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你发现大学室友只能是室友的?

1.

我多次提议可以当他们的爸爸,然而他们拒绝了。

从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了,大学室友只能是室友,是变不成父子的。



2.

我常常想,人心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

这样的污秽,这样的世俗。

失去了纯真。

我怀念那个互相叫爸爸的美好的时代。



3.

我甚至想改名,改叫刘祖国。

室友打断了我,

他说那是祖国母亲。

一般不说是爸爸。



4.

又或许玩一个谐音梗?

比如我要是是个学霸,那我的外号是不是就是霸霸了?

于是我这样向寝室提议到。

最终期末考试的时候,

我变成了渣渣,而他们变成了霸霸。



5.

我听人说,世界各国语言里爸爸都差不多。

那是很多婴儿一生中发出的第二个词。

妈妈是生命的第一声诉求,

爸爸则是思考的第一次开始。

我也想带给室友们这样纯粹的快乐,

让他们叫我一声爸爸。



6.

我在街上拦住了一个女性主义者,

我问她,我为什么想当别人的爸爸。

她说,你这是受了父权压迫的影响。

我问她,我可以当你爸爸吗?

她只说了一句滚。

就走了。



7.

霸姓是中国的一个姓氏。读音作bà。源于黄帝后代,出自黄帝裔孙籛(彭祖)之后籛谬。

——某度百科



8.

我看历史书,上面说起了军阀孙传芳。

孙传芳说自己不做人民的公仆,要做人民的爷爷。

“你见过哪个仆人不偷主人的,你又见过那个爷爷不疼孙子的。”

孙传芳瞪大了眼睛,这样和我说。

我想当人民的爸爸,这句话,我终究没有说出口。

因为这样我就成了孙传芳的儿子了。




9.

终于,我们毕业了,

室友只能是室友,他们到离开那天也没有喊我爸爸。

现在我一个人躺在没有窗户的出租屋里,

对着枕头说着话。

我告诉枕头:

“叫爸爸,我是你爸爸啊!”

枕头没有反驳,也没有答应。



10.

我想他其实是默许了。

因为我躺在枕头上,便会做一个梦。

梦见全世界的人都朝我跑过来,

几个室友带着头跑,

喊着:“爸爸!爸爸!爸爸!”

然后人们把我包围起来,成了一个几十亿人组成的肉球。

肉球就这样飘在宇宙里。

在声音不能传播的漆黑的宇宙里,

不断地喊着爸爸。



完。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