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aqua】 Vtuber的扮装Time(下)

注意注意,本篇为本人写的几篇中差点甜死自己的一篇

注意注意,有更多评论或点讚会更加激发本人的创作力wwww

注意注意,或许有后篇(番外)


----------------------------------------------------



打扮成葵熊的本间向日葵。

穿着军服的ChroNoiR两人。

本质出演熊猫的笹木咲。

公主服装、却正在呼吸別的Vtuber的夏色祭。

背上背着有可能被警官拦下、看起来过於真实的狙击枪的猫宫日向。

走路一步一停的钢弹Omesis。

穿着海盗服、看起来像是大副的宇志海莓,一旁还站著海盗船长般的帅气大叔……谁?



……各式各样的装扮充斥在会场内,其中彩虹社的人最有看头。几乎没有什么重复。然而找了一圈后还是没有看到目标。



没找到爱丽丝醬……但是……



单手轻轻摇晃著玻璃杯,橙汁在里面打转。异色瞳凝视著会场的另一边。那边站著三人。其中打扮成公主模样的少女吸引住神乐mea的注意力。

如果是看到她能够正常交流的话,神乐mea也不会死盯着……但看着讲不出

话的少女,而且另外两个人还一直靠近……



「啧……」异色瞳溢出了到现场后第一次出现的暴躁情绪。



将杯子随手放下后、她身后的大衣飞扬。



------------------------------------------------

会场的某角落



大危机!!!!!!!

凑aqua的大危机!!!!!!!!!!

她遇到了进入会场后的第一个大危机!!!!!!!!!!!!!



百鬼ayame因为遇到熟识的朋友而被叫走。凑Aqua为了躲避人群先走到的一旁,默默喝着手中的橙汁、顺便观察自家友人跑去哪里。

却反而撞上了两个完全不认识的人!



「Aqua小姐!那个我是新人……!能请妳和我们联动吗!?」

「欸!……那个……我……」面对明显过於靠近的男Vtuber,凑aqua下意识的退后,却发觉对方还在靠近。

「Aqua小姐今天真美!这之后是否能赏脸和我们一起玩?」

「是啊!我们可是想向Aqua小姐好好学习!」



明明对方是在笑着、但却仿佛有黏稠的黑色恶意在一旁湧动着。

「我想Aqua小姐是不会拒绝我们的对吧?」

「是啊是啊!毕竟您可是大天使呢!」

Aqua向后退著,想要大喊出声,却只感到令人窒息的压力感。嘴唇微动、什么也说不出口。这两人绝不是Vtuber也不是什么善类,只要喊出声、肯定会有人来帮忙、但是……

眼睁睁的看着两人伸出手、越发靠近的阴影,凑aqua闭上眼、害怕得无力的身躯已经做不到向后或是大叫。




「喂、她可是我的人!!」

熟悉不已的嗓音和极道般的弹舌,本来高高悬掛起的心脏瞬间感到安心。背后被轻轻抵住,Aqua睁开粉眸、如预想般的人站在身后。

她微微抬起头,能看见身后人那异色瞳内满是不爽。但当异色瞳看向自己时,里头的担忧和放心怎么藏也藏不住。




这绚丽的异色瞳,总是温柔地看着自己。这就是自己的挚友----神乐mea。




「你们、不是Vtuber吧?」神乐mea单手轻轻环抱着自己最珍惜的挚友,眼眸比平常更加冰冷的湛蓝,仿佛浸入北极海之中,只是对上就令人全身冰冷、而澄黄的那一侧好似比往常更加明亮,里头的火焰仿佛能将人燃至殆尽。对上这样矛盾的异色瞳,两人的气势瞬间被压制。

本来就不是光明正大进入会场的两人一时说不出话。



「真的是蠢货一样啊你们,不仅挑错地方、甚至还选到错误的对象。」声调平稳没有特別高扬,却让他们无法反驳。如同陈述事实般的口气,「啧、杂鱼就是杂鱼,连话都说不出口了吗?」

「……別太过分了!区区一个女的……」站在左边较为高大的男性握拳,示威的踏出一步。



Mea冷笑一声,护住凑aqua的左手臂微微收紧,「搞错立场的你们、还看不出来吗?自以为是、令人作噁的直男癌。」藏在身旁的右手抬起、露出手机,上头显示著森永miu通话中。「哼、还不离开这里等着金玉被收割?」

两人脸色发白,森永组并不虚假而是真实存在的。而里面的大小姐閒来无事跑去做Vtuber,也就代表现在这个会场内是……起了异心的两人,后退几步开始打算逃跑。



「喂、这类人的金玉,我还不想让我的手下脏了手。太恶心了!」一身黑、打扮成黑手党的森永miu,从一旁缓步到神乐mea身边。覆盖在墨镜之下的眼眸看了眼Mea怀中的少女。

打了个响指,站在会场周遭的保镳窜出,一手抓住一个,轻松的抓住了两位不速之客。

「晤、其他人已经看过来了,妳还是赶紧带着妳的小女友去別的地方晃晃。」



「啊、有机会请妳吃烤肉,多谢了!」没有反驳,神乐mea松开手臂,绕到凑aqua身前。伸手牵着还有点出神的Aqua,神乐mea快步离开这个角落区。



挥挥手指示保镳先走,「竟然没反驳?真稀奇……」挑起一边眉头,极道大小姐走进通道,準备处理刚刚那两个不长眼的人。

竟然还会有蠢货不知道这场大型联动的主办人找上森永组的她进行合作……敢挑衅森永组的人……哼哼。




-------------------------------------------




掌心的湿热、急促的步伐、装满了担忧的异色瞳。凑aqua看着神乐mea的背影,本来害怕的情绪已经都被替换掉,酸酸甜甜的情感在内心中溢出。从触碰的指尖那传来清晰的感受,微微的颤抖感是如此明显。



明明Mea醬也会害怕……但为了我……

想起刚刚帅气而且充满霸气的神乐mea和那温暖不已的保护姿态,Aqua的嘴角无自觉得上扬。

Baka……最喜欢妳了……



「Mea醬、谢谢妳。」不轻不重的回握,两人十指紧扣。

神乐mea回过头,挚友的表情已不在害怕,而是一如往常的那个凑aqua。笨拙却总是温柔的凝视自己的凑aqua。

「毕竟约定好了、无论何时都会一起前进……对吧?」走到了阳台上,夜色笼罩在两人身上。Mea搔了搔鼻头、眼神看向月亮,另一手仍紧握着Aqua的手。

想要守护妳,这样的愿望正透过相触的指尖传递著。这是两人不说出口也能明白的默契。一如几个月前,神乐mea深陷泥沼时、被其他人劝说不要扯上关系的凑aqua依旧固执的唱起歌、伸出手紧握住Mea的手般。



温暖的真诚心意传透而来、让全身心暖呼呼的。被珍惜著、保护著、呵护著,仅仅是这样想着,心脏好似要融化般。

趁神乐mea看向月亮时,凑aqua抬起手轻轻按住胸口。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心脏无法控制的加速跳动。

鼓动的心跳声震得她耳朵疼,Aqua轻吸一口气。



那个一直以来想做的事情……





「嗯!约定好了呢……」Aqua轻笑。

淡萤的月光映照在她身上,如同打上柔光般。温柔扬起的嘴角、星光点缀的粉眸、被夜风温柔抚动的长发,少女将发丝拨向耳后、眼神看向温柔笼罩著大地的月亮。

……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甜美的嗓音在两人间流动,气氛瞬间凝固在这美好的一刻。



紧了紧相握的手、抿著下唇,粉眸直视著月亮。她没有勇气转过头、不想也不愿看见可能会充满失望或是厌恶的异色瞳。

不知道能否得到回应、甚至连对方是否明白自己的真切心意也不确定。

如同赌注般、凑aqua像是压上全身家在桌上的赌徒,等待着在圆形轮盘里咕噜咕噜转动的白球,是否会停在属于凑aqua的格子内。



「……」

「……」

明明才过去一分钟,却像是过去了好几个小时。方才凝固的气氛变得沉重,Aqua直视著月亮的双眼微微闭起、咬著下唇拚命忍住从鼻头开始湧上的酸热。如果因为这胡来的告白、破坏两人从以前至今的关系……悔意湧上心头、哪怕得不到回应很疼很疼……但绝对不想被讨厌……

心脏如玻璃般碎开、但凑aqua低下头默默的捡起。手心满是伤口和鲜血、却仍然固执得将一块又一块拼起。



将最后一块拼上,看着满是裂痕的心,凑aqua才缓缓开口,「……抱歉、这是开完笑的……」如果保持友谊的唯一方法是爱恋的破裂……那也无所谓……她转向神乐mea,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却毫无自觉。

「妳看、今天月色这么好,顺着气氛就……」还说出了连自己都无法信服的谎言。



凑aqua说到一半的话语被打断。



わたし、死んでもいいわ。」低沉柔和的嗓音响彻在阳台上,没有任何恶作剧意味、十分认真。



拚命抑制的酸意湧上,晶萤的泪珠成串划过脸颊、化作礼服上的一抹湿痕,一片模糊的粉色眼眸中映照出有著银白长发少女的笑容和同样落下的泪水。



「Aqua醬……」松开两人紧握的手,手指攀上Aqua的脸颊,轻轻抹掉落下的泪水,「不要哭了……」这样说着的神乐mea,泪水也无法停下。

「……Baka、妳才是呢……」探出双臂、勾住神乐mea的后颈,凑auqa垫起脚尖。

神乐mea微微俯下身,左手抚上aqua的腰,「嘿嘿……因为太喜欢妳了……」右手轻压aqua的后脑,直至唇瓣相合。



月色下、阳台上,两道身影重叠在一起。

此时此刻、再也没有任何事情能分开她们。





(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今夜的月色真美。)

(わたし、死んでもいいわ----我死而无憾了。)


(為什麼神樂mea會過一分鐘才有所回應呢??究竟是什麼吸引走了少女的注意呢??!!!!其實只是因為無法相信而呆掉而已wwwww)

(kiss什麼的不敢過多描寫,怕過不了審23333)

--------------------------------------------------

封面來源:耀_unripe

P站ID:76667567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