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 zero里有趣的角色们「言峰绮礼-卫宫切嗣 篇」

涉及剧透内容

这里是一个又回味了一遍fz的虚假月球作品爱好者,所以想来说一说fz里有趣的角色。

大众一直以来对fate zero这部作品的评价都是将它列为非常优秀的群向剧之一,刻画的圣杯战争和各种人物之间的碰撞,都是非常精彩的,而和无头骑士异闻录还有永生之酒这种知名的优秀群像剧不太一样的是,前两者的剧情和叙事方法都非常的复杂,而fate zero完全是依靠优秀的角色塑造并让他们共同进行一个事件,用更为简单易懂的互相交织发展剧情,从而成就了这一部商业化大作。

而这里想说的,也如标题一样,本文会浅显的谈一谈fz里的角色,并且对他们进行一点点的评价,因为人物很多的原因,本文只会说到卫宫切嗣和言峰绮礼这两个人物,从而进行简单的评价。

我们首先要说的,自然是本部作品的主角,卫宫切嗣开始谈起。

极端的功利主义

作为一个主角,卫宫切嗣相比一些acg的主角是比较邪道的,无论是性格还是做事方法都非常极端的悲剧角色。

虽然他拥有让全部人幸福,全世界和平这种崇高的理想,但他为了这个理想却是不择手段的。

同样自己也因为明白这个理想不可能实现,所以才把所有希望寄托于圣杯的奇迹,将自己的一切堵在了圣杯战争里,但最后圣杯的许愿,却把他的正义观和一切都全部给打碎。

而卫宫切嗣这个人会成为一个十分偏执的人,很大程度和他的经历有关,因为自年少时的懦弱,导致病毒扩散,因为他的过错才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悲伤,所以他会痛恨懦弱,且杀伐果断,他那极端的功利主义让他的做事风格完全不在意程序正义和道德,只在乎实际上能拯救到更多的人这样的天平原则。

但他每一次的选择在自己内心却都不是问心无愧的善行,卫宫切嗣每一次的选择都背负了罪恶感,不过并不是道德上的煎熬深深折磨着切嗣,一直以来感情上的折磨对他扭曲的正义影响是更加深刻的。

自己喜欢的女孩害死了岛上的人,做着残忍实验的父亲,还有亲自击杀自己的养母,他每次在进行这样的选择时,内心都是一次煎熬,在娜塔莉娅的飞机被击落时,切嗣的感情也在那一刻爆发了,他的悲伤和绝望发泄了出来,哭喊着,对夏利说着自己的理想,那一刻的他的负罪感已经和“正义的伙伴”这个理想绑定在一起了。

因为对他人的负罪所以才想要完成自己的正义,这也是他十分偏执的原因,自己因为无尽的负罪感从而被正义的伙伴这个理想束缚,他的人生简直和他那虚无的理想一样令人觉得悲剧,正因为自己知道实现不了,才依靠着虚无漂渺的奇迹。

而且老虚对切嗣其实是添加了很多强行的恶意,比如弑父弑母,和电车难题的拷问,实际上他每次的选择,都没有考虑过大家都得救的最佳解,圣杯对他提出的电车难题,明明是有其他的解决方式,可是他直接从开始全部默认了杀少救多的说法,不过这可能也确实是他内心深处的想法,毕竟卫宫切嗣人生的全部选择和信条就是这样。

但老虚对切嗣也并没有完全的绝情,在整个fz里切嗣只有在最后和妻女面前还有一丝温情,就算是这样虚无的他,也还是获得了爱情,一方是对世界没有认知的人造人,一方是被名为正义的梦魇束缚的人,可以说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是互相的启迪,伊莉雅和太太给了切嗣唯一的光,只有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才会短暂的逃离负罪感带来的煎熬。

虽然最后他的理想信念,都被黑泥与烈焰吞噬,因为自己的原因,摧毁了半个东木,但他却还是找到了士郎还幸存着。

在绝望之时找到了唯一的幸存者。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救赎。

“那个双眼含泪,因为找到了生还者而从心底里感到高兴的男人,他看上去实在太愉快了,仿佛得救的不是我,而是他自己。”

这样的结局的卫宫切嗣又何尝不是拥有希望的呢,所以老虚才是爱的战士啊(这一条划掉)

苦涩而虚无之人

提到言峰绮礼,很多人第一个印象肯定就是那个知名的台词“愉悦吧,少年”

但其实对麻婆来说,他追求的“愉悦”是非常沉重的,同时他也感受不到美好,感觉不到幸福,麻婆会追求愉悦,正是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是快乐,之所以亲近恶劣和丑陋,是因为自己看不见何为善与美丽,就像是让盲人赏花,麻婆就是那个盲人,旁人喜欢美丽的花是因为对他们来说那是美丽的,但对盲人来说,他自己也想能感受美丽,但是盲人,无论是有多么美丽的花,他也是无法看到的。

麻婆的人生无论是觉醒之前还是之后都没有找到任何的意义,苦涩而又虚无,虽然追求着所谓的愉悦,但他的人生却没有被满足过一次,平时的生活也更像是苦行僧的感觉,虽然他会因为别人的痛苦而愉悦,但是他也不会主动去做恶,他的所作所为都是在寻找自己的意义而已。

说到麻婆“愉悦”的起源,是和他妻子的死亡有很大的关系,本来自己所爱之人身患绝症是非常令人悲伤和痛苦之事,但是麻婆却只能感觉到愉悦之情,这让他非常的恐惧和困惑,从小接受宗教教育的他对道德观是非常牢固和稳定的,他自身非常清楚,这种感觉是错误的,他虽然无法感觉到任何美好,但是身为神父,熟知何为正确何为道德的他,知道自己渴望的东西是恶,麻婆前半生也因为这样的异常而十分的苦恼,就算是他爱着的紫阳花也没能拯救他。

之后就是第四次圣杯战争所发生的事情了,麻婆被金闪闪所指引,但并不是金闪闪让麻婆堕落的,而是麻婆以恶为愉悦的本性觉醒了,不要压抑自我的教条,这是金闪闪所引导麻婆的事,最后圣杯带来的人间地狱,让麻婆感受到了所谓的愉悦,但麻婆的人生从来没有找到意义,这样的愉悦只是用来填补他的空虚和悲哀,言峰绮礼的人生是虚无又苦涩的,仅此而已。

而言峰绮礼和卫宫切嗣两人的人生,却有非常相似的感觉,一个是用奇迹来追寻所谓的正义,一个是用感受他人的痛苦来填补自己的空虚,就像是硬币的正反面一样,卫宫切嗣的心里只存在大义,但是自己深知自己的大义只是一场虚无的梦,言峰绮礼的心里只存在欢愉,但是他却从未心中的愉悦满足过。

如同他们两个的名字一样。

卫宫“切嗣”,这是他的父亲给他起的名字。【斩断】“切”与【结合】“嗣”


“越是修理也越是损坏严重”。这是切嗣无法逃离的悖论,他的拯救是破坏了秩序的拯救。



言峰“绮礼”,这是他的父亲言峰璃正所起的名字。【美丽】“绮”与【祭祀】“礼”


“感受不到应有的美丽和道德”。这是绮礼矛盾的起点,天性上喜好恶的人,对他而言,道德上的“善”意味着什么?

相似的两人同样也都因圣杯而获得了自真实,大火带来的人间惨剧,让麻婆感受到了自己的愉悦,并且活到了第五次圣杯战争,最后在hf结局和士郎的对峙,也让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获得了满足。

切嗣也因为那一场大火,虽然信念和一切都被打碎,但他却从正义的伙伴这个理想中摆脱,和老虎与士郎度过了,最后的时光 “正义使者”的理想也就这样交给了被拯救的士郎。



ps:最后一段是引用知乎上的大佬Levanah在问题“言峰绮礼追求的是什么?”里的回答,如有不妥本人会自删除 

问题的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1364270/answer/151178707)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