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示自由之翼被暴雪砍掉的剧情(下)

单位



我一直在替你关注事态的发展,有个新发现,蒙斯克似乎正在计划用外星技术来阻止虫群。

这就是他在收集神器的原因!

可能。这或许也是凯瑞甘收集神器的原因。她不一定想占为己有,但绝不会让其他人染指。


阿金达罗·伊巴拉曾在新福尔松监狱待过一段时间,他在玛·萨拉监狱也有一些堂兄弟姐妹,在担任元帅期间被Jim Raynor逮捕。

作为一名前囚犯,伊巴拉很高兴听到雷诺的游骑兵攻破了新福尔松监狱。尽管如此,他相信监狱会重建,还有一间牢房等着雷诺。

雷诺:泽拉图……要是你在就好了,朋友。

雷诺:就目前的形势看,幕后一定还在酝酿着更大的阴谋。

雷诺:泽拉图,不管你在哪……我都希望你平安无事。

库伯:你朋友“泽拉图”送的,对吧?几年前我见过他。至于印象,相当有杀气。

伊巴拉:嘿,老兄——那难道是黑暗圣堂武士的圣物?怎么,你杀了一个?

希尔:像这样一群来无影去无踪的外星杀手我得标个什么价钱呢……哇哦!

雷诺:你可真是条疯狗,托什。

雷诺:幽魂。可算走了。

雷诺:你本可以做点善事的,托什。可惜了了。

库伯:托什总算离开这儿了。他害我紧张了半天。

库伯:你知道托什在这儿可是滴酒不沾的吗?没有恶习的人不值得相信。

伊巴拉:但愿托什那家伙没到处乱放那些巫术人偶。

伊巴拉:老人家经常说——那个巫术,黑魔法……它总有办法“抓住”你。托什终于得到报应了。

希尔:那里可能还有幽魂特工,雷诺。眼睛放亮点。

希尔:“影刃”计划……政府多年来培养的这些超级战士到底是什么样的?

你对我兄弟姐妹的这份恩情没齿难忘。

只要他们把蒙斯克当成敌人,咱们就扯平了。

放心,我的人会有办法,让他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最大规模的越狱。壮观。

我宁死也不要进监狱。

我们让一些大好青年重见天日,他们够蒙斯克喝一壶了。 

伊巴拉:这次越狱一点也不老套。不过,好像越狱基本上都要挖洞......

伊巴拉:也许那里会被重建。也许还会为你准备一间超豪华的牢房。

希尔:新福尔松那一票干得漂亮。这下市场上就会有大量的雇佣兵了。

希尔:还越狱了。你可真不要命,我早就说过吧?

技术不错啊,泰凯斯。

呼,我这辈子最爽的一天。就像我说的,重炮和大脚机器人总能让我发挥最佳状态。

那场面可真壮观。巨型的钢铁怪兽夷平一座城市……多好的电影素材。

库伯:你知道泰凯斯在驾驶前灌了两大瓶龙舌兰吗?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启动那机器人的。

伊巴拉:那个泰凯斯简直疯了。

希尔:你朋友泰凯斯能做个王牌驾驶员。或是个卖艺的,我还真说不准。

那些虫子感染了移居地……该死的星灵居然是对的!

一想到海文的事情,我就难受。

啊,艾蕊尔......真的很抱歉。

我们尽了全力……但我不知道是否能原谅自己。

伊巴拉:别自责了。那是注定的败局。

伊巴拉:有得必有失,每个人都是如此。

希尔:那移居地必须被净化。总之,星灵欠你个人情。要是能跟那些狂热者谈谈生意就好了。

希尔:你做得很对。我敢说,要是再遇到这种情况,你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不知道艾蕊尔那些人还好吗?

帮别人重获新生的感觉真好。人生就是这样起起伏伏啊。

我想念艾蕊尔。她在就热闹多了。

库伯:您真为海文的百姓办了件好事。啊,丢人,我居然掉眼泪了。

库伯:不知道哪天才能再见到他们? 我是说,听说他们有达拉瑞安重力酒的配方。

伊巴拉:我在考虑要不要跳船留在海文。说不好……平和让我有点不适应,你明白吧?

伊巴拉:看看你,一直在帮他们。你心地真好,哥们。

特喜欢这个战利品吧,吉米。

我不喜欢,不过弟兄们倒是挺喜欢的。

那些旧爪子摆在上面孤零零的,我得找点新玩意儿。

渡过难关之前还有一大票虫子等着我们呢。

好吧,这些爪子不是我见过最大的,是这破墙太小了!

库伯:为什么大家都热衷于把虫子挂在墙上呢?我真不明白。

伊巴拉:杀得好,哥们。

希尔:我认识不少收藏家,他们可愿意为此出大价钱。

我明明记得把它留在玛·萨拉了!怎么会……泰凯斯!你有什么好放不下的。

有趣。我觉得自己还是个警察。不过被通缉的是我。

我真该把这个拿下的。船员们肯定会觉得很酷……

库伯:以前我真不信你这样的人居然当过警长。现在我信了。

库伯:你只要一盯上那个东西就六神无主。走吧,吉姆。喝一杯,忘了它。

伊巴拉:哥们,你过去的确是个传奇人物。一次就抓了我好几个弟兄,不过我不会记仇的。

伊巴拉:混蛋警长,是吗?还有什么“光辉事迹”没告诉我们,哥们?

希尔:你在执法部门里是不是还有熟人?那关系可不能断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希尔:吉姆,你到底有没有想过?对你来说,正义究竟意味着什么?

凯莫瑞安矿工保卫队(Kel-Morian miners)改为战地豪猪(war pigs)

这些‘矿工’可真是群蠢驴。

他们酒醒后不适合打仗。

Outback hunters(内陆猎人)

这群小子个个都很棒。

要是你想生炸了你的那些小猎物,这些人可以帮上你的忙。

Block B(死神之首)

这些是新来的,他们当自己很能打呢。

别让他们跟你顶嘴。

杜克的复仇号(Duke's Revenge)改成了杰克逊复仇号(Jackson's Revenge)

难以置信,那船还能开。

你认识杜克将军,对吧?


Kel-Morian miners(凯莫瑞安矿工保卫队)



霍尔负责右舷发电机和任务档案,提醒雷诺他可以回顾他执行过的任务。隐秘行动里她为诺娃提供情报支援。


他一直活到虚空之遗时期,死在战火兄弟的克哈保卫战中。

库伯是休伯利安上的调酒师,他很擅长于调制名叫麦台(Mai Tai)的鸡尾酒。

在闪点行动之前,库珀为了钱出卖了雷诺的游骑兵,在船上充当间谍。这个二五仔联系了米拉·汉的叛徒中尉加里·克兰(Gary Crane),说服他试图抓捕或杀死雷诺的游骑兵,但是尽管有二五仔提供的帮助,克兰的叛乱行动还是被击败了。

叛军随后前往莫比亚斯基金会的普罗米修斯空间站(Space Station Prometheus)。蒙斯克知道了他们的位置,就在那里袭击了他们。在战斗中,二五仔自愿驾驶幽灵战机攻向蒙斯克的舰船。这使他得以脱离休伯利安而叛变。当他打破队形,拒绝沟通时,雷诺的游骑兵才发现了他的背信弃义,他逃到自治领的旗舰店白星号上。



她把雷诺的游骑兵当成家人,叔叔斯旺,霍纳和雷诺则是哥哥,游骑兵们都很喜欢这个活泼的小妹妹。自由之翼战后的闪点行动也有她的剧情,她一直活到虫群之心时期,在诺娃带队突入空间站的时候,一队枪兵找到了凯瑞甘的位置,凯瑞甘放了个定身波把枪兵都崩死,安娜贝尔·撒切尔很不幸因为靠的太近被误伤,然后直接挂了。


他一直活到虚空之遗时期,死在战火兄弟的克哈保卫战中。


米洛·卡琴斯基(Milo Kachinsky)早年因为制造自动机器人偷窥女自更衣室而被赶出高中,但是这并不能消耗他和他兄弟维克多·卡琴斯基(Victor Kachinsky)的创作激情,在与帝国的战斗中因为蜘蛛雷而名声鹊起的两人,收到了以凯莫瑞安联合体领导人酒井安培(Mah Sakai)命名的酒井大学(Sakai University)破格录取通知书。在17岁时米洛就完成了酒井大学机械工程学位,并与兄弟维克多计划在莫瑞亚开一间独立制作的公司,研发搭载人工智能自动化导航的星舰。但是两个月后维克多在睡梦中被帝国幽灵秘密暗杀,工作室里关于星舰的图纸被阿克图尔斯的手下偷窃一空。米洛上报后凯莫瑞安联合体虽然气愤但是打不过泰伦帝国,只好口头上谴责。在他的叔叔亚伯拉罕·卡琴斯基(Abraham Kachinsky)发表了凯莫瑞安联合体与泰伦帝国都是相亲相爱一家人的演讲后,米洛就离开了莫瑞亚。他曾经听兄弟维克多提到过在玛·萨拉的酒馆能找到吉姆·雷诺,便怀着报复泰伦帝国的愿望前去投奔。虽然一开始雷诺不喜欢年轻人愤世嫉俗,但最终在斯旺的劝解下成为了休伯利安号上的武器研发主管。(设计之初有米洛对于雷诺三个月发不出工资而叛变的剧情,后来改成与泰凯斯的小型叛乱,之后被雷诺说服)。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