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秘事 (博君一肖,魔道祖师-前世今生,忘羡,蓝曦臣)

  松风水月。

  蓝启仁紧皱着眉头,问道:“忘机,可有消息?”

  蓝忘机一直在想陈情为什么会在魏婴手中,不觉心神恍惚。

  “忘机?”蓝启仁看着蓝忘机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一阵痛心。

  “叔父,未曾有消息。”蓝忘机说道。

  “曦臣,”蓝启仁看着同样失魂落魄的蓝曦臣,说道,“你先去吧,我与忘机有话说。”

  “是,叔父。”蓝曦臣行礼退下。

  “叔父!”此时蓝忘机才记起那天在金麟台他们讨论的事情,问道:“为何如此?”

  “你不必知道。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了。长老会也一致通过同意了这件事情。”蓝启仁说道。

  “叔父,此事关系重大,为什么突然这么决定?”蓝忘机仍追问道。

  “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你日后就知道了。此时别再提了,眼下追回陈情和阴铁要紧。你大哥他……”蓝启仁叹了一口气,“他最近应该没什么心思,你就辛苦一下追查这件事情吧。”

  蓝忘机点头不语。

  “寒潭洞非我蓝氏族人不能入内,到底是谁这么有能耐,神不知鬼不觉就把东西拿走了?忘机,此事非同小可,你一定要好好查一查。”

  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东西拿走?蓝忘机记得魏婴就曾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去藏书阁顺走了一本书。作为掌管典藏的他瞒着兄长和叔父,凭着记忆誊写出一本来补上,才不至于被发现。

  “魏婴,他不会如此。我信他。我只是害怕……”

  就像当年一样,魏无羡一步步被人逼入绝境,从江家的云梦双杰变成了人人唾骂的夷陵老祖。而这次的感觉也是这样,让蓝忘机感到有一张无形的网在收拢,而他居然一点头绪都没有。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永远相信魏婴,绝不让他再孤身一人。

  ————————————————

  前几日在金麟台的时候,金光瑶得知姑苏蓝氏突然要免去泽芜君的宗主之位,他十分震惊。问蓝启仁和泽芜君原因,他们也是三缄其口,而且连蓝氏长老会的同意书都带过来了。

  金光瑶看他二哥泽芜君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又担忧又痛心,他百思不得其解。蓝启仁势在必行,要求金光瑶尽快召开清谈会把此事昭告天下。

  今日,他亲自登门云深不知处,想要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云深不知处他倒也熟悉得很,便不让门生引路,自己一个人来到了蓝启仁的书房门外,他本想敲门拜见,可里面传来一句话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果真如此吗,师弟?此事非同小可!”一人问道。

  “是啊,我自己都不相信,我反复确认了几次。而且你想,当时他们上山不满5月,曦臣就出生了。兄长那个高兴劲儿,谁会怀疑什么呢?三年后,忘机也出生了。”这是蓝启仁的声音。

  “那曦臣到底是谁的孩子?当年薛灵儿……”那人又说道。

  “师兄,此事莫再提起。阴铁中只有兄长和兄嫂的影像,可以确定兄长为了护她,将这件事情担下来了。”蓝启仁说道,“现在那块阴铁又莫名失踪。”

  “如风真是糊涂!我蓝氏百年家业,差点毁在他手上!”

  (蓝忘机父亲:蓝陌,字如风,蓝氏上任宗主。蓝忘机母亲:薛灵儿。)

  “此事万万不能让忘机知道。他们俩的感情,你是知道的……”蓝启仁说道。

  金光瑶又听了一会,再无其他要紧信息,就转身去找蓝曦臣。

  金光瑶试探了几句,就大致已经猜到,此时蓝曦臣已经知道了自己并非蓝氏族人。他并不在意什么宗主之位,他应该很在意自己的父亲蓝如风,更在意自己身为蓝氏族人的那份出生以及和蓝家人包括蓝忘机的各种羁绊,到头来,发现自己不是蓝家血脉,这个打击得有多大?

  金光瑶不再久留,他有办法查清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他那个父亲金光善平日里最是野心勃勃,但靠的不是正大光明的武力与智谋,而是专攻于各家各户的秘闻野史。在他的密室中,堆满了各种手记,有些是摘抄的,有些是他亲自写的,按照家族、日期、可信度、重要程度等分门别类,且备注得十分详细。

  这些东西,放在平常也没什么用,但是一到关键时刻,却是致命的。金家在百年仙史中能够屹立不倒,这个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抓住了别人的秘事,也就是抓住了他们的命脉。

  蓝氏上任家主蓝如风,和金光善是同辈的,这种资料,应该很详细才对。

  果然不出所料,金光瑶在密室中待了整整三日,把那个时间段所有的资料全部看了一遍,虽有些断断续续、前后矛盾的,有些细节还需验证,但大概情况已经知道了。原来他们的上一辈,即上一任宗主们,还有这么一段传奇经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