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别塔之诸神黄昏】偶遇角龙

       法兰西帝国之都,帕里普罗,居住了几千万人口的人间界最发达城市,也是帝国防卫最为严密的钢铁堡垒,其名传承于远古神明帕里之氏族,嘲讽的是远古留下的帕里雕像在神乐魅娅坐上元帅宝座时被本人亲自摧毁。

曾经在现场的人无一不对神乐魅娅的力量感到敬畏,她没有依靠任何的武器,只是单纯地挥动了几下右手,石像便四分五裂地散落开来

“我们是军人,我们只相信自己钢铁的意志,什么狗屁神明完全没有用处。”

她一贯我行我素地做法反而让她威名远扬,成为名副其实的帝国第二把交椅。

      “这里还是这么热闹啊”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一名戴着墨镜服饰夸张的少女感叹着,而她的相貌普通得在人群中甚至没有存在感,她一旁还跟着一位身着披风的少年,他则是宛如好奇宝宝一般不停地左看右看。

他们就是被彩虹结社送入帝都的海苔男二人,能完美骗过守卫的化妆也是独此一家了。

“记得千万不要把尾巴露出来哦!”海苔男轻声叮嘱着犬山“帝国与兽耳王国虽然停战了,但帝国人对于兽人的厌恶却是没有一丝缓和的余地。”

犬山点了点头就把视线转向了远处人群最为密集的地方,头上制御器轻轻动了一下,仿佛有了一丝躁动。

       “啊,是魅娅元帅!”“魅娅元帅肯定又满载而归了!”“那还用你说嘛”路人纷纷驻足迎接这支在大街中央前进的车队,尤其是车队正中心的黑色高级轿车,那是神乐魅娅的专属轿车。

与街边兴奋的路人不同,车内的军服女仆却是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对于路人的表现已经是司空见惯,头枕在一旁坐着睡着的海之女仆大腿上

“无聊,真的是太无聊了!”魅娅一边玩弄着阿库娅的天然卷一边叹着气“才刚停战,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借口,不过或许可以拿出那个东西。”她眼中闪过一丝凶色

就在军服女仆想着怎么把宿敌的兽族少女引诱进帝都时,她的右手突然开始不停地颤动起来,仿佛不属于自己了一般,交替闪烁着和她瞳色如出一辙的光。

       她瞬间脸色大变,她深知自己右手寄宿了多么强大的力量,一旦暴走,这个街区可能全要尸骨无存,更要命的是真要发生这样的变故,她无法保全一旁还在梦乡中的阿库娅。

好在这只发生在一瞬间,下一秒右手的力量又恢复了平静,宛如被驯服的小绵羊一般。

但魅娅隐隐感觉到了一股陌生而又熟悉的力量在与她的力量产生共鸣,打开车窗随着感觉看去,恰好四目相接。

赤红之瞳与蓝黄异瞳交汇在一起,军服女仆感到了一丝亲切,她用靴子踢了踢前面的座位,驾驶座上的军官马上心领神会地停下了轿车,副驾驶座上的文员急忙下车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街上围观的众人看到此景更加激动地欢呼了起来,然而少女根本没有理会激动万分的人群,她径直走到了一位少年的面前,露出少有的微笑“你的名字是?”

      “犬山玉姬!这是我的名字。”少年缓缓地说道,他的声音虽然低沉但充满了亲和力,少女挑了挑眉毛,这个名字和声音都有点熟悉,但一时间想不起在哪听到过

“不错的名字,要不要加入我的亲卫队?”

少女身后的文员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想进,面前这个少年居然受到了本人的亲自邀请。

“对不起,我还有事要做。”犬山果断而又坚决地说道,魅娅此时也是愣住了,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拒绝过她了,她拒绝别人倒是家常便饭了。

“有趣!”少女并没有勃然大怒,反而把手伸进了外套之中摸索着什么“如果改变了想法就来元帅府找我哦!”

一枚像是鱼板的徽章被她拿了出来,放入少年的手中“再见啦!” 少女挥了挥手便扭头走回车队中

身后形影不离的文员看着那徽章露出了无比羡慕的表情,那是神乐一族的家徽,拥有它几乎等于在帝都拥有了莫大的特权,不说能畅游一般人无法进入的高级特区,更重要的是见徽章如见她本人,不得有任何不敬。

        车队继续在人们的簇拥下前行着,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海苔男长舒了一口气,她和神乐魅娅可是熟得很,当初去湊将军府玩的时候经常面对面交流,要是被一眼认出来可就尴尬了,帝国元帅与帝国通缉犯的立场可是水火不容的。

“她,是我们需要的人选之一。”少年收起了徽章,在海苔男耳边轻声说道。“啊!?”她听到这话,露出了一脸无奈而又理所当然的表情

“不过这个徽章确实是好东西,刚才还在头痛怎么进入帝国图书馆的核心区域,这下方便了。”海苔男很快平复了内心

“毕竟帕里普罗全族,除了神乐一族权势滔天,其他族群都早已没落”犬山点了点头“只要能查到帕里普罗全族的族谱,我们就能顺藤摸瓜找到他们的后人了”

犬山正准备往帝国图书馆的方向走去,被海苔男一把拉住了,“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先去吃点好吃的吧,让你尝尝帝国的特色美食烤面筋。”他们两人便朝着美食区走去。

       空气中飘着各种美食的香气,店家热情的吆喝声也是此起彼伏,“请问两位要点什么?”店小二端着菜单伴着营业式的微笑问道“经典套餐两份”海苔男看都没看菜单,熟练地说道

“好嘞,请稍等一会儿”小二放下两杯热水便转身走进厨房,犬山看着这些陌生的事物,感觉十分新奇,海苔男也闲不住地拿出了笔和纸开始创作。

此时外面的人群突然开始骚动,犬山无聊得有些坐不住想去看看发生了什么,海苔男看着欲言又止的犬山感觉有点好笑“你去凑热闹吧,记得别走太远了”犬山点了点头,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费力地挤进密集的人群,少年看到了中心的空白区域上一个兽族少女跪着请求卖身为奴。

穿着的破烂却掩饰不了她的天生丽质,但半黑半白的头发和背后双头的尾巴则让人觉得有些诡异,他走近看了看她面前的纸片,原来这位兽族少女的名字是有栖玛娜,为了给家里病重的妹妹治病,愿意卖身为奴。

      “开玩笑的吧,这么贵”旁边一个痞子模样的人阴阳怪气地叫道“明明是下贱的兽族还想活成人样?再说你这细胳膊细腿的能干嘛?”四周围观的人都冷漠地看着这一切,并没人指责他的说法,倒不如说似乎很认同他的观点

而在人群之中一个戴着帽子穿着大斗篷的白发少女捏紧了拳头,她的背后背着的仿佛是被布条绑紧的巨剑。

人群越聚越多,甚至让这条街的交通接近了瘫痪,“干什么,都闲的蛋疼是吧,都堵在这里!”一个大腹便便的督察走了过来,背后跟着几个帝国士兵。

他一眼看到了兽族少女,眼珠子骨碌骨碌地转了两下,似乎心中出现了什么歪念头,“扰乱秩序,给我带走。”“是!”

几个帝国士兵逐渐逼近了柔弱的兽族少女,人群中白发少女的手已经搭在了背后巨剑的剑柄上,形势一触即发。

      “住手!”一个坚定的少年音突然从人群中传了出来,只见一位美少年走了进来,“你是谁?敢违抗我的命令!一起给我抓了。”督察看到有人阻拦似乎有些恼羞成怒,手有些颤抖地指着那名少年

“我是谁,并不重要。”少年把手伸进口袋,拿出了一个鱼板模样的徽章,督察的表情瞬间由不屑变为惊恐,忙不迭地趴在了地上,围观众人也是一片惊呼,继而全部拜倒在地上,见此物如见那个人,这是帝都的一条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规则。

人群中只有白发少女没有拜倒在地,她松开了紧握巨剑的手,看着那个在阳光下闪耀的徽章,眼神中透出一丝复杂的感觉。

“没事吧,你先起来”少年没看那些跪在地上的人,温柔地伸出手去想要扶起兽族少女,而当手碰到手时,他头上的制御器颤动了几下,接着他看到了少女的身后出现了一只古老巨兽的影子,它透出的气息强大无匹,头上巨大而锋利的角似乎在震慑着它的所有敌人,角龙。

      “先生愿意帮助我吗?”玛娜看到了一旁众人的反应,虽然她不懂那个徽章代表了什么,但是唯一能肯定的是这位少年的地位肯定非同凡响。

“是的,我可以帮助你,但我并不想要一个奴隶。”少年的眼睛从她背后的影子上移开,看向她那澄澈的眼眸。

少女刚想辩解什么,少年紧接着又说道“我想要一个朋友,你可以成为我第一个朋友吗?”他的语气坚定而诚恳,少女愣住了,经历了无数冷嘲热讽的她有些感动“如果我可以的话。”她哽咽地吐出了这几个字。

“帮助朋友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那我们走吧,得先去跟我母亲汇报一下。”拉起玛娜的手,无视地上还跪着的众人,犬山一蹦一跳地走了,人群中的白发少女却是偷偷地跟了上去。

那么究竟后面会发生怎么样的故事呢,且听下回分解。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