天夜里,携带动产,金银首饰和贵重之物,一家六口人连夜逃走,到依兰投奔李杜。

李杜听夫人讲述事情经过后,拿起那套宋瓷看了看,连声夸赞:“好东西,可卖不少钱。”王者培以为丈夫动了心,急忙说:“咱可不能做那留万代骂名的事啊!”李杜微微一笑,把熙洽送来的宋瓷、象牙筷子和夫人带来的贵重物品都送去变卖,充为军饷,竖起了抗日大旗。为了一心一意处理战事,让全家人化装成难民,令卫队长李发带几名卫士护送进关去天津躲避。当时李杜的三弟李雨霖任天津保安队总队长。家人走后,李杜将军已存有与国土共存亡誓与日寇血战到底之念。

舍身报国,李杜保卫哈尔滨


1932年2月1 日,李杜率部参加哈尔滨保卫战。日伪方面以5个旅的伪军和一个旅团的日军气势汹汹的杀向哈尔滨。李杜率部拼死抵抗,让日军付出了沉痛的代价。然而,在战斗的关键时刻,顾乡屯守军旅长王瑞华临阵逃跑,南岗守军将领也放弃阵地率部退入市内,自卫军团长白文俊、宋文清以及张景惠的警察总队阵前倒戈投敌,丁超则脱离部队,只身一人跑到张景惠的公馆里避险。李杜孤军奋战,独木难支,哈尔滨保卫战失败。

李杜将军并不甘心,招兵买马,于1932年4月在哈尔滨日军空虚之时,再次攻打哈尔滨,但由于依兰被日伪军攻陷,失败。

日军占领哈尔滨后,李杜拒不投降,带领残余部队继续转战黑龙江,直至完全失败,退入苏联。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