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农兄弟的兄弟,终究是和华农兄弟闹翻了!

  兄弟家鼠舍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用水泥砌成一块块单间,单间里放着竹鼠,避免它们打架。买鼠的人,一般都是下午过来,花个一两百块,买一只竹鼠,——这是两年前的事了,现在每只竹鼠要涨到三五百,——买了竹鼠,现场宰了吃喝,倘若多花点钱,便可以抓一只鸡,或者鸽子,一并烧烤了,如果出到上千块,那就能买一只上香猪,但来买竹鼠的顾客,多是想尝个鲜,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B站做UP主的,才镀进鼠舍隔壁的VIP套房里,要猪要鼠,慢慢地坐喝。

  我27岁起,就结束打工回来和我哥一起拍摄土味视频,我哥说,我样子不够凶,劝说不了村子里的兄弟,就在外面欺负叔叔和朋友罢。那些叔叔和朋友,虽然容易说话,但唠唠叨叨纠缠不清的也很不少。每次拿他们的东西他们都呜呼哀嚎,搞得我十分不得劲,我又不好意思学习我哥物理教导他们,只能落荒而逃。所以过了几天,我哥说我干不了这事,幸亏妈妈好说歹说,我终究是留下了,可以在家随意拍摄没有人管。

  我从此游手好闲,没事还可以挖挖我哥的墙角,例如吃他心爱的小胖,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我哥是一副凶面孔,摄影师小哥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到兄弟家,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兄弟是坐着吃饭被一群旺财监督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下巴剃得干干净净的。虽然穿的是短袖,可是又白又净,似乎每天都是手洗。他对人说话,总是“友谊至上”,叫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没有名字,大家便在华农兄弟的视频中,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兄弟!

  兄弟一出门,所有看到到他人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兄弟,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踩着自己的八二年摩托车,招呼着说:“拉客了,拉客了!三元一位,十元三位!”便露出憨厚的笑容。他们又故意高声囔道,“你肯定又被华农兄弟剥削了!”兄弟睁大眼睛说,“你凭怎么这样凭空造谣?”

  “什么造谣?我昨天亲眼看着你反抗华农兄弟,被吊着打。”兄弟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那不是被吊打,是物理教导,物理教导,朋友间的事,能算吊打吗?”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肝胆相照”,什么“友情”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了起来:门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讨论,兄弟原本不需要出来拉客的,但因为华农兄弟这茬,经常找他要公鼠,而且还不给钱,于是愈过愈穷,弄到拉客的地步。幸亏他养竹鼠特别厉害,特会生崽,经常产出熊猫鼠、黄毛鼠,可以赚一笔大钱。可惜华农兄弟越来越过分,什么熊猫鼠、黄毛鼠,来看过一次,第二天就成了他们家的了,如此一来,兄弟就失去了暴富的源头,便免不了骑着摩托车到处拉客。

  说起兄弟,他在我们村里,拉车的品行是非常好的,说拉一公里就是一公里,两公里就是两公里,从不胡来,有时拉过了,还会掉头,就是这样,兄弟满足了自己生活的基本需求。

  兄弟拉到一个客人,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客人问道:“兄弟,你这样拉车能养活自己吗?”兄弟看着问他的客人,显出了不屑置辩的神气。客人便接着问道:“那你怎么穷到拉客的钱比同行低了两倍啊!”兄弟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随遇而安、人要知足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围观的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山村小道上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很穷?不穷罢!”

  有几回,记者听说这些风声,也赶热闹,围住了兄弟,他对着话筒便坐了下来,记者们听完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眼睛直愣愣的,兄弟着了慌,便四处张望,弯腰下来说:“不说了,我不敢再说了!”直起身,自己摇头说:“不能说,说了挨打,言多肉痛!”于是记者们都在笑声中走散了。

  兄弟就是这样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我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镜,忽然说:“哥,你好久没去找兄弟了呀!”我哥不屑的说:“我不想去他那里了,他不给我竹鼠!”

  “哦?那你没有物理教导他吗?”我有些关怀。

  “教导了,没有用,他这次异常顽抗,竟自己发昏,要和我单挑,我这身板,左青龙右白虎,是他挑得起的对象吗?”

  “后来怎么样?”我问。

  “被我打趴下了。”

  “然后呢?”

  “谁晓得?反正家里的东西我是一样不落的全部搬到我们家了。”大哥不想多说,我想,这是兄弟的强硬态度,令他有些伤心。

  

  中秋过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着将近初冬,我整天到处跑,也须穿上棉袄了。

一天的下半天,我正从朋友家拿东西回来,看到兄弟和我哥坐在一起。

“早跟你说不要反抗了,你非要横,这下好了,什么都没了。”我哥有些责怪的语气。

“对不起,是我态度不好。”兄弟显得有些卑微。

“没关系,虽然我有着村霸的名号,但我们都是几十年的兄弟情,我还能跟你计较你的态度吗?”我哥长叹一口气,忧愁的样子看似没有释怀。

“不计较,也罢,那我能提个要求吗?”兄弟说。

“什么要求?”我哥警觉的站了起来。

“能不能把东西还给我,就当卖兄弟一个面子了。”兄弟颤颤巍巍的站起。

“我不认识你啊,你谁啊你?我跟你已经不是兄弟了!”我哥摆了摆手,让我送客,我走过去的时候,兄弟眼上蒙了一层白灰。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再见到兄弟了,或许根本就没有兄弟,或者,人人都是兄弟。

  我,也是罢。

PS: 关注√   点赞√   投币√   收藏√   分享√    充电√    评论√                          

原创不易,文章下任何一个按钮,都能支持我继续走下去,你的小手指轻轻一点,就能换来UP主最大的快乐!                                                   

UP主:竹鼠同人肥宅在B站独家原创撰写近三百篇华农兄弟和竹鼠的同人小说!讽刺、搞笑、玩梗等类型都有!                              

电脑版: 点文末“上一篇”或者“下一篇”继续欣赏,也可以点右侧“UP主的头像”查看最新同人小说!                             

  手机版: 点文章上方“UP主的头像”查看最新同人小说!也可以点右下角三道横线的圆圈图标看所有专栏!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