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爱相亲:三代女性因爱分崩又为爱包容,修复代际关系要用真心

张艾嘉作为一位女性导演,擅长用细腻的情感去刻画女性人物。《相爱相亲》通过讲述分属三代的三位女性之间的纠葛,聚焦了不同辈分的人各自的感情观,也为代际关系的处理提供了新思考。

一场纠纷串起三代人

《相亲相爱》中,薇薇的外婆去世,母亲岳慧英想把自己父亲的坟从农村老家迁出来与自己的母亲合葬。而在农村老家,岳慧英的父亲还有一位原配,大家把这位原配称作姥姥。姥姥坚决不同意迁坟,于是两代人率先起了争执。而作为记者的薇薇因为跟踪报道这件事也卷入了其中,这个故事变成了三代人的故事。

在这条主线之余,中年危机的岳慧英和渴望自由恋爱的薇薇这对母女也面临着各自的感情问题。

《相爱相亲》没有去讨巧的用非线性叙事模式把三代人的故事分成三段。而是用一条主线清晰地串联起这三代人。这是一种看似常规实则很考验功力的叙事方式。很明显,张艾嘉做到了在这个线性的故事中照顾到了每一代的人物,三位女性所代表的个性和观念都被体现了出来。

三代人截然不同的感情观

姥姥代表的是封建时期残留的一些旧思想。她名义上虽为原配,却并无结婚之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定下了婚事之后,那个男人就进城奔前程去了。可姥姥还是秉持着从一而终的观念等待了一生,并把那个男人托人送回来的东西当作婚姻的凭证。她认定了那个男人是自己的丈夫,所以绝不会允许别人迁走他的坟。

妈妈岳慧英代表的是处于中老年临界点、因危机感而倍感压力的女性。她由于面临着退休、母亲亡故的生活巨变,在压力中忽视了丈夫的默默守护,也与女儿不能够和睦相处。她会对丈夫是否有外遇感到担心,也总是认为女儿的所有想法都不靠谱。

岳慧英的柔情蜜意都已被生活的种种压力磨光,她总是表现得很强势,所以当她认定了母亲是父亲的合法妻子,那就坚决要迁坟把他们葬在一块儿,绝不妥协。这样的强势让她不讨喜,但实际上她也很可怜,也很需要关爱。可怜而不可爱恰恰是很多中年人的状态。

而薇薇则代表对感情对未来仍有困惑的迷茫的年轻人。在抛开她自己的事的时候,她既能理解母亲对亲情的坚持,又能够对姥姥的遭遇产生同情,看起来是个理性的人。可一到她自己的感情问题,她就显得当局者迷。她一方面不顾有可能面临的家人的反对毅然和一名摇滚歌手走到了一起,另一方面又不确定自己是否愿意和这个男人远走他乡一直生活下去。

三代人面对情感时不同的态度,决定了她们会产生矛盾。而这样的代际关系,在现实中也时常会出现,这也正是《相爱相亲》这部电影对现实的投射。然而只列出问题还远远不够,问题的解决才是最重要的。

痛苦的根源在电影里总是被忽略

虽然三代女性的矛盾是因为彼此,但她们各自得以解决自身的情感困惑并互相释然也是因为彼此间的影响。

薇薇在和姥姥在一起的日子里,通过对姥姥的了解和对母亲行为的思考,学会了审视自己的感情。她终于不再困惑,做出了自己的情感选择。

与姥姥、薇薇都有矛盾的岳慧英在退休之后终于闲了下来。这个腹背受敌的女人终于有时间去思考身边的人和事。她开始感受到了丈夫的包容,也尝试去和女儿沟通。在沟通中她渐渐理解了姥姥的情感,也终于决定放开女儿让她去做自己的选择。

薇薇的男朋友阿达帮姥姥合成了她和薇薇爷爷的照片。可当姥姥拿到照片时,却发现这个被自己当作丈夫一辈子的男人竟如此陌生。这张合照被雨水打湿后又因为自己的擦拭而彻底毁了,痛哭中的姥姥似乎终于明白了自己和这个男人注定有缘无分。于是她终于决定放手:"我不要你了。"

然而实际上,造成姥姥一生悲剧、引发姥姥与岳慧英矛盾的根源是背后的那个老头。这个在电影一开场就早已去世的男人才是罪魁祸首。然而因为他已经去世了,影片没有对他本人有任何直接的褒贬。

这样的情况影视创作中并非个例。电影《亲爱的》中可以说人人皆悲情,李红琴作为人贩子的老婆,一直被蒙在鼓里,也是个可怜人。而真正的祸根——李红琴的丈夫却因为故事展开时已死而被忽略了。

《我不是潘金莲》中那个假离婚后赖账的原配丈夫也被淹没在了众多人物中,故事他也是以他人口中的意外死亡草草作结。

回到《相爱相亲》,虽然岳慧英的父亲才是痛苦的源泉,好在电影中塑造了另一个优秀的男人来为男人找补了一下,那就是田壮壮饰演的丈夫尹孝平。这个男人用他润物细无声地关爱着他的妻子和女儿,也成为了促成这个美好结局的纽带。

其实关于女性的故事如果真的离开了男性也就都不成立。就像父母与孩子之间有再大的矛盾也改变不了亲缘关系。男人和女人、长辈和晚辈之间会因各自的情感观念而产生隔阂,但互相的体谅和关爱总能冲破这些隔阂,在相互理解的过程中大家相爱相亲。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