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了很久的朋友

程潇看到了在角落里喝闷酒的吴宣仪,走到了她身边。

“还是没有看开吗?和我说说吧,也许会好受一点。”

“好。”喝完杯中最后一口威士忌,吴宣仪才慢慢说出了她的故事。

“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像爱了很久的朋友吧。”


我们算是青梅竹马吧。以前在同一个小区,那时候我们家刚刚来到那个地方,我认生,又内向,所以就没什么朋友。每次看着别的小朋友在一起玩,我只能在一旁羡慕的看着。


记得有一次她们在一块踢球的时候,球滚到了我的脚边,那时候她远远的冲着我笑了笑,然后说“你能帮忙把球踢过来吗?”我听话的把球踢了过去,然后我看见她向我走过来,伸出她的手对我说“和我们一起玩吧?”。从那天起,我也渐渐的和别的小朋友一起玩,我也和她熟络起来。


也许是因为她是我交的第一个朋友,所以对她我格外依赖。不过我和她认识一个多星期了,我还是不知道她叫什么,而我也从来不主动去问她。每天我总是跟在她后面,看着她和别人在一起玩,陪着她聊天。虽然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我们依然玩的很开心。


一天,她带我去游乐园里去玩,我们几乎把所有的游乐设施都玩了一遍。我陪着她去鬼屋,坐过山车,即使我恐高,但我不想坏了她的兴致。做完过山车后我觉得我的胃里翻江倒海,难受的蹲在地上,她走过来问我怎么了?我只能艰难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胃疼。后来,她带我去了最近的医院,我觉得很抱歉,让她不开心了。她说没事,然后她说“你好傻啊!既然不能玩为什么要硬撑着呢?”我只会尴尬的笑笑说“我不想让你不开心。”她轻笑一声“傻子。”看到她笑了,我也不自觉的跟着笑起来。好像胃也没那么疼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吴…吴宣仪”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她的问题我总是容易结巴。

“吴宣仪?那我以后就叫你宣仪好不好?”

“好!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金知妍,你叫我苞娜吧。”

“苞娜。”

“嗯呐。”


虽然从小就能看出苞娜是个美人胚子,但是我没想到到了初中她会这么受欢迎。每天我都能看到隔壁班的男孩子成群结队来偷看她。有时候那群队伍里面还会有女生!?我在想为什么苞娜这么受欢迎,是不是她以后就不会和我玩了?有了这种想法的我,只能每天看着苞娜开开心心的收下别人的情书,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我生怕有一天苞娜就会不理我了,也许是占有欲在作怪,周五放学我第一次没有等她。回到家妈妈问我“怎么没和苞娜一起回来?”我觉得鼻子酸酸的,“她有别的小朋友了。”说完就跑去了自己的卧室,关上门,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不开心,就是不喜欢苞娜对别人那么上心。


也许苞娜也感觉到我的不对劲,她独自放学回家后,来我家找了我。因为对她的信任,我家的钥匙苞娜也有。我爸妈每天很忙,几乎见不上几面,饭一般是保姆做的。苞娜悄悄的走到我的房间,掀开我的被子,捧起我的脸问

“你怎么了?为什么不等我?”

“你都有别的小朋友了还来找我干嘛?”我有点生气

她笑了,是那种得意的笑。

“吃醋了?我又没说不要你了。”她抬起手捏了捏我的脸。

“你说的哟,你以后可不能不要我!”

“好,我说的。”


后来苞娜真的不怎么和别人玩了,有时别人给她递情书,她也只是笑笑,然后拒绝。别人问她为什么,她只是微笑着说

“我家有个小醋包。”

别人不懂,但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她这是在意我吗?因为这句话我开心了很久。


上了高中,我和苞娜还是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也不知道是不是我长开了,还是因为我那好性格,进入高中以后,我也会收到情书,男的女的都有。每次我收到情书的时候,我发现苞娜总是一副要把那人吃掉的表情。一天,我在苞娜面前数情书的时候,苞娜突然一把抢过我手里的情书,扔进了垃圾桶。我很不理解,问她

“你这是在干嘛?”

“某人不喜欢别人给我送情书,自己倒是收得很开心啊。”

“我哪有…我是打算还回去的。”

“哦?是吗?那你以后还收不收?”

“是她们要送”我有点委屈

“那你不知道拒绝吗?”

“那你呢?”

“要不是怕你吃醋,我才不会拒绝呢。”傲娇苞娜上线。

听了这话,我觉得我开心的快要起飞。我那时候以为苞娜对我也是喜欢的。只可惜现实给我泼了一盆冷水。


高三最后一学期,我本以为我们会在忙碌的复习里度过,可没想到出现了一个副会长这号人物,彻底打乱了我原本的预想。


现在我还是记得很清楚。那天午间广播,副会长在广播站说


“今天我想当着全校同学们的面表白一个人。她就是我们学校学生会的会长,金知妍。我喜欢你很久了,今年是最后一年,我不想留下遗憾,所以我鼓起勇气向你表白一次。你能和我在一起吗?”我本来还抱着看戏的打算,可当我听见他是要向知妍表白时,我心里升起一股无名火。我离开教室,冲到政教处报告了行政,然后又抢在行政到之前,到了广播站,一进去就给了副会长一拳。然后潇洒的离开。


“那后来呢?”程潇忍不住问。


后来那个副会长收到了处分,苞娜也有一段时间没有理我。我问她为什么不理我,她也不回答。只是又开始接受别人给她的情书,我知道以后很生气,也开始接受别人的情书,也开始频繁出入酒吧这类场所。越是临近高考,我反而更加放肆。苞娜也不来找我,我也无所谓,自顾自的生活。但我的手机通讯录里特别关心是她。微信置顶是她。QQ特别关心还是她,微博的特别关注也还是她。


后来苞娜还是来找了我,只不过不是她自愿的罢了…


“怎么了?”程潇默默看着吴宣仪,发现了她眼角的泪。


那天我喝醉了,酒保打电话给最近联系人。是她。那时候她来了,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心情,不过我猜大概是厌恶吧。毕竟我已经堕落成了那个样子…


她照顾了我一夜,第二天她和我谈了一次。

“你为什么变成这样了?”

“我怎么知道。”

“要高考了,你就不能好好复习吗?”

“好好复习干嘛?我考哪里都一样。”

“你就不想和我考同一所大学吗?”

我怎么会没想过,只不过我知道我自己和她的差距。何况那时候我认为她早已不再需要我。

“我考不上。”

“我帮你!”

她的语气很坚定,我也不好反驳。起码那段时间我们的关系又好像回到了过去的样子…


从那以后,每天我都会等着苞娜放学,每周放假,她也都会帮我补习。也许是因为苞娜帮我补习,也许是因为不想辜负苞娜的期望,最后一次模拟考,我的成绩突飞猛进,到了年纪前五。虽说理苞娜还是有些距离,但是考上和苞娜一样的大学是绰绰有余的了。


报考志愿的时候,我和我爸妈吵起来了。他们希望我能去商学院,好继承他们的家业。但是苞娜想要报考的大学不是商学院。所以,那一次我离家出走了。第一次彻夜未归。其实我哪都没去,就是在小区附近的公园里待了一会,因为我知道,我爸妈一定会去找苞娜,然后苞娜会来找我的。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苞娜在公园找到了我。她看上去好像有点生气

“为什么离家出走?”

“我…”

“你怎么了?”

“我不想考商学院。”

“为什么?这样就方便你继承家业了啊”

“因为…那不是你想考的大学。”

她看了我良久,拉起我。一起回家。一路上都很安静,只是她紧紧抓着我的手。


在我的坚持下,我还是填了和苞娜同一个大学。


到了大学我们更忙了,一个月也见不了几次面。那天,苞娜主动给我发消息

【宣仪,你周末有空吗?】

【有啊。怎么了?】

【我们见一面吧。我有事跟你说。】

【好。】


那一周我准备好了她喜欢款式的项链,我都已经做好了表白的准备。不过后来那条项链已经被我送给她了,以新婚礼物的名义…


“你们怎么了?你不是打算表白吗?”

“是啊。我打算表白。只可惜已经有人先行一步了。”


那天,我如约而至。苞娜在咖啡厅门口等着我。我手里一直紧紧攥着项链盒子,心里默背了好几遍等下要说的话,不过当我进去以后,我就明白了。


她拉着我走到一个长相精致的男生面前对我说

“宣仪啊~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对象顾北。”

听到那句话的时候,我觉得我的世界好像有一角坍塌了。我苦笑着,手从口袋里拿出来,点了一杯她最爱的冰美式。慢慢的品尝着它的苦涩…


后来,我再也没有去找过苞娜。我想她有了自己的生活,我也不该再去打扰她了。那时候,我认识了一个韩国的女生,她叫露朵,人小小的,很可爱。我们交往了,虽然她很美,也很好。但对她,我从没有心动的感觉。也许和她在一起只是为了证明,我没了金知妍也一样能够好好活着吧。我知道这样对露朵很不公平,所以我对她也是越来越好。


毕业以后,露朵回到了韩国,我也和她提出了分手,我不想耽误她。苞娜也依旧和那个顾北在一起。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某天,我收到一封邮件

〔我要结婚了,希望你能来。〕

字数不多,短短几字却足矣将我心里最后一道防线击败。


她结婚了,新郎不是我。我除去礼金,还送给了她那条我之前准备用了表白的项链,也算断了一份念想吧。记得她新婚那天,她对我说

“宣仪”

“你真的很好”

“我相信你会找到喜欢的人的”

“其实”

“我很喜欢你”

“作为朋友…”


是啊,作为朋友她是爱我的。可也仅仅是作为朋友!


“我们现在依旧有联系,不过仅仅是作为朋友。”

“如果,能早一点表白,是不是现在就不会是这样了?”

“我真的好爱她”

“以前是,现在依旧是。”

吴宣仪又点了一瓶威士忌,拿起来就往嘴里灌酒,这次连杯子都省了。


“你们之间可能就是那种爱了很久却只能做朋友的关系吧。”程潇心疼的看着吴宣仪,而心里却更加惋惜她们俩的感情。


其实金知妍程潇也认识,她们是同一个公司的同事。一天金知妍突然晕倒在洗手间,正好让程潇看见了,到了医院后,检查才发现金知妍竟然患上了白血病!程潇想打电话给顾北,可金知妍拒绝了,她说,他们只是有夫妻之名,无夫妻之实罢了。后来,程潇看到了金知妍的特别联系人ˉ吴宣仪。她想给吴宣仪打电话,可金知妍也拒绝了,她说

“我爱她,尽管我知道她可以为了我不顾一切。但是我快要到终点站了,她还早。我不想耽误她。就让她以为我们是爱了很久的朋友吧…”


我是真的爱你,但现实不容许晚告诉你。

那只能这样,

就让你把我们之间的关系当作

爱了很久的朋友…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