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黎×陈瑶】李纨×夏天‖可惜没如果‖脑洞向拉娘

之前只发了视频没有配文案,于是就有了这篇激情产出,文笔一般,多多包涵。

拉娘脑洞,勿上升正主。

配合视频食用,效果更佳: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8430088?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AB91DD45-EA1E-436C-8B88-D880C2EBD27121181infoc&ts=1569072511194

【李纨单视角,看情况再出夏天视角】

有些感情 一辈子就一次 错过了 就再也没有了。

 ——————————

我今天遇到了我的初恋——夏天。

她还是那么漂亮,优雅,知性,不像我,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这么毛躁。

她好像瘦了,脸色也有些苍白,好想问问她过得怎么样。

她看到我了。

“e…

该死,想说的话就卡在嗓子眼,却连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她的嘴角轻轻勾起礼貌的弧度,朝我点点头。

没等我开口,就快步离去。

她约了朋友,坐在离我不算太近的地方,我努力朝她在的位置巴望,只能勉强看到她的侧脸。

“喂,什么时候认识这么漂亮的大美女啊?也不给介绍介绍。”

身边的朋友跟我打趣道。

我没心情和他开玩笑。

“她是我初恋。”

一句话,让他闭了嘴。

“原来是她啊,怪不得你会那么念念不忘。”

朋友小声道。

“陪我喝酒。”我心情郁闷,嚷道。

“好好,今晚不醉不归。”

“服务员。”

她叫来了服务生,没多久,她们那桌也上了酒,我坐的位置看的不太真切,只能看到她好像因为喝得太急还呛到了。

脸色那么不好,怎么还喝酒,这个女人还是跟从前一样,一点儿都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说着,我拿起启瓶器又开了瓶酒,拿起来往嘴里灌的时候,突然愣住,害,我有什么资格说她呢。

“丸子,你够了。”

朋友叫了我一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你从她进来以后,眼睛就没从她那桌离开过。”

“我……算了,没什么。”

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现在我满脑子都是她。

哎!我就转了个身,她怎么就走了?

“我出去一下!”

我想都没想,站起身来。

“丸子,你别闹了,能不能不这么冲动,你有没有想过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也许人家已经结婚了,你这样贸然冲上去,会给她造成困扰的。”

朋友拦住我,劝说道。

“我会让她,困扰……吗?”我犹豫了,

“况且,现在外面还下雨了。”朋友接着说道。

什么?下雨了?我扭头看向窗外,雨下得好大。

这雨下得突然,她不一定带伞,她刚刚又喝了那么多酒,我站起身,冲了出去。

还是晚了,她走了,像当年一样。

我讨厌雨天。

我颓然的回到酒吧,不知道又喝了多少瓶,喝到记忆都变得模糊,只觉得鼻头酸酸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

我趴在桌子上放声大哭。第二天清醒以后,还受到了朋友的嘲笑,管他的,我当时心情不好,谁都拦不住。

朋友帮我派人调查了一番,了解到她现在还是一个人,还轻而易举的要到了她的手机号,其实这些我也可以查到,只是我一直都觉得自己还没有达到她满意的样子,又害怕她身边真的有了其他人。

我犹豫着拨通了她的电话,意料之中的,她没有接。

不管怎样,知道她现在还是一个人,我真的是做梦都会笑醒,马上制定出一套追回夏天的一百种攻略,开始实施我的计划。

我开始制造各种偶遇,在她单位附近,她公寓附近,她常去的餐厅附近,奇怪了,她好像故意躲着我似得,怎么都碰不到人。

“姐姐!”

终于让我逮到你了,天知道我在她家楼下等了几晚才等来这么一次“偶遇”。

“我,”

怎么见面又怂得说不出话来。

我悄悄用手指狠狠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目光坚定的看向她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的感情我自己可以负责。”

当年你要的答复,迟到了这么多年,我很抱歉。

你愿不愿意和我重新开始?

我涨红着脸,注视着她的双眼,没能从她的眼眸中读懂她的心思。

“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宛若没有听见我说的话,面不改色的从我的身边走过。

明明是八月炎夏,我却感受到了彻骨的冰冷,夏天,你总有办法让我难过。

我不会放弃的。

一定是我这次太唐突,让她有些不知所措,改天,改天我一定好好准备,下次给她足够的时间思考,我不怕,反正我等得起,我们还有以后。


改天是哪天,下次是哪次,原来我们没有以后了……



“丸子,有件事我觉得你应该知道。”朋友约我见面,支支吾吾半天不说话。

我有些不耐烦,看着手表上的时间“快点说啊,等下我还要去找她呢。”

“我不是帮你调查夏天吗?”

“噢,谢谢啊,上次你不是跟我说了她现在是一个人吗,忘了跟你说,不用查了,其他的我都了解。”

我的语气中甚至还带着一丝小骄傲,后来我才知道那时的我有多么好笑。

“你都知道了?!所以,夏天有胰腺癌你也知道?”

朋友睁大眼睛看着我问道。

“你说什么?”

癌?他说夏天得了癌症?

“你胡说!”

我像一只发了狂的豹子,红着眼睛暴怒的朝他吼道,酒吧里嘈杂的音乐声将就盖过了我的声音。

我拽住他的衣领死命的晃他,妄想他能把这句话收回去。

“她怎么可能得癌症?她…”

她确实瘦了好多,脸上都没什么肉了,面色也是,几次见面她都化了很浓的妆,像是在掩盖着什么,以前,除非出席什么活动,否则平时她都不会化那么浓的妆。

我松开拽着朋友衣领的手,慌乱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又一次拨出了她的号码。

这一次…竟然通了。

我的眼里又一次闪起了光芒,或许,这一切都是误会,夏天,我想你亲口告诉我,你没有病,你很好。

“你好,是夏天女士的家属吗?”

一个陌生人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医院,她在医院……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哭着赶到医院的。

之后的一切,我记不清了,记不清了。


你真狠心,连最后一面都不让我见,坏女人,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可是,你再也没有机会听到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