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风纪月】秋之重聚——再逢明月照九州

已是银蟾挂柳梢,才收官舫泊塘拗。

昏烟欲合孤城闭,远水微明小港交。

寒鹭多情时近客,栖乌贪睡懒离巢。

玲珑方塔犹相伴,一夜风铃尽意敲。

              ——纪昀《夜泊吴江》

乾隆五十七年(公元1792年)秋,在京城忙活了两个月开粥厂救灾民的纪晓岚,终于得空回家过中秋节。那日中秋上午,在直庐......
“当初陶渊明给自己写祭文,我现在也给自己提一副挽联,叫,‘浮沉宦海如鸥鸟,生死书丛似蠹鱼。’我死之后,大家写上这幅挽联来吊唁,就足够了。”纪昀说。
刘墉笑道,“这上联可一点也不像你啊,如果是给陆锡熊(当年离世)就是恰如其分了。况且,你何必这么着急给自己安排,这几堆老骨头,谁先去了,那还说不准呢,或许你还能给我留上一副?”
“得得,我不跟你说这些,我回家去,可累死了。”
“老纪,回家呐,中秋一个人过吧?”和珅揶揄着,“要不要上我家去,不用你掏腰包。”
“不去,瘆得慌。”转头就走。
中秋晚上,他站在草堂前,望着月亮,想起了小月,想起了他们的往事,一点点,一件件,愈发的,轮廓变清晰了,她就站在他的面前……
“先生。”

光风纪月 第三幕秋之章,鬼畜区长篇连载(大雾),杜小月登场。

小月怎么能闪一旁呢


纪晓岚:
昨夜灯前坐听细雨卷帘轻叩
两字相思一方端砚磨透
出门暗香冷笑相迎拔剑刺满袖
一杆烟,喃喃寻到桥头
少年不识心死秋夜下唤做愁
到老还梦伊人月下明眸
烟雾勾勒形色不等我伸手纤细剖
便作别,散去遁入云中
中秋望北斗,踱步,静候,啊……
杜小月:
月儿弯弯照九州
几家欢乐几家愁
几家高楼饮美酒
几家流落在呀嘛在街头,在巷口
纪晓岚:
浮沉宦海功果交付华发拼凑
生死书丛终是黄土取一抔
孤身堂前良久诧异是月圆月漏
欲睁眼,原是泪珠挑逗
繁花摇落后,蓦然,回首,啊......
杜小月:
月儿弯弯照九州
几家欢乐几家愁
几家高楼饮美酒
几家流落在呀嘛在街头,在巷口
齐唱:
月儿弯弯照九州
几家欢乐几家愁
几家高楼饮美酒
几家流落在呀嘛在街头,在巷口
月弯弯,影翩翩
月弯弯,人去远

后记

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京城附近地区闹灾,很多饥民逃到京师。按照以往的惯例,在五城设饭厂,从十月至到三月。纪昀上疏请求从六月中旬开始,厂里每天煮米三石,十月加煮米二石,仍然以三月止,乾隆准奏。

而上述的纪晓岚自作挽联出自《清朝野史大观》:纪文达公自言,自四岁至老,未尝一日离笔砚。乾隆壬子三月,俱在直庐戏谓友人云:“昔陶靖节自作挽歌,余亦自题一联,云:‘浮沉宦海如鸥鸟,生死书丛似蠹鱼。’百年之后,诸公书以见挽,足矣。”刘文清公墉笑曰:“上联殊不类公,若以挽陆耳山,乃确当耳。”

本作中的纪晓岚还是不太主动,只是一直想着盼着,等到小月自己站到他身前 ,他却说不出口。当然这是上篇,下篇就显得主动了。

纪晓岚和杜小月的暧昧关系,是编剧邹静之先生定的调,三部剧情也是这样延续下来,如果有第五部的话,真心希望他们能够在一起。

最后,祝各位中秋节快乐,其实这稿子暑假就能搞出来,拖到现在就是为了今天这个时候。小小透漏一下,冬之章去年十一月就填完了,等的就是一个冬至。

如是我闻,便由此借题发挥,引为一段故事,余姑妄言之,君姑妄听之。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