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小川向近卫局女生们表白后,女生们的反应(吃桃子准备)

一.格拉尼

“前辈找我干什么?我准备去……诶什么?你没在开玩笑吧?表…………表白?!!!!”格拉尼有些惊讶地看着将此话说出口的小川。(小川站起来,走向她)

格拉尼被逼到门上,小川一只手按在门上。

“前……前辈……你在干什么啊?这样子好……好羞的……”格拉尼看着近在咫尺的小川脸红地问道。

“诶诶诶诶诶……前辈真的喜欢我?不讨厌我吗?以前给您添了那么多麻烦,吃了您那么多的苹果派……诶诶诶,您……”(小川一把搂住了比自己矮许多的女孩。)

“前辈您抱的太紧了。不过我很喜欢。其实说实话,我很喜欢前辈的……很久很久了。前辈很温柔,很厉害,像哥哥一样对待我总是很照顾我。在我那次伤害了您,将长枪从您背后刺穿时,虽然我是被天之智慧研究会控制的,但大家都不相信我。只有前辈还是依然选择相信我,保护我。我真的很感动……等等……前辈,让我缓一缓……”(格拉尼眼角流出泪水,将脑袋埋入小川的怀里,小川轻轻抚摸着她的头)

“没有前辈,就没有现在的我。以前亏欠您太多。请让我用余生来偿还吧。我喜欢你,小川前辈!现在……让我和您亲一下可以吗?……您有点高,等一等……”(格拉尼一把跳起来,搂住小川剑的脖子吻了上去。小川闭上眼睛享受)

二.白面鸮

“小川,你在干什么?”(小川壁咚了白面鸮)

“系统分析……壁咚对吗?我有点意外……”白面鸮侧过头,不过被小川捏住下巴拉了回来。

“系统显示,情绪好感度上升……上升”白面鸮的脸红了起来(小川摸着她的脑袋)

“小川,你说你喜欢我吗?真的吗?好开心,好激动……我哭了?对不起,那不是哭泣,那是眼里进沙子了。”

(小川为她擦去眼角流出的泪水,白面鸮搂住他)

“小川,其实在学院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你一次次的保护我,一次次的为我挡下所有的恶意,而自己却不断受伤,还说什么受伤才会变得更强……老是勉强自己。我自暴自弃。自生自灭得了。然而你知道我是感染者,不害怕我,还愿意帮助我。你知道吗?当你为了我又受伤时,代价是你失去的对我所有的记忆。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我好伤心,我好难过。你忘记了我,但你却是因为保护我而忘记了我……”

“为我挡下了那一刀,我永远记得。你说过要做我最后的希望,对吧?那么之后请继续麻烦你了……请允许我将自己托付给你。”(白面鸮跳起来吻了上去)




“以后请多多关照了,我的黑龙骑士!”(少女露出灿烂的笑容,一把搂住少年。小川也搂住了她。)

三.诗怀雅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袭击上司?袭击警察?你活腻了?下属不可以啵上司嘴……”诗怀雅缩在墙角,想要抡起手中的战锤,但是被小川一把擒住双手。接着被堵住了嘴。

“你……你这个无理的家伙,居然敢强吻我。太过分了!果然跟你姐一个样——一样的讨厌。不要碰我啦!”诗怀雅冒着热气蹲在地上。

“哼,欺负我,就知道欺负我。肯定又是你姐派来……什么?不是吗?那……你说什么?你喜欢我。开什么玩笑啊?我把你整的那么惨,你还说你喜欢我。你是抖m吗?”诗怀雅捂住脸。

“什么?真的喜欢我?确定不是看上钱?啊对,你也不是那种人。虽然当初挺讨厌你的。只不过现在看来,你很热情,很温柔,厨艺又好。而且又很能打。帮我和肠粉龙和好,帮我保住了钢琴——虽然我不会弹。如果你说你喜欢我。那就要认真对我负责,知道吗?”

(小川连忙点头)

“哼!现在你要学学怎么理财,毕竟我家管金融的……要帮着我理财哦。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抱上了富婆的大腿很高兴?哼,坏人,变态,笨蛋!跟我去见爸爸,让他看看女婿……然后去领证!”诗怀雅跺着脚。

(小川一个公主抱将她抱起)

“呀!你干什么呢?讨厌,用不着那么急吧?算了给我抱紧了,让本小姐摔下来有你好看的!”诗怀雅一把吻了上去。



四.葛洛莉亚

“队长先生……您想做什么?”葛洛莉亚被按在沙发上瑟瑟发抖。

“唔……队长为什么要说这种让人脸红的话啊?人家好害羞的……您……真的喜欢我……我可是随时会被那个她推开的……诶,您不讨厌夜魔吗?”

“唔……不要捏我的脸……唔……队长……”葛洛莉亚闭上眼,睁开眼后,露出了一副灿烂的笑容,那是夜魔。

“哎呀,队长大人 终于对我下手了吗?嗯?您那是什么表情啊?还是觉得我很难应付吗?嘻嘻,不要担心。我不会经常出来打扰你们的。不过偶尔出来玩一下可以吗?嘿嘿,队长真是说话。”夜魔坐在小川腿上,用脑袋蹭着他的脸嗔怪道。

小川看着她,夜魔笑了笑,然后一把吻了上去。

“唔…………唔……队长……你在干嘛?好坏……”葛洛莉亚换了回来,感受着少年的唇,脸“唰”地一下红了,还冒着热气。

“被队长夺走了初吻……好坏。不过,队长当初救了我,而且也很照顾我。妈妈说过,要懂得感恩。所以队长,请对我……”葛洛莉亚话未说完被夜魔夺过话语权。


“请对我们两个负责哦!双倍的快乐哦!川酱!”夜魔搂住小川的脖子,亲了上去。

五.斯卡蒂

“所以小川,你靠的这么近干什么?这是壁咚吗?”斯卡蒂看着把自己按在墙上的小川疑惑的问道。

“你想说什么?”

(小川将所思所想说了出来。)

“…………没想到你满脑子想的都是女孩子,还以为你不看杂志的,小坏蛋。”斯卡蒂嗔怪说道,弹了一下小川的额头,后者尴尬地笑了笑。

“什么啊?还以为你会喜欢比自己年龄小的。没想到你会喜欢梅子的年龄大一点的。你才多大呀?知道什么叫喜欢吗,就随口乱说!…………知道?那好,我问你,你喜欢我什么地方?”斯卡蒂将帽子摘下来,一只手叉腰问道。

“喜欢我的全部。对我的高尔夫剑法……笨蛋,那才不是打高尔夫呢。还以为你只喜欢我的容貌呢。嘛,让你当我的男人也不错,有个战斗力十足,会做饭的丈夫也不错。我也要谢谢你帮找到了幽灵鲨,还费那么大劲去喀兰雪山找圣女要雪莲花,再去罗德岛求凯尔希制成药剂,让她恢复正常,这一点就足以让我以身相许了。不过,跟我在一起可是会有厄运伴随的,你真的要我吗?”(小川连忙点头)

“还真是坚决啊!你要做好应对一只大章鱼……也做好了?海底生活可能你需要一段时间,不过现在,我们还是在陆地上多待一段时间吧。嗯,看你那样子是在期待什么?那么我给你道歉吧。”斯卡蒂笑了笑,捧起小川的脸,一把吻了上去。



“以前因为诸多原因没有让你摸我的头发。现在可以让你摸头发吧。”斯卡蒂露出灿烂的笑容。

陈sir

“哦!弟弟啊?有事吗?文件拿过来了?啊!真是的,明明我叫你拿来上,我自己却忘了。”陈看着抱着一沓文件进来的小川问道。

“怎么啦?你不是还有自己的工作嘛?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陈一只手托住脸问道。

“……喂,小川你在干什么?”陈看着冲到面前一把抱住自己的小川喊道。

“你说什么?喜欢我?你说你喜欢我?小川啊,你脑子被阿米娅踢啦。你胡说八道什么呀?…………你想通了?不再以姐姐的身份看待我了吗?”陈用低沉的声音问道。

“哈哈哈哈!那可真是太好了!你终于想通了,我可真是太高兴了。知道吗?小川,虽然你比我小两岁。虽然我们不是亲姐弟,但这么多年的生活,已经让我们胜似亲姐弟了。你是能谅解我的人,能够理解我,能够关心我。近卫局的男人很多,但唯有你能真正的理解我。你不仅仅是我弟弟,你还是我的朋友……还记得以前问你的那个问题:小川,你以后会娶姐姐吗?”你当初回答了愿意。现在你兑现承诺了。”陈笑容满面地说道。

“以前你为了别人,为了我受了很多的苦,受了很多的伤。但是你并没有被理解,甚至还被误解。你并没有解释,只是继续了自己的工作。弟弟呀,现在你该为自己自私一下了,也算为了我好吗?……真乖!”陈摸了摸小川的脑袋。

“你说以后怎么称呼我呢?上班时用上司称呼我,在家管我叫姐姐,还是准备换一个更亲密的称呼呢?嗯?想一想,晚上告诉我。”陈笑了笑,搂住小川的脖子,然后踮起了脚尖。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