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蓝小剧场:当威尔士遇到成为人妇的欧根(终章)

      在酒馆事件后威尔士受到了惩罚。军政处的宪兵队抓捕了这个失魂落魄的亲王。当然那个海盗也还不到哪去,也进了班房。


      “是吗,威尔士被抓了。”欧根听到这个消息,她有些皱眉的看着胡德说“她被抓与我何干?”


胡德看着这样的欧根亲王叹了口气,自从上次她回来后就像变了个人。那股古灵精怪的可爱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来,威尔士她还是……”胡德没说话,她也明白威尔士对欧根做了什么“她真的适合继承大统吗?”胡德想起女王说过的话又是叹息。

威尔士现在倒是无所事事的呆在班房里。面对着各种审查她也有些麻木了,她终日坐着翻看着的相册,那里面是曾经的美好。相册里少女的音容笑貌依旧美好。

 “喂!你这里的酒也太淡了吧。我要伏特加才不要喝这小布尔乔亚的娘炮酒”隔壁突然传来一阵喧嚣既而传来玻璃破碎声。

“姑奶奶,您就行行好吧这就是我这里最好的了……伏特加已经见底了”哀求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大。

“这到底是谁,这么狂野。”威尔士到有了几分兴趣只不过班房里没有没有窗户看不到那边的情况。

隔壁的房门开了,狱卒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这个姑奶奶今天又在闹腾啦。”迎面而来的人说。

“可不是,你说这种喝酒不要命的主谁受得了。”狱卒没好气的回应。“我现在要换个地方供职”

威尔士听着倒是开心的笑了她好久没这么放松了。这时送饭的狱卒进来把菜放在她面前,威尔士看着饭菜。黑列巴肥猪油还有烤牛肉班房的伙食这几天她还是算习惯了,这可比仰望星空好不少。

“诶,我隔壁的人是谁。”威尔士问“啊,你说阿芙乐尔啊。她可真是令人头疼。”狱卒笑笑道“一过来就开始喝酒我们这的酒没几天就让她喝了个干净真是……”

威尔士并没有什么表情的变化她,看着着窗外“阿芙乐尔,真是有趣。”

终有又到了放风的时候。“哟,女士你看起来很孤独。”威尔士走向独自喝酒的阿芙乐尔说。

“喔,是个小鬼头啊。来我这喝酒?”阿芙乐尔看了看她醉眼迷离的。

“小鬼?”威尔士的嘴角开始抽搐起来,她每一个人都对她毕恭毕敬她可是威尔士亲王。

     “心情不好吧,整杯酒。”阿芙乐尔笑着把酒壶递给她,威尔士什么也不说就是一大口然后……“咳咳”那酒的辛辣穿过喉咙直頂脑腔。她感觉晕晕乎乎的眼神开始迷离。

      “还真是小鬼,这伏特加还是不太合适你啊。”阿芙乐尔笑着说。

突然威尔士抱住了她,阿芙乐尔也是一脸惊诧。“诶”她的脸红了起来    

“欧根欧根,你不要离开我”威尔士带着哭腔说。

 阿芙乐尔看着这个可怜的人,没想到她是个有故事的人“这真是……”

清醒后的威尔士难以置信的看着阿芙乐尔她睡在她的膝枕上。“欧根和你是恋人嘛?”阿芙乐尔问。

“那都是曾经的事了。”威尔士一脸的失落。阿芙乐尔看着她这样子大概就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欧根嘛……”

没过几日阿芙乐尔和威尔士都被放了出来。

指挥室里提督和逸仙她们看着手中的报告心里总觉得不安。和塞壬周旋的经验告诉他,敌人不可能就这么简单的去对付。

“提督,不如就来一次火力侦查吧。”逸仙看着地图说。

“也好,人员你来定。”提督漠然而应,现在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碧海蓝天间

威尔士与欧根走在一起,但是早已没有当初的亲热。如今的二人相顾无言。一行人静的可怕,气氛就在这时好像降到零下。

不过一会任务完成了。“这次真的是有些太顺利了。”领队的突击者小声的嘀咕着

“不放心嘛”一旁的檀香山看着她说。“总觉得这是什么圈套这趟也太顺了。”

突然雷达里传来令人不安的警报。几十架飞机突然向她们冲来。

“全员防空警戒”突击者大喊着放飞飞机掩护众人,可是“轰”一发炮弹打在她的身旁,工作被打乱了

“侧面,战列舰三艘,重巡两艘,还有空母数量不明。”丹佛报告。威尔士直觉脑子翁的一声,事情太突然了可塞壬是怎么隐藏的呢。

指挥部里提督也是如坐针毡,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情况。“没想到进了贼窝了。”他喃喃,如今只有发兵去救了。

战场上的人们,并不知道这一切。她只是在不停的战斗。“威尔士小心”欧根突然推开威尔士,一枚鱼雷在欧根的身旁爆炸。

“啊,你欧根”威尔士震惊的看着这一切,她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还愣在那里,干嘛搭把手”突然希佩尔拉住她,她们架着欧根躲进一处石洞了里。

      希佩尔在处理伤口,威尔士在一旁黑着脸。“威尔士你不说些什么吗”突然希佩尔盯着威尔士说

        “这一切都是她自作多情。我又能说什么”威尔士亲王看着欧根说。

       啪的一声,响亮的耳光在她的脸上落下。“真是个冷血的亲王啊。我妹妹真的太傻,为了救你这么个人竟然用自己的终身大事交换 。”希佩尔愤愤的说。

      威尔士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震惊 “难道,欧根嫁给指挥官就是为了就我”她看着希佩尔。

“好了,详细的以后再说。现在要突出重围。”希佩尔继续说到。“你带着欧根先走。”

          “那你呢”威尔士亲王问

          “我去引开敌人。 ”希佩尔说

          “不行这样太危险了”威尔士立马反对

     “ 听着,你带欧根是因为你的实力更强。我去没什么但我妹妹现在是个累赘,只有你可以让我放心” 

             威尔士亲王不再说什么情况紧急眼下唯有这个办法了。

          威尔士带着欧根踏上回家的路。一路上敌人的飞机如乌鸦一样袭扰着。威尔士被打的伤痕累累。

           我们一定会回去,一定的。她看着银发的少女。欧根谢谢你救了我,现在该我救你了。

       她背着欧根冲向港区……那个女孩她,那份爱她找回来了……

           (完)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