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示自由之翼被暴雪砍掉的剧情(上)

有部分是游戏中存在,但是因为分支或者打法的问题很少被人听到的台词对话。

关卡

手动进入控制台,即可查看任务简报。

指挥官,如有问题,我随时为您解答。

有什么可以帮您吗,指挥官?

今天我们的进度如何?

感觉还好吗?

您摄入的酒精影响您的驾驶技术了吗,长官?

查看任务进度需要人工进入,长官。

洛克维尔:元首,新一次的虫群入侵仍旧非常具有威胁——可您不但没有扩充舰队,反而把大笔的钱都用在追捕吉姆·雷诺那样的旧日叛党上!

阿克图尔斯:吉姆·雷诺对帝国的威胁是显而易见、迫在眉睫的!他是个丧心病狂、无法无天的反贼,他想要在整个星区散播恐惧、挑起叛乱!他和他那群无恶不作的社会渣子已经在6个独立世界发动了公开叛乱——还盗取了大量帝国的武器和装备!

(雷诺看着凯瑞甘的照片。)

雷诺:他会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阿克图尔斯:我向你们保证,很快……这个罪犯就会被绳之以法。

帝国军控制着玛·萨拉星球。

他们在死水基地囤积了大量枪支和资源。

夺取他们的物资,将给玛·萨拉星球上的帝国势力以沉重打击。

(随着雷诺的游骑兵到来,一些当地人正在做一些事情(采矿、车辆修理等等)。)

黑、白色衣服,护目镜,平民3:雷诺的游骑兵!该死的叛军 —— 我们这儿的麻烦够多的了!

雷诺:帝国军把他们吓傻了。

白色,头巾,平民1:嘿,你们不是帝国军啊!

(当帝国宣传台爆炸时,平民们畏缩或逃跑。)

平民5:该死,雷诺!我们本该离开这里了!

亚麻色衣服,平民女2:当心,现在正在宵禁!

(帝国陆战队在前方)

帝国陆战队员1:都给我回屋去!

(一旦他们愤怒...)

帝国陆战队员3:你违法了!

雷诺:快拿医疗包治疗他。这儿到底怎么了?告诉我……该死,他死了。

(雷诺和全体人员都到了现场。)

雷诺:你们这些人怎么了?为什么不反抗?

(当帝国宣传台升起时,一群海军陆战队成员从屏幕外进来。)

白色衣服,护目镜,平民4:让我们搬家?

深褐色衣服,平民女3:他们不能这样把我们和家人分离!

(雷诺的游骑兵杀死了帝国部队,但几个落地维京杀光了雷诺剩余的部队,雷诺没死。这对袭击者来说真的很糟糕。)

雷诺:呃,有点不妙。

(突然一大群武装的当地人从镇上涌了出来,帮助推翻了帝国装运中心。)

我们支持你,游骑兵们!

打倒蒙斯克!

(胜利过场动画将有人在街上庆祝。)

机械姬副官:恭喜,指挥官。您可以拿走这些武器和军费。

雷诺:呃,不过呢 —— 都留给这里的百姓吧。他们的革命才开始 —— 比我们更需要这些武器和资金。我们可以想别的办法来赚钱。

我听说,这里的民众处处和帝国作对。“非暴力反抗”真是妙不可言。

那你就交给这些种地的?你应该知道蒙斯克会派来更多的军队和更大的枪炮,不是吗?

我不可能永远在这儿,泰凯斯。他们得学会一步一个脚印——靠自己赢取自由。

不然,一切就都是幻想。

舆论搞得不错啊。但总有一天蒙斯克要为他残害的生命而付出代价。

真想不到你会闹革命,吉米。我说你是怎么搅到这锅粥里来的?

那件事一直让我难以忘怀。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干了坏事之后……

……像是某种赎罪?

呵呵。

跟我说说,吉米 —— 你最后到底是怎么当上联邦警长的?

在你被抓之后,我跑到玛·萨拉避风头。找了份执法工作……稳定了下来,过正常的日子。

发生什么了,吉米?

人生而已,泰凯斯。就那么简单。早也好晚也罢,总会变得面目全非。

真难想象我以前是这儿的片警。可能我骨子里有保护人民的天性。可多年的经历告诉我,为正义而战不需要什么身份。

标题真吸引人。但愿你不会因此而觉得自己很牛。

泰凯斯。你嫉妒了?

去你的吧!像我这样有魅力的男人应该有自己的头条!

现在你可是有名的叛党,你已经不在乎法律和秩序了吧?

一朝天子一朝臣。法律旨在保护百姓和维护和平。而蒙斯克只在乎权力。

所以你就是要革他命的人,嗯?好吧,祝你神圣的征讨大业好运,吉米。

老百姓总是你的软肋,你得心肠硬一点,吉米。

在这个世界,英雄唯一要做的就是榨干他们,再一脚踢开。

你一点都没变-还是凡事先想自己。

靠这个我才活到现在。

我还记得那天。当电网爆炸时,气象站的人乱成了一团。

我们就在附近——还帮了他们一把。真是段快乐的时光。

话说你保存这些纪念品干什么?看来,你还活在过去的回忆中。

是啊,随着你的出现,看来我更是逃不掉了。

从你看那东西的眼神我就知道,你肚子里还有很多鬼火没地方冒。

你说的不全对,泰凯斯。等你杀的虫子和我一样多,你就明白了。

[Angry 80]我和那些虫子拼命,有人还拿它装饰我最喜欢的酒吧,[/Angry]可恶。

这不是过去的死亡卡片吗。泰凯斯,是你贴的吗?

是我贴的。原来打算留些东西给这些家伙作纪念的。

难道不是弹坑和焦土吗?你还说我多愁善感?

曾经的“天堂之魔”。我们曾是陆战军里最悍勇的部队--直到悲剧上演,脱离部队。如今大家死的死、逃的逃、坐牢的坐牢。

看看那个!天堂之魔!嘿,真是段难忘的时光,是吧?

如果“难忘”是指你不仅害了我们,还让大家从此失散,那没错,是很难忘。

不损人会死吗,詹姆斯。

有些兄弟不在了,可咱们活得还挺滋润。呵……谁能想到呢?

固执会让你难以自拔。

+++这是与凯特·洛克威尔一起的UNN++主要参与环面系统+++以前看不见的虫族生物被发现+++皇帝辩护说批评者+++在布莱克西斯星环暴动++这是UNN++

(洛克维尔的这份报告很长,但一旦希尔的线条开始,我们就应该把它还原成背景氛围。)

……刚刚得到证实,玛·萨拉星球遭到了虫群攻击,被入侵的移民地数量目前上升到了14个。

我们还在等待进一步的消息——我们将会第一时间为您报道。UNN,凯特·洛克维尔为您报道。

斯旺:卡琴斯基!6号起重机!弄好它!真是浪费我的时间……

卡琴斯基:你来这干吗,长官?

雷诺:怎么了?

斯旺:弟兄们开始发火了,吉姆。这下我们有麻烦了。

雷诺:好极了。

真是太棒了!有些小动物想要把两层甲板都吃了,四个引擎和一半的炮塔都无法工作!

你能让船撑下去吗,斯旺?

当然能!我最擅长这个了,兄弟!

这儿就交给你了。我想办法对付那些喋喋不休的邻居。

那你的小假放的怎么样啊?

下次你再找志愿者的话,请自便,可别再找我了!

谢了,哥们。没有你我们完不成的。

(从这里开始,使用与Valerian02B相同的语句,以"听着,牛仔......"开头。)

过得怎么样,斯旺?

不爽。你的小假期过得怎么样?

好不到哪去。啤酒难喝美女没有。

听着,牛仔先生,我对你就像对亲兄弟一样。我知道你一心想救凯瑞甘……但千万要小心。

什么意思?

你的心上人这些年来树敌无数。如果那该死的神器真能如你所愿的话,她的那些敌人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到你这儿来找她。

(暗示闪点行动与虫群之心开场的剧情)

情况怎么样,马特?

一团糟,长官。我们的轨道位置快失守了。虫群的空军搞得我们精疲力尽,沃菲尔德的军队也要守不住降落区了。

我知道你在尽力而为。坚持住,我们一定能挺过去。

明白,长官。我不会让您失望。

我知道铲除那些虫道让你们陷入了困境……非常抱歉。

你做了你该做的,长官。[Fear 70]可最后一步——你真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万一救不了她呢?你考虑过这个问题吗?[/Fear]

答案很简单,马特。我绝不会放弃她。就算希望渺茫,我都要坚持下去。

可万一失败呢?你能受得住吗?

马特,失败……反正一样是死。

情况怎么样,马特?

由于平台被摧毁,虫群已经停手。我们终于获得了高轨道的控制权。 但是长官——这最后一步——你真的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万一救不了她呢?你真的考虑过吗?

答案很简单,马特。我绝不会放弃她。就算希望渺茫,我都要坚持下去。

可万一失败呢?你能受得住吗?

马特,失败……反正一样是死。

一名资源海盗提出要我们去采集红石星上的矿物。虽然冒险,但能带来不菲的收入。

元首十分信任沃菲尔德将军。我要指出的是,我们可敬的将军,他并没有参与塔桑尼斯的沦陷之战。

你做的好,吉姆!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们失望的!现在该把我的人民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了。

不会那么容易的,亲爱的。整个星区已经没有净土了。

应该还有一些没被外星生物染指的土地……一片正等着我们去发现的未知乐土。

(当我们的英雄离开时,镜头聚焦在地图上看似无关紧要的部分。我们看到爬行动物开始在地面上蔓延,就好像它是从地面下爬上来的……)

我很抱歉走到这一步,赛兰迪丝。但是这些民众已经饱受摧残。放过他们吧。

(下面这句话是赛兰迪丝带着自豪和决心说的。她是一个可敬的战士,不愿失去尊严。)

你果然像传说中那样狡猾,詹姆斯·雷诺。希望你对他们的信任能够得到证明。

你的英勇赢得了胜利,向你致敬,英勇的詹姆斯·雷诺。我们会再见的,但不知是友是敌。听天由命吧。

星灵撤退了!你成功了!


(汉森也出现在通信器上。)

汉森:吉姆,这里出现了大量的突变生物,我们不能看着他们被星灵杀死!如果你能牵制住星灵,我就能找到治愈感染的办法!

汉森:拜托了,他们只是外表狰狞,但还是我的人民。

赛兰迪丝:治愈感染的唯一办法就是火焰的净化。你很清楚这一点,詹姆斯·雷诺。

("哔"的一声。霍纳低头看着一个闪烁的控制台。)

长官,有信号传入。是高度加密信号——还是通过帝国优先信道传入的。

(Nova出现在通信器上。)

他们试图用幽金和地嗪那样的特殊材料来提升幽灵的作战能力。想要创造新的杀手……幽魂特工。

帮我攻破新福尔松,然后我们一起干掉蒙斯克!

你被感染了……你已经死了。

快……结束……我的痛苦……

我生命中的女人怎么都……

副官:前往新盖茨堡的1850次动车已运行4年5个月12天8小时17分钟。

副官:小心站台缝隙。

(摧毁第二辆列车)

该死,我不抢火车好多年!这吃饭的手艺都生疏了!

(火车卫队出现)

注意了,吉姆。帝国已经开始派兵保护火车了。

(重型护航阶段)

这几列火车上装的应该是帝国最后的宝贝了。他们加强了护送兵力,我们得当心点。

哥们,我一看见蒙斯克就反胃!泰凯斯,帮我把你能看见的塑像都给我砸了。

这里是来自UNN的凯特·洛克维尔。多尼·沃米里安今天仍旧请了病假——早日康复,多尼!接下来,我们将深入分析帝国政府的现状。腐败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而今晚,让我们重新讨论塔桑尼斯,以及它的沦陷。嗜血虫群的入侵,使得无数家庭支离破碎。尸骨如山、满目疮痍……

让我们重播这一片段。

我会统治这片星区,或是看它化为一片焦土…

本记者认为——

(设备被砸烂的声音。大门被击开的声音。)

站住!等等!你不能进来--

帝国安全局下令,本次新闻停止播出。

恶有恶报,阿克图尔斯。这次媒体炮轰的目标总算换成了你。

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是UNN悲伤的一天。我很遗憾的通知大家,昨晚多尼·沃米里安住进了克哈星球的帝国精神卫生中心。

虽然我们现在不知道他精神失常的原因,但他当时只穿了一双袜子,而且传闻说他手里拿着蒙斯克元首的宣言和一罐花生酱。

希望你一切安好,多尼,早日康复。与此同时,我将暂时接手多尼的工作,担任UNN的首席节目主持人。我是凯特·洛克维尔。

哇奥!YEAH!呜呼!

真希望那头自大的蠢驴死在——噢等等,现在是直播?

你还在为什么而战呢,吉姆?想履行诺言把我从这悲惨中解救出来吗?

你知道我言出必行,亲爱的。

那就快点动手吧——我们的日子……所剩无几了。

想偷“造物主之息”?没那么容易!

没什么好怕的……没事……

你喝多了吗……?胡说什么呢你?

你说什么?噢,对哦—— 我们还是见好就收吧。

太好了,这儿怎么了?

该死,这东西真恐怖。赶紧去藏宝库然后快点撤吧。

没错,泰凯斯,就那样。

你准备就那样放弃了?

陈列室就在这儿!看上去它好像很耐打……

将神器用双手送给那些塔达林疯子?做梦!

吉米,我真的烦透这些家伙了。

(救出全部黑暗圣堂武士后)

你确定吗,吉米?你不能相信那些变态——这可能是个陷阱!

那不是他们的风格,老伙计。如果他们答应帮我们,他们就一定会做到。

(击毁脑子有洞的尼翁星灵母舰后)

该死,这东西真恐怖。赶紧去藏宝库然后快点儿撤吧。

预言的第一块碎片!真相很快就会揭开。

天啊,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座圣殿有着相似的铭文……有些是关于“一切希望的庞然吞噬者”……更多是关于”末日黑暗……“


那只眼虫可以识破我的隐形。最好先用虚空禁锢击晕它,再通过那条裂隙。

那些眼虫会去报警!追猎者!干掉它!


泽拉图大人!终于见到你了!幸运女神在向我们微笑。我是大圣堂武士卡拉斯。阿塔尼斯主教派我来这儿找你。

你好,卡拉斯。助我一臂之力,我们将共返阿塔尼斯!

这是我的荣幸,大人!

更多的异虫!准备好兄弟们,这将是一场血战。

也许不会,教士。请允许我用心灵风暴为大家开路。

预言的第二块碎片!任务就要完成了。

不错,可这些只是预言的碎片。我必须继续寻找。

这些符号……和下面洞里的如出一辙。“轮回即将终结”……还有这个,写的是“上天的星辰正在甦醒”……


预言的最后一块碎片。上面写着有人“将打破神之轮回……”

非常不祥。如果刀锋女王也在找它,就绝不能让她得手。

找到你要找的东西了吗,泽拉图?

只有铭文。写着“群星被无边的阴影吞没”……凶兆。但这里——最后一段写着“另一个……将打破神的轮回……”

其它的都很模糊......

或许只是只言片语。我无法解读这个预言。但是我知道有人做得到:扎库尔的保护者!

神圣的文献馆已经被封闭了上千年之久。你为什么认为那些保护者会为你的恳求所动?

如果他们也不能……恐怕整个宇宙将会毁灭。

什么??

你或许能洞悉预言的真义,泽拉图——但你无法逃脱我们都必须面对的厄运!

我们中计了!除非……卡拉斯,把你的力量借给我——我们要合力杀出一条生路!

我不懂你的意思,大人,怎么借?

将虚空和卡拉的能量合而为一!光影交织的能量能救我们——集中精神!

(他们的联合力量形成的能量桥让他们得以逃脱)

我们抵挡不住这么多!

你带着碎片走,我来拖住刀锋女王!

我不会丢下你!

它比我们的生命都重要!泽拉图,揭开其中的秘密!它是我们的希望!

今天我有幸采访到了瓦伦里安王子。殿下,对于近来关于对您父亲的指控,您有什么看法——

凯特,没必要纠缠不休。殿下,我想大家现在迫切想知道的是——您心中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女士呢?

非常感谢,泽拉图。

你从厄运中拯救了我们,探索者。

现在我们自由了……

很荣幸,保护者。但时间紧迫,我们必须尽快进入文献馆破译萨尔纳加的回归预言!

出击!彻底毁灭那个混合体!

(保护者通过心灵感应警告泽拉图)

泽拉图……小心——阴影来临了!

(主宰!它还有残存的神经记忆!)

第一个卷须节点!天啊,主宰还有残存的记忆……

异虫。定义我身份的第一个词。

完美的设计……

为同化最强大的种群而生……

完美的嗜杀天性……

被完美而执着的意志驱使……

主宰的起源若隐若现……一定还有更多!我必须继续。

第二个卷须节点!我得尽快建立联结。

虫群在虚空中游走已久……同化遭遇自己的弱小种族。

我被萨尔纳加内心深处的意图驱使——找到并同化他们的长子……最不争气的孩子……星灵。

我只不过是萨尔纳加的工具而已……虫群有如熊熊烈火,烧光他们深重的罪孽。

可我的孩子们呢?他们不会有未来了吗?

(是谁呢?)

主宰似乎是……身不由己。我必须继续。

第三个节点了!

萨尔纳加希望借我之手除掉他们的逆子——星灵——一场将灭亡所有种群的战争。

对此我只有……服从。

可单纯的虫群是比我还要强大的力量——甚至超过了其创造者的预想。我需要……接班人……

一个能给虫群自由的人。

帮助虫群……进化。

(我才不在乎你们的希望!快告诉我预言,你这该死的家伙!)

难道主宰创造她……是要阻止萨尔纳加的回归?

最后一个节点……神啊,请解开我心中的谜团。

我发动了对萨尔纳加长子的宿命之战。

然而在成功同化星灵前——我倒下了。

可我的……女儿……没死。她一人就能打破轮回。她能带领虫群彻底摆脱萨尔纳加的奴役。

她一人就能带领虫群……走向未来。

(刀锋女王?这简直荒谬至极!)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太讽刺了——万恶的刀锋女王……竟然是拯救万物的关键。

UNN晚间新闻----又一个星球上发生了公然暴动,蒙斯克元首仍然拒绝接受任何采访。帝国难道已经分崩离析了吗?

我会统治这片星区,或是看它化为一片焦土...

这位记者认为——

他麻烦缠身。爱烧什么烧什么吧。

我们用血汗换来了这神器……现在交给瓦伦里安,希望他能造出超级武器来制止凯瑞甘。

我们已经把所有神器碎片都给了瓦伦里安?

是啊,都没了。坦白说指挥官,在这里挑灯夜战,已经——已经快要让科研人员们支持不住了。

嗯,接下来就要靠莫比斯的科学家了。希望他们一切顺利。

是大家都一切顺利吧?

不,我想的是,要是他们搞砸了,我怎么找他们算账。

奶奶的,但愿能管用,否则我的脑袋就真进水了。

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你收集的神器碎片源自萨尔纳加之手。你一定知道它们的危险性。

据我所知,他们在几百万年前创造了星灵和异虫。

就是他们。如果将特定的核心神器集中到一起,我就能造出一个设备,使凯瑞甘被感染为刀锋女王的过程倒转。

即使技术上可以,可她身处查尔上的主巢群中 —— 有十几亿只张牙舞爪的虫子保护。你怎么把那东西弄到她身边去?

哦不是我去,指挥官 —— 是你。

你是唯一一个接近过她然后还活着的人。你了解她的策略,熟知她的伎俩——而且我知道,你会不惜一切救她回来。

(雷诺沉默……)

好吧,孩子。我们合作吧。

我们收到了一条关于卡斯塔纳的高度机密实验室的情报。派一支小队应该可以潜入实验室,弄清楚帝国到底在研究什么。

原本蒙斯克的旗舰——布塞法洛斯号,是可以点选的。点选之后可以进入与孝子瓦伦里安的对话模式。

你父亲把舰队借给了你,还是你自作主张了呢?

总有一天,他所拥有的一切都会变成我的。我的父亲还没意识到我的真正价值。但一旦我阻止了凯瑞甘,我的人民会把我看作他们的救世主。实现对他而言永远遥不可及的伟大成就,我会证明自己才是继承帝国王位的不二人选。

你身上的确有着蒙斯克家族的血统。我现在至少知道你做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别把我父亲的那一套搬到我身上,指挥官。我们之间没什么共同点。我会肃清他的骄奢淫逸,开创自由和繁荣的新纪元。可要实现这个理想,必须干掉刀锋女王。

很美吧?有几百年历史了。我一向喜欢古董。正因为如此,我才在几年前买入了莫比斯基金会的多数股权。

这个混蛋……

放一百个心,你的朋友泰凯斯永远不会知道那基金会其实是我……苦心经营的结晶。我一直都在竭尽所能的掩饰自己幕后控股人的真实身份——尤其是不能让我父亲知道,这可帮了你的大忙。

你父亲费尽周折从全星区发掘神器,而你却在他鼻子底下将它们据为己有。我开始欣赏你行事的风格了,小子。

我知道阿克图尔斯认为宇宙都围着他转,但这想法有点儿过头了,你们认为呢?

实际上,指挥官,画上的是我的祖父——安古斯·蒙斯克。这是当年克哈的拥护者为感谢他讨伐联邦政府而赠予他的。

还有艰巨的任务等着你呢,年轻人。到最后,权利的仇杀害了你的祖父,将你父亲变为一个魔鬼。你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不用担心我,指挥官。我虽然以父亲为荣,但决不会盲从。

地狱之门,结束过场动画

陆战队员A,全身,被刺蛇击退死亡音效:呃!

地狱之门,点击周围士兵

(对于查尔上的陆战队员,我们也可以使用一些单位命令行。)

陆战队员1:留神侧翼!

陆战队员2:上子弹!

海蛇印花,陆战队员3:尽管放马过来!

熊猫印花,陆战队员4:医护兵!医护兵!

毛利印花,陆战队员5:尝尝这个,混蛋!

老虎印花,陆战队员6:这里需要更多的弹药!

真没想到能回到这人间地狱。

灰烬和熔岩掩埋了曾经洒下的鲜血。

离最近的酒吧也还远着呢。

凯瑞甘四年来连个房子都没有?

你还没死啊,将军。

好吧……差不多还没死……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