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他起高楼:德云社商业帝国的崛起

郭德纲和德云社最惨的时候有多惨?

郭德纲最穷的时候,把怀表当了买馒头吃。在节目里住在玻璃隔间里供人观看。




数九隆冬大雪纷飞没人进德云社小剧场的时候,郭德纲几个人呱唧呱唧打着快板站在剧场门口拉客人。



众所周知,四九年建国以后,party和country领导人曾一度十分重视传统曲艺,本着 “百花齐放” 的方针,老一辈的相声艺人从天桥市井请进了剧场舞台。他们从街边卖艺摇身一变成了传统艺术家,从 “撂地挣钱” 来到了人民殿堂。马三立侯宝林等大师都曾对此有着极其深情的追述。




然而,由于某些斗争时期的摧毁、相声本身内容的不接地气和行业内部的门派斗争,相声成了只能生存在电视里的点缀物。

直到郭德纲和德云社的出现。

1995年,“北京相声大会”问世,当时的创始人是张文顺、郭德纲、李菁。张文顺老爷子上台说一个小时单口相声,老郭上台说一个小时单口相声,李菁上来来一段快板,三个人上来一起来一段相声。来来回回从头到尾台上就这三个




文顺老爷子在世之时

2003年时,队伍达到了十余人,改名为 “德云社”。从这以后,老郭以自己改良的新相声,乘着互联网的东风,才逐渐迎来了事业上的春天。德云社后注册成立公司,全称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伴随而来的,也有不断的纠纷与撕X,王文林、李菁、何(云)伟、曹(云)金等先后宣布退出德云社。


当郭德纲噼里啪啦几千字长文问世和 “叛徒”(郭德纲语)撕得不亦乐乎的时候,谦儿大爷在他的私人动物园 “天精地华” 里喂养着心爱的小矮马。




2010年德云社曾遭受了最大的一次危机:老郭的徒弟李鹤彪殴打记者事件,德云社被勒令停业整顿,一个多月后重新开张。如果大家有空去找这场复业演出,可以发现那晚老郭格外激动、格外可怜。


不管你爱郭德纲,还是讨厌老郭,咱都不得不承认:郭德纲的嗓子真的是祖师爷赏饭吃,郭德纲的曲艺天赋真的是同辈之翘楚。

郭德纲所熟悉的艺术形式,包括但不限于评书京剧评剧河北梆子,还有许多无法分类濒临失传的地方小曲目和小剧种,老郭都信手拈来。


一条肉嗓子,能唱百家戏。这一点和许多曲艺界前辈相比,都毫不逊色。

如果你没去小剧场听过老郭的相声,只是通过网络流传的选段了解他,那太遗憾了。下面这个小视频,是老郭即兴演唱的晚清诞生的华北小曲《探清水河》。能在剧场现场达到这样近乎录音棚的演出效果,令人叹服。

这就是德云社崛起的第一个条件 :“硬核” 艺人和引人内容

有人批评郭德纲的相声没有教育意义。郭德纲说:你看国家京剧院唱一段《三家店》,接受什么教育了?你看耍猴训动物,十三个人骑自行车,接受什么教育了?它违反交规你知道吗?怎么我们相声就要承担起教育的责任了?

有人批评郭德纲的相声品味低俗庸俗。郭德纲说:电视机上一开枪打死一万多人,你知道是假的。电影里两人一起睡觉,你知道是假的。怎么我们相声说于谦的爸爸如何如何你就全当真了?先要让大家笑起来,相声连笑都没有,那就太搞笑了。

的确,你成功地让观众笑了,人家买你的账,你才能生存下去不是?

杨少华曾说:郭德纲给相声界立下了一个很大的功劳,如果他没有卖这么价钱高,观众那么踊跃,底下人就不好看了,有一个领头多好。

德云社和郭德纲声名鹊起的第二个原因,在于其体制外的身份和敢于批判体制的草根精神。京津主流相声界在世者基本都与郭德纲有过怨怼。

据说某次老郭出事,天津相声界纷纷打电话给某相声大佬:郭德纲终于完了,你得请客哦!

这过节多深啊你说。


德云社的商业帝国版图之广大,早已超脱文艺行业。这是其崛起的第三个现象。这既是发迹的结果,又是扩张的结果

老郭不止一次地称自己:“入佛门六根不净、进商界狼性不足”。

话虽如此,手底下的动作从来没停过。

由于德云社的组织架构长期以来仍旧保持着传统艺人社团的样貌,所以其盈利数额和内部分配一直显得暧昧神秘。

德云社在影视界有不少投资。

比如说把憨豆先生也拉下水的现象级大烂片《欢乐喜剧人》

2015年德云社的老伙伴环宇兄弟营业收入为1201.02万元,与德云社项目相关的收入为613.54万元,占比重51.09%。

2016年环宇收入为1838.73万元,其中德云社相关为1059.81万元,比例上升为60.17%。

郭嫂王惠更是成为了坐拥15%环宇股份的第二大股东。

随手截一个官网公布的节目安排表,满满当当。而且请注意,这只是其中一个剧场的安排

今天的德云社,上上下下几百号人,这还不算和外单位合办的 “德云传习社”。

德云社不仅去全国各地巡演,西至乌鲁木齐,南到南海之畔,东到日本列岛。还在大江南北均有 “据点” ,目前北京天津南京黑龙江吉林等地均有分社,北京、天津的分社还不止一家。

2013年德云社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开设第一个海外剧场,这在一百年来的中国相声史上还是头一回。

其实,德云社卖的不仅有艺,还有各种各样的幺蛾子。

比如德云华服:

德云红酒:

根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数据,德云社目前的产业包括:


2017年中国明星收入榜中,郭德纲与弟子岳云鹏均跻身前百。





德云社如果进行融资,估价能有多少?

曾有媒体人估算:15亿

难怪近年不温不火的欧弟,也来进德云社的家谱了。

people日报曾说:郭德纲走到今天很不容易,在传统相声被商业文化挤兑几将沦陷之际,他的用功和坚持,确实也为传统相声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可能。


有趣的是,早在2012年,德云社即被法院要求从其 “据点” 之一北京广德楼戏园搬出。

因败诉后拒不履行腾出该戏园的判决,德云社还于2016年7月31日被列入最高法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成了“老赖”,有关信息至今未从该名单中删除。

看来店大了不仅欺客,还欺起法来了。


记得有一回记者问老郭:无敌寂寞吗?

老郭说寂寞啊,真寂寞,我多希望有个团体比德云社好,然后我们偷偷摸摸去学。有人说我们占据了相声的半壁江山。我们德云社垄断全国相声商演十来年了。但是相声哪有江山啊?这门早就完了。我可以指望相声荣华富贵,我儿子也没什么问题。但是这门已经完了。

管虎曾经说:郭德纲靠一己之力复兴相声。

此言非虚,此言非虚。

你想想,郭德纲和德云社火起来之前,相声基本上只活在电视机里。

德云社二十周年纪念时,到场嘉宾(不完全统计)有张国立、高晓松、马东、宁静、贾玲、沈腾、孟非、宁静、刘威、潘长江、潘阳父女,金巧巧、冯小刚徐帆夫妇,李咏哈文夫妇,管虎梁静夫妇,吴京谢楠夫妇,沙溢胡可夫妇。

春晚不过如此了吧。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郭德纲和他的德云社商业帝国何去何从,让我们拭目以待。

吃完鸡蛋想了解母鸡的诸位,欢迎移步新浪微博:@雨小农和獭祭鱼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