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迪斯尼入园检查事件到公平的背后

公平是什么,或者说那仅仅只是一种相对于不公平的感觉的感觉。

最近关于迪斯尼入园翻包检查和禁止携带食品的事件因为华政学子们的努力,使得大家很关注这个问题,尽管园方取消了携带食物的禁令,但入园案件的翻包检查问题又成为了一个热议的焦点。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总感觉似曾相识,猛然回首发现曾经在某个纪录片中看过类似的情景。

那是一个关于猴子是否会感到不公平的实验,研究人员分别训练两组猴子用研究院发给猴子的代币来交换食物,在一组猴子中研究院教猴子用一个代币换取一个核桃,另一组猴子则需要用两个代币换取一个核桃,当两组猴子分开做换取活动时,两组猴子都学会了用代币换取核桃,于是研究院就将两组猴子放在一起,让猴子可以看到其他猴子的交换过程,这时有趣的情况发生了,那些用两个代币换取一个核桃的猴子们纷纷要求用一个代币换取一个核桃,如果不给它们换,他们便将代币扔掉以示抗议。

如果把上面那个实验放在迪斯尼的这次事件中,华政学子们当时诉讼的理由也是其他国家并没有禁止携带食物的规定,但中国却要这样,是一种歧视,其背后的逻辑是花同样钱却遭受了不同的待遇,这个时候给人感觉估计和那些抗议的猴子差不多。

这种人类与猴子共通的公平感,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其实都在研究,但结果并不比猴子自己感觉到的高级多少,某种程度上来说,迪斯尼的举动可以被解读为把中国人看成还不如猴子的生物,或者说迪斯尼的高层连最起码的社会心理学常识都不了解,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

当然从法律上来说,自主经营权是一种非常合法的理解,而且这是企业对政府的一种公平感的诉求,企业作为一个市场主体,政府和国家如果对其进行经营上的过多干预,那到底是企业家在自己经营还是政府或国家在经营,当企业家都在为经济建设投钱的时候,是否要保证所有的企业家都有相同的权利,包括国企和民营企业在经营管理自主权上的平等,因此正是基于这种情感,于是法律上才当然要赋予企业相对自由的自主经营权。

在迪斯尼的问题上,存在着两层平等问题,一层是企业在国家与政府层面对它的自主经营权的公平诉求,另一层是消费者对企业服务待遇的公平诉求。这两层的公平问题原本是不太会互相干涉的,但在迪斯尼这次的事件中有了交集,最后演变成了消费者这一层的公平诉求与企业对国家的公平诉求之间的冲突,但这里面其实还隐藏着第三种公平诉求,只是始终未显示出来。

回到公平感本身,我们看到实验后面,那些没有用一个代币换到核桃的猴子最后直接把代币扔了,这就很有意思了,对于猴子来说,如果没有在交易中感受到公平,那我就不交易了,猴子通过这样一种行为解除了自身因不公平感收到的困扰。

这就是第三种公平感的体现,就是对自身的公平感,我们人的心理总会因为一些事情产生不公平感,尽管动物也会有,但动物似乎比人更容易接受这种不公平感,并很快找到一种方式解决这种感觉,而且非常有效。这种方式简单来说就是重新寻求自身的平衡,当我因外在环境无法获得公平感时,当然也是在这种环境并不威胁到自身生存的情况下,可以选择阻断这样一种环境,在这个过程中放弃追求与他人的同一性,回归到与自己相处的怡然自得。

尽管我们从猴子和人身上看到这么多现象,可是我们还是无法了解这种公平感的背后是什么,但依然何以感受到这背后隐约的存在。

公平感,是共一种与周围对象趋同的倾向。简单来说,就是我想与你一样,不管我们怎么解释公平,最后都会落到一句话, 就是所有人都要一样,或者说都要变成同样的存在。

于是在猴子这里,无非就是我要和那只猴子一样的那种感受,这就是公平感,在人类那里,就是我要和那些外国人一样,就是要一样的这种感情,促使了华政的学子和消费者变得义愤填膺,这很有意思的,要一样的感情,就是公平。

这里的要一样,慢慢衍生到所有的地方,不仅是我要和别人一样,还包括了别人要和我一样,因为在这种大家要一样的口号中,并没有特别的指向性,当然每个人的感受可能不同, 但渐渐地就会变成别人要和我一样。假设迪斯尼对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消费者也采用同样的禁止携带食物的规定,那中国的消费者是否还会有不公平感呢?

公平感真的是一件很有趣味性的感情,只要不一样存在,这种感觉就会存在。我们似乎并不是在乎待遇的问题,而是在乎自己是不是和别人一样,这是不是就叫不患寡而患不均呢。

也许这是需要大家思考的问题,当我们在倡导公平的时候,公平本身是否就一定合理呢,难道迪斯尼禁止全世界的园区都禁止携带食物,这就合理吗,或者说唯独对中国禁止携带食物入园就不合理呢,是否仅仅是一种感觉上的冲击足以让人漠视事件本身的特点,而仅从自身情感上来判断呢,又或者说情感的判断才是合理的,因为这是自然的表达,其存在是蕴含着天地的合理性,所以不管怎么样,当我们感受到不公平时,都有合理性存在。

然而不管我们如何思考,猴子给出了最自然的答案,那就是放弃交易,因为公平感问题本身是由交易产生的,当交易不存在的时候,公平的问题也就自然消失了,这个问题上我们似乎连猴子都不如。猴子在这个实验中,即展现了对公平感的自然渴望,又保持了自己的独立思考,即放弃交易,抛弃问题,而不是和问题纠缠在一起,以致各种争论,非要执着于所有猴子都一样,但是真的当所有猴子都一样的时候,那还会存在猴子的个体吗?

也许猴子没有人类聪明,但猴子却比人类自然许多。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