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老爱欺负人 【严祺霖】


*渣文笔预警


*勿上升X3



仨人的乱炖☞双A风景区




软软甜甜的小贺儿~







贺峻霖手扶着墙,眯着眼抬头看了眼走廊外的天空,太阳的强光刺的人眼生疼,走廊上都是同学们的打闹声音,收回视线,眼角愈发的泛红。



也不知最近怎么了,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像是低血糖,脸色苍白,鬓角还冒着虚汗,原本嫣红的唇瓣也变得没有血色,校服领口的纽扣经常被他给弄开,感觉烦躁呼吸不上来,扶着墙一步步的往前走,总能吸引周围女生的目光。




心中有些害羞,脸色却依旧泛白,被一群人盯着,贺峻霖只能把头拼命往下低,看着自己纯白的鞋面,却无法做到走的更快。




突然一双黑色帆布鞋映入自己的眼帘,

慢慢抬高视线,看到的是一双修长的腿,手插兜的样子没有让路的打算,再往上是清瘦的上半身,脖颈修长雪白,明眸皓齿的好看面容就这么直直的收进了贺峻霖的眼中,夏季的校服裤本就宽松,跨在他身上却异常的好看。




“马学长?”




来人听见他这么叫着,像是有诧异,眉头微拢,旋即又看贺峻霖现在的样子,不由得开口问他:



“生病了?”



这么明显吗?



贺峻霖有些困惑,他可不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样子落在别人眼中是怎样的光景,但从周围女生的眼神来看,怕是跟自己内心想的差不了多少。



“没事,就是有点低血糖。”



贺峻霖笑了笑,看着学长。



马嘉祺有一瞬的躲闪,然后眼神恢复清明,直愣愣的看着他。



“那我送你回班吧。”



“没有大碍的学长,我可以自己走。”



闻言,马嘉祺眼眸凝了一下,抬起的胳膊却没有放下的趋势,就这么握住了贺峻霖的小臂和肩膀,让自己跟他处于同向。



贺峻霖有一点慌乱,学长似乎有点太过热情了,但他内心却毫无反感。便随了学长,将重力微微放在身边人的身上,走起路来确实比原来快了。



“麻烦学长了。”



像是有点不好意思,贺峻霖微微侧仰着头,靠在马嘉祺的左耳轻轻的说了句。微热的呼吸打在少年雪白的脖颈上,修剪整齐的鬓角和发尾泛着洗发水的香味,贺峻霖有一点愣住,旋即收回视线。



马嘉祺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悄悄勾了下嘴角,眉眼温柔的舒展开来。



两位学校的风云人物行走在走廊上,引来的目光着实不少,甚至伴随着一些女生的捂嘴尖叫。



贺峻霖头低的越来越厉害,下意识的往马嘉祺那边靠,整个头都快枕马嘉祺胸口上了。而马嘉祺却笑而不语,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也不提醒他,握着他小臂的手紧了紧。




到了班级门口贺峻霖舒了口气,炽热的目光总算的少了点。



“谢谢学长,我到班了。”说着还用拇指朝班里指了指。



“下回小心点,记得带糖。”



马嘉祺微笑着说,清泉般的嗓音让人听起来感到舒心,贺峻霖悄悄笑了下,没逃过马嘉祺的眼睛。



学长向他点头示意,转身抬脚就走,没走几步却折路而返,走到贺峻霖面前,单嘴勾笑,手从衣服兜里摸出个水果糖,握起贺峻霖的手就放他手里。



“碰巧。”



说完便不带停的走了。



贺峻霖捏着手里的糖果觉得心里暖洋洋的,摇头笑了笑便进了班。




“干嘛去了这么半天?”



贺峻霖刚坐下没一会儿,同桌就问他。贺峻霖将糖果剥开塞进嘴里,然后向他说道:“上厕所低血糖犯了。”



闻言严浩翔皱着清秀的眉回头看他,发现他面色确实不好看。



“哪来的糖?”



“学长给的,就上回晚会一起合作的那个高三学长。”



严浩翔眉头皱的更紧了,不悦的看着他。贺峻霖意识到说错话时,就看他启唇说道:“下节体育课跟老白打个招呼,不下去了。”



“你怎么老不下去啊。”



虽然知道是什么原因但贺峻霖还是不理解,一到体育课就仿佛成了什么绝佳时间,老是逮着自己一块在教室卧着,作为校霸的严浩翔倒是没所谓的样子。



“照顾病患,这回我可有正当理由了。”



严浩翔说着脱了校服外套,唇红齿白的精致少年一举一动都好像带着风动,明明一个不能再普通的动作却让贺峻霖觉得脸部泛红。



最后一节课学生都显得很活泼,尤其是夏天,天空蓝的发亮,阳光照耀着操场上的身影。




教学楼三楼的某个教室,阳光顺着窗户照进来,下午五点的阳光强度刚好,找的整个教师亮堂堂的,除了最后一排柜子的死角处,处于一片阴影中。




“…嗯…唔…”



两个少年的身体纠缠在一起,在上的少年明显是施力的一方,修长的胳膊撑着前方的柜面。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