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 [孟鹤堂X你]

写在前面:

孟哥上次神奇的汉字服装太好看了!后来在超话看到小姐妹画的孟哥,真的有种翩翩公子长身而立的感觉,然后就有了这个小脑洞...

一只德云女孩的美好幻想而已

小学生文笔

请勿上升蒸煮

图源微博

全文2500+预警



孟鹤堂压抑不住上扬的嘴角,疾步向前走去他今天有重要的事要向圣上汇报。



宫殿内

“陛下,边疆传来捷报,匈奴已被暂时压制住了!”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皇帝的脸上浮现了许久未见的笑容。

“今晚我要在宫里办一个庆功宴,你也来吧。”

“遵命。”

... ...


庆功宴开始了,大臣们推杯换盏,互相分享着喜悦的心情。


突然,乐声响起,一位妙龄少女怀抱琵琶,徐徐走入大殿内。

犹抱琵琶半遮面

只见得她一身淡青色的对襟羽纱衣裳,银丝线勾勒出几片祥云,腰间拴着水绿色的丝绦,还挂了一个月白的玉佩。素雅的服饰更加凸现了少女曼妙的身材。

孟鹤堂含笑抬起双眸,瞥了她一眼。

这一眼,便足矣。


姑娘生的面凝鹅脂,眉似柳叶,眼波流转,灿若星河,唇如点樱,欲说还休。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孟鹤堂盯着那双勾人心弦的桃花眼,只觉得似曾相识。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少女唱罢,抬起头向宾客们致意。

眼神扫到孟鹤堂的时候,忽的顿了一下,眼神里的惊喜难以掩藏 。

终于找到他了...

两人的对视,也让孟鹤堂坚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果然是她。

... ...



十年前

“阿漓,我要去京城里考试了。”十几岁的少年眼里有着憧憬未来的光芒。

“孟哥哥,你要走多久啊?”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答应你,如果我考上了,做了官,我一定带你去享受荣华富贵!”

“我不要荣华富贵,我只想要你陪着我...”阿漓小声嘟囔着,小手死死地拽住孟鹤堂的袖子。

... ...

孟鹤堂还是走了。

他经历过失败,可后来如愿考取了状元,仕途一路坦荡,但家乡的姑娘总是他心头难以抹去的挂念。

他也不是没有回去找过,可半掩着的大门上斑驳的红漆,似乎暗示着早已人走茶凉。


孟鹤堂刚走的那两年,阿漓整日在家中晃着小脚等他。女孩子心思重,时间一长,就会瞎想些有的没的。

她实在是太害怕失去孟哥哥了,当即决定要自己去京城找他!

阿漓凭借着从小就学的琵琶勉强在京城里能混口饭吃,但是心心念念的孟鹤堂却从未出现过。

就这么一晃过去了八年。

前些日子阿漓因为琴技精湛,被选到宫里做琴师,这才见到了孟鹤堂。



庆功宴毕,孟鹤堂追随着阿漓的脚步走出了宫殿。

阿漓知道她的孟哥哥此时就在自己身后不远处,她假装无意地引着孟鹤堂走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

阿漓转过身来,看着日夜思念望穿秋水的人儿站在自己面前,一时间有些恍惚,动了动嘴唇却没有开口说话。

“阿漓...我好想你。”孟鹤堂先开了口。

“孟哥哥,我也是。”阿漓隐忍着声音。

孟鹤堂看着娇滴滴的小姑娘,终是将她拥入怀中,臂弯越收越紧,好像要把她揉碎了似的。

阿漓感受到温暖的怀抱,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决堤而出。

“孟哥哥,阿漓等的你好苦啊!你为什么...为什么不回来找我?”阿漓抽泣道。

孟鹤堂听到这心都要碎了。

“我回去找过你,但是你已经不在了,我一直都在找你啊。”

“孟哥哥,”阿漓退出了孟鹤堂的怀抱。“我那是来京城找你来了。”

阿漓倔强地看着孟鹤堂的眼睛,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孟鹤堂抬手抚去阿漓的眼泪,又牵起了她的手。

“我们以后再也不会分离了”

... ...


孟鹤堂想让阿漓离开皇宫,可是阿漓不愿意。

“在宫里我可以唱曲儿,还可以经常见到你。”她是这么说的。

孟鹤堂拗不过她,也就随她去了。他打算等北方的匈奴再安分点时正式向阿漓提亲。

可事与愿违是常有的。

阿漓出色的嗓音和外貌让她在宫中占有了一席之地。同时也让皇帝注意到了她。

那天孟鹤堂想去宫里向皇上表明自己对阿漓的心意。

在殿内,皇帝率先开了口。

“鹤堂,你觉得那个弹琴的阿漓怎么样?”

孟鹤堂的身体僵了一下。

“回陛下,臣觉得她是个很好的姑娘。”

“朕也是这么想的,这样,朕决定纳她为妃,鹤堂近日就帮朕准备一下吧。”

皇帝的话如同五雷轰顶,让孟鹤堂的话全都噎在了嗓子里。

“是,陛下。”



阿漓已经好几天没见到孟鹤堂了。

那天,皇帝那边传来消息说是要纳自己为妃。阿漓慌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可又见不到孟鹤堂的人。

圣上的旨意又有谁能违抗呢?

这句话阿漓和孟鹤堂都放在了自己心里。


皇帝还是娶了阿漓。

而孟鹤堂和阿漓之间也不是完全没有联系。

风言风语终究是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他感觉得到阿漓整日的闷闷不乐,心下也有些怀疑。

他又办了一次宴会,邀请了孟鹤堂。阿漓也被喊去唱曲儿。

孟鹤堂和阿漓一些看似不经意的对视,在皇帝眼里就是在他眼皮子底下暗送秋波!

“鹤堂,你怎么总是看着我这嫔妃啊?是不是对她有想法?嗯?”皇帝假借醉酒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孟鹤堂和阿漓皆是一惊,他下意识低下头,对圣上说:

“臣....不敢。”

果然...没说自己对她没想法。皇帝眯上了眼睛,像是在斟酌着什么。

阿漓握紧双手,一双桃花眼死死地盯着皇帝。

“鹤堂啊,过几日你去北方看看匈奴的情况吧。”

阿漓闭上了双眼,紧抿朱唇,极力忍着自己的情绪。

这是又要分开了吗?

“遵命...”孟鹤堂跪下接受了旨意。

呵,果然是一场鸿门宴啊。

大殿里一时静的可怕。


孟鹤堂又离阿漓而去了,临走前阿漓将自己的贴身之物玉佩塞给了他。

孟鹤堂知道,这一去,便是永别了。心下悲凉无限。

几个月后,匈奴又一次暴乱,官兵们没有镇压的住...

消息传到了宫里,说是孟鹤堂被匈奴俘虏了,怎么都不肯屈服,最后还是被杀了。

他死的时候手里紧紧的握着一块玉佩,鲜血染红了纯洁的玉佩... ...


孟鹤堂死了,阿漓的心也就死了,但她不哭不闹,只是终日茶饭不思,郁郁寡欢,整日在宫里不踏出门半步。

那一日,阿漓换上了一身红装,一头青丝挽成凤冠状,孟哥哥答应过要娶她的。

阿漓将白绫挂在房梁上,系了个死结。两行清泪滑落,她闭上了眼睛,脑海中浮现的都是孟哥哥的笑容,眉眼温柔,还有...那一次肌肤之亲留下的温存。

阿漓笑了,花钿在她的眉心绽放开来,她终是踏上了去找孟哥哥的路...

都是多情的薄命人

后来,阿漓姑娘身着嫁衣上吊的事在宫中传开了,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死的。除了亲手造成这一切的皇帝... ...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李商隐《锦瑟》

孟鹤堂和阿漓之间...终究是意难平



正文完



小剧场:

或许还有另一种结局...

阿漓被纳妃后发奋图强,在后宫中打下了自己的一片江山,然后......






她变成了钮钴禄 · 阿漓

把孟哥哥解救回来

两人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Ending......



老太太的碎碎念:

在那样一个君王为天的时代,孟鹤堂是不可能有勇气对已经看上阿漓的皇上说自己也看上了阿漓的,除非他想shi,但我觉得如果孟哥哥有勇气说的话,说不定就能和阿漓妹妹在一起,因为皇帝看中的也只是阿漓的外表,这样的姑娘千千万,他也不至于死磕这一个。

鬼知道我描写阿漓那一段上百度搜了多少专业的词🙃

附上微博看到的封面图,侵删


求赞求评论~耐你们❤️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