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小情人》番外/《上头》2(完)

2.


“昨天放学回家遇到班里的男生,简单聊了几句。被我爸看到,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把人训斥一顿,搞得我现在臭名远播,谁见我都躲。明明是该早恋的年纪,我却连点爱情的甜头都没尝过…”

自习室里窸窸窣窣的背书声中,掺杂着女高中生对严父的抱怨以及未能尝到恋爱甜蜜的遗憾。

“陆老师在高中的时候,肯定有很多追求者吧?”

“嗯?”

正在埋头研读论文的陆婷应声转头,坐在她身边的小鞠一脸痴迷地看着她,好奇的语气里透着一股天真的娇俏。

小鞠就是陆婷的硕导鞠教授的宝贝女儿,今年十七岁,不仅人长得漂亮精致,性格活泼可爱,对陆婷还有点小崇拜。

陆婷答应教授给小鞠做家教后,除了第一天上课是她主动登门拜访。第二天,研一班的大课还没结束,小鞠就背着书包自己跑来找她。鞠教授这位老父亲听说后不禁感叹,自家闺女头一回对学习这么上心,当晚就给陆婷的时薪翻了一倍。

每当收到鞠教授的微信转账时,陆婷总感觉有些受之有愧。因为她也分不清,小鞠同学到底是对学习产生了热情,还是对她这位家教老师萌生了兴趣。

“上学的时候没注意这种事。倒是做老师的时候…”

陆婷的视线开始游移,回想起自己在二中的经历,说到追求者脑海中马上浮现出冯薪朵骄傲的脸蛋儿,嘴角不自觉上扬,含蓄地承认道,“有的。”

“陆老师这么温柔漂亮的老师,没有追求者才怪呢。”小鞠托着腮无比向往地看着陆婷,羡慕又遗憾地说,“可惜我不是二中的学生,不然每天学到天亮跳级去做你的学生。”

被俏皮话逗笑的陆婷情不自禁地摸摸小鞠的头,笑着安慰她,“你现在也是我的学生呀。”

人生第一次感受摸头杀的小鞠脸唰地一下子红了,心口突突直跳,正准备扔下手里的笔扑向陆婷,突然自习室的后门冲进来一群张牙舞爪的女生直奔她们而来。

“学姐摸我,我也可以!”

“陆婷学姐康康我,人家也要摸头杀!”

安静的自习室忽然间人声鼎沸,正在复习的同学忍无可忍要求她们出去,学妹们好不容易找到陆婷当然不愿意离开,两帮人在教室里吵了起来。

陆婷趁机拉着小鞠从后门溜出来。

“你也要期末考试了,这次考试年级前十不是问题,以后可以不用请家教了。”

不请家教,就没理由天天见陆婷。小鞠想到这,一下子急哭了。

陆婷最见不得女孩子在她面前哭,赶紧拿出纸巾小心翼翼地给小鞠擦眼泪。两人越挨越近,眼看快要贴上了,走廊里猛地传来一阵摔门声。陆婷吓了一哆嗦,回头看到一个消瘦的身影跑进电梯。

陆婷安抚好小鞠并当面向鞠教授辞去家教的工作后,翘掉最后一节大课,急忙打车赶回家。


推开家门,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

陆婷顺着酒味来到客厅,只见冯薪朵抱着酒瓶窝在沙发里抽抽嗒嗒地正在揉眼睛。

“朵朵,怎么了?”陆婷扔下包奔向沙发紧张地搂过冯薪朵,摸到她湿乎乎的小脸吓一跳,“哭啦?”

冯薪朵扬起下巴从陆婷怀里挣出来,缩进沙发另一头,转过脸别别扭扭的解释说,“眼里进沙子了,我又不是那种动不动就哭鼻子的小女生。”

家里一扇窗都没开,哪来的沙子?还有这酸溜溜的语气,怕不是回家闷了一口林助教送的那瓶陈年老醋吧。

陆婷抿嘴忍笑,故意不拆穿自家小女友蹩脚的谎话,耐着性子贴上去,好声好气的说,“过来,我给你吹吹。”

“不用,我好了。”

冯薪朵抱着酒瓶从沙发上腾地站起来,结果起得太猛眼前一抹黑,摇摇晃晃又栽进陆婷怀里。

陆婷顺势夺下酒瓶,仔细一看40度的威士忌就剩点瓶底。

“笨,你不会把上次剩的半瓶都喝了吧?”

“我爱喝多少喝多少,用不着你管!”

冯薪朵平时一杯倒的酒量,现在半瓶威士忌下肚,眼神都失焦了,手在半空中抓来抓去也不知在找什么。

“好好的,怎么想起喝酒了?”

“谁想喝酒了?”

冯薪朵这会儿酒劲上来了,说话的嗓门儿都比平时大,推开陆婷爬起来指着厨房嚷嚷道,“都怪你把酒放在厨房,害我喝错,我本来是要吃醋的…”

“吃醋”两个字脱口而出后,冯薪朵一下愣住了,意识到自己无意中说出了心里话,头立刻摇的像拨浪鼓一样矢口否认。

“不是!我没吃醋啊,我可没吃醋!不就是摸下头么,有什么稀罕的,我摸过的地方她看都没看过!”

果然,走廊里愤愤不平摔门而去那个拽酷的身影是冯薪朵。

小丫头,学会查岗了。

“你去自习室偷看我?”

陆婷拉住冯薪朵的手,想亲亲她透红的小脸蛋又被她躲掉。小女友今天不太乖,说什么都不肯给她抱。

“没有的事,你想多了。起开,臭流氓…”

冯薪朵娇嗔地甩开陆婷的手,两人推推搡搡进了浴室。

“我渴,我要喝水!”

“浴室的水不能喝,我去给你拿水。”

冯薪朵醉得五迷三道哪管这些,打开水龙,埋头就去喝。陆婷关上,她又打开,再关上,再打开,就这么反反复复折腾两人一身水。

陆婷拗不过,只好看着她一头扎进洗手池,将所有怨气吐进凉水里化成一串焦躁不安的泡泡,发出咕噜咕噜的埋冤声音。

“噗…”

冯薪朵抬起头,脸颊红得像熟透的番茄。她抹了把脸,额前的刘海儿全湿了,撇着嘴跟陆婷解释,“我不是故意喝酒趁机跟你耍酒疯,我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

陆婷歪着头,看到冯薪朵忍哭忍得嘴唇都在抖,又心疼又想笑。

“就是我不会说好听的话,不会哄人,更不会撒娇,看到别人对你这样又不服气。”

“你是不会撒娇,可是你会勾引人。”陆婷抵住冯薪朵湿漉漉的额头,对上她羞怯的大眼睛,感觉自己也醉了似的,浑身发热。“你现在像是从倒了酒的醋坛子里捞上来的一样,浑身酸透了,还醉得熏人。是打算把自己灌成酒酿丸子送到我嘴里吗?”

陆婷这个酒腻子随便说句话都比40度的威士忌更让冯薪朵上头。

(完整版可在围脖“亦梦君251310”查看)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